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暴怒
    “萧,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鲍勃被萧鹏吓了一跳:“赫舍尔小姐是个好人。”

    萧鹏脸色铁青:“没错,她是个好人,法官也是这么说的。”

    “法官?”鲍勃听了一脸不解的样子。

    “看来你也不知道。你倒是问问她啊!”萧鹏板着脸。妮可儿赫舍尔的表情有点难看。

    “亲爱的,怎么回事?”听到了这边的喧哗声,吉玛两人也跑了过来,看着萧鹏的脸色两人也吓了一跳:从没见过萧鹏这么凶的样子。

    萧鹏没有说话,左手一直在抚摸自己右手的戒指,他在寻找最合适的毒物基因,到底是棕伊澳蛇还是太攀蛇还是红背蜘蛛还是悉尼漏斗网蜘蛛。他这是第一次这么想要杀死一个人!

    太攀蛇肯定不行,太攀蛇集中在袋鼠国北部,在这里见不到的。而棕伊澳蛇则是袋鼠国分布最广的,而它凶猛的咬力也是所有蛇类中最大的,但是它也有问题,那就是棕伊澳蛇属于黑蛇,所以毒液毒性没有褐蛇毒,只能靠毒液的数量弥补毒性的不足。棕伊澳蛇在世界毒蛇排行榜上名列前茅可不是因为毒性,而是一次排毒一百毫升的排毒量以及吞食其他毒蛇的能力。被它咬了后巨疼无比,但是还是救助急事的话,还是能救过来,不是好选择!

    艾基特林海蛇?不行,这里虽然靠海,但是这个位置不是艾基特林海蛇的生活区域,萧鹏现在想的就是怎么弄死这个女人还不引起注意。箱水母、蓝环章鱼和鸡心螺也不合适。悉尼漏斗蜘蛛?那个够牛,可是自1981年抗毒血清被发明以来,已经没人死在这玩意的毒性下了!这次活动因为有赛马表演赛,所以现场有救护人员和急救车的,让人救了怎么办?

    萧鹏陷入选择恐惧症里了。

    “亲爱的,你没事吧?你没事吧?”萧鹏回过神来,看着吉玛和杰西一脸惊吓的样子。

    萧鹏深吸一口气,缓解了一下情绪,指着妮可儿赫舍尔说道:“别担心,我没事。你们不知道这个女人?那好,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去年的这时候,一位华夏母亲去星条国看望在南加州佩波戴因大学读书的女儿时,被一个边开车边逗自己狗的白人女司机撞飞!发生车祸后,肇事女司机先是对着受害者母女俩一顿臭骂,然后把尸体拖到路边,调转车头把车停到附近装作路过的样子,警察抵达现场后,女司机全盘否认自己撞人,说自己是送货经过这来看热闹的。肇事女司机从头到尾就没打过报案电话。”

    吉玛一听,皱紧眉头:“萧,你的意思是赫舍尔是肇事司机?不对啊,你不是说这个案件是去年发生的么?她怎么现在能在这里?这样的人是要遭受到法律制裁的。”

    萧鹏嗤笑一声:“法律制裁?负责这个案件的星条国法官判决十分‘合理’,说赫舍尔是一个‘好人’,其实她根本就没有犯什么大罪,但是毕竟人命关天。所以要判处一年刑罚!说这个刑罚是为了帮助受害者女儿疗伤止痛!特么的闯红灯、移尸毁证、对警察造伪证这还没有犯什么大错?妮可儿赫舍尔女士,我说的还有什么地方不对?”

    鲍勃听后皱紧眉头:“萧,是不是认错人了?照你的说法,判处一年刑罚的话,现在应该也在监狱里不是么?”“监狱里?”萧鹏冷哼一声:“我现在终于想明白为什么她要我们去北美参赛了,因为特么那该死的法官的判了她一年的刑期,还拒绝立即收押,要等到明年一月底才开始关押!她之所以希望能驾驭‘银子’今年下半年去北美参赛,就是希望多获得冠军,用来证明自己的社会地位,可以躲避这一年刑期!赫舍尔女士!我说的对不对?”

    妮可儿赫舍尔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突然哈哈哈哈狂笑了起来:“你说对了又能如何?就算我躲不开这一年刑期,我进去呆一年又如何?就当做休假了!呵呵,你以为你们这些华夏佬的命多值钱?现在想要拿星条国绿卡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开车撞死一个华裔就可以了!怎么?看你们的表情很吃惊?你们都不看新闻么?一个黎巴嫩非法移民因为自己非法逾期居留,为了能留在星条国不被驱逐出境,直接选择开车撞人坐牢,选择的目标就是你们华夏人!因为判的低!就那么一个非法移民撞死华裔才判四年,我这样的高等白人却被判了一年!这本身就不公平!”

    萧鹏深吸一口气,他现在就想去开车直接撞死赫舍尔出气。幸亏吉玛和杰西一左一右搀着他,不然他真可能失控。

    赫舍尔说的事情他知道,那个黎巴嫩的非法移民撞死华裔被判四年,理由是‘如果判的太久了,对纳税人没有好处,非法移民在监狱一住就是几十年,纳税人也要跟着养他几十年,这是星条国最不想看到的情形!’

