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蜂毒过敏
    外表脏的不行的房车继续西行,杨猛一边开车一边哼着不知道什么内容的小调,旁边的萧鹏愁眉不展。

    “猛子,你说她们怎么就走了呢?”萧鹏问杨猛,早晨醒来的时候,杰西姐妹已经走了,床上还有杰西的余温,可是人已经不在了。

    杨猛叹口气:“哥们,你问我多少次了?烦不烦啊,行,我原来不愿意搭理你这个问题,现在我跟你说道说道,说实话,人家活的的比你明白!”

    “什么意思?”萧鹏不解,点上两根烟,把其中一根塞在杨猛嘴里。

    杨猛狠狠抽了一口烟:“哥们,不是我说你,你们两个一共也就认识了一个多月吧?尽管都有好感,但是根本没到那爱的死去活来的份。她有自己的梦想,想要在t台上证明自己给父亲看,你呢?你能留在这里?这根本就是个无解的命题,你们现在的选择是最好的。你想想,如果她现在没有离开,而是跟着咱们一起,到了咱们离开的时候会是什么情景?现在这样对你们来说算是最好的选择了。”

    萧鹏知道杨猛说的都对,其实他自己也明白这些道理,但是就是绕不过来这个弯,嘴里喃喃说道:“她可以到中国么,我又不是养不了她。”

    “得了吧,这不是养不养她的问题,现在她也不差钱了好吧。人家是为了证明自己。你问问你自己,你能等她功成名就?还是两地分居,过几年和尚生活?括号,不是日本和尚。你如果要去日本当和尚的话,当我刚才那话没说。对了,要不然干脆你去日本当和尚试试去?”杨猛提议道。

    在日本当和尚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他们很多日本僧人对修行的态度真诚专注。而且日本人普遍信佛教,寺庙随处可见。不过自从明治五年时,日本政府宣告许可僧侣娶妻、食肉和蓄发。于是不少寺庙的僧侣便公然结婚,现在许多日本寺庙的经营者都是一代传一代,父亲传儿子儿子传孙子,当然,这种世袭制主要发生在民间的寺庙里,大寺庙很少这样的。在日本,这叫做寺族。我们看到日本电影电视动画片里面叫某某坊主,意思就是这样寺族制度里的主持,他老婆则叫做坊守。

    就像我们中国人最熟悉的日本和尚‘一休哥’,那是日本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也是著名诗人、书法家和画家。身份也惊人,父亲是后小松天皇。我们看动画片知道,这一休确实聪明,是一位高僧大德,但是对于日本禅门临济宗来说,这一休和尚既是改革创新的圣徒,也是离经叛道的狂徒:喝酒吃肉,出入风月场所寻欢作乐。78岁的时候还和一个二十左右的盲人小姑娘‘森’在一起,还写诗称赞他和盲女‘森’的爱情。

    瞅瞅那诗是怎么写的吧:‘盲森夜夜伴吟身,被底鸳鸯私语新,新约瓷尊三会晓,本居古佛万般春。’这尼玛不是淫诗么?

    当然,这日本和尚娶妻生子的事情,不仅仅因为明治政令的原因,也跟流派之分有关。日本最主要的几个佛教流派:净土真宗、真言宗、曹洞宗等,都承认寺族制度,一般来说,净土真宗大庙小庙都世袭,大僧小僧都娶妻;曹洞宗小庙世袭,大庙不世袭,高僧为了修行不娶妻;真言宗为了修行拒绝俗物。所以说,在日本做和尚是一件很受人尊敬的同时还很有趣的事情。

    比如说日本福井市照恩寺的主持朝仓行宣,在自家寺庙里面连续举办了三年的法会,把净土真宗的超度仪式和电音结合起来,他自己亲自做dj,听着嗨曲唱‘阿弥陀佛’,想想都很带感。

    再比如说藤纲善信,出家后潜心研究如何把布鲁斯音乐和佛经结合在一起,没事就开开小型的演唱会,和隔壁热爱摇滚的牧师一起嗨一嗨。

    还有像僧人失泽一辉那样,上去去寺庙上班,下午练习皮划艇,抽空代表日本国家队去参加个奥运会什么的。

    这还不是最牛的,最牛的两位,一位是净土真宗本愿寺派‘光恩寺’的主持羽田高秀,直接在京都开了间酒吧,里面的酒单名字都是什么‘色即是空’‘烦恼炽盛’‘爱欲广海’‘黄泉之国’之类满是佛教色彩的的词汇。对了,他还开着一家it公司,生意还很不错。

    他还不是最霸气的,最霸气的是西村宏堂,用一句话概括他:‘化着彩妆的同性恋和尚’,那妖艳妩媚的样子,自己想象。。。。。。

    呃,这样看来,这些奇葩和尚都是净土真宗的。这也是日本佛教第一大宗。

    说道净土真宗,说来话长,简单用一个词形容的话,那就是‘野狐禅’。

    人家教义就主张:称名念佛,他力本愿,也就是说口喊佛号就能靠着外力的渡,自己不需要修行,所以神马戒律清规之类,一概是没有的。明治之前承认娶妻修行的只有净土真宗。。。。。。现在净土真宗的寺院基本上都是采取了世袭制度。。。。。

