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 再见吉玛沃德
    &bp;&bp;&bp;&bp;“哥们,你太会玩了。你这老腰还受得了?”萧鹏还躺在沙发上睡觉,就被杨猛给用抱枕给砸了起来。

    &bp;&bp;&bp;&bp;萧鹏睁开眼睛看着周围:“你闹什么呢?让我多睡一会儿。你知道我折腾到几点才睡觉么?”

    &bp;&bp;&bp;&bp;“废话,我怎么不知道?我昨天都恨不得敲晕了她,丫的就没见过喝酒这么烦人的。别人喝醉了还睡觉,那个傻娘们闹腾到天亮!你先想想咱们屋子里的东西要赔多少钱吧。”杨猛道。

    &bp;&bp;&bp;&bp;萧鹏痛苦得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bp;&bp;&bp;&bp;昨天夏洛特说了,亚莉珊德拉的问题交给他解决,她自己溜走了,让萧鹏照顾亚莉珊德拉。

    &bp;&bp;&bp;&bp;萧鹏还以为没什么大不了的,把她灌睡了不就没问题了?没想到事情还真不像萧鹏想的那么简单,这亚莉珊德拉是越喝越兴奋的那种,各种发疯、各种胡闹,就是不睡觉。

    &bp;&bp;&bp;&bp;房间里的超大液晶电视,已经被亚莉扔进浴缸里了;满地的酒瓶子,是亚莉玩保龄球摆在那里的;至于那个真皮单人沙发怎么挂到窗口的?千万别问萧鹏,丫的亚莉喝酒之后的破坏力超出想象!

    &bp;&bp;&bp;&bp;萧鹏坐起身拿起茶几上的烟盒晃了晃,里面还有烟。萧鹏拿起一根点上:“折腾了一晚上,你特么的还不睡觉?搞鸡毛啊!”

    &bp;&bp;&bp;&bp;杨猛冷哼一声:“废话,我也想好好睡觉!可是特么的你现在应该去打开房门,看看谁站在外面。”

    &bp;&bp;&bp;&bp;“谁啊?”萧鹏问道。

    &bp;&bp;&bp;&bp;“帕吉欧。他闻着味找来了。”杨猛也拿出一根烟点上。

    &bp;&bp;&bp;&bp;萧鹏摇头:“那烦什么?让他走就是了?”

    &bp;&bp;&bp;&bp;杨猛苦笑道:“如果是他自己,我早就把他赶走了,问题是还有别人跟着来,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bp;&bp;&bp;&bp;萧鹏一愣:“谁啊?”

    &bp;&bp;&bp;&bp;“你自己去开门看看就知道了。我保证你比我还头疼。”杨猛道。

    &bp;&bp;&bp;&bp;萧鹏挠了挠头:“还装的那么神秘。”他伸了个懒腰,从沙发上起身,穿上裤子光着上身走到房门那边,一边开门一边说:“嗨,帕吉。我现在还需要。。。。。。。谢特!吉玛,你怎么来了。”难怪杨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原来吉玛沃德跟帕吉欧一起来了。

    &bp;&bp;&bp;&bp;“萧,好久不见。”吉玛沃德冲着萧鹏微笑。

    &bp;&bp;&bp;&bp;萧鹏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嗨,吉玛,好久不见。”

    &bp;&bp;&bp;&bp;帕吉欧干咳一声:“萧,我说了给你礼物不是吗?其实昨天我们的新系列的服饰,主模就是吉玛沃德。还想让你看看吉玛沃德在秀场上展示风姿呢,结果你却跑到了夜店去了。哇偶,听说你们废了半只巨人队进攻线,那普莱斯顿会恨死你的。”

    &bp;&bp;&bp;&bp;普莱斯顿也就是巨人队老板了。。。。。。

    &bp;&bp;&bp;&bp;萧鹏却像没听到他说话一般。眼睛只看着吉玛:“吉玛,最近你挺好的?”

