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日渐消逝的青春
    萧鹏一副吃了大便的表情,手捧着唢呐,吹着一首极度悲凉的曲子。

    鲍勃看到萧鹏那样子,问身边的杨猛:“杨,萧那是在干什么?”

    杨猛笑道:“在我们华夏,一个个家长都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几乎每个孩子都要学个一技之长之类的,跟我从小习武一样,萧鹏家人从小让他学习乐器。只不过人家孩子都学钢琴提琴之类高大上的乐器,萧鹏她妈考虑到乐器成本,最后让萧鹏学了唢呐------也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种华夏民族乐器,又便宜又不占地,除了吵人以外没有别的什么大毛病。这些年来萧鹏一直认为这很羞愧,所以没几个人知道他会这玩意。今天不知道他怎么又掏出来了。”

    鲍勃闭眼倾听了一会儿:“为什么要觉得羞愧?多好听的音色?我已经想象到了,会有多少女人会为萧鹏疯狂的。”

    杨猛听了鲍勃的话,一脸诧异之色,这尼玛化差异果然挺大。

    “可是他为什么这个表情?吹着这么凄凉的曲子?”鲍勃不解问道“他应该高兴才对啊。”

    ‘樱花赏’牝马赛,萧鹏毫无疑问的夺冠了,而且是碾压式胜利,但是回来后萧鹏就这个德行了。

    杨猛解答了鲍勃的疑惑:“哦,那是给死人送葬时候吹得曲子。”说完拍了拍鲍勃的肩膀,拿着两瓶啤酒来到萧鹏身边:“别吹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船上死人了呢。来喝瓶酒缓缓!”

    听了杨猛的话,萧鹏放下了手里的唢呐,一脸愤慨之色看着杨猛:“他们怎么能这么不要脸?他们怎么能这么不爱国?他们怎么能这么没节操?”

    杨猛笑着把啤酒打开,递给萧鹏:“倭国人这样很奇怪么?”

    萧鹏拿着啤酒大口喝了一口,深深叹了口气:“唉。没想到啊没想到。”

    赛马夺冠,那是毫无问题的,两千四百米的比赛,萧鹏和‘乌鸦’至少领先了第二名四百米!绝对的碾压获胜。但是。。。。。。萧鹏想要带走奖池里的钱的计划落空了!

    在萧鹏的想象中,这场比赛赛前人们都不看好‘乌鸦’不是?肯定不会有人压自己,那赔率肯定高的不行,就算自己单押‘乌鸦’独胜,胜率是赛马各种玩法中最低的,就算自己压了五百万美金,也能把赔率控制在以内,怎么说也要捞回来个九百万美金吧?甚至可以更高!毕竟这次奖池的总赌注达到了四十亿日元,也就是大约三千五百万美金。几乎是前面十一场垫赛的赌注总和!

    可是萧鹏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些倭国人竟然几乎都压的‘乌鸦’独赢,赔率到了可怜的,萧鹏压了五百万美金,最后算了一下,获利竟然不到五十万美金!这尼玛落差也忒大了,萧鹏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咔嚓一声摔得稀碎。

    “你说说,要是这比赛是换在华夏,谁也不可能去压岛国马吧?这些人不知道什么叫爱国么?”萧鹏愤愤说道。

    杨猛耸耸肩:“倭国人历来尊重强者,他们这么做并不奇怪,你就知足吧,你这算什么?倒霉的应该是他们马协那边吧,费劲力气宣传这场比赛,结果冠军被拿走了不说,这场比赛根本没有什么盈利,是标准的赔本赚吆喝。”

    萧鹏点了点头:“也就是想到这里,我心里才舒服点,你说他么的跑倭国这一趟,算上冠军奖金一共也就一百多万美金,还真成了赚个油钱了。”

    ‘樱花赏’牝马赛冠军奖金其实很高了,作为牝马赛中可以说是最高的,高达八千万日元,也就是万美金,再算上赌金,萧鹏这次倭国之行赚了一百多万美金,算上马场分成练马师提成之类的,到他手里也就是一百万美金吧。

    杨猛白了他一眼:“你这话说的欠揍,一百万美金啊,算起来也是六百多万人民币了。你出来溜达一圈赚了很多人一辈子赚不到的钱,你还哪来的那么多抱怨?你现在才有多少钱?咱们马上去星条国不是?去那里抢钱去!”

    萧鹏让杨猛说的一噎,杨猛说的还真是,看着萧鹏现在游艇开着豪宅住着的,其实他还真没有多少钱。他所有的现金也就是迪拜的奖金和袋鼠国卖白欧珀的钱,算上投资马场的、给老妈的,黑欧珀倒是值钱,他用来换股份了,所以萧鹏还真没有多少钱,现在也就是五百万美金。拥有这么奢华的游艇兜里却只有五百万美金?说出去都没人信啊!

