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 圣婴的诅咒
    德克的酒量可不像他的体格那么大,等到他儿子比赛结束后,已经醉的找不到北了。幸亏在结束前他老婆也来到了,要不然萧鹏还真不放心他醉驾带着孩子回家。

    “萧,我下一个孩子你一定要给他当教父!”德克走的时候还不忘和萧鹏打招呼,萧鹏那是哭笑不得,德克萨斯大多数人都是虔诚的教徒,小孩子在出生后要去教堂做洗礼,由亲生父亲指定一个人作为孩子的教父,一般来说,孩子的教父应该是孩子父亲最信任的人。

    比如生父去世、重病时,教父有责任抚养照顾孩子;当孩子的父亲无法尽到教导孩子的责任时,教父应当代替生父教导孩子,当孩子失去生父后变得迷茫时,教父有责任帮助孩子教育孩子。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身份,作为教父要承担很重要的责任,可不是嘴上说说就行了。

    “抱歉,萧,德克喝醉了。”德克的老婆跟萧鹏表示歉意。

    萧鹏笑着摆摆手,示意没事:“该道歉的是我,怎么能把德克喝醉了呢?”

    德克的老婆扶着德克,笑着说道:“不,这说明他很开心,德克喜欢喝酒,但是酒量不好,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只有高兴地时候才会多喝两杯,很显然,他今天很开心。”

    萧鹏指着德克的儿子笑答道:“他应该是因为今天小德克的表现而高兴吧。两只安打,这是新一代的贝比鲁斯。”

    德克的儿子听后,瓮声瓮气的说道:“如果我是新一代的贝比鲁斯,我一定会诅咒芝加哥白袜,让他们永远不会再夺冠!”

    萧鹏听后笑了:“你是休斯顿太空人的粉丝啊,小伙子,加油,为了加入太空人队奋斗吧!”

    德克萨斯州有两只职业棒球球队,分别是休斯顿太空人队和德州游骑兵队。

    这休斯顿太空人队完全符合得克萨斯人的性格,最早时候叫做‘休斯顿点四五口径手枪队’,所在的球场叫做‘柯尔特球场’,呃,柯尔特手枪鼎鼎大名对吧?这绝对是德克萨斯的风格。现在虽说改名叫太空人了,主场也叫太空巨蛋球场,但是依然保持着牛仔风格------只要有太空人队的球员击出本垒打,计分板上就有一个牛仔掏出手枪射出子弹,子弹围绕这计分板旋转。

    但是在德克萨斯州,这太空人队的地位还真不如游骑兵,原因么,有点可笑,因为他们的球队风格‘很不德克萨斯’,而且很长一段时间内,太空人队就等于烂队,最近这些年成绩才好了起来。

    太空人是一支以数据分析起家的球队,他们挑选球员,是各种数据分析,跟玩游戏机一样,所有的球员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串的数字:打击率、身价比、失误率等等等等。他们只会挑选物美价廉的球员,然后通过买卖球员不断盈利。和nba的休斯顿火箭队一样,每年买卖大量的球员盈利。尽管成绩都不错,但是总让人没有夺冠的信心。

    25年的时候,他们倒是杀进了总决赛,但是让芝加哥白袜连下四城,给虐出了翔,让人诟病好久。

    不过还好,今年他们又杀入了总决赛,并且以4:3的比分干掉了洛杉矶道奇队,获得世界总冠军,也算是扬眉吐气了。但是在铁杆球迷眼里,是白袜让他们晚了十二年夺冠,自然就恨白袜队了。

    而贝比鲁斯,则是棒球史上最伟大的球员,没有之一。他在棒球运动中地位,就相当于贝利在足球中的地位、乔丹在篮球中的地位、阿里在拳击中的地位,绝对有至高得位置。但是提到他,人们更愿意津津乐道的,是传说中的‘圣婴的诅咒’。

    贝比鲁斯的绰号,就是‘圣婴’,在年时,波士顿红袜队上世纪最后一次夺得棒球总冠军后,球队被一位叫做哈利弗拉茨的纽约富豪买下。后者为了满足生意上的需要,就把红袜队历史上最伟大的强棒贝比鲁斯卖给了死对头纽约洋基队。

    贝比鲁斯是当年最出众的球员,为红袜队夺冠出生入死,立下汗马功劳,是波士顿倍受人爱戴的‘城市英雄’,而且贝比鲁斯也喜欢波士顿,不止一次表态要在这里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但是竟然给卖了,而且卖给的不是别人,是纽约洋基队。

    这纽约洋基队和波士顿红袜队是公认的仇敌,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依然是不共戴天的世仇。弗拉茨把他们最大的英雄送给敌人,让这座城市怒火中烧。

