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记者的傻问题
    萧鹏几人站在升降机上,看着码头下面,已经有不少人聚集在那里,都在拿着相机拍摄这艘漂亮的游艇。等看到几人出现在升降台时,更是有人发出了欢呼声。

    萧鹏笑道:“看来咱们来倭国的事情,倭国方面宣传的不错啊。竟然来了不少人?”

    鲍勃听了冷哼一声:“这可是他们战胜世界上最好马场的机会。他们能不好好宣传么?恐怕在咱们答应了他们的邀请之时,他们就开始着手宣传计划了,把咱们捧得越高,他们赢了对本国马术发展就越有帮助。”

    萧鹏摆了摆手:“那也要他们能赢才行。”

    鲍勃叹口气:“这匹‘乌鸦’的交易记录都在国际马协登记了,很容易就查询到你这匹马是刚买回来的,这么短的时间怎么调教?他们这样能不自信么?我到现在也对咱们是否能赢表示怀疑。”

    萧鹏笑笑说道:“有句话叫做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鲍勃,记得我跟你说的提议,等到这场比赛结束后,你就要给我答案了。”

    鲍勃听后默默点了点头,他也真的下需要一个答案。

    “这些记者是不要命了?”杨猛突然插话道。

    萧鹏歪头看了看下面,有几个记者就跟玩命似的拼命往前挤,寻找自己的有利位置。那为了占据有利采访位置,那是挤得一个人仰马翻。哪怕旁边人再有意见他们也一脸无视之色,眼睛就盯着升降机,等待萧鹏他们下来第一时间采访到萧鹏。

    潘佩宇挠了挠头:“这倭国记者比咱们华夏记者拼多了啊。这尼玛要新闻不要脸了?”

    听了潘佩宇的话,萧鹏笑了起来:“哥几个,咱们打个赌如何?”

    “鹏哥,赌什么?”潘佩宇不解。

    萧鹏指着那些记者说道:“我说那些记者是整容国记者,你们信么?”

    听了萧鹏的话,众人集体摇头,杨猛笑道:“萧鹏,你这么说就吹了点吧,离着这么远你能一眼就看出来那是整容国的记者?这里可是倭国!”

    萧鹏笑道:“你们就说赌不赌吧?”

    杨猛两眼一亮:“赌什么?”

    萧鹏想了一下:“输的请玩通宵的娱乐项目!”

    杨猛吹了声口哨:“通宵娱乐项目?这可是个难度活,行!我赌了!谁怕谁啊,我就不信你能猜的这么准!”

    这个赌注看来很简单,就是出去玩一晚上。其实还真不容易完成。因为根据倭国法律,娱乐场所是不许通宵营业的,半夜12点就要结束营业。所以想要找到合法的通宵营业的娱乐项目,还真的挺难。

    杨猛伸出手掌:“击掌为誓!”两人击掌,订下赌约。

    升降台降到地上,蔡俊伟已经等待多时了,旁边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很客气的来和萧鹏握手:“萧先生你好,我是倭国马协的早间准予,负责这次萧先生的接待活动,已经在此恭候多时了。”

    萧鹏和他握手:“早间先生中文说的不错。”

    早间准予微笑道:“我喜欢华夏文化,那是如此的迷人,所以我当年作为交换生,在华夏上的大学。”

    萧鹏看着码头上的人道:“早间先生,怎么搞的这么隆重?”

    早间笑道:“萧先生可是世界上最棒的骑士之一了,萧先生来到倭国参赛,是我们倭国赛马界的荣幸,所以我们必须要隆重接待。倒是萧先生这排场真是吓了我们一跳,我们怎么想也没有想到萧先生这么重视我们国家的比赛,竟然坐着这么奢华的游艇前来比赛,这让我们受宠若惊。”

    萧鹏看着旁边的摄像机,心想你倒真会顺杆子爬,老子坐游艇来是因为这游艇到手之后还没玩过呢,到你嘴里竟然成了重视你们国家的比赛?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不过守着这么多的记者,还是给他留点面子吧:“当然,久闻倭国赛马水平极高,所以这次我抱着交流学习的目的前来。”

    “萧,你的意思是你的马术不如倭国对么?”旁边有人用别扭的英文提问,但是绝对不是倭国人。萧鹏一看,正是开始看到的那几个玩命抢位置的记者,萧鹏对着杨猛做出一个得意的表情,杨猛则一脸诧异。

    萧鹏装作一脸迷茫之色看着早间准予,用中文问道:“早间先生,他们在说什么?这是你们国家的记者么?”

    早间准予也是一脸歉意:“萧先生,对不起,我英文水平很差的,但是这些记者是整容国的记者。我不了解他们的语言。”

    萧鹏点头:“那没办法了,我们还是接受倭国记者和华夏记者的采访吧,这语言不通真是没办法。唉,整容国的人怎么不会说中文呢?”

