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表白
    “吉玛,你这是。。。。。。”萧鹏让吉玛沃德的表现搞糊涂了。

    吉玛却跟个小孩子似的蹦蹦跳跳的靠了过来,拉住了萧鹏的手:“我准备了最好的牛排,今天晚上我们吃牛排好么?”

    萧鹏有点感觉自己智商不够用了:“吉玛,你这是演的哪一出?”

    “什么叫我演的哪一出?”吉玛微微一笑:“你昨天对我做了什么不会不记得了吧?”

    萧鹏傻眼了,我做什么了我?我不就是照顾一个发酒疯的女人照顾了一晚上么?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啊!

    听到吉玛的话,杨猛在一旁干咳两声:“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对了!老沈!我跟你谈谈律师的事!哎呀我差点忘了,今天在警局查理律师说了很多关于你离婚官司的事情,走,去你那边去,顺便请你吃你没吃过咱们老祖宗留下的食物吧?火锅!绝对好东西!”说完这番话后,还对沈北一直眨巴眼。

    “哦。对对对!杨,你一定要好好跟我说说,这个事情真的很重要!咱们走,去我那边,这样的破事别污染了吉玛沃德小姐的耳朵。走了走了。我那里还有一瓶好酒,是我结婚时候他们送我的,一直没舍得喝,今天我们喝出来!”沈北也赶紧站起来向门外走去。这尼玛电灯泡谁爱当谁当去!

    两人刚要走出房门,杨猛像是想起什么来,把手里的铜火锅递给沈北,快步走到萧鹏身边,拍了拍萧鹏的肩膀,一脸严肃:“加油!”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样东西放到萧鹏手里,掉头就跑。

    萧鹏看着手里杨猛给自己的东西哭笑不得,丫的他给自己留下了一盒套套。再一看吉玛,正看着他手里的套套一脸笑意。

    萧鹏干咳两声:“那是杨猛在坑我,我们只是开个玩笑。”

    吉玛却伸过手,从萧鹏手里拿过那盒套套,直接顺手扔到沙发上。萧鹏吸了一口气,还好,这是吉玛不介意。没想到吉玛直接拉着他的手,把萧鹏按在餐桌旁:“今天我要给你尝尝我的手艺。你坐在这里等一下。”说完走到厨房,煎起牛排来。

    别墅里,是一个开放式厨房,看着吉玛在那边忙活晚餐,萧鹏让吉玛搞得莫名其妙,不过看着美女下厨,感觉也确实不错。

    不过看着这开放式厨房,萧鹏就想笑。

    国内现在装修,很多人也搞这开放式厨房,一副高大上的样子,甚至很多小房型也这么搞,这尼玛不是上厕所点蜡烛-----没屎找屎么?

    欧美人为什么用这种开放式厨房?因为他们做饭清淡,油烟少,用这样的开放式厨房比较合适,可是华夏人做饭重油重味,你在家里顶着个开放式厨房做个川菜试试?保证爽翻了天!用钱钟书《围城》里的话说,‘活像那第一套华夏裁缝仿制的西装,把做样的歪果仁旧衣服两方补丁,也照式在衣袖和裤子上做了’, 一点也不考虑自己国情。

    很多去袋鼠国的留学生就吃了这方面的大亏------袋鼠国的公寓楼一般都是安装了烟感器的,只要烟到了一定浓度就报警。在咱们华夏做饭时习以为常的炊烟,到了袋鼠国都能引起火灾报警。所以很多人在做饭的时候,只能两个人同时来处理,一个负责做饭,一个负责在一旁扇烟,万一引起警报,消防队一来,一千六百澳元就这么进去了。咱们过家常见的大功率吸排油烟机在外国真的不常见,因为他们压根就用不上。。。。。

    “吉玛,你还会做饭呢?”萧鹏问道:“我以为你就像《加勒比海盗》里的美人鱼那样不食人间烟火呢。”

    吉玛笑了笑:“我从十五岁开始就登台走秀,世界各国都要去,不照顾好自己怎么能行?”

    煎牛排确实不麻烦,但是看着吉玛的厨艺明显是经过练过的,牛排煎得刚刚好,通心粉做的也很好吃。

    吉玛端起红酒杯:“萧,昨天晚上给你添麻烦了。”

    萧鹏却猛的摇头:“吉玛,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不说明白了我可不跟你喝,你喝醉酒可太吓人了。”

    吉玛听后没有跟萧鹏碰杯,而是自己喝了一小口红酒后反问萧鹏道:“那你害怕么?”

    萧鹏耸耸肩:“怕到时不怕,就是有点太麻烦,如果你是男的话我直接敲晕你就解决问题了,可是你是一个女的,我还真下不去那手。”

    吉玛听了后,笑得花枝乱颤:“那你是对所有女人都下不了手呢,还是只对我自己下不了手?”

