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舌战群儒
    萧鹏叼着烟,靠在长椅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看着两个女孩训练盛装舞步。泡哪个好呢?萧鹏也开始纠结起来了。天天守着杨猛这根花心大萝卜,萧鹏不想泡妞?那才是扯淡呢!到底哪一个呢?

    两个女孩看来早就习惯了旁人无礼的眼神,直接就无视了萧鹏,依然在那里训练,但是有人却看萧鹏不顺眼了。

    突然一匹马,挡在了萧鹏的视线前方。

    萧鹏皱眉,抬起头看着马上的人,这是一个年轻男人,长得倒是帅气,但是让萧鹏给它评价的话,那就是两个字------“骚包”,骑术练习还不带头盔,露出打理的一丝不苟的金发。那是纯粹的傻逼行为,练习骑术时,90%以上的伤亡事件都是因为不戴头盔坠马------这个地球上没有没坠过马的职业骑师(萧鹏除外)。

    “嘿,你是华夏人?”年轻人坐在马上,自上往下看着萧鹏:“嘿,收起你无礼的眼神!”

    “噗嗤。”萧鹏笑了,头也不抬:“无礼的眼神?你给我演示一下有礼的眼神看看?让开让开,别站在我的身前,你挡着我欣赏美好的事物了!”

    “你这粗俗的人,你在这里简直是玷污了马术运动。托马斯,请这位朋友离开这里!”金发少年说道。

    身边来了一个壮汉,一看就是保镖:“是,拉尔森少爷。”说完走到萧鹏面前:“这位先生,请你离开这里。”

    “如果我不呢?”萧鹏反问道。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托马斯直接走到萧鹏身边,伸手想抓住萧鹏。萧鹏出手却更快,一把抓住了托马斯的手,向下一掰,向下一压。托马斯哀嚎一声,单膝跪地。

    “哥们,我们华夏有句话,叫做男人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除此之外不能乱下跪的。你这样我怎么好意思?”萧鹏笑嘻嘻的说道。

    托马斯现在已经满头冷汗,说不出话来了。他现在更多的是震惊。

    作为曾经喊了多少年的‘游骑兵做先锋’口号的前‘游骑兵’退伍陆战精英,托马斯对自己的战斗力是非常有自信的!按理说对付这样的反关节技,他有无数个办法来挣脱。可是他现在一种办法也用不出来。

    他实在想不出来,看起来瘦弱的萧鹏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量?他现在深刻理解道一句话的含义:在绝对力量面前,一切技巧都是纸老虎。他现在感觉正坐在那里微笑的萧鹏,像坐大山一样压得自己不能呼吸。

    “哥们,你现在能冷静下来么?”萧鹏微笑看着托马斯。托马斯深吸一口气,强忍着疼痛点了点头。萧鹏松开手:“哥们,让你那个雇主别挡着我,ok?哦,忘了个事情。”萧鹏动了,直接把手伸进托马斯的夫妇里,摸出一把枪,萧鹏随手放在长椅上:“放心,我不要你的,只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一会儿你们离开的时候拿走它,这没问题吧?”

    如果说刚才托马斯是感觉到震惊,现在托马斯感觉的就是恐惧了。他可是一直对萧鹏保持着警惕,没想到萧鹏就在他眼底下把枪从自己怀里拿出来了,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枪就没了?如果萧鹏刚才手里拿着把刀子,那自己小命就没了!

    托马斯从地上站了起来,挡在拉尔森身前,张开双手,一脸紧张之色。拉尔森再傻明白了,托马斯不是这个华夏人的对手。他脸色一白,但是还是嘴硬:“喂,华夏人,这是星条国,你以为这是靠着拳头就能在星条国站稳脚跟?你以为你是布鲁斯李?”

    “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么?从头到尾就看到你在这里自言自语,挡着我的视线你还有理了?快点让开。”萧鹏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托马斯想要拉走拉尔森,没想到拉尔森也上了劲:“马术这么贵族的运动,出现这么一个没有素质的人在这里。这是对马术运动的侮辱!你们都在旁边看热闹么?”