    &bp;&bp;&bp;&bp;“还好啦,倒是你,怎么脾气还那么暴?怎么还跟人打架呢?”吉玛沃德说道。

    &bp;&bp;&bp;&bp;萧鹏一指杨猛:“是他干的,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你知道的,我这个人爱好和平,不爱打架。”

    &bp;&bp;&bp;&bp;杨猛听了干咳不已。得,感情自己就是背锅的?

    &bp;&bp;&bp;&bp;帕吉欧又说话了:“你们不能就这样一直在门口说话吧?你就不该请我们进去么?萧!”

    &bp;&bp;&bp;&bp;萧鹏这才回过神来:“哦,对对对,吉玛,快进来坐。。。。。。呃,算了,帕吉,你也进来吧。”

    &bp;&bp;&bp;&bp;帕吉欧两人一进屋,楞在原地:“嘿,萧,你是打算拆了这里么?还是有一百个匪徒来抢劫你们了?”

    &bp;&bp;&bp;&bp;萧鹏尴尬的笑道:“意外,意外。”说完赶紧把沙发上收拾了一下:“你们先坐。”

    &bp;&bp;&bp;&bp;吉玛沃德坐在沙发上,换头看了看周围:“你们这是怎么了?昨天你们到底做什么了?别告诉我你和杨打起来了。那也不对啊,如果你们真的打起来,这个楼都能让你们两个人给拆了吧?”

    &bp;&bp;&bp;&bp;萧鹏干笑两声:“哪有那么夸张,杰西呢?她怎么没和你一起?”萧鹏强行转移了话题。

    &bp;&bp;&bp;&bp;“杰西现在在高卢国呢,公司给了她不少的资源,怎么?你想去找她?”吉玛沃德问道。

    &bp;&bp;&bp;&bp;萧鹏耸肩:“知道你们都很好我就放心了。该死的,烟呐?”萧鹏摇了摇空空的烟盒。

    &bp;&bp;&bp;&bp;杨猛扔给他一盒烟,萧鹏拿出一根点上,这么久没看到吉玛沃德,不想念是假的,但是现在倒不知道从何说起了。他需要抽根烟平和一下自己的心情。

    &bp;&bp;&bp;&bp;“萧,你还戴着这表呢?”吉玛留意到萧鹏手上的腕表,那是和她的一对情侣表。

    &bp;&bp;&bp;&bp;萧鹏一愣道:“这表好贵呢。我可不舍得扔掉。”

    &bp;&bp;&bp;&bp;帕吉欧干咳两声:“那个。萧,我们可以谈谈么?”

    &bp;&bp;&bp;&bp;“帕吉欧,有什么事情么?你这是还打算给我脖子上拴上绳子拉出去给人参观么?”萧鹏问帕吉欧。

    &bp;&bp;&bp;&bp;帕吉欧急忙解释道:“萧,这是一个误会,我们冷静一下!ok?我承认,我在组织活动的时候没考虑你的想法,我只是用了我们自己的习惯方式。但是我真的没有像你说的那样,给你脖子上栓绳子!”

    &bp;&bp;&bp;&bp;“萧,那天的事情你真的不能怪我啊!你想啊,你怎么说也是普拉达的股东,你在聚会上穿着别家的品牌服饰,那对我们品牌的发展那不是太不利了?”帕吉欧道。

    &bp;&bp;&bp;&bp;萧鹏瞪眼说道:“别来这套!你就只穿普拉达么?你特么的第一次见我的时候穿的是订制西装,就不是普拉达!你现在的鞋也不是普拉达!”

    &bp;&bp;&bp;&bp;帕吉欧干咳一声:“可是那是公开社交场合啊!”

    &bp;&bp;&bp;&bp;“那我不参加这该死的社交场合不就行了?”萧鹏反驳道:“老子就喜欢随心所欲的穿衣服!大不了放弃我的股东身份。这样你总满意了吧?”