    萧鹏认真的思考了这个问题:“好吧,我既不是对所有女人都下不了手,也不是只对你自己下不了手。”萧鹏说的是实话,打女人确实不道德,但是那也要分情况不是?你碰到那些虐猫虐狗之类的傻逼不抽丫的?萧鹏的休养还没有到目睹那样的混账事都能忍得住的地步。

    吉玛听了萧鹏的回答佯怒道:“你就不能哄哄我?我现在可是处于一个很伤心的状态。”

    萧鹏想了想,也是,换成任何一个女人,自己孩子特爹让别的男人撬墙角了,都会抓狂吧。。。。。。想到这里,萧鹏点了点头:“好吧,只有对你下不了手。”

    吉玛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好吧,即使明知你在哄我,我也很开心了。”

    萧鹏端起酒杯:“其实也不算是哄你,我也说的是实话,上帝给你了一张天使般精致的面孔,任何男人都不会忍心伤害你的。”

    “我刚刚让一个男人伤害了好么?”吉玛白了他一眼。

    “那是他瞎!”萧鹏想也不想就说道。

    吉玛听了萧鹏的话笑了起来:“那是你没看到我怀孕时的样子。我那时有一百六十磅。”

    “哇偶,幸亏那时候我不认识你,不然你喝醉了的话还真是个麻烦。”萧鹏点头一脸认真道。

    吉玛白了他一眼:“少来了,克雷格那么重你提起来也不费劲。”

    萧鹏赶紧解释道:“我总不能对你像对他那么粗暴不是?”

    吉玛笑了起来:“你真是一个可爱的男孩,来,敬你对我不那么粗暴。”

    萧鹏端起酒杯和吉玛一碰杯:“吉玛,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今天这是搞什么鬼了吧?搞得我心里毛毛的。”

    吉玛笑了笑,突然道:“萧,我长得好看么?”

    “好看!”萧鹏连想也不想,直接点头:“你能让男人为你疯狂。”这是实话实说,当时看加勒比海盗时,萧鹏还被里面的美人鱼好一个惊艳,谁能想到自己真的有一天,可以和她坐在一起吃饭呢?

    吉玛突然问道:“那你呢?”

    “我?”萧鹏一愣,不知道吉玛的意思。

    吉玛收住了脸上的笑容,很深情的看着萧鹏:“萧,我喜欢你。”

    萧鹏听了吉玛的话,愣住了,这外国女人就是直接,让萧鹏很是不适应,萧鹏干咳两声:“那个,吉玛,你不是开玩笑吧?今天才是我们第三次见面。。。。。。”

    吉玛伸出手指,按在萧鹏嘴唇上,继续说道:“你救了我后,我每天脑子里都不会不经意的想起你。”

    萧鹏皱皱眉头:“吉玛,你是不是误会了,或许那只是为了感激我在你最无助的时候站了出来。”

    吉玛伸出手指摇了摇:“萧,你听我说,我现在不是小孩子,我还能分得清什么是感恩,什么是爱。尤其是昨天你对我做了那个事情之后,我更加爱你了。我的骑士。。。。。。”

    “我昨天什么也没做啊!”萧鹏赶紧解释道。

    吉玛露出个狡狯的笑容:“你确定你什么也没做?”

    萧鹏点头,吉玛突然问道:“那我的衣服谁给我脱掉的?”

    “呃,那是我。。。。。。”萧鹏点点头:“可是我只是给你脱掉衣服帮你洗洗衣服,让你睡得舒服点。”

    吉玛听到萧鹏承认了,哈哈大笑起来:“我可是知道在你们华夏,看到女人胳膊就要娶她的,更何况你看我全身了,你要对我负责,和你认识后我可看了不少关于华夏的书,那个姓孟的女人不就是这么嫁人的么?”

    萧鹏捂脸了,这尼玛都是啥年头的事了,你真以为华夏还是封建时期呢?

    吉玛说的‘姓孟的女人’,应该是指孟姜女了,人家也不姓孟,姓姜,孟是个形容词,意思是老大,就是孟姜女的意思就是姜家大丫头。那个孟字就跟现在老杨的老字差不多概念。当年孟姜女嫁给万喜良不就是因为后者爬墙头看到她半截胳膊么?这特么的吉玛沃德都看了些什么书啊!

    萧鹏赶紧解释道:“那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华夏可不是这样了。”

    吉玛沃德一听,皱起了眉头:“那你是准备赖账不负责任了?”

    萧鹏无语了,不知道怎么解释了,看着萧鹏的表情,吉玛沃德笑了:“其实我真正爱上你的原因,正是因为昨天晚上。”

    “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啊!”萧鹏急忙道。

    吉玛沃德笑了:“我就是因为你什么也没做才喜欢上你的,你是真正的骑士。”

    萧鹏听了吉玛的话,到也不好意思起来。看着萧鹏扭捏的表情,吉玛沃德起身走到萧鹏身边,和萧鹏拥吻起来。

    “去特么的吧。”尽管萧鹏还不想结婚什么的,但是这样的情况还能停下来,那绝对不是男人了!爱谁谁吧,今后的事情今后再说!

    想到这里,萧鹏包紧吉玛,给了她热烈的回应。

    萧鹏突然想起了杨猛给他留下的套套,歪头一看,在沙发边上,萧鹏还在想要不要去拿的时候,吉玛沃德顺着萧鹏的眼光,看到了扔在那里的套套。

    吉玛在萧鹏耳边耳语道:“听说混血儿都是长得非常漂亮的,我想要一个混血儿。。。。。。”

    萧鹏一听,吉玛都这么说了,自己还客气什么?干脆一把横抱起吉玛沃德:“今天晚上我就满足你的梦想!”

    吉玛听后一脸羞涩,声细如蚊:“你可不能骗我。”

    玛德,这时候再能忍得住,那绝逼就是太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