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半年后
    半年时间一晃而过。这天,中华马场的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一辆原本应该是白色,现在却成了黄色(车上的泥土起码有半公分厚)的小车来到了马场,让门卫老丁给拦了下来。

    “先生,不好意思,这里是会员制马场,如果不是马场会员,这里是不接待外人的。”中华马场的门卫老丁别看岁数大了,现在这素质倒没的说,一身高档西装穿着,如果出去有人说他这是看大门的,绝逼有人会说他脑子坏掉了------有穿着普拉达二排扣西装,外面是普拉达羊绒长款风衣的门卫么?

    好吧,还真有,中华马场的门卫就这么穿。这绝对要感谢萧鹏的恶趣味。

    车里的人戴着一个大墨镜,胡子拉碴蓬头乱发,也不知道多久没洗头了,头发都一绺一绺的了。中华马场的门卫老丁看清车里的人后,微微皱眉,但是还是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厌恶感,这马场的门卫丁家兄弟可是很珍惜这份工作的,不就是讲礼貌么?讲就是了!就冲着这普拉达工作服,也要在这里干下去对吧?

    看着车里的人只笑不说话,只是看着自己也不理自己,老丁深吸一口气,忍了:“这位先生,你和我们马场里的人有预约么?如果没有预约我真的不能让你进去,如果你和马场的客户有约好,你可以给他打电话,让他出来接你。没有的话,那就只能向你表示歉意了。”

    车里的墨镜男突然噗嗤笑了起来:“老丁,你这普通话练了多久?现在说话很像那么回事了,再穿上这身衣服,标准的英式管家啊。”

    老丁听了一愣,怎么车里的这人还认识自己?他仔细一看车里人的轮廓,突然跟发疯了似的,也不顾车上厚厚的黄土了,也不管自己身上的普拉达西装多值钱了,直接一个鱼跃,趴在小车的发动机盖上,一边死抓着发动机盖,一边从口袋里摸对讲机。

    车里的墨镜男:“。。。。。。这是要干什么?老丁,你疯了么?”

    只见老丁对着对讲机大喊:“都快点到门口来!我抓住老板了!”

    墨镜男:“。。。。。。老丁,你瞎喊什么呢?让不知道的人听了,还以为你这是在抓贼呢!快下来,别趴在发动机盖上了,多危险。”

    老丁摇了摇头:“老板,打死我我也不下去,免的你再跑了!”

    墨镜男叹口气:“老丁,你这死心眼的,什么就我要跑了?我想跑的话还回来干什么?快下来快下来,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趴在发动机盖上,像怎么回事啊,特别这里是咱们马场大门,让人看着多不好?快下来快下来。”

    老丁却不为所动:“一会儿大家出来,我自然会下来,但是现在打死我也不下来。”

    “唉,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呢?”墨镜男从车里下来,点上一根烟,摘下墨镜:“可惜我给你准备的这衣服了。唉。”

    这走下车的不是萧鹏又是谁?

    半年前萧鹏突然觉得很郁闷,这不在马场的时候,天天想着马场,可是回到马场的之后,就让马场的破事烦的自己脑壳都大了。什么马场草料储备多少、鲜料干料比例、会员提出的要求、狄菁菁的对医疗器械的要求、马协的人和体委的人集体游说、马场会员的要求、外籍骑师的要求。。。。。。

    萧鹏都怀疑黄鹤是故意整自己,明明告诉他这些事情都可以他来拍板,可是黄鹤却每件事都要跟自己汇报一下,让自己定板。这尼玛不是坑自己么?

    据萧鹏分析,这是黄鹤对萧鹏给老潘和蔡俊伟安排任务的事情闹意见呢:你不让人帮我累我不是?我也累累你。

    萧鹏活活让这些琐事给折磨疯了。

    最后萧鹏灵机一动,借着回家看望母亲为借口,直接开溜走人。在家里和母亲呆了几天后,他直接跑了一趟藏南地区,在深山老林里寻找动物基因也比在马场里受罪强吧?

    这出去之后倒寻找到了新的乐趣,有点玩的乐不思蜀的味道了。不过。他还真不能不回来,毕竟快过年了,去年过年就没在家里过年,今年再不在家里?那就有点不像话了。

    不过想想这半年来自己的经历,萧鹏倒也觉得真的不错,平时就睡在车子里,进了林区就在外面风餐露宿。难怪有那么多人喜欢野外的生活,那种一切只能依靠自己的感觉确实很好。不过必须要表扬一下的是这辆奥迪r8,明明是个小跑车,生生让萧鹏开出越野车的感觉来了,轮胎已经换了两套了,车底盘也摔打的不像样了,就这样这车还没趴窝。不愧是大众旗下的品牌,这奥迪,果然也够耐操!

