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鲍勃的故事
    “鹏哥,你确定咱们要穿的这么羞耻吗?”潘佩宇问道。

    萧鹏咧嘴一笑:“什么叫羞耻?这叫做时尚好不好?我们不是一个团队么?就应该同进同退!”

    杨猛白了潘佩宇一眼:“你会不会说话啊,什么叫做羞耻?我觉得这衣服挺好的啊。”

    潘佩宇一脸无奈:“鲍勃,难道你也这么认为么?还是说只有我一个人认为这么穿很羞耻?”

    鲍勃倒是一脸开心的样子:“我觉得很好看啊。萧,谢谢你,我没想到有一天普拉达会会为我量身设计衣服。这就像做梦一样。多好看的小外套。”

    到了比赛日,萧鹏等人穿着普拉达新‘青花’系列服饰来到了赛马场,绝对的吸引眼球,甚至还有人直接过来要求跟几人合影的。帕吉欧嘴巴都快笑开花了。

    “帕吉!你怎么不穿这系列的衣服?”萧鹏疑惑道。

    帕吉欧哈哈一下:“我是没穿这衣服,但是缪缪穿了。”

    “缪缪?”萧鹏一愣。帕吉欧笑道:“来,萧,给你介绍一下,全世界最棒的设计师,全世界最美的女人,我的老婆缪西亚-普拉达。”只见他微笑着跟远处打了个招呼,一个穿着青花旗袍,带着宽沿礼帽的女人走了过来,虽说年龄不小了,但是看着非常。。。。。。霸气!恩,除了这个词萧鹏想不出更好的词汇形容她。特别是配上华夏旗袍后。

    说到华夏旗袍,这些年深受西方女人喜爱,因为西方女人不像华夏女人。华夏女人以瘦为美,而西方女人更偏爱健康的体型,凹凸有致是她们追求的。而旗袍无疑是最显体型的服饰,当旗袍流传至西方后,一直受到大量西方女人的拥趸。在海外的受欢迎程度甚至超过了华夏:你在西方街头看到的穿旗袍的女人绝对比在华夏看到的多。

    她就是普拉达的传奇设计师缪西亚-普拉达。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不是这两口子这么多年来的通力合作,普拉达绝对不会有今天的成就:在当年缪西亚接手普拉达的时候,普拉达只能算是日渐落伍的小品牌。而不是今天这样的顶级奢侈品。

    这两口子凑一起一个主外,一个主内,缪西卡对时尚的敏锐直觉和帕吉欧清晰的逻辑思维强势互补,缪西卡负责设计,帕吉欧负责运作。终于使普拉达起死回生,而后来普拉达推出价位较低的品牌miumiu,开始强势强占市场,一步步把‘芬迪fendi’、‘海尔特姆-郎’、‘吉尔桑达’等极具声望的时尚品牌纳入自己麾下。绝对是夫妻合作的典范。

    只可惜最近几年,由于岁数较大,没有了当年的斗志了,普拉达开始不断走下坡路。但是最近帕吉欧又开始老夫聊发少年狂,开始了一系列的大手笔活动,准备再创辉煌。萧鹏等人身穿的‘青花’系列服饰,正是出自缪西卡的亲手设计。

    “哇,萧,看着你本人穿着我设计的服装,让我感觉我的心血没有白费,真的太适合你了。”缪西卡和萧鹏拥抱了一下。

    萧鹏笑道:“贝尔特里夫人,我也很满意你的设计,真不愧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才华的女人之一。”帕吉欧全名帕吉欧-贝尔特里,所以萧鹏称呼缪西卡为贝尔特里夫人。

    缪西卡笑道:“我更喜欢你叫我缪缪。”

    没错,缪缪这个品牌,正是用缪西卡的小名来命名的。

    “好的缪缪,你的帽子很棒!”萧鹏道。

    缪西卡听了笑的更开心了,一脸得意的说道:“当然,毕竟我是缪西卡普拉达,我可不想输给那些年轻人。”

    全世界几乎所有的赛马比赛现场,都有帽子选美比赛,这是一个跟赛马运动同时发展下来的传统,就连华夏国内的比赛现场女性都有帽子选美比赛-----除了倭国,在那里可真没有这一说。

    这也不稀奇,毕竟现代赛马运动源自英法那边,在那边是延传名流贵族的玩意,而星条国也有大量来自欧洲的贵族移民后代。他们也延续了着装的传统,对女士来讲,高贵典雅的帽子可是身份的象征。特别是肯塔基州又延续了星条国传统的南方文化。虽说这种象征在当今社会不再是必需品,但是每年各地的赛马节上,这个传统还是延续了下来。

    像肯塔基德比的‘帽子选美大会’已经延续了一百四十多年!这时候各大主流媒体纷纷登出他们心中的最佳帽子装扮。基本上的流行趋势就是:女士们戴的越来越大胆张扬,而男士们各种掺一脚:萧鹏就看到一个男性观众头戴礼帽,而礼帽的边缘给设计成一个赛马场的样子,上面两匹玩具小马。各种雷人啊!

