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东京湾的海豚
    东京湾在古时候,被称为江户湾,因为与东京接壤而得名。东京湾两岸都是对倭国来说十分重要的城市:东京市、横滨市、横须贺市、千叶市。。。。。说白了,倭国两个工业带直接包围了整个东京湾。

    所以这里的水质真的很差。接近外海的横贺水道的水质还比较不错,还生长着珊瑚,而东京湾内部,则由于湾口狭窄,湾内海水很难和外海海水交换,所以经常发生赤潮现象。

    发生红潮就意味着对海洋生物伤害很大,不管是海藻还是鱼虾,尤其是海藻,他们对海水的酸碱度很敏感,水质脏一些它们能活下去;养分少一点,他们也能活下去,可是这酸碱度不合适的话,水藻就很难生活下去。

    这也导致东京湾里的海水颜色和外海的颜色直接就是两个颜色,看起来。。。。。。更加的清澈美丽?

    很多华夏游客到了东京,都会拍摄一下东京湾的照片,然后一脸羡慕的发表感慨:“看看人家倭国绿化搞得多好,这海水颜色,多漂亮。。。。。。”呃,多无知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那是海水中养分低造成的!

    到达东京湾后,‘华夏号’降低了速度,沿着规定航道前进,东京湾水深并不深,平均深度只有12米,而且有无数的人工岛的存在,尽管东京湾面积很大,差不多是2/3渤海的面积,但是如果不按照航道前进,还是很容易出现问题的。这时候就看出来船长的能力来了。

    不过萧鹏可不担心自己的船长,杜玉林给自己介绍的船员,都是顶尖人才。就拿船长来说吧,此人叫卢国强,原来是在海州海上搜救中心工作,是华夏唯一一位获得过‘海上特别勇敢奖’的船长,这个奖项是表彰他在极其恶劣的海洋天气下,历经18个小时救助7名遇险船员的经历。不管是他的经验,还是心理素质,那都是超一流的。

    本来他今年刚好退休。可以在家里颐养天年了。但是不知道杜玉林想了什么办法,他放弃了退休,来到了‘华夏号’上做船长。尽管他从没有过远航的经历,也是第一次到东京湾。但是凭借着自己丰富的经验,巨大的‘华夏号’在东京湾里依然可以安全前进。

    这倭国人天天认为自己国土很小,所以对人工造岛有极度的狂热------为了扩大领土和生存空间,他们也是尽力了。

    只可惜经常会闹出一些比较让人无语的事情,比如说大名鼎鼎的关西机场就是其一。

    关西机场始建于1987年,那时候大阪的拥挤情况堪称倭国之最,但是又因为极其迫切需要建立一个机场,于是工程师们突发奇想,直接建立一个人工岛,在上面建立机场。于是关西机场就这样建造了起来,是全球首座百分百填海造路建成的人工岛机场。当然,那也是造价不菲。总耗资高达二百亿美金,在那个年代差不多相当于今天的两千亿美金了吧?

    这个关西机场可真真的给倭国赢得了不少赞誉,被称为是‘轰动世界的壮举’,星条国那边直接称赞它是‘新世纪的丰碑’。

    可是就这么一座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机场,却有一个巨大的缺陷,那就是没有考虑到底层地质的问题。

    大阪湾那边的海底地质属于黏土层,是很厚的淤泥。这就使得关西机场从建好之后就一直不断地在下沉。至今为止已经下沉了十多米的高度。而大阪湾海水深度也不过二十多米。

    为了让它不要下沉,倭国可算操碎了心,从机场开放那天起,机场方面就花费巨资在地下室建造水泥墙防止海水渗入。到了今天为止,仍然在不断维护和维修。整个关西机场作为岛国第二大机场,却负债累累。是越开越赔钱。。。。。。

    而且有的问题是花钱也不能解决的,照这个趋势下去,再过几十年,当年这斥巨资建造的关西机场,恐怕就会沉没于海底了。。。。。。

    可即使这样,仍然无法制止倭国人对填海造岛的狂热。东京湾里不计其数的人工岛就是最好的例子。

    很多人眼里,倭国是个小国。其实人家真的不小啊!领土是整容国的四倍!放到整个欧洲,也就高卢国和西班牙等几个国家比它大点,额。大毛二毛不算。。。。。。

    不过这也不怪他们,谁让他们是住在活火山上的民族呢,又是地震又是海啸的,不居安思危不行啊!

    但是这东京湾也有地方值得华夏学习。那就是尽管这里水质不好,水藻数量稀少,但是这里的鱼类还真不少。而这,要归功于倭国的人工造礁。

    这东京湾有多摩川、鹤见川、荒川、江户川等多条河流注入,所以带来了大量的浮游生物。而倭国在东京湾里建设了大量的人工鱼礁,这给浮游生物栖息的空间,而浮游生物又是小鱼小虾的饵料,一环扣一环,完善了整个东京湾的生物链,丰富了这里的渔业资源。

    几乎所有可以利用的物资在东京水产厅眼里,都是制造人工鱼礁的好材料:废弃轮胎、废船废车,甚至一些家具自行车之类的都往海里扔。。。。。。

    不管怎么说,东京湾的渔业资源确实比想象中要丰富许多,起码这里就有很多海豚在这里生活,而且各种各样的海豚都有:宽吻海豚、短吻真海豚、长吻真海豚、白喙斑纹海豚、太平洋斑纹海豚等等等等,整个一个海豚展览。

    海豚喜欢追逐船只,在‘华夏号’两侧,时不时的就看到小海豚游来游去,这也正是杨猛把萧鹏叫过来观看的原因。

    “嘿,这小海豚真可爱。”萧鹏乐呵的不行:“奇怪,大海豚都哪去了?”看着海里的海豚群,倒都是些小海豚,没看到几只大海豚。

    潘佩宇走到萧鹏身边:“鹏哥,你知道倭国的‘豚之蓄’么?”