    &bp;&bp;&bp;&bp;帕吉欧举起双手:“嗨,萧,别冲动,为什么每次说道这个问题你都这么冲动?我今天来了,肯定是找出来了解决办法不是么?你喜欢公开场合穿着汉服不是么?随便穿。我知道你这一套够不够,呐,我又给你带来了不少。”

    &bp;&bp;&bp;&bp;萧鹏这才留意到帕吉欧是拖着一个大箱子来的。

    &bp;&bp;&bp;&bp;帕吉欧的举动倒是把萧鹏给整迷糊了,他打开箱子一看,嘿,还真是汉服,而且不是普拉达的,正是自己购买的华夏品牌。这是什么情况?

    &bp;&bp;&bp;&bp;看出萧鹏的疑惑,帕吉欧笑道:“呃,是这样的,我找到了你购买的服饰品牌,已经把他们收购了,作为普拉达的子品牌面世,你觉得我这处理方式怎么样?不过你那奇特的鞋子收购还没有谈妥,需要再等两天,我觉得这鞋跟你这衣服搭配很合适,不知道你是否满意?”

    &bp;&bp;&bp;&bp;“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清帕吉欧拿来的鞋,杨猛已经捧着肚子笑的打滚了,帕吉欧一脸迷茫的看着杨猛:“杨,什么事情让你那么开心?”

    &bp;&bp;&bp;&bp;杨猛从箱子里把鞋拿出来:“哥们,这鞋太适合你了!”帕吉欧拿出来的,不是别的鞋,正是opop的解放鞋!一双暗红色,一双黑白两色。呃,这样看起来也确实挺好看的。

    &bp;&bp;&bp;&bp;萧鹏接过箱子:“果然财大气粗,一个服装品牌说买了就买了?”

    &bp;&bp;&bp;&bp;帕吉欧耸肩:“还不是为了我们能更愉快的合作么?再说了,这品牌也不贵。不是什么大品牌。花费不高的。”

    &bp;&bp;&bp;&bp;萧鹏看着帕吉欧:“帕吉欧,你口口声声一切为了品牌,怎么还会花这冤枉钱呢?”

    &bp;&bp;&bp;&bp;帕吉欧笑道:“萧,这可不是什么冤枉钱,现在华夏文化越来越受人喜欢了,你没看维密都要加入华夏元素了么?这是一个时尚潮流!并不是浪费钱。”

    &bp;&bp;&bp;&bp;萧鹏把衣服箱子放到一边:“帕吉欧,我希望你了解,我们的问题不是在于衣服品牌上。”

    &bp;&bp;&bp;&bp;帕吉欧举手:“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怪我自作主张替你拿主意对么?萧,我反思这个问题了,你知道,我常年都是管理集团,很多时候习惯了发号施令。这是我的错。没有正确对待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会改掉这个毛病的。”

    &bp;&bp;&bp;&bp;萧鹏看了一眼身边的吉玛,好吧,怎么说吉玛和杰西还是普拉达的签约模特不是么?而且看起来帕吉欧也确实挺照顾她们的。

    &bp;&bp;&bp;&bp;想到这里,萧鹏叹了口气:“帕吉,这样吧,我也不想因为这些屁事影响我们之间的友情。这事可能也是我太敏感了。这样吧。今后就让我做个安静的股东。这不是所有的大股东最喜欢的事情么?公司的事情就不要让我参与了。只管让我分钱就好了。”

    &bp;&bp;&bp;&bp;帕吉欧从口袋里面掏出雪茄递给萧鹏和杨猛:“好的好的,萧,我们这事算翻篇了?ok?”萧鹏点上雪茄:“好吧,不翻篇又能怎样?”

    &bp;&bp;&bp;&bp;杨猛一揽帕吉欧:“帕吉,恭喜你和萧鹏搞好关系,但是有一点我有点不太明白。”

    &bp;&bp;&bp;&bp;“什么事情?”帕吉欧问道。

    &bp;&bp;&bp;&bp;杨猛疑惑道:“我的礼物呢?”