    盛怒的贝比鲁斯在临走之前,对那些不知内情的球迷愤怒的说道:“不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如果我要承担叛徒的名声,那么红袜就要以永远夺不了冠军为代价!”这就是星条国体育史上最著名的‘圣婴诅咒’。

    这个诅咒牛到什么地步呢?从贝比鲁斯走后,一直到24年为止,创建之初就威震全美的红袜队硬是年一冠未夺。

    为了破解这个诅咒,波士顿人也是想尽办法了,三次去贝比鲁斯的出生地巴尔的摩祭拜,请求宽恕和原谅,甚至在球场上请来巫师破法!还花钱让贝比鲁斯的女儿恳求她父亲在天之灵网开一面,但是都无济于事。(谁说老外就不迷信了?比咱们迷信多了好吧!)

    整整年,波士顿人不知道冠军是什么滋味!那老板弗拉茨也成为了波士顿最大的罪人,他在这座城市的任何地方都不受欢迎,作为波士顿红袜队的老板,生生是不能在波士顿生活,只能住在纽约,生意也不顺利,几年后就闷闷过世。

    也正因为这样的事情,现在的球队都聪明了,就算把自己球队的功勋老将卖出去,也要把他的球衣搞个退役仪式门口竖个铜像什么的,你以为真的是尊重球员?n!那是怕再来个诅咒!这老外比咱们还封建迷信。

    一个人喝醉了总会非常热情的,而一个本来就热情的人喝醉了之后那就更加热情了,德克就差着拖着萧鹏回家拜把子了。好不容易把他哄回家。萧鹏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自己溜溜达达回到了普拉达。

    当萧鹏回到普拉达的时候,梅根还没回来。萧鹏看了看表,这早就过了三个小时了。..

    唉,指望女人遵守时间观念真的太难了。

    服务员看到萧鹏回来,很热情的给萧鹏倒了一杯咖啡,让萧鹏边喝边等,等到萧鹏喝到第四杯咖啡的时候,梅根他们终于回来了。

    梅根穿着一件粉色礼服,看到萧鹏坐在那里,一脸羞涩:“萧,你觉得我这个样子好看么?”

    萧鹏看了梅根,吹了声口哨:“梅根,现在我走到街上看到你,真的认不出来你!罗伊斯女士,你简直太棒了!你这是用了什么魔法么?”此时的梅根,已经完全看不出来是那个牧场里的乡村女孩了,现在的她,从发型到装扮,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子。说她是上东区名媛都有人信了。

    萧鹏看好的那几件礼服,都已经按照梅根的体型修改了一下。那是绝对的合身。

    罗伊斯听了萧鹏的话,终于露出个笑脸:“萧先生,你能满意就好。不然也不枉我辛苦一场。”

    萧鹏伸出手指:“你是专业的!但是现在还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你还有什么地方不满意么?”罗伊斯不解问道。

    萧鹏摇头:“不不不,太满意了,只不过他们的毕业晚会,还需要一段时间,这个发型和化妆不知道是否能坚持到那时候呢?”

    罗伊斯笑道:“这个问题我已经想到了。我已经跟梅根约好了,在她毕业晚会那天,我会让我熟识的团队去梅根家里上门提供服务的。”

    萧鹏吹了声口哨:“罗伊斯女士,你这服务太贴心了啊。”

    罗伊斯微笑道:“我还要感谢你呢,帕吉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会来看看我。”

    萧鹏听了脸一绿,啥意思?怎么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帕吉欧的罗曼史?该不该跟缪缪说说这事呢?

    看着萧鹏脸色变化,罗伊斯好像猜出萧鹏在想什么,她微微一笑:“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帕吉欧只是很要好的朋友。好久没见了而已。”

    萧鹏听后咂舌,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我说什么了?想到这里萧鹏耸了耸肩:“我可什么也没想好吧。我相信你们是很好的朋友。”

    说是这么说,不过萧鹏的表情还是出卖了他,萧鹏说完后发现罗伊斯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萧鹏干咳一声:“那个,罗伊斯女士,既然没有什么事情了,那我们就先走了。今天太感谢你的帮助了。”

    “恩?你要走?”罗伊斯听后摇头:“不不不不,你现在还不能走。”

    “呃?我为什么不能走?”萧鹏不解,事情都忙完了不放自己离开?这是几个意思?

    “作为一个好的男伴,你的衣服发型都是要变化一下的。来来来,跟我走一趟,接下来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罗伊斯笑嘻嘻的看着萧鹏。

    萧鹏却感觉到心里咯噔一声,这词咋那么熟悉呢?我靠,刘谦真的当美发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