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 别去急诊
    美洲黑熊,并没有棕熊体格大,但是攻击力可真心不弱,可能赶不上科迪亚克棕熊,但是绝对比亚洲黑熊强多了。一只成年美洲黑熊体重可达五百多斤,站起来两米多高。论其攻击力,也是仅次于北极熊、棕熊、老虎、狮子的存在,是当代第五大肉食动物。

    这玩意跑得快、游泳快、爬树快,如果它下定决心想要人类做食物,那人类是没有办法逃命的。所以两个女孩一脸绝望。

    就在两人已经绝望的时候,眼前发生的事情让他们怀疑自己的眼睛:只见一个人影出现在他们眼前,正面抗住了美洲黑熊的正面攻击,甚至还一扭身,摔了美洲黑熊一个趔趄。

    那人影突然嚎叫起来,两个女孩吓了一条,这分明是模仿棕熊的叫声,模仿的惟妙惟肖。那只美洲黑熊听到嚎叫声后,讪讪叫了两声后,转身离去。

    “你们没事吧?”出现在两人面前的不是萧鹏又是谁?正好没有美洲黑熊的基因,这下好了,又完善了一项。

    “你是谁?切诺基人?”梅根的问话让萧鹏怀疑起她的智商起来。

    “你看我哪里长得像美洲原住民?”萧鹏指着自己的脸问梅根。

    这‘美洲原住民’其实就是印第安人,现在在星条国,黑人不能说是黑人,要叫‘非裔少数族裔’,同样,印第安人也不能叫印第安人,要叫‘美洲原住民’,不然就是种族歧视。

    呃,话说黑人之间最常用的称呼有两个,一个是‘兄弟’,一个就是‘黑鬼’,但是仅仅局限与黑人之间互相这么称呼,你去叫他们一声‘黑鬼’试试?分分钟掏枪干你。

    而这大烟雾山有两万多公顷的土地是属于印第安人切诺基部落。印第安人的祖先是亚洲人,通过白令海峡到达的美洲并在这里繁衍下来,从人种学角度来说,印第安人和大多数华夏人一样,是黄种人蒙古人种,所以说面孔有所相似也不是没有道理。

    但是萧鹏皮肤可很白啊!和印第安人的肤色是截然不同好么?你如果说猛子那黑炭头像印第安人还有情可原,说萧鹏是印第安人?那绝对是眼睛有问题!不对,是脑子有问题!

    迪尔达赶紧说道:“这位先生,感谢你搭救我们,我叫迪尔达,这是梅根,地上躺着的那位是迈克尔,梅根不擅长交际,你别介意。”

    萧鹏耸耸肩:“好吧,我不介意,我叫萧鹏,华夏人,话说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迪尔达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在麻省理工就读生物科学,梅根和迈克尔是生物学系的学生。我们正在做一篇关于大烟雾山生态坏境的论文,所以来这里做实地考察。”

    “你们不跟老师一起自己跑这里?太危险了吧?”萧鹏皱眉。..

    梅根干咳两声:“萧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回去再聊好么?迈克尔现在受伤挺严重。我们出来的着急”

    萧鹏看了看迈克尔的伤口:“骨头断了,还有撕裂伤口,他都经历了什么?你们没有带急救箱么?”

    梅根尴尬道:“你看到了,我们带了很多仪器,实在拿不了急救箱了。”

    萧鹏撇嘴:“你们疯了么?现在傻眼了吧?”

    迪尔达道:“我们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迈克尔从悬崖上掉了下来,跌断了腿,身上还有这么多伤。”

    “还有脑震荡,当然,首先要处理的是他的外伤。”萧鹏补充道。

    “先生,你有外伤药物么?”迪尔达问道。

    萧鹏咧嘴一笑:“药物没有,只有食物。”

    “食物?”迪尔达和梅根都愣了。

    只见萧鹏从背后一套,摸出一个红色的小包,萧鹏打开后,里面是五颜六色的各种小袋子,还有一个小瓶子。

    萧鹏先是拆开一个小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个膏药贴在迈克尔的头上,又从另外一个袋子拿出外科纱布敷料清理伤口,清理好后,从一个小瓶子里拿出一个红色小药丸塞进迈克尔嘴里帮他服下,又把小瓶里的白色粉末洒在迈克尔的外伤伤口上。做好这一切后,用小包里的弹性绷带包扎好伤口,用三角巾扎好血管一切搞好后,萧鹏拍了拍伤口:“搞定!”

