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购买废矿场
    巴克冷哼一声:“有钱就有用?还不是要输给我?”

    萧鹏冷笑道:“这起码说明我人品够好,不欺负你们,不是我瞧不起你们,我现在说赌五十万的,你们都拿不出来这钱!嘴巴喊得震天响,如果没有这块黑欧珀,你们还不是穷的叮当响?挖了块黑欧珀就出来装逼,谁给你们惯出来的臭毛病?别废话,要赌就快点!”

    巴克一拍桌子,恼羞成怒,萧鹏说的没错,他们只是矿工,怎么和萧鹏比钱多?箱子里随便拿出来十多万,箱子里还堆得满满的。他们这些矿工也就挖到黑欧珀的时候才有钱,但是这黑欧珀特别难挖,不知道多久才能挖一块。

    “别拍桌子,拍碎了桌子还要赔,你有钱赔么?你们的本事都在嘴上?除了喊口号吓唬人还会什么?”萧鹏不屑的说道。

    巴克冷笑道:“小子,这可是你自己找的!拜伦,拿酒!泰斯卡风暴!”

    拜伦也不含糊,直接拿出两瓶没开瓶的泰斯卡风暴摆在桌子上。马克西姆看了眼萧鹏:“萧,这些人的酒量都很棒的,你没事吧?”

    萧鹏笑了笑:“放心好了,我敢提出来就说明我有办法!跟这些废物斗酒,我赢定了!”

    萧鹏说完走到吧台旁边,看着巴克等人:“你们谁先上?”

    “我来!”“我来!”看起来巴克一众人都很有斗志,竟然抢着跟萧鹏拼酒。这也难怪,萧鹏的体格和他们比起来,更像个孩子。

    最后还是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络腮胡壮汉走了过来,从吧台上随手拿起一瓶威士忌,打开瓶盖直接开始吹瓶起来。这咕咚咕咚的一口气灌下半瓶,喝完后还很豪爽的擦了一下胡子:“好酒!”

    “泰格,你慢点喝,别吓坏了小朋友!”他的同伴在后面起哄。

    萧鹏耸耸肩,打开了另外一瓶,也是对瓶吹,只不过他更干脆,一口气把酒全部喝完!

    “喂,快点,我在等着你呢,拜伦,干脆把店里的泰斯卡风暴都搬出来吧。”萧鹏喝完后对那个叫泰格的壮汉说道。

    看着萧鹏喝完一瓶威士忌,脸色却没有任何改变,巴克等人脸色严肃起来,看来这中国人有两下子,泰格冷哼一声,一仰脖把剩下的半瓶酒喝完,结果他这半瓶没喝完,萧鹏又干出来一瓶:“快点,第二瓶了!”

    巴克等人有点傻眼了。而酒吧里西风镇的居民则开始欢呼了起来,他们可是乐于看到鹦鹉谷的人吃瘪的。

    “快点喝,怎么怂了?”

    “鹦鹉谷的人都这么废啊?行不行啊?”

    “感情鹦鹉谷这么多年来,所有的本事就是靠着吹啊,你说吹牛一个个的那么厉害,吹瓶水平怎么就这么烂了?”

    萧鹏微微一笑,看来这西风镇和鹦鹉谷的仇恨不小,西风镇的居民都很乐于看鹦鹉谷出笑话!

    泰格体格不小,酒量也不小,一口气和萧鹏干了足足三瓶威士忌后,站在原地晃来晃去。

    “泰格,你行不行了?加油啊!他那就是装样子!把他干掉!”巴克在后面给泰格加油,拍了一下泰格的肩膀。

    哪成想只见泰格就跟一个木桩子一样,轰然倒在地上。嘴里就跟喷泉一样喷出来各种污物,直接喷在自己脸上,那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这下酒吧里炸窝了:“萧,好样的!加油!把他们五个都灌倒!”

    “喂,鹦鹉谷的废物们,下一个是谁?”

    “快点快点,我要看看下一个谁躺地上!”

    “等我,我要拍张照片,明天我去放大后放在矿上去!”

    “最好的的办法是冲洗放大,镇上每家都放一张照片!”

    萧鹏微微一笑,这些人还真是看热闹不怕事大:“谁是下一个?”

    。。。。。。

    萧鹏坐在那里把玩着手里的黑欧珀,酒吧里鸦雀无声,就连西风镇的人,也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萧鹏。

    巴克等人已经让小镇居民给抬到了他们的车上去休息了,西风镇的居民还是很细心的,把他们的车窗都打开了,万一憋死怎么办?就算憋不死,那也会让他们自己呕吐出的赃物熏死不是?

    至于巴克他们会不会让雨淋出病来,呃,那就不是西风镇居民关心的事情了。

    “萧鹏,再也不能和你愉快的喝酒了。十二瓶威士忌,你还让不让人活了?”杨猛吐槽道。“你这是吃什么药了?这么能喝?”

    萧鹏却没有回答杨猛的问题,而是问坐在一旁的马克西姆:“马克西姆,别用那么表情看着我了,不就是能喝点么?我酒量好!你倒是告诉我刚才那帮人是怎么回事呗,看得我摸不到头脑!”

    十二瓶威士忌!就算是马的酒量也扛不住啊!

