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聪明人的通病
    “是的,大约半年前,琳琳出了一次车祸。挺严重的,最后两条小腿都被截肢了。”吴洁淡淡说道。

    萧鹏叹口气,虽说小姑娘挺讨厌人的,但是就这样成了残疾人,还是让人略微心疼。萧鹏掏出烟:“你抽么?”

    吴洁笑着摆了摆手,萧鹏点上抽了一口:“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才好,不过总会有办法的,你看南非那个奥斯卡-皮斯托瑞斯,也是两只脚都没了,可是跑的比大多数地球人都快,也不耽误他杀自己女朋友,更不耽误他在监狱里打架。。。。。。”

    吴洁噗嗤笑了出来:“萧先生,你确实不会安慰人。”

    萧鹏不好意思的笑了:“也别什么萧先生、萧后生了,我叫萧鹏。你叫我名字也行,叫我鹏哥也罢,随你了。不过我刚才说的真不是开玩笑,那个皮斯托瑞斯的假肢设备我倒觉得挺好的,你可以让你表妹试试。”

    萧鹏说的奥斯卡-皮斯托瑞斯,是南非残奥会短跑选手,当年京都残奥会上,一人包揽一百米、二百米、四百米三枚金牌,人送绰号‘刀锋战士’。

    不过关于他的成绩,是极富有争议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那对绰号‘猎豹’的刀锋形状的具有弹性的碳纤维假肢。

    经过一系列的科学认证得出结论,皮斯托瑞斯因为假肢装置受益良多,也就是说,皮斯托瑞斯的好成绩,跟他的那对高科技假肢,是分不开关系的。当然,不管他的成绩是否真实,但是谁也不能否定,他在田径场上的风采。

    不过就在他最风光的时候,却在某年情人节,向躲在卫生间的女友开了四枪导致对方死亡,他又是说自己是自卫、又是说自己是误杀、又是说自己精神有问题,打了一场持久官司,不过到最后,还是被判了十三年的徒刑。

    在监狱里的时候也不老实,没事还跟狱友打个架斗个殴什么的。这一切的一切,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皮斯托瑞斯的假肢太棒了!一点也看不出来他是出生后没多久就因为天生残疾被截肢的残疾人!如果不是那假肢价格比较昂贵的原因,完全可以造福更多的残疾人。。。。。

    萧鹏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等下,吴洁,你说这是你的公司?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应该是一名模特吧?怎么开办服务代理公司了?”

    听了萧鹏的问题,吴洁思考了一会儿,咬了咬牙:“鹏哥,给我也倒杯酒吧。”

    萧鹏笑着调侃道:“你原来这不是戒酒,而是借酒------借别人的酒喝。”说是这么说,萧鹏还是顺手给吴洁倒了一杯。

    吴洁一饮而尽,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我只是不想再做男人的玩具了。”

    “啊咧?”萧鹏没想到吴洁这么说,脑子还没转过弯来。

    吴洁苦笑道:“我那算什么模特?说好听点是模特,说难听点,就是价格贵点的鸡。”

    萧鹏听后没说话,而是给吴洁又倒上一杯酒,他看出来了,吴洁是压抑太久了,需要倾诉,尽管不想承认,但是酒这东西,确实是让人可以敞开心扉的好东西、

    “谢谢。”吴洁接过酒杯,又喝了一口:“鹏哥,你不会瞧不起我吧?”

    萧鹏微微一笑:“我干过的混账事比你多。没有人有资格去嘲笑别人的生活。”

    吴洁苦笑着点点头:“我收回刚才的那句话,你很会安慰人。”

    萧鹏耸耸肩,不置可否。

    吴洁也敞开了心扉,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了萧鹏,一边讲,一边喝,一边哭,最后又再一次把自己成功灌醉了。。。。。。

    不过这次还好,没像上次那么麻烦,吐得到处都是。而是直接睡了过去。萧鹏叹口气,把她抱到客房里安排她睡下。自己则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杯酒陷入了沉思。

    等到萧母回来,一看萧鹏这样,吓了一跳:“你们干什么了?怎么满屋子酒味。那个女孩呢?”

    “她喝醉了,我送她去客房睡觉了。”萧鹏答道。

    萧母眼睛一亮:“你们俩是什么关系?”能这么放心在一个男人家喝醉,肯定说明两人关系不一般!

    萧鹏苦笑着摇头:“妈,你想到哪去了?今天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原来在马场那边我帮过她一次。除此之外没别的了。”

    萧母将信将疑:“那她怎么能这么放心你?”

    萧鹏耸肩:“我怎么知道,可能我比较帅吧。”

    “啊呸。”老妈啐了一口:“我看你心情也不太好,怎么回事?”