    来这里的女士有一个算一个,不管年龄大小,哪怕对什么帽子选美大会不感兴趣,穿得再随便,也会戴着一顶帽子。给人感觉不戴帽子就没有资格来这赛马节一般。

    帕吉欧两口子和萧鹏寒暄几句后,两人就离去了,他们现在可忙得不行,这整个赛马节在他们眼里,正是一个开拓人脉的好时机,萧鹏就看到了很多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面孔。

    萧鹏对他们倒没什么兴趣,他感兴趣的是这二百万美金的冠军奖金,他躺在太阳椅上,手里翻看着一份资料。

    “鲍勃,我现在开始佩服你了。”萧鹏对在一旁抽雪茄的鲍勃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鲍勃一愣:“萧,你怎么突然说这个?”

    萧鹏扬了扬手里的资料:“你怎么没告诉我‘星条法老’也是你练出来的马?”

    鲍勃听了脸上却浮现出气愤的表情:“萧,我跟你这么说吧,‘星条法老’才是我选择和你合作的最直接的原因。”

    萧鹏不解,看着鲍勃,希望听他的解释。

    这个世界永远不缺少名马:‘大震撼’、‘鸠占鹊巢’、‘加州硌’等等等等,但是在星条国人眼里,最好的马却不是那些马,而是一匹叫做‘星条法老’的马。这是最近一次获得星条国三冠赛‘三冠王’的马匹。而之前7年间,星条国还没有任何一匹‘三冠王。’

    这匹马也堪称奇迹了,它的父亲是‘尼罗先锋’,母亲则叫做‘小艾玛公主’,一匹失败到了极点的母马,尽管当时扎耶德马场在‘小艾玛公主’周岁时候,花了25万美金的高价把她买来,但是她只给扎伊德马场带去了127美金的比赛奖金!

    没错!127美金,不是127万!这也说明了赛马圈的残酷性:如果按照常理来说,这匹马已经让马场陪了个底朝天,25万元买来的,每年再加上十万美金的饲料训练费用,‘小公主’至少让马场承担了近百万美金的损失!

    但是架不住‘小艾玛公主’会生,生出来一匹明星赛马‘星条法老’,2014年当选了星条国两岁马王。当年就把配-种权以180万美金的价格,出售给了库摩马业集团!

    不过这好像做了一笔赔本买卖,因为第二年,‘星条法老’成为了‘三冠王’!如果荣获了三冠王后再卖这配种权,180万美金?最起码三千万美金起步!卖个四五千万美金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母凭子贵’,‘星条法老’那匹一辈子只荣获了172美金奖金的母亲‘小艾玛公主’,也卖了210万美金!当然,这同样还是做了一次赔本买卖。因为依然是在‘星条法老’夺冠前卖的。现在起码能卖五百万美金吧。

    就像萧鹏的‘银子’在迪拜大出风头之后,很多育种公司都想购买‘银子’的配-种权,可是找不到萧鹏,只得把目标转到‘银子’的父母身上了,‘银子’夺冠后,它的父母被人挖了出来,虽说算上祖宗八代也没有个出成绩的好马,但是依然都分别卖出了天价。

    听到萧鹏提起了‘星条法老’这匹马,鲍勃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萧,关于‘美国法老’,其实我正经八经被人坑了。你觉得我会从这匹马身上收益多少?”

    萧鹏想了想:“三百万美金?”

    ‘星条法老’成绩喜人,光参加比赛的练马师奖金提成就能让鲍勃巴费尔腰包鼓鼓了。

    鲍勃摇了摇头,伸出一只手指头:“我只得到了十万美金,而且这还是我训练这匹马两年的的所有所得。”

    萧鹏愣了:“这不可能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两年十万美金,这不就是基本工资么?但是像鲍勃这样的顶级练马师都是直接跟成绩挂钩的,哪有什么基本工资?人家拿到的是高比例奖金提成,这十万美金是怎么回事?

    鲍勃道:“我被人坑了,‘星条法老’属于扎耶德马场,马主是艾哈迈德-扎耶德,他为了捞钱真是不择手段了。你从他迫不及待的出售配-种权和母马就能看出来了吧?”

    萧鹏点了点头:“他这些都卖掉了,又怎么坑的你呢?”

    “虽说他把‘配-种权’卖给了库摩马业集团,但是作为马主,扎耶德家族仍然对其抱有百分百的竞赛权力,以及马匹三岁前所有的竞赛所得。”鲍勃说道:“结果去年肯塔基锦标上,‘星条法老’拿了一个亚军,然后‘星条法老’就直接退出了后面两项比赛。”

    “为什么?”萧鹏不明白,夺了个亚军怎么就不参赛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