    &bp;&bp;&bp;&bp;帕吉欧一噎:“呃,杨,我再给你准备呢,但是还没有准备好。关键是我也不知道你除了女人外还喜欢什么。。。。。。”

    &bp;&bp;&bp;&bp;“喂,你这家伙怎么说话呢?帕吉,你这话让我太伤心了,我必须要喝几杯才能弥补我受伤的心灵了。”杨猛揽着帕吉欧胳膊就往外走。

    &bp;&bp;&bp;&bp;“大清早就喝?去哪里喝?”帕吉欧一愣,想停下脚步却根本停不下。就让杨猛夹着走出了门。

    &bp;&bp;&bp;&bp;“不管去哪喝,打发个一两小时时间后再说。话说这酒店里不就是有酒吧么?你特么的长这么大岁数就不长脑子?”杨猛一边唠叨着,一边把帕吉欧押了出去。路上还不忘回头萧鹏两人喊话:“鹏哥,吉玛,这帕吉欧不给我买礼物,我要好好灌他几杯去,放心,两个小时内我们绝对不会回来的!”

    &bp;&bp;&bp;&bp;萧鹏尴尬癌都快烦了,这尼玛杨猛这给两人创造独处时间的目的太明显了吧?

    &bp;&bp;&bp;&bp;房门关上,萧鹏一脸尴尬:“那个,你最近好么?”

    &bp;&bp;&bp;&bp;“噗嗤。”吉玛笑了起来:“你刚才就问过这个问题了。”

    &bp;&bp;&bp;&bp;萧鹏更尴尬了,来到冰箱前打开冰箱门:“哦。。。。。。那个。。。。。。你喝点什么?有可乐,有果汁,哦,还有苏打水,不然你想喝点酒?算了算了,大白天的喝酒干什么。。。。。。”

    &bp;&bp;&bp;&bp;吉玛笑的更开心了:“这么长时间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可爱了。”

    &bp;&bp;&bp;&bp;萧鹏挠了挠头,还是从冰箱里拿出两瓶果汁,递给吉玛一瓶:“我没想到还能再碰到你。”

    &bp;&bp;&bp;&bp;吉玛沃德笑的花枝乱颤:“萧,你搞什么呢?就算我们分开了,依然是朋友不是么?”

    &bp;&bp;&bp;&bp;萧鹏苦笑道:“吉玛,我们华夏人比较内敛,认真对待每一段感情。在我们眼里,两条线只有一个交点,情侣分手了,那是不可能做朋友的,除非他们原来相处的时候不算是真爱。不然怎么可能不尴尬呢?”

    &bp;&bp;&bp;&bp;吉玛沃德摇头道:“你这个观点可不正确,你要知道,两个人分开是有很多原因造成的,有时候,分开并不代表两人不相爱,爱是一个很神圣的词,但是在在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很多词汇会影响‘爱’这件事。两个人会有很多问题需要面对。”

    &bp;&bp;&bp;&bp;吉玛看着萧鹏的香烟,顺手也拿来一根:“亲爱的,我们之间的爱情是纯粹的,但是有很多因素影响了这份爱,比如说两个人的事业;比如说两个人的生活习惯;比如我的孩子;比如双方的家庭等等等等。我们在没有问题的时候,可以享受这真挚的爱情,但是有一天,这些问题都出现了,我们之间的爱情也就消失了不是么?那时候我们该怎么办?萧,我爱你,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日子。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珍稀和你一起的美好时光。我不想失去它,不想失去这段美好的爱情,所以我才选择离开,现在我们这样不是挺好的么?婚姻并不是爱情的唯一结果不是么?”

    &bp;&bp;&bp;&bp;萧鹏听了她的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吉玛微微一笑,双手捧起萧鹏的脸,两个人深深的亲吻到了一起。。。。。。

    &bp;&bp;&bp;&bp;就在这时,萧鹏房间的门却打开了,睡眼朦胧的亚莉珊德拉走了出来,身上只穿着内衣内裤,从两人身边走过,从冰箱里拿出一瓶苏打水,咕咚咕咚喝下,又迷迷糊糊的走回房间,关上了门。留下萧鹏和吉玛两个人面面相觑。

    &bp;&bp;&bp;&bp;半晌后,萧鹏讪讪说道:“吉玛,我和她什么事也没有,你相信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