    旁边还真有几个人骑马凑了过来,围在萧鹏面前,人多力量大,纷纷指责起萧鹏:“华夏人,这马术可是贵族运动,是不容你这样的流氓习气玷污的。”

    “就是,真不明白,你在这里干什么?你能看得懂马术运动么?”

    “华夏人就这样,他们根本就不了解什么叫做绅士!怎么可能去理解马术呢?”

    “你必须为你的无礼给两位卡西拉吉女士道歉然后离开这里!”

    萧鹏一个动作,制止了所有人的指责-------他直接慢慢的伸出右手比出中指:“我看的又不是你们,两位姑娘都没说话,你们这群人瞎激动个什么劲?一个个穿的人五人六的,还在这里装着练骑术的,我都替你们觉得脸红,想泡妞就说想泡妞!装什么高雅的?还特么的练骑术?我看着都替你们觉得脸红。就你们这些人的水平,人家姑娘们拿着你们当笑话看呢!压根不懂骑术,装什么大头蒜啊。”

    嗯,这俩女的看来果然是姐妹俩,姓卡西拉吉?这是哪里的姓?挺少见的啊。

    “你说什么?”

    “你说我们不懂骑术?你懂么?”

    听了萧鹏的话,边上其余的几人也受不了,纷纷凑了过来看着萧鹏。

    “你必须要道歉!你这是对我们人格的侮辱!”

    “对!你必须要道歉!”

    “离开这里,粗俗的华夏人!你侮辱了这片神圣的马场!”

    人群都围在这边,两个练骑术的女孩也停止了训练,好奇的看着萧鹏,他们也想看看这个穿着华夏衣服得男人要怎么解决这个事情。

    萧鹏却也不着急,点上一根烟深吸一口:“还让我道歉?你们敢摸着良心说你们不是为了接近两位女士来这里的?哦,你们也没良心。唉,你说你们一个个的,如果像个爷们一样追求两位女士,凭着各位的家事或者长相,或许还有机会,可是你们非要选择投其所好,这下丢人了吧?”

    说到这里,萧鹏抽口烟,指着其中几个人:“你、你、还有你,你们三个骑着夸特马就来了,你们来干什么?以为这里是八十年前么?真想练马术,起码要明白什么马是干什么用的吧?”

    萧鹏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中央公园有一片草皮,叫做绵羊草原。现在那里是晒日光浴的好地方,白人都很喜欢把自己晒黑,到了夏天来这里,白花花的一片人躺在这里晒太阳,那叫一个壮观。不过在80多年前,这里真的是用来放牧绵羊的。萧鹏这是调侃他们三人的夸特马。

    夸特马并不是不好,相反,是一种很好的马,也是星条国人最喜欢的马匹,人送绰号‘四分之一英里马’,意思就是1/4英里里,他的速度可以跟纯血马媲美。但是稍微远点就不行了。这马在星条国极受欢迎,我们看到什么星条国牛仔比赛,什么套牛、绕圈之类的都用它。

    不过这马在今天的星条国,更多是被人用在牧场放牧或者拉车游览,在竞技马术里,还真没有人傻乎乎的用夸特马去比赛。

    萧鹏指着旁边一人:“高头大马,高头大马,你真以为高大的马就是好马么?你去马场买马,难道人家没告诉你,你买的这匹是夏尔马?个头是够大,可是这家伙能跳起来么?”

    “你这匹马不错,密苏里狐步快步马,看样子倒是很贵。”萧鹏说这另外一位年轻帅哥,听了萧鹏的点评,那年轻人一脸得色:“是啊,这匹马是我花重金托朋友从德州带来的!”

    萧鹏继续说道:“如果是参加星条国西部的tak活动,做展示表演,那非常不错。可是密苏里狐步快步马尽管有特殊步伐,但是没有高级步法,你用它来练马术三项,那你不如教一条泰迪犬拉雪橇了。”

    年轻人听了后不说话了。萧鹏看着拉尔森:“你家事应该不错,起码这匹马价格不菲,花了几百万买来的吧?”

    拉尔森听了萧鹏的话,一脸得意之色:“当然,拉尔森家买的马,肯定是好马。”

    萧鹏点了点头:“好马是好马,问题是,你这纯血马应该是参加竞速比赛的。你以为价格高就是适合玩马术比赛的马么?”