    “没什么了,听了她讲了讲这几年的故事,心情有点不太爽。”萧鹏答道。

    老妈听到这也好奇了:“你给我讲讲。”

    萧鹏伸了个懒腰:“讲什么讲?就是个苦命的娃呗。行了,妈,我也困了,我先去睡了。”

    “你这臭小子,跟谁学的说话说一半?晚上吃饭么?”老妈问道。

    “不吃了,睡觉!”

    他怎么说吴洁的故事?说自己是模特,还不是为了赚钱出卖自己,除了成为不同的男人的玩偶之外,什么也得不到?本来攒了点钱准备脱身后做点小生意,结果表妹一家却遭遇到了车祸。父母双亡,她也被截肢。最无语的是,他们一家当时乘坐的是黑出租,司机也挂掉了。根本赔不起钱!

    最后的结果是,吴洁多年的积蓄到最后就变成了表妹的医药费------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表妹这样不管吧?

    至于她的公司,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个皮包公司,这是准备空手套白狼呢!

    为什么萧鹏敢这么笃定?很简单啊,他可不相信吴洁的小公司,能有资质提供游艇服务工作人员。

    在游艇上工作?英语口语必须要过硬,而且不同职位的相关知识一定要了解,而且这些工作人员海员证、相关体检、护照办理、签证办理等等等等都需要她们公司办理,吴洁这样的小公司有能力办好这些?萧鹏怎么这么不爱信呢?

    瞧不起服务员?没有文凭连服务员都干不了。。。。。。

    。。。。。。

    第二天萧鹏起床的时候,看到吴洁正在和老妈一起吃早餐。萧鹏闻了闻:“咦,老妈,手艺见长啊,味道不错。”

    呃,其实他这纯属拍老妈马屁,早餐能有什么?北方常见的煎馒头裹蛋,大米粥,配上一点豆腐乳。午餐晚饭会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而改变,早餐却很难,因为这是一种习惯。

    老妈笑道:“这是吴洁做的,我说你是客人,那么客气干什么,结果她非要下厨帮忙,没想到手艺还真不错。”

    萧鹏点点头,一起吃了早餐。饭后吴洁又主动收拾了东西,倒是看得出来,她是经常干家务的女孩------在外面打拼的一般都很会干家务好吧?要不然没人给她干不是么!

    吃过早餐,吴洁一脸歉意:“鹏哥,对不起,我这又喝醉了。”

    萧鹏笑着摆摆手:“好吧,我一共见你两次,你喝醉了两次。”

    吴洁听了有点脸红,萧鹏笑道:“没事,开个玩笑,压抑太久对身体不好,发泄出来你会轻松很多。”吴洁点了点头。

    萧鹏点上一根烟:“好吧,那我们现在谈正事吧,你的公司有什么能力能接下我这里的活?”萧鹏看着吴洁,想听她怎么回答。

    吴洁思考了一会儿,却摇了摇头,一咬牙站起身来,对着萧鹏一鞠躬:“鹏哥,对不起!我浪费你的时间了。”

    萧鹏并没有什么吃惊的表情,一指沙发:“坐下慢慢说。”

    吴洁坐下,深吸一口气平静一下自己的情绪,说道:“其实我的公司根本没有这个资质,我之所以前来,是想谈下这笔生意,然后转包出去,赚取差价。”

    萧鹏耸耸肩:“你把这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你怎么能确定你能谈下这笔生意呢?”

    吴洁露出一丝苦笑:“还能怎么办?我来时就想过,如果能谈下这笔生意,我不介意做任何事情,包括出卖我的身体。”

    萧鹏笑道:“喂,那你怎么不对我用这个办法?”

    吴洁苦笑道:“上次我醉成那样你都没碰我,我看到你我就知道这办法没用了。”

    萧鹏感叹道:“女人脱下衣服容易,可是想要再穿上衣服那就难了,最可怕的是当脱衣服成了一种习惯。那时候说什么也没用了。我不敢说这个女人的人生就这么毁了------有不少女人靠着脱衣服上位的,但是绝大多数女人没有这个运气。你自认有那种好运气么?”

    吴洁听后脸色有点激动:“那我能怎么办?我和我妹妹两张嘴要吃饭啊!除此之外我还能做什么?”

    萧鹏微微一笑:“吃饱饭的办法有的事,归根到底还是你自己不想采用那些办法而已。”

    吴洁:“。。。。。。”

    萧鹏说的没错,如果只是为了吃饱饭,那还是很容易的,这社会,只要有手有脚,你肯做事情,还真饿不死人。一个个眼高手低,这个不愿意做,那个不愿意干。这样的人贫穷不能怪别人。吴洁也是如此,为什么自己不去做服务工作却要建立个皮包公司呢?

    原因也是一样的:即不想付出劳动,还想来钱快。这是所有贫穷的‘聪明人’的通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