    “‘豚之蓄’?什么玩意?养猪专业户?”萧鹏楞道。

    潘佩宇摇了摇头:“每年的九月份,倭国渔民就会在东京湾举办传统海祭活动。而所谓的海祭活动,其实就是捕杀海豚。我亲眼目睹过一次,毫不夸张的说,海水都会被染成红色。而这些海豚并不是自己游来的,而是被渔船捕获放进东京湾的,由于东京湾的结构特别,更像个大肚瓶子一般,开口很小,所以进来的海豚一般都很难逃出去,最后变成猎杀对象。所谓的‘豚之蓄’并不是养猪,而是把海豚像待屠杀的猪一样饲养。”

    杨猛听了瞪大了眼睛:“卧槽,这些倭国人忒没人性了吧?又捕鲸又杀海豚的,他们就这么爱吃这玩意?”

    在国际海洋上,倭国绝对是臭名昭著了,最著名的就是他们的商业捕鲸活动。

    其实很早之前,国际上就明令禁止商业捕鲸了。倭国也同意了这一点,但是他们并没有停止捕鲸,而是换了一种说法,叫做‘为了科研目的而捕鲸’。

    每年都有大量的倭国捕鲸船,前往北极、南极地区捕杀鲸鱼。

    后来枫叶国直接去海牙国际法庭起诉倭国,控诉倭国捕鲸行为。倭国老实了两年,然后又开始大张旗鼓的外出捕鲸。而这次,又得罪了袋鼠国:这倭国捕鲸船跑到袋鼠国海域捕鲸,袋鼠国又开始闹了起来,跟倭国天天拉扯这事。

    但是不管怎么说,人家倭国也牛逼,你们爱说啥就说啥,老子就要捕鲸,你能把我船给凿沉了?

    听了杨猛的问题,萧鹏摇了摇头:“现在倭国人很少有吃鲸鱼和海豚的了。当时吃鲸鱼和海豚,是因为饥饿和物资匮乏,现在早就过了那个时期了。”

    战后时期的倭国,因为物资匮乏,鲸鱼和海豚对倭国度过那个时期的难关,取得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杨猛这就不明白了:“那他们现在又不吃鲸鱼,还捕捞鲸鱼是为了什么?战略物资储备么?”

    萧鹏笑了,给了萧鹏答案:“产业。归根到底是为了维持产业促进经济。从捕捞到加工到销售,相关产业上有数十万的工作岗位,如果真的停止了这个产业,这些人如何生活?如何安置?这些问题如何解决?”

    杨猛撇撇嘴:“这特么的就是一群禽兽!”

    萧鹏赶紧捂住杨猛的嘴:“哥们,你这话可千万别乱说,要是让咱们国内网上那群‘公知’听到了,非要说你无知。在他们眼里,这种现代化集约化计划清晰的捕鲸,是非常文明的,倭国捕鲸是正确的。甚至还有不少跪舔岛国的华夏人在呼吁,说什么鲸鱼保护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数量已经很稳定了,可以开放数量捕杀了。还有很多人说什么吃鸡鸭猪羊的时候考虑过它们的感受么?跟杀鲸鱼是一个道理。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有人批判倭国捕鲸的事,华夏肯定会出来一大片人用这些理由为他们洗地,不知道的是有人在批判它们亲爹呢。”

    杨猛挣开萧鹏的手:“啊呸!老子吃鸡吃鸭是因为那是我们养殖的,吃掉他们不会破坏生物圈!而且也在大多数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之内,但是这捕鲸呢?这是破坏了属于全世界所有人类的海洋生态平衡!他们有什么资格这么做?那些给倭国洗地的敢站出来么?出来一个我捏死一个。”

    潘佩宇耸耸肩说道:“你以为他们傻?谁敢说自己真名啊!不然能让口水活活淹死!你可别小看咱们网络暴民的力量,那是真要人命啊。行了,跟卢船长说一声,在这里停泊一会儿,我有点事做。”

    ps:卢国强真有其人,写在书里是向他致敬。他是连云港海上救援船的救援指挥舰舰长。一次在拯救一艘违规出航的搁浅船只时,因为搁浅位置水势太浅,而且当时伴随八级以上风浪。拖船等无法救援。卢国强驾驶指挥船前往救援,十二次靠帮之后,终于把船靠近遇难船,救上七位船员。救援结束半小时后,遇难船只沉没。卢国强为此获得国际海事组织的‘海上勇敢者’奖。不得不说,确实好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