    看着萧鹏不说话了,杨猛倒在一边抱怨起来了:“你说咱们这次来倭国干什么的?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去公厕呢。什么好玩的也没玩,那么多倭国妹子在等待咱们华夏老爷们去安慰呢,结果就这么走了。”

    萧鹏冷冷说道:“还有仇恨。玛德下次来倭国我一定好好折腾折腾!”

    杨猛一愣:“仇恨?”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萧鹏还没回答他,就看到潘佩宇捧着手机跑了过来:“鹏哥,猛子哥,来来来,给你们看个热闹的。”

    萧鹏两人一愣:“热闹的?什么热闹的?”

    潘佩宇拿着手机笑道:“刚才看到倭国一个新闻,说是在东京竞马场的公厕里发现八男一女,全部赤身**,关键玩他们就玩吧,还特么的把马桶都砸了,抹着一身便便玩,这特么口味还敢再重点么?所有人根据猜测是在厕所里群战的时候让人把衣服偷走了。八男一女啊!这妞也忒猛了啊。怎么吃的消?”

    杨猛瞪大了眼睛:“卧槽,真的假的?”

    “真的,有照片呢。你说这倭国记者也够牛逼,给身上打码不给脸打码,虽说那些当事人都对发生的事情闭口不言,但是这些人都给人肉出来了,男人是什么社团的,那女的还是个华夏过去的留学生。这尼玛是真火了,国内友都炸了,这妞算是红了。你说她爹妈知道后什么感觉?”潘佩宇说道。

    杨猛听后直撇嘴:“我靠,我在国内咋就没碰到过这么豪爽的妹子呢?到了国外都疯了?”

    潘佩宇耸肩:“那说明你见得少了。你只要肯掏钱,比这更豪爽的你都能找得到。不过你说的有一点倒是没错。咱们国家不少年轻人出国之后都放飞自我了,不管男女,那都是精-虫灌脑,脑子里都是下半身的玩意。你去那些外国的站去看看,各种华夏妹子和老外啪啪啪的自拍视频。反正国内屏蔽这些站,回国后知道这些事的人也不多。等到回国后配上她们的留洋身份,又是个宅男心中的‘女神’了。”

    杨猛笑道:“老潘不愧留过学的,这就是有生活啊。喂,你当时上学时候是什么情况呢?”

    潘佩宇耸耸肩:“你说呢?等咱们去了星条国,让你去体验体验去。”

    杨猛和潘佩宇击掌:“这么定了。”

    潘佩宇看着在一旁不说话的萧鹏:“鹏哥,你怎么听了一点不吃惊呢?”

    萧鹏喝了口啤酒:“这有什么吃惊的?咱们华夏孩子都是被父母看着长大的,这不许干那不许干的,这好不容易自由了,原来想做不敢做的事情现在可算有机会做了。再说了,人年轻的时候经历的事情少,思想没有成熟,自然容易做很多在当时认为正确,后来觉得后悔的事情了。每个人都这样。”

    杨猛哈哈一笑:“喂,萧鹏,你这话是指炮姐么?”

    萧鹏脸色一变,对着杨猛比出中指:“猛子,卧槽你大爷!”

    潘佩宇两眼一亮,一脸八卦之色:“炮姐?什么意思?猛哥,求爆料。”

    “爆料?还爆尿呢!”萧鹏白了潘佩宇一眼,不过沉默一会儿后:“猛子,你说炮姐现在怎么样了?”

    杨猛耸肩道:“我怎么知道?早就失去消息了。”

    潘佩宇更加好奇了:“两位大哥,你们这样话说一半很该死啊,这感觉就像拉屎拉了一半你再用手指头塞回去,难受不难受啊?”

    萧鹏和杨猛听了互视一眼,萧鹏指着潘佩宇:“猛子,揍他!揍出他尿来!”

    没等萧鹏说完,杨猛已经上去蹂躏起潘佩宇来,三个人闹了半天之后才消停下来,躺在太阳椅上,萧鹏抽着烟,悠悠说道:“其实也没什么的,那炮姐是我们人生中第一个女人。”

    “你们?”潘佩宇发现了萧鹏话中的问题。

    萧鹏点点头:“是啊,我们上学时候的学姐,比我们大两届。我想每个学生上学时候都认识这样的女孩吧?整天痞痞的,一群人凑一起跋扈骄横,抽烟打架勒索什么坏事都做,也就是不良少女了。看到这样的女孩,一般敬而远之,但是不得不承认,她们又吸引那时候年少的我们。”

    杨猛叹口气:“是啊,就拿炮姐来说吧,我们一边背地后叫她‘公共汽车’,一边又和她们那群人在一起疯,萧鹏,你说当年学校里的那群不良少女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潘佩宇插话道:“家里条件好的,现在在北美欧洲袋鼠国那边享受高等教育、美食和干净空气,而家里条件差的,孩子应该已经可以叫你们叔叔了吧?”

    “哈哈哈哈哈。”听了潘佩宇的回答,萧鹏两人一起笑了起来。

    萧鹏端起酒瓶:“来吧,我们一起干一杯,敬我们日渐消逝的青春!”

    “将我们日渐消逝的青春,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