    总而言之,这净土真宗可以说是佛教界的泥石流,不仅可以吃肉喝酒买房置业,还能相亲结婚娶妻生子,干什么都不耽误。

    “你特么的才去当和尚。”萧鹏气笑了。不过让杨猛这么一说,心情倒好了一些。

    杨猛撇撇嘴:“行了,别特么的乱想了,你现在想找她们也找不到,对吧?与其胡思乱想,不如现在先放下,今后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说不定在下一个街角你们就碰到了,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见面手难牵。你现在想再多也没用。只能说明现在缘分还没到。”说完杨猛右手往后一摸,摸出一瓶喝了一半的威士忌递给萧鹏:“来,使劲咕嘟一口,什么烦恼也没了。”

    萧鹏接过威士忌,愣了半晌,勃然大怒:“你丫的的果然开车喝酒!”

    杨猛一听,赶紧回过神来:“呃,别在意那些细节,重要的是你现在需要安慰!”

    萧鹏白了他一眼:“我才没有你那么没出息,没事还要什么借酒消愁!我喝个屁。来来来,咱俩说道说道你这个喝酒开车的问题。”

    杨猛却没回答他,而是一指前方:“前面有人。”

    萧鹏笑道:“你特么的别忽悠我,别转移话题!”

    杨猛道:“我忽悠个屁,你自己看一眼!”

    萧鹏一看,路边还真停着一辆车,车门开着,却没看到有人。

    杨猛把车停下,两人下车走过去看看情况,车里竟然有两人躺在座位上,一个成年男子和一个男孩。而两个人的表现如出一辙:两眼翻白,嘴巴张开口吐白沫外加痉挛,伴以轻哼声,看起来呼吸都极为困难。男人手边一个手机,看来是想拨打电话求救没有成功。

    两人吓了一跳,萧鹏拍打这男人的脸:“喂,能听到我的话么?”

    杨猛脸色焦急问道:“萧鹏,这是怎么回事?现在拨打急救电话?看天气快下雨了,他们这样支撑不了多久了。怎么办?”

    萧鹏看了看周围,地上有几只死蜜蜂,萧鹏恍然大悟:“猛子,去车上把急救箱拿来,快点!”

    杨猛也没犹豫,直接去车上拿了药箱跑了回来,萧鹏从里面拿出抗组织胺给两人服下,结果两人根本无法咽下!萧鹏突然想起一个事情来:“萧鹏,你快去冰箱!看看里面有没有几个黄盒子,我记得杰西放在咱们冰箱里的!”

    杨猛又跑了一趟,手里拿着一个黄色的长盒子:“有的,有的!”

    萧鹏一伸手:“快给我!”

    从杨猛手里接过黄盒子,萧鹏从里面拿出四根塑料管状物。他从里面取出一根,直接把一端的塑料帽拿下露出针头,对着那个小孩的腿上就扎了一针:“猛子,你给大人扎一针!把药物注射进去!”

    杨猛点头,给那大人也扎了一针,扎上后,男人突然猛地一抬头,睁大了眼睛长出一口气。然后脑袋又躺回座椅上,大口喘着气。但是看样子,还是反应很迟缓的样子,只顾着在那里喘气了。

    杨猛对萧鹏道:“我这个醒了,那个孩子怎么回事?”

    萧鹏咬了咬牙:“再来一针!”说完给小男孩腿上又扎了一针,这下小男孩也睁大了眼睛大口呼吸起来。

    杨猛看着两人这样,问萧鹏道:“这特么的是怎么回事?你给他们扎的是什么?”

    萧鹏道:“我给他们扎的是肾上腺素,他们这是蜂毒过敏。”

    “啥?让蜜蜂蛰成这样?这是几万只蜜蜂把他们给蛰了?”杨猛瞪大眼睛,他们小时候都被蜜蜂蛰过,可从来没有像这两人这样。

    萧鹏摆了摆手:“大约百分之二澳大利亚人对蜜蜂叮咬过敏,它们才是澳大利亚最危险的叮咬物。每年在澳大利亚北蜜蜂咬死的人数,比被鲨鱼、蛇、蜘蛛之类咬死的人多海了去了。这蜜蜂毒素里含有大量的过敏源,如果是易过敏人群,蛰一下就可能致命!”

    杨猛撇撇嘴:“这些老外也太矫情了吧?动不动就过敏,几率还这么高?”

    萧鹏耸肩道:“谁让他们太干净了呢?人体自带的免疫系统降低,对外界细菌和感染没法抵抗。”

    杨猛噗嗤笑了出来:“感情这卫生落后的国家居民免疫力还强了?”

    萧鹏点头:“你看看印度,那么脏的恒河水喝着都没事,那免疫力,杠杠的。”

    杨猛看着车上两人:“他们怎么办?”

    “我就是给他们注射了肾上腺素把他们命救回来了而已,他们还是需要治疗的!我又不是医生,还能怎么办?送医院啊!”

    :,,ngx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