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两只大鵟
    “鹏哥!猛子!欢迎你们回家!”回到马场门口,萧鹏看到蔡俊伟跟个弥勒佛似的笑嘻嘻的在门口迎接。

    萧鹏乐呵呵的说道:“你怎么还出来迎接?搞得这么隆重干什么?”

    蔡俊伟一脸可怜样:“鹏哥,你终于回来了。从你走了之后我都瘦了,想吃好吃的呢!”

    萧鹏无语:“你丫的就知道吃,你还瘦了?我看你起码又胖了十斤!”

    蔡俊伟一脸委屈:“鹏哥,你这可冤枉我了。我这段时间每天早晨都锻炼啊,守着咱们马场,不锻炼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萧鹏好奇了:“你还锻炼?你每天都做什么运动?”

    蔡俊伟一脸得意,掰着手指头说道:“每天慢跑五百米,做十个仰卧起坐,十个俯卧撑。。。。。。”

    “得,你别说了!”萧鹏拍了拍蔡俊伟:“你还是别锻炼了,你这是侮辱了‘锻炼’这个词好吧?就好好活着就行了,这对你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蔡俊伟:“。。。。。。鹏哥,可怜我还想给你一个惊喜,唉。。。。。。”

    “惊喜?什么惊喜?”萧鹏好奇问道。

    蔡俊伟一脸神秘:“来吧,鹏哥,你跟我来。”

    萧鹏看了看马场,别说,黄鹤和老潘没骗自己,现在马场硬件真的没问题了。除了原来的泥地赛道外,还多了一个草地赛道,一个室内障碍跑场。马匹泳池室内设施一应俱全。现在绝对是建设的有模有样,一流的马场也不过如此了。

    “黄鹤和鲍勃呢?马都去哪了?”萧鹏不解问道。

    蔡俊伟一愣:“他们在成都呢。那边有检疫场,从袋鼠国的飞机落到那边做检疫更方便。然后在火车运回来。”

    萧鹏耸耸肩:“这些马匹算是辛苦了。”

    蔡俊伟点头:“谁说不是呢,所以鲍勃和朱军全程跟着,防止出现意外。”

    “辛苦他们了,你说的惊喜到底是什么?就是告诉我马匹建设的情况?”萧鹏不解。

    蔡俊伟嘿嘿一笑:“到你那边看看去啊。”

    萧鹏刚到后面马场,就愣在原地:“你们这是干什么?搞绿化了?还真漂亮啊!”

    只见他原来光秃秃的小木屋那里,现在变得绿草丛生。绿色的小草开着紫色的小花,十分漂亮!

    蔡俊伟指着远方:“鹏哥,你看那里是什么?”萧鹏一看,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盖了一溜矮房。

    “那是什么?”萧鹏好奇问道。

    还没等萧鹏搞明白,就听到汪汪的声音传来。两只阿富汗猎犬从矮房里冲出,飞速的冲着萧鹏跑来,就像两只奔跑的绸缎一样漂亮!

    “大狗!小狗!”萧鹏跟两只狗狗打着招呼:“蔡胖子,你不是说那一溜平房是他们俩的犬舍,卧槽,那里面住一百只狗也住得开吧?”

    蔡胖子微微一笑:“当然不是了。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萧鹏好奇,刚想去看一看,一只死兔子从天上掉到萧鹏面前,萧鹏抬头一看,两只大鵟正在自己头上盘旋。萧鹏笑了:“看来我回来,不少人迎接我呢。”

    蔡胖子道:“这两只鵟成精了,直接在你的木屋顶上搭着窝,这是赖着不走了。”

    萧鹏想了想,把自己的两只手臂平伸出去。两只大鵟一左一右的落在他的两只手臂上,杨猛看着眼都瞪圆了:“卧槽,这手玩的太溜了!你不耍帅咱们还是好朋友!你别告诉我你趁着我不在的时候熬过它们俩!”

    萧鹏白了他一眼:“我上次熬,还是咱俩上初中的时候,多少年没玩过的玩意了,你懂不懂法?现在你熬一个试试?那可是犯法行为了!你嫌日子过得太舒坦了吧?”

    他们两个人说的‘熬’,就是就是训鹰的办法,训鹰又叫做‘熬鹰’。那也是一门学问。

    首先要把抓到的小鹰控制起来,最好的方法,是绑住鹰爪。但是又不能伤害到鹰爪。俗语说‘鹰不好,爪好’,意思就是一只鹰好不好,要看它的爪子而不是长相。如果直接用绳子绑住鹰爪,那肯定会伤害到鹰爪的。

    所以一定要找两块真皮,剪成长条状,在上面打孔,把真皮缠住鹰爪后,再用绳子绑住皮扣,这样就不会伤害到鹰爪。

    绑好鹰爪后再进行第二步:把鹰扔到一边不去管它,要知道,鹰刚被抓到的时候,都是野性十足的,会十分警惕,这个时候的鹰根本无法直立,而是站在那里,尾巴撑在地上,长着翅膀张着嘴巴,谁靠近它都会对谁保持攻击的样子。这段时间别无他法,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扔在那里不去管它,等它习惯再说。