    萧鹏这段时间一直在研究戒指,他在研究获得马的力量后,马为什么比人类能喝酒,最后通过查资料,他还真得出了结论来,那是一种叫做乙醇脱氢酶的含锌金属酶起得作用!这种酶大量存在于人和动物的肝脏里。

    之所以使用马的能力后,酒量会提高,那是因为马的肝脏里,乙醇脱氢酶的活力和数量远远高于人类体内的同种类酶,而这乙醇脱氢酶是肝脏中代谢酒精的一条主要途径。这乙醇脱氢酶的活性决定了分解酒精的速度。

    就拿人类来说,年轻女性就不能像年轻男子那样快速的分解酒精,因为她们体内的乙醇脱氢酶活性不如男性体内的活性高。不过这种状况到了中年之后,就会出现逆转,大多数女性体内的乙醇脱氢酶活性会比男性高,这就是为什么就是桌上很多中年女性都是海量,而男人往往没有年轻时酒量好的原因。

    而为什么白人酒量好?比如战斗民族、欧洲等国家?那就是因为在白人肝脏里具有高活性乙醇脱氢酶基因的人数,远远多于亚洲和美洲非洲的人数

    既然知道了问题出在哪,萧鹏也可以做到有的放矢,单独强化体内的乙醇脱氢酶,直接把酒精迅速分解,只要他高兴,把这全酒吧的酒都喝掉,那也不过是多尿了几泡尿而已。。。。。。

    听了萧鹏的问题,马克西姆答道:“还不是因为一块黑欧珀矿闹的!”说完慢慢的跟萧鹏叙说了西风镇和鹦鹉谷的恩怨。。。。。。

    其实说恩怨也谈不上,两个镇其实是两个完全相似的小镇,都是以挖矿和畜牧业结合的小镇。一个在闪电岭北面,一个在闪电岭那面。

    这闪电岭虽说叫做‘岭’,占地面积可真不小,在中国,起码有个三线城市那么大。

    和库伯佩迪一样,这里的矿区也几乎都是私人土地,所以西风镇和鹦鹉岭平时是井水不犯河水,甚至可以说,关系还不错,互相交流一下挖矿经验什么的。

    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土地主破产了。这个土地主是个来自于昆士兰州布里斯班的老头子,做进出口贸易的,在闪电岭的这个矿区,是他有钱时候搞的副业。听说那时候那生意做的也是一个红红火火。

    后来呢,老头子突然老夫聊发少年狂,来了个一朵梨花压海棠,娶了一个美国的小明星。然后他的梦魇生活就开始了-----他的小媳妇给他介绍了一个美国土豪客户,然后,中了一个完美的骗局,几千万资产就打了水漂。

    再然后,因为资金周转不灵,只得申请破产。这闪电岭的矿区,也被清理资产,进行了拍卖。

    前面说了,闪电岭和鹦鹉谷的关系还是很好地,于是双方决定,合资拍下这个矿区,一家一半,这个矿区可不小,这样拿下来算是小镇居民共同的投资。不管是获利还是给小镇居民造福都是极好的。

    哪成想问题就出在这一家一半上了:鹦鹉谷那边划分的矿区比闪电岭这边的矿区资源更好一些!出产的欧珀不管是从数量还是到质量,都远远高于闪电岭这边的矿区。

    这矿区把两个小镇的矿工集合在了一起,两个小镇的矿工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很容易就出现了矛盾:一边经常有收获,一边天天两手空空,鹦鹉谷的矿工开始是调侃闪电岭,一次两次闪电岭这边还能接受,时间长了那可是叔可忍,婶婶不可忍了。双方光群架就打了好多次了。

    更让闪电岭的人郁闷的是,本来还计划好一起赚钱的,现在倒好,投资都拿不回来,还要忍受鹦鹉谷那边人的嘲笑。很多闪电岭的矿工为了生计,只能去别家矿场去打工。和鹦鹉谷毗邻的矿场已经成了半荒废的状态了。

    可是这鹦鹉谷的人不但没有收敛,每次挖到黑欧珀都会跑到闪电岭的人面前炫耀一番,搞得闪电岭的人不厌其烦,两边的矛盾于是是越来越深了。像今天这样来上门叫板的事情,时有发生。

    萧鹏听了马克西姆的话,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当年你们买下那个矿区,花了多少钱?”

    马克西姆一愣:“萧,你的意思是?那不行那不行,怎么能让你赔钱呢,那个矿区确实是我们看走了眼,挖了好多条矿脉,都没挖到黑欧珀。那是一个死矿!”

    萧鹏笑着摆了摆手:“你先告诉我多少钱吧。”

    马克西姆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出了萧鹏答案:“当时因为是买下半个矿场,所以价格便宜,一百二十万澳元。萧,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你真的不能拿着钱打水漂!”

    萧鹏微微一笑:“老马,就这样把,一百五十万,那半个矿场属于我了。”

    马克西姆脑袋摇得像拨浪鼓:“萧,你是我们镇的贵客,我不能坑你的。这不行这不行!”

    “什么这不行那不行的,明天咱们去过户去!”不就是黑欧珀么,萧鹏还真不信那么大一片矿场找不到黑欧珀,真要赔了他也就认了!

    反正这是在库伯佩迪赚来的钱,赔了也不心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