    “可惜我这是个小包,里面没有骨折固定用品,比如卷式骨夹板,不然就完美了。”萧鹏看了看迈克尔的伤口,包扎的还挺满意。

    “这就是你说的食物?”两个女孩都傻眼了。

    萧鹏点头:“没错,这玩意是我们华夏的宝贝,但是在你们星条国,还真的就算是一种食物。”

    萧鹏拿出来的不是别的,正是大名鼎鼎的云南白药,华夏的外伤圣药,具体牛到什么地步呢?根据华夏中西药品、医疗器械科学技术保密细则中,将有关品种的密级划分为绝密、机密、秘密三级,绝密级保护是指我国特有的,一旦泄密会使国家遭受严重危害和重大损失的保密项目。

    而国家中药绝密级的中药制剂只有两个!分别是云南白药和片仔癀。这两种药物的配方都是永久保密的。这是国家保密局授予的,保密的范围涵盖了配方、工艺等,即使是国内中药业内人士,也从来不知道云南白药的组方信息。

    不过这里也曾经发生过一个闹剧,众所周知,所有的食品和药物如果想在星条国出售,必须要经过星条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认证才行。一家膳食及草药补充剂的经销商向fda提交了申请,想把云南白药酊作为‘膳食补充剂’在星条国销售。而fda规则,如果作为食品的膳食补充剂,就必须公开成分,于是这云南白药的全部成分都给公布了。

    这个事情一经发布,在华夏引起震动,很多人说这件事就好比是华夏人的珍珠,被星条国人当玻璃球弹着玩,是国人的悲哀。

    呃,冷静。首先第一,这些公开的部分只是云南白药成分的一部分,其次呢,中药的研制是非常复杂的,即使知道了成分和用量,但不知道药引和制作工艺也是很难仿制的。就像可口可乐一样,他们也不申请专利,但一百多年来,至今无人破解!

    这次白药配方泄密,与其说是机密泄露,更像是恶意竞争。

    但是不管怎么说,有一点是没错的,在星条国,这云南白药还真的不算药物,就算在星条国的销售网站上也表明:“该产品不能用于诊断、治疗或预防任何疾病。”萧鹏说他是食物还真的一点错也没有。

    话说这醒脑快贴的作用还真不是盖的,大概过了三分多钟,迈克尔就悠悠的醒了过来,而且伤口的出血也被止住了。两女看了欢呼不已。

    “迈克尔!你醒了!”梅根兴奋地叫了起来。

    迪尔达的关注点明显不在这里:“萧,这是什么药?也太神奇了吧?”

    萧鹏耸肩:“这是我们华夏的中药,你们星条国人可不承认这种药物。”

    迪尔达兴奋道:“这简直是神药啊,你们华夏简直太神奇了!感觉你们是个会法术的民族!迈克尔,你感觉怎么样?”

    迈克尔活动了一下,腿上的疼痛让他深吸一口凉气:“我这是怎么了?”

    梅根解释道:“你碰到了一只蜂鸟蛾,给它拍照的时候不小心从岩石上掉下来了。”

    迈克尔皱紧眉头思考了一会儿:“哦,我想起来了,我这是。。。。。。”他看到自己的伤口都被包扎好了。

    梅根介绍道:“迈克尔,是这位华夏人萧鹏救的你。”

    迈克尔还想跟萧鹏道谢,但是疼的脸上表情都扭曲到一起了。萧鹏拍了拍他:“算了哥们,你再坚持一下吧,这里距离最近的营地大概还有四五公里的路程,说远不远,但是这样的道路条件,走过去也确实挺难。”

    梅根皱眉:“这可怎么办?”