    不过能坚持完半年,这车也算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了。萧鹏都能想象的到保险公司和4s店看到这辆车的表情了。

    马场里两辆车冲了出来,这在马场里都要开车过来,可见这些人急成什么样了。

    “鹏哥,你去哪里了?”蔡俊伟问道。

    “卧槽,鹏哥,你绝对是我亲大哥,我服了!我今后有什么事全自己盯着行了吧?你天天坐墙角晒太阳我都不拦着你了。”说话的黄鹤,他这半年就差让人挖坑给活埋了------大家一致把萧鹏突然消失的责任扣在他头上。他是天天如坐针毡。

    萧鹏左右看了看:“怎么就你们两个在?”

    黄鹤答道:“潘佩宇现在没事就在孤儿院那边,没想到他这么有爱心。”

    蔡俊伟一脸嫌弃:“靠,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那块肉上!你以为老潘是为了有爱心?前段时间一帮学生在孤儿院做义工,其中一妹子老潘一眼就盯上了,丫的这家伙现在天天跑孤儿院,就是想和那妹子玩偶遇呢。”

    萧鹏笑了:“嘿,这家伙的泡妞手段够古典的啊!”

    “谁说不是呢!”蔡俊伟答道。

    “狄玮呢?我都没参加他婚礼!老黄,这事都怪你,你不把我气走我就参加他婚礼了!我要给他补上一个大礼才行。”萧鹏说道。

    黄鹤摇了摇头:“狄玮还没办婚礼呢。”

    “啊咧?为什么?”萧鹏不解。

    黄鹤道:“李茹肚子大了,非闹腾什么穿婚纱不好看,干脆就不办婚礼了。等到孩子生下来恢复了体型再举办婚礼。”

    萧鹏算算时间:“这女人,够追求完美的啊,就怕生了孩子后减不下来了。话说孩子还没出生吧?”

    黄鹤道:“还要差不多两个月呢。”

    “那今天我们去看看他去?他们现在在哪?”萧鹏问道。

    黄鹤笑道:“咱们还真没法去看他,他们跑星条国去了,在那边生孩子。”

    萧鹏听后一愣:“卧槽,怎么跑那边生孩子?他又不是那些穷到要指望孩子给他改天换命的,等到孩子长大,世界上还不一定什么情况呢,这给他弄个星条国国籍还不知道是好事坏事,说不定今后他孩子能恨他一辈子,他不能连这也想不明白吧?”

    黄鹤干咳两声:“谁说不是呢?可是他也是没办法,他爹终于不移民了。但是却要自己的小孙子在那边出生,说是给自己留条后路。”

    萧鹏彻底无奈了:“狄玮他爹这是怎么了?走火入魔了么?你们没有劝劝他?”

    蔡俊伟苦笑道:“狄玮他爹,唉,怎么说呢,那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要不然也不可能白手起家到今天的家业,他还是很有投资眼光的。就是性格过于强势了,说难听点,就是太刚愎自用。他认准的事情,谁说也不不行。这次能让狄玮拦住没移民,已经很不错了。”

    萧鹏耸肩:“这一不小心就会跌一个大跟斗。唉,跑到星条国生孩子?脑壳坏掉了?走走走,咱们进去说,我要先洗个澡,看我都脏成什么样子了。”

    不过对狄玮他们跑到星条国生孩子的事情,萧鹏真是不屑一顾。也不知道美国密西根州联邦参议员雅各布-霍华德如果知道自己执笔起草的一款意在保障黑人公民权益的法律条文,竟然在一百五十年后促使数以万计的华夏妈妈远渡重洋生孩子的话,会不会从棺材里跳出来骂街。反正星条国宪法里规定的‘凡在星条国出生的人,均为合众国和他们所居州的公民’。任何在星条国出生的孩子,无需考虑父母国籍,孩子都是星条国人。这就让无数华夏家庭瞪大了眼睛,特别是现在去星条国产子根本不贵,二三十万就可以搞定,更让很多人走上了去星条国产子的道路。

    听听多美:‘成为星条国公民,一百多个邦交国入境免签证,享受星条国13年免费义务教育、低门槛、低学费进入星条国名牌大学,节省上百万留学费用、轻松享有各项星条国社会福利措施、父母以监护人身份申请移民’巴拉巴拉巴拉巴拉。

    问问所有去星条国产子的人,说法几乎都是一样:‘优质的教育、干净的空气、安全的食物、完善的医疗’。。。。。。

    反正国内各个产子中介,为了赚钱,那可真是把这赴星条国产子夸到天上去了,仿佛一去星条国生孩子,自己这一辈子就飞黄腾达了。

    可是真的如此美好么?

    当然不了!去星条国生孩子的人,后悔的远远比满意的多!

    有时候无知真的是一种罪!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