    这尼玛可是故意杀人啊!就判四年?恩,这很‘人权’!

    帕吉欧走过来:“萧,别生气。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不是么?”

    萧鹏冷哼一声:“解决的办法?帕吉欧,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不会跟你签合同了吧?就因为我不相信你们国家的法律。”

    帕吉欧摊开双手:“萧,别把怒火发在我身上,对着上帝发誓,我也认为这事情非常恶劣,这样。等我回国后我一定给你出气!我会发动我的人际关系,把这个案件重提,保证让她接受最合适的刑期!”

    “刑期?我们华夏有句俗语,叫做‘杀人偿命’,她在里面关多少年,也消除不了我的恨意!”萧鹏咬牙切齿的说道。

    赫舍尔洋洋得意的说道:“萧,我知道你是优秀的骑师,但是那里是星条国,你的手还伸不了那么长,我今天回去就组织人抵制你去星条国参赛!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还有你!”赫舍尔指着帕吉欧:“老东西,说话别太狂妄,你以为你是谁?你根本无法想象你是在跟谁做对手!”

    帕吉欧听后也不生气,微微一笑:“我还真不知道我在跟谁做对手,因为我根本不认识你,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是谁,让你知道你是在跟谁做对手。请你记住,我叫帕吉欧贝尔特里,普拉达的ceo就是我。”

    听了帕吉欧的话,赫舍尔脸色一变,她的家族在她家乡南加州那里,算是小有名气,但是和帕吉欧这样的巨擘比起来,那简直螳臂当车。帕吉欧如果用了他的人脉,赫舍尔家族都有可能变成历史!

    赫舍尔怒视帕吉欧:“你是星条国人,为什么向着这华夏佬说话?你作为白人的自豪呢?”

    帕吉欧嗤笑道:“我从来没认为别的人种哪里不好,相反,我已有你这样的白人同胞而感到惭愧,你不是有能力么?我给你时间,调动你家里的能力,准备迎接我的律师团吧。我倒要看看还有哪个法官敢站在你这边!”

    帕吉欧说这话说的底气十足,星条国的法律,是属于有钱人的法律,你让赫舍尔跟帕吉欧拼财力?那根本就是蜉蝣撼树!

    赫舍尔听了帕吉欧的话,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指着萧鹏等人:“我们等着瞧!”说完转身想要离开,结果刚一转身,只见她尖叫一声,好像被什么东西咬到了一般,从地上跳了起来,在地上看了看么有什么东西,一跺脚,冷哼一声,想要离去。

    刚开始走的几步路倒挺快,但是没走几步路突然慢下了脚步,只见她突然开始身体晃动起来,再没过多久,开始抽搐,一头扎在地上,抽搐了没几下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她这是怎么了?”吉玛问道。

    萧鹏看着帕吉欧:“帕吉欧,她不是让你吓死了吧?”

    “不可能吧?”帕吉欧看着趴在地上的赫舍尔一动不动:“谁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去?”

    萧鹏冷哼一声:“谁爱去谁去。”

    吉玛佯怒的推了他一把:“亲爱的,别那么小气了,我去叫急救人员和警察去。杰西,你拉住了他,别让他发疯。”说完吉玛跑去急救车那边找急救人员去了。

    没一会儿时间,急救人员和警察在吉玛的带领下走了过来。看到赫舍尔趴在地上,急救人员赶紧跑上前去,看看什么情况,结果医生靠近一看,对着身后的警察说道:“她已经死了!”

    跟着来的两个警察一愣,其中一个急忙拿起报话机呼叫支援,而另外一个则跑到医生身边问道:“能看出来她是怎么死的么?”

    医生掰开赫舍尔的眼皮和嘴角看了看:“应该是中毒,但是奇怪的是,她这竟然不是中了一种毒。”

    “是有人下毒么?”警察问道。

    医生摇了摇头,指着赫舍尔的脚踝说道:“你自己看,伤口在脚上,好像一个蛇咬的伤口,和两个蜘蛛咬过的伤口。”

    警察吸了口凉气:“这女人得罪死神了吗?你不会搞错吧?”

    医生耸肩道:“我只能给你从我专业角度看来的答案,如果你认为我的见解是错误的,你可以让法医来。但是你让我给你意见,我只能说,这可个脸的女人同时让悉尼漏斗蜘蛛,红背蜘蛛和西部拟眼镜蛇攻击过。”

    “这里可是东部,哪来的西部拟眼镜蛇?”警察不解。

    医生干咳两声:“西部拟眼镜蛇遍布东西袋鼠国两岸。”

    警察正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萧鹏说话了:“警官,我建议你现在马上给安格昂警长打电话,看看他的意见,同时,我建议你们把这个女人的尸体抬上急救车,低调运回去找法医解剖。摩尔市长就在那边,你们可以去请示她一下。”

    警察听了萧鹏的话,心思了一下,他说的还挺有道理,准备向萧鹏道谢,结果萧鹏已经调头离开了,只能听到他正在哼着歌。

    可惜他不懂华夏语,如果听懂的话,他能哭笑不得。

    “咱们老百姓啊,今儿真高兴,咱们老百姓啊,今儿真高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