    萧鹏歪头一看,看到他们的行李里有一把刀:“好吧,你们等我一下。”说完拎着刀进了林子里,没多久时间之后,就看着萧鹏提着几根手腕粗细的树枝走了回来。

    萧鹏解开手腕上的伞兵绳手链,用这些树枝做成了一个简易拖行担架,他把迈克尔放到担架上,拖着迈克尔上路了。

    梅根和迪尔达背着三个人的行李跟在后面,走的那叫一个慢吞吞。萧鹏无奈之下,把两人的行李都要了过来,带着两人继续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走出了原始丛林,回到了营地。

    “哥们,你这是玩啥呢?”杨猛看着萧鹏背着几个大包,还拖着一个简易担架,这造型有点古怪。

    萧鹏道:“别提了,找人帮忙,这家伙需要帮助。”

    迪尔达问道:“萧,你手机在这里有信号么?我们的手机服务商在这里没有信号。”

    萧鹏对杨猛说道:“猛子,拿卫星电话用用。”

    杨猛从车里拿出卫星电话交给萧鹏:“赶紧打,打完了关机,我可不想让妮基骂我,一睁眼人没了。”

    萧鹏干咳两声,把电话交给迪尔达。迪尔达直接拨打了求救电话。结果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迈克尔的脸都快绿了------他购买的保险,只在麻省理工学院所在州,也就是大波士顿地区有效。他现在想治疗的话,只有回到大波士顿地区,才能享受医疗保险。

    当他父母知道这点后,毫不犹豫的告诉迈克尔,就近花钱治疗!哪怕是费用高昂的私人医院,也不要回去治疗!不要这个保险了!

    这倒不是不心疼他们儿子,而是他们实在承担不起这把迈克尔运回波士顿的费用。

    在星条国,跑得最快的车,那绝对是救护车,每个驾驶员都是赛车手级别的。只要听到鸣笛,所有车都得避让,冲上马路牙子也在所不惜。

    不过在车外的人看着特别微风,躺进车里的人可都不这么想。在星条国流传着的一句话: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叫救护车,哪怕在你马上要昏迷不省人事的最后一秒。

    澳洲救护车的价格就够高了,星条国更高,每趟550刀起步,而且上面各种收费多到让人蛋疼的地步:亲人想上车陪同患者?您好,按人头收费;超过起步费?每英里4美金;而且不光坐车收费,车上所有东西全部都收费,小到担架毯子,甚至一个绷带,那都是钱。

    有人说了,可以找医疗保险报销不是?呃,星条国绝大多数的医保,都拒绝将‘救护车急救费用’纳入其中。在星条国,‘不死别叫急救车’那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甚至很多患有慢性癫痫的患者,都会在手腕上戴一个医疗手环,而手环上直接写着‘请不要叫救护车’。。。。。。

    这还不是最爽的,最爽的是有人帮你拨打还不说明情况,那时候你很有可能看到星条国三车出警:救护车救火车警车一起前来,一趟的费用顶华夏普通老百姓半年收入了。那酸爽,自己想象。。。。。。

    很多来星条国的留学生总结的求生法则就是:有病,忍着,回国治。一趟救护车的钱,够一张回国支票了。

    迈克尔从大烟雾山营地被送到当地医院,救护车的费用高达2美金!

    当然,这和他的医药费比起来,那又是小巫见大巫了。根据预估,治好他的病,保守也要三万美金。(老杨有个朋友,在美国发烧感冒,去了趟医院,来了好几个医生,你提了点意见,我提了点意见,最后花了八千刀,扣除保险后,交了一千六百刀。)

    这样看起来送回去靠医保更省钱对吧?天真!因为迈克尔要运回波士顿,就要联系hs,也就是空中救护。清一色的达索猎鹰0喷气商务机,配置那叫一个先进,机载iu设备,配机师两名,急救人员两名,可搭一名病患外加一名直系亲属乘客,先不说使用那些飞机上的设备需要多少钱,从大波士顿地区到大烟雾山这边,往返一千公里,光飞行费用就要三万六千美金!这还是优惠价。

    换别人也宁可在这里花钱治疗对不?

    那些动不动有些小毛病身体不好的朋友们就别出国留学了,去两次医院顿时倾家荡产,那绝对不是梦。一个学期2美金的医疗保险,绝对不要省,不然。。。。。。

    那么多人吐槽华夏医疗不好,真应该把他们送到星条国去看看,说什么星条国医疗水平比华夏高?

    不谈钱就比质量?全都是耍流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