    拉尔森得意的表情僵在脸上,萧鹏继续跟他说道:“你应该跟这几位学习。”说完指了指没点名的三人:“这三个人就很聪明了。他们选择和这两位什么卡西拉吉小姐一样的马,都是荷兰温血马。这是和日耳曼那几种-马媲美的顶级马术三项马,而且他们更聪明的一点是,选择的都是老马。这马术马老马性格稳定,训练更多,更容易上手,但是你们忽略了一点重要的事情,骑着老马却这个水平,只能显示出你们马术水平差这个事实。怎么样?还用我说么?你们自己说,是不是被两位小姐当做笑话看?”

    听了萧鹏的话,所有人哑口无言,没想到这萧鹏真懂马,而且说出来他们的问题,他们还真的无法反驳!

    拉尔森听后强行解释道:“我们都是初学者,在这里就是希望卡西拉吉小姐指导我们提高水平,这又怎么了?你懂马你就厉害了?你这样的素质再懂马也是侮辱了这项运动!”

    萧鹏笑了:“那怎么样才算不侮辱这项运动么?”

    “你要打心眼里喜欢马!打心眼里热爱这项运动才行!我们可能选择错了马,可是我们爱我们的马,我们就算是选择错了马种,但是不代表我们不喜欢我们的马,我们不喜欢这项运动!我们尊重这项运动的一切,而不是像你这样,看看你这样子,叼着烟跟流氓一样。你有没有对这项运动的起码尊重?”拉尔森说的是义正言辞,说完后眼神还偷瞄了一下两个女人的方向。

    拉尔森自己都佩服自己了,这是一举扭曲颓势啊,本来是自己等人选择错马,从他嘴里变成了很自豪的事情。其余几个被萧鹏数落的人也面带感激的看着拉尔森,这丢掉的面子算是找回来了。

    哪知萧鹏听了哈哈一笑:“爱马?那照你们的说法,这两位女士已经不能从事这项运动了。赶紧回家吧。”

    “什么?”

    “你胡说什么呢?”

    就连旁边的两位卡西拉吉小姐,听到萧鹏的话,也瞪大了眼睛。这家伙怎么说自己头上了?两人都特别喜欢马术,结果说自己不能从事这运动?这有点过分了吧?

    “你敢说夏洛特-卡西拉吉小姐不爱马?她参加了摩纳哥几乎所有的马术比赛,2010年在西班牙巴伦西亚举办的世界马术障碍巡回赛上,夏洛特卡西拉吉小姐惊艳全场!国际蒙地卡罗马术比赛她也参加了比赛。你敢说她不能从事这项运动?”拉尔森是彻底急了,这时候不表现自己,什么时候表现自己?听了他的话,岁数大点的卡西拉吉小姐点了点头。

    萧鹏嗤笑了一声:“成绩呢?参加比赛和拿成绩是两个概念吧?”

    “呃。”拉尔森无语了,夏洛特尽管参加了不少比赛,但是国际成绩还真不怎么样:“起码她能参加这么多比赛!你凭什么指责她?”

    萧鹏耸耸肩,不看拉尔森,而是看着夏洛特:“你知道你为什么拿不到好成绩么?”

    夏洛特很不想理他,但是听到萧鹏的问题,还是很没出息的点了点头,从事竞技运动,谁不想拿个好成绩不是?

    萧鹏看着夏洛特,语出惊人:“因为你压根就不爱马!”

    听了萧鹏的话,所有人都愣住了。

    夏洛特深吸一口气,很有礼貌的说道:“这位先生,我从11岁开始骑马,今年已经1岁了,你怎么可能说我不爱马么?”

    萧鹏听后,微微一笑,抽烟吐了个烟圈:“如果你真的爱马,就不会骑你现在这匹马了,难道你没感受出来,它的右后腿有伤么?”

    “这怎么可能!”夏洛特惊呼起来:“我的马每天都有医生关注健康情况的。”

    萧鹏耸耸肩:“你不觉得你做定前肢旋转的时候,向左旋转比向右旋转要轻松许多么?相信医生?等他们发现问题,你这马早就废了!天天骑马都没发现异常,姐们,你还敢说自己爱马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