    等到它适应了环境,收着翅膀站在那里的时候,可以进行下一步训练了,那就是。。。。。。喂食!把生猪肉用水泡过后喂给它吃,只要它开口吃食了。那就意味着训练这只鹰已经成功了一半。

    等它吃食之后,接下来的训练就是:让它不咬你,办法如下,把手指头放在鹰嘴旁边,如果它咬你,直接弹它嘴巴。。。。。。呃,进行这一步的时候,记得戴手套,不然后果自负。体验一下十指连心的感觉也不错。

    当什么时候你把手指头放到它嘴边它也不咬的时候,就可以进行最关键的步骤了:熬鹰。

    所谓熬鹰其实也是熬人:鹰闭眼就是睡觉,这时候要拿根筷子,熬着它不让它睡觉,只要一闭眼,就用筷子敲它一下。这个活一个人还真干不了,必须要两三个人轮流干,当时萧鹏就是和杨猛一起来轮流熬鹰。

    外面流传什么熬鹰要熬七天,说这话的人绝对是以讹传讹,有夸张的成分,一般来说,两到三天,一只鹰就能熬好。这时的鹰眼睛发红,也不会乱飞,如果你不是想带着鹰打猎的话,进行到这一步就可以了,在家里做个架子,让鹰站在上面,气势十足。

    如果还想带鹰打猎,那就要进行专门的打猎训练,如果训练的是隼,个头偏小,以猎鸟为主,那就找根绳子,抓一只小鸟绑在绳子上。让鹰站在你的手臂上,让它看到那只小鸟后一抖手臂,它就飞出去捉那只小鸟。

    当它抓住小鸟时,一定要赶快拖着绳子把小鸟从鹰嘴里夺出来,用剪刀剪下一小块肉喂它后,继续这样的训练,一直让它记住,捉住小鸟后不能马上吃,给主人之后才可以吃肉。等它记住这点时候,就可以带着鹰出去猎鸟了。

    在古时候那些玩鹰的更讲究,要给鹰做好皮眼罩,看到目标时候揭开眼罩,鹰一揭下眼罩,瞬间冲天寻找猎物,凶性十足!但是现在这些手艺都失传了,不过根据萧鹏的经验来说,没有眼罩也一样,该打猎打猎,该听话听话。

    城里的孩子小时候就是各种玩具,像萧鹏杨猛这样的村里孩子,玩的就是这些野路子,现在可不能这样做了,不管是雕还是鵟还是隼,一律都是国家二级以上保护动物,谁再熬鹰,那可真是犯法了。抓到可是会被提起诉讼的。。。。。。就像四川绵阳一个宠物店老板,养了只隼,直接被提起公诉,现在还想熬鹰打猎?还是别自找麻烦了。

    萧鹏把左手手臂伸给杨猛:“眼馋了吧?呐,给你个玩玩。”它左臂的一只鵟直接跳到杨猛肩膀上,把杨猛高兴地不要不要的:“真怀念咱们小时候后的那只猎隼。”

    萧鹏笑了:“这样不是更好?起码没人会来抓咱们,这是野生鵟,不是咱们训出来的。”

    杨猛点了点头,从口袋里面摸出一把小刀,直接切下两块兔肉,一块交给萧鹏,一块喂给它肩膀上那只鵟。

    “真是好鹰!”杨猛乐滋滋的。

    “看你那傻样吧,这是感激你当年教给我熬鹰了。”杨猛喜欢鹰,萧鹏熬鹰还是他教的。

    看着萧鹏逗引两只大鵟,大狗和小狗不高兴了,用牙咬着萧鹏的裤子,拖着萧鹏往那矮平房那边去。

    萧鹏急了:“你们俩松口!卧槽,我的裤子很贵的!”可惜他说的有点晚,他的普拉达新款就这么沾上了两大片狗狗口水。

    萧鹏几人跟着两只狗狗走向那排平房:“蔡胖子,你到底在搞什么呢?”

    蔡俊伟还没说话,就看到大狗和小狗冲进那个平房里,没一会儿,赶着一群羊出来。

    “这是。。。。。。”萧鹏有点蒙逼,哪来的这么一群羊?

    蔡俊伟笑道:“鹏哥,我看这么大的地方这么空着可惜,我就找人在这里种了大片的紫花苜蓿,没想到这紫花苜蓿在这里成长的很好。我心思了心思,干脆去整点羊来养着,还有六头奶牛,咱们这里今后想吃羊肉想喝牛奶都不愁了。大狗和小狗明明是猎犬,可是放起羊来那真是好样的。。。。。。”

    萧鹏无语了,你丫的为了吃还真是尽力了。不过有个小农场,感觉也是很不错的样子么。这个主意妥!

    不过说到这里,蔡俊伟又哭丧着脸起来:“那个,其实我还想在这里放点鸡和鸭子,你想想,湖里有鸭子,草里有鸡,吃个散养鸡蛋也不错对吧?”

    “是啊!确实不错,然后呢?”

    蔡俊伟指着两只大鵟说道:“那些鸡鸭还不够这俩祖宗吃的呢。”

    萧鹏无语了,难怪俩家伙在这里筑窝了,感情是因为吃食方便啊。

    “蔡胖子,这俩大鵟吃了咱们的鸡鸭,咱们把它们俩炖了如何?”

    “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