    早间准予一脸笑意:“只能说他们准备不周吧。萧先生,你看这样如何?我们接受几个提问后就离开这里吧?你还要去马场那边熟悉一下马厩和场地呢。”心里早间准予则乐开花了,你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么?谁不知道你一口标准的新兰西口音英语,不过他还是很乐意看到整容国的记者吃瘪的,于是不去揭穿萧鹏。

    萧鹏微笑道:“那好吧。我们先请岛国记者朋友提问吧。”

    不过第一个岛国记者的问题,就把萧鹏气的够呛,他是这么问的:“萧先生,大家都知道你的那匹‘银子’是一匹很棒的赛马,可是你为什么参加的是‘樱花赏’牝马赛?而不是参加我们倭国最著名的三冠赛呢?这是因为对我们倭国赛马水平的恐惧么?”

    听了那名记者的话,早间准予脸色一变,他恨不得撕烂那家伙的嘴,幸好那家伙说的是日语,他在考虑怎么跟萧鹏翻译这个记者的问题,如果把这话题翻译给萧鹏,万一萧鹏回答要去参加三冠赛,那岛国马协所有的小心思那不就全毁了?

    想到这里早间准予急忙说道:“萧先生,这位记者的意思是,欢迎你的到来,同时问你对这次比赛有什么展望。”

    萧鹏笑了笑,用一口标准的日文回答那位记者道:“这位记者朋友,你咋也知道,我是世界上最好的骑师,同时也有世界上最好的骏马,虽说岛国赛马业发展的很好,但是和世界顶级赛马比起来,还是有所差距。但是你们也知道,华夏和倭国是友好邦交国,你们国家赛马业发展到今天也相当不易,我不想给你们太多压力,让你们发现自己和世界顶级赛马有多大的差距。你们可能不知道,我的目标是接下来的星条国三冠赛,那才是我此行的目的地。但是你们看到了,我这船航行的时候消耗不小,总要想办法把油钱拿回来吧?所以,我就带着一匹我刚买几个月的牝马来这里参加比赛,顺便把这一路上的油钱挣到手再说。”

    听了萧鹏的话,众人一片哗然。倭国记者一片愤慨,华夏记者一脸激动,整容国记者。。。。。一脸迷茫。不过还好,所有录音都录了下来,回去慢慢翻译再说吧。

    萧鹏摆了摆手,带人缓步走出人群。早间准予一脸抱怨之色:“萧先生?你会说日语?”

    萧鹏微微一笑:“我从来没说我不会说日语啊,你就当我是瑞士人把,天生具有语言天赋。会几国语言不奇怪。”

    瑞士人,天生就会至少四种语言: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英语,如果是瑞士东南部的瑞士人,还会说罗曼什语,也就是一种罗马尼亚少数民族的语言,毫不夸张的说,瑞士人呢,个顶个的都是语言大师。

    这是因为瑞士并没有自己的瑞士语,别看这个国家不大,却分为四个区,讲着四种语言,苏黎世就是在德语区,而日内瓦在法语区,欧洲最重要的电影节之一洛迦诺电影节所在的洛迦诺,是意大利语区,而东南边的小部分就是讲罗曼什语,就因为这点,再加上英语,瑞士人从小至少会说四种语言,东南部分的瑞士人会说五种语言,这是必须要掌握的!不然一出差没法聊天了对不对?

    这样的例子在华夏也有,就像杭州和萧山,一江之隔两种语言,那就必须要掌握另外一种语言才行。毕竟萧山也属于杭州不是?

    早间准予一脸愁容的上了领路的车,他要跟岛国马协汇报这里发生的事情,急着打电话去了,这事可必须要赶紧处理,如果处理不及时报道出去,那绝对会引起轩然大波的!万一让人知道萧鹏说话这么嚣张,民愤被激起来要求萧鹏带‘银子’参赛那怎么办?那可是真的比不过啊!那时候要是输了的话,对岛国赛马业的打击可是致命的!必须要想出应付的对策才行。

    萧鹏几人在运马车里哈哈大笑,潘佩宇笑道:“那些记者肯定傻眼了。没想到你回答这么霸气,还想让你下不来台,现在轮到它们被火烤了吧?只邀请咱们参加牝马赛?现在看他们怎么办!”

    萧鹏微微一笑:“管他们怎么办呢?我现在只知道,咱们现在有人要请我们去玩了。有人输了!”

    杨猛叹口气:“好吧好吧,愿赌服输,不过,我说兄弟,你怎么知道那是整容国记者的?他们和咱们长得都差不多啊!你怎么看都不看就知道他们是棒子国记者呢?”

    萧鹏哈哈一笑:“想知道?”

    “废话,就算我输了也要输个明白对吧?快点告诉我。”杨猛急了眼了。

    萧鹏乐了起来:“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整容国记者走到哪里都能被一眼认出来。他们才是全世界记者圈里最臭名昭著的一群人,如果你知道他们的故事,你也能一眼就能分辨出他们。”

    杨猛瞪大眼睛:“为什么这么讲?你给我们讲讲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