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宿醉
    等到吉玛沃德起床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宿醉的结果就是头疼欲裂,她挣扎着坐了起来,拼命想要发生昨天发生了什么,她只记得自己昨天和萧鹏回到这里,最后趴在萧鹏怀里哭,再往后发生的事情就不记得了。

    她左右看了看,却没看到萧鹏的身影:“萧?萧?”她招呼了两声,却没有萧鹏的回应。正在她觉得心里失望的时候,却看到旁边桌子上摆着一杯牛奶,以及吐司面包和煎蛋。旁边摆着一张纸条。

    纸条上是萧鹏的笔迹:“早餐很重要,记得要吃完------萧鹏”然后多余的字一个也没有。

    吉玛拿起桌上的牛奶,还是温的,明显萧鹏并没有走多久。她把牛奶喝完后,思考了一会儿,掀起被子看了看被子里面,脸上却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

    萧鹏这时终于回到了家,昨天一晚上可是把他累坏了,吉玛沃德明显属于酒品不好的那种。先是大哭大闹,后来又缠着萧鹏,跟他讲述这些年来自己受到的委屈。哭完了就喝,喝完了就闹,一会儿唱歌,一会儿跳舞,好不容易消停一点,就开始大吐特吐起来。折腾到了凌晨才终于睡去。

    她是睡了,萧鹏却不能睡,还要收拾满屋子狼藉,还要清洗衣服,恩,还要顺便给自己洗个澡。吉玛沃德的呕吐攻击是不分敌我的aoe攻击,萧鹏也给吐了一身。

    必须要把这个小屋里收拾干净才行,不然在这么个小屋里呆一晚上,那会要人命的!

    不说那满地的污物,就这满屋子的腥臭味,就能把人给熏晕倒过去!不管多漂亮的女人,喝醉了都一样的难看!

    吉玛沃德让萧鹏给扒光了扔床上的,倒不是萧鹏想非礼她,而是她吐了自己一身。不给她脱光了她是别想睡舒服了。顺便给她清理一下,过过眼瘾也不错。。。。。。

    对着上帝发誓,萧鹏自己都不洗衣服!在挖矿的时候,不知道扔了多少事先准备好的t恤。结果现在却在这里洗自己和吉玛沃德的脏衣服,那叫一个痛苦。

    好不容易把一切忙完,萧鹏在沙发上对付了一夜,早晨起来给吉玛沃德准备好早餐后,把洗好的衣服放在她床前,做好这一切后才搭车回家。

    他这是准备回家睡个回笼觉,在沙发上待一晚上可不舒服。现在他还迷迷糊糊的。急需要补充睡眠。他迷迷糊糊的走进洗手间上了个小便,刚要转身走出洗手间,却感觉有什么不对,歪头一看,呃,旁边浴缸里面,一个果体姑娘正在里面泡澡。

    萧鹏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果然有一个果体姑娘躺在里面,看到萧鹏看向自己,女孩还对萧鹏摆了摆手,打了个招呼。

    萧鹏愣愣的跟女孩摆手回应,走出房间。看来杨猛玩的挺爽,这是打包带回来的么?不过这可跟他没有关系了,好好睡一觉才是硬道理。呃,话说那妞胸好大,赞一个!

    等到萧鹏睡醒时,已经到了下午时分,还是杨猛砸门把他吵起来的。

    “嘿,哥们,你没事吧?”杨猛推开门走了进来,推了推睡梦中的萧鹏。

    萧鹏睁开眼睛,看着杨猛在自己床前,他挠了挠头:“我能有什么事?”

    “我去。”杨猛道:“你从早晨回来一觉睡到现在,昨天晚上你干什么了?别跟我说你和吉玛两人缠绵到天亮,你不累?”

    萧鹏伸了个懒腰:“这有什么累的?我可是号称一夜七次郎,体力好的很呢!”

    杨猛一听,两眼瞪得老大,一脸羡慕之色的对萧鹏说道:“真的?你那么厉害啊!一晚上七次?”

    萧鹏洋洋得意的说道:“那是当然了!”

    杨猛听了一脸失望之色,叹了口气:“我就不行了,我一晚上只能来一次。”萧鹏还想安慰安慰他,哪知道杨猛又说了第二句话:“一次没结束就到天亮了。”

    萧鹏听了瞠目结舌,伸出个大拇指:“行,论吹牛,老奶奶过马路我都不扶,我就服你!早晨你带回来的那个妞呢?”

    “哪个?”杨猛倒反问萧鹏起来:“带了好几个回来,不知道你说哪个。。。。。。”

    萧鹏彻底无语了:“你牛,我等你中标的那一天!”

    “靠,怕什么?天有不测风云。。。。。。”

    “你有人身保险?”萧鹏接上下一句。

    谁知道杨猛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套套:“这玩意比人身保险靠谱!”

    两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笑完后萧鹏问道:“沈北呢?他怎么样了?”

    “沈北?昨天他喝到连他妈都不认识了。醒了后应该能过来吧。”杨猛说道。

    萧鹏点头:“恩,我正好介绍查理律师给他认识一下。那个傻逼娘们太气人了!”

    杨猛却一脸贱贱的表情凑了过来小声说道:“昨天晚上爽不爽?”

    “爽什么,你都想哪去了!人家有男朋友有孩子好吧。”萧鹏白了杨猛一眼。

    “那又怎么了?童颜辣妈啊,我靠,想想都够味!行了,别掩饰了,咱俩谁跟谁?你这一晚上没回来,早晨回来倒头就睡,还说你跟她没发生什么?谁信啊!”杨猛一脸不屑的表情。

    萧鹏叹口气:“我们真没什么,昨天她喝醉了,醉的不省人事,我照顾她一晚上,可把我折腾坏了。可是确实什么事也没发生,毕竟不能乘人之危不是?”

    杨猛挠了挠头:“如果这么说,确实像你这个老好人的行事方式。唉,这么好的机会就给错过了,作为男人,我鄙视你。”

    萧鹏刚想反驳两句,却听到了门外传来了警笛声。萧鹏也没在意,结果警笛声越来越响。

    “怎么回事?不是找咱们的吧?”萧鹏从窗口一看,好家伙,一群警车聚集在门口呢。“卧槽,还真是找咱们的?怎么回事?”

    杨猛撇了撇嘴:“哦,我报的警,这袋鼠国警察真特么的牛逼,都快半个小时了才来。”

    “你报警?发生什么了?”萧鹏不解。

    “下去你就知道了!”杨猛没说,转身下楼。萧鹏从床上爬了起来,跟着杨猛一起下楼。刚打开房门,萧鹏就知道为什么了。门口好几个人,全部被五花大绑趴在地上。

    看到萧鹏两人出门,警察忙着要掏枪,杨猛喊道:“是我报的案。我们没有武器。”

    听到杨猛这么说,警察将信将疑的看着两人,杨猛去把院门打开,指着地上的人说道:“这些人非法入侵民宅。已经被制伏。”

    萧鹏好奇问道:“猛子,这都是谁啊?”看着地上一群人刺龙画虎的趴在地上,萧鹏也不明白咋就来了这么一群人?

    杨猛笑道:“看看那边!”说完一指一旁。萧鹏一转头,在墙角被捆的严严实实堵着嘴巴的,不是陈丽薇是谁?萧鹏都明白了,这是陈丽薇带人来找麻烦,结果让杨猛直接给收拾了一顿,都给控制在这里了。

    杨猛在那里跟警方汇报情况,萧鹏则直接给查理律师拨打了电话。约他在警察局见。

    正在这时,沈北走了过来,看到萧鹏等人正在上警车,急忙跑了过来,满脸紧张之色问道:“萧,怎么回事?”

    萧鹏指了指被警察押上车的陈丽薇道:“她带人找我们麻烦,已经解决了,我们现在去警局那边一趟。”

    沈北听后一脸歉意:“那个,萧鹏,这都是因为我。。。。。。”

    萧鹏摆了摆手:“正好,我一会儿联系律师,把你的事情一起解决了。没事的,沈北,你如果没事,帮我们看看家,我们很快就回来。冰箱里有啤酒,自己拿着喝点,你在这里等我们。”

    沈北听了,点了点头,他们看到萧鹏两人确实没事,也就放下心了,只见他露出一个苦笑:“还喝酒?我现在脑袋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杨猛挥了挥手:“宿醉第二天喝两杯有好处,能缓解头痛的,用我们的话说,这叫做‘投投’,不信你试试。哥们,晚上咱们继续喝。”

    沈北脸都绿了,还喝?那会要他的老命啊,听了杨猛的话,沈北下意识后退两步,挥了挥手:“我在这里等你们。。。。。。”

    杨猛一脸嫌弃道:“看你那小酒量吧,等我给你练出来!”听了杨猛的话,沈北脸更绿了。

    萧鹏他们到了警局,再一次见到了查理律师,这次事情更简单了,非法入侵民宅在这里那是重罪,萧鹏如果愿意,直接开枪打他们都没问题。袋鼠国也严格遵守腐国的那套法律:私人财产不容侵犯,而他们那些人证据确凿,一个也跑不了,陈丽薇是主谋,最近十几年是别想在外面看到她了。

    什么?这么小的事情就要判十几年?那是当然了!西方国家的法律就是一句话:谁钱多谁说了算。不好意思,萧鹏钱更多。。。。。。

    这样的事情对查理律师绝对是大材小用。很容易就把事情解决,只等最后控诉这些人了,萧鹏把沈北的事情也告诉了查理律师,沈北的事情对他来讲更是小事情了:陈丽薇为了占小便宜不上缴个人所得税,根本就没有申请ji女执照,算是黑ji,对沈北也隐瞒了收入,所以从法律上来讲,她没有婚后财产,还想分财产?别做梦了!萧鹏和他约好了时间,让沈北去找他,就把事情交给查理,两人就离开了警局。等到他们回家时,天色已经黑了。

    萧鹏道:“晚上咱们吃火锅,我去车里拿东西去!你把查理律师的事情跟沈北说说。”

    杨猛点头,回了房间,而萧鹏则去房车去拿火锅炉。

    等他拿了火锅炉回来时,却看到杨猛站在门口一脸古怪的看着他。

    “你怎么这么看我?”萧鹏不解。

    杨猛一脸疑惑小声说道:“你确定你和吉玛沃德没事?”

    “废话!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神经病吧,怎么突然又提这件事?”萧鹏不解。

    杨猛往屋里一指:“那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萧鹏一歪头,呃,坐在屋里和沈北聊天的不是吉玛沃德还是谁?此刻的她正穿着睡衣,活脱脱一个女主人的样子。看到萧鹏回来,吉玛满脸笑容迎了过来:“亲爱的,你回来了。”

    。。。。。。

    这尼玛见鬼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