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哮喘
    萧鹏看着那个男人,只见他从小女孩的兜里拿着一个喷雾剂,摇晃了几下往小女孩的嘴里就要喷,但是里面明显没有了,根本喷不出来。他又晃动几下,还是喷不出来。

    男人急的都快哭了出来,倒是海瑟薇反应快,跑回车里拿出自己的包,跑到那人面前,从包里拿出一个喷雾剂递给那个男人。男人看了后一脸喜色,赶紧手忙脚乱的给那小女孩喷上喷雾剂,一会儿后,女孩的面色才恢复正常。呼吸也平缓起来。

    海瑟薇对杨猛解释道:“这是哮喘,很正常的情况。”

    “正常?”杨猛有点傻眼,这哪里正常了?莫名其妙的哮喘病发躺在地上,海瑟薇还随身携带缓解哮喘的沙丁胺醇气雾剂,这从哪里看也不正常吧。

    华夏人认为哮喘不常见,这是因为哮喘是一种发作性疾病,就是说不发作的时候跟常人无疑,发作的时候才出现哮喘等症状。其实这病并不是很稀有,只不过在华夏发作的相对较少,像著名歌手邓丽君,就是因为哮喘而死亡的。

    但是在欧美国家,很多华夏不常见的病症,在这里确实司空见惯的,比如说过敏,比如说哮喘。

    很多热爱西方国家的国人说,那是因为欧美国家的自然环境太好了,过于干净的水源和空气,令人体内自带的免疫系统功能降低,对外界的细菌源和感染源无力抵抗,而环保卫生落后的国家和居民通常免疫力更好,比如华夏,比如印三。

    这个结论纯属扯淡,不管是过敏还是哮喘,主要是因为遗传问题,谁让欧美人种较多rh阴性血型遗传呢?免疫力本身就较低。如果真如它们所说那样,袋鼠国等大洋洲国家的过敏人数众多是为什么?尤其是最近二十年,过敏人群大幅上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自然选择问题。

    先说过敏,欧美发达国家富足了几百年,没经过什么大饥荒,华夏人历史上各种饥荒,最近的不过几十年,如果有人这不能吃那不能吃,肯定会死于饥荒,可以说是华夏人的悲惨历史,消灭了不良的遗传基金。

    在华夏小孩子如果挑事,父母都会很紧张,而星条国基本无所谓,不影响健康就行。这种文化差异也是反映历史上食物的稀缺问题。

    星条国其实也经历过饥荒年代,比如30年-33年的大萧条时期,死亡率反而降低,而那些经济增长的年头,死亡率反而高一些。加州伯克利大学曾经专门有一篇论文探讨过这个事情的联系。

    用萧鹏的观点是:这尼玛饿没饿死人,吃死了一片。。。。。。

    在星条国,所有孩子都要从小接受过敏教育,fda规定八种过敏源,分别是鸡蛋、牛奶、大豆、花生、坚果、鱼、虾蟹、小麦。枫叶国还要加上个芝麻,再算上乳糖不耐受和面筋不耐受,食物里如果有上述成分,一定要在包装上表明,不然会禁止销售。

    而哮喘也是如此,一种在西方国家非常常见的遗传性疾病。而且这几年也是越来越多,因为这种病也是一种‘现代病’,家庭装修、食品添加剂、家养宠物等过敏源越来越多,必然导致哮喘的发病率越来越高,尤其是小孩子,因为小孩子的支气管与气管都是比较敏感和脆弱的,受到刺激便会有症状。

    而且西方人的哮喘发病症状更为严重。比如会引起下呼吸道和肺部感染、水电解质和酸碱失衡等等一些列问题,严重的甚至会呼吸骤停和呼吸衰竭,猝死都有可能!所以在星条国很多孩子都会随身携带沙丁胺醇气雾剂以防万一,一旦发作就吸入。

    随着科技的进步,治疗哮喘的药物发展很快,有很多好药,当然价格也高点,如果经过规律吸入激素治疗的患者,是很少会有哮喘发作的。

    最烦人的是,这两种病都无法根治,只能控制,不过好消息是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这两种病基本上都可以做到很好地控制,当然,这有个前提,那就是要有钱买药才行。

    有一点不可置疑的是,住在这里的人是很难买到沙丁胺醇气雾剂的,最关键的原因------没钱!这沙丁胺醇气雾剂在华夏也就是二十多块钱人民币一瓶,在星条国便宜的也要六十多美金,还不含购物税,没有医保的话,这是一笔很大的开销。

    海瑟薇自身就有哮喘病,虽说这些年康复的比较不错,但是身上一直携带着沙丁胺醇气雾剂以防万一,这次还真的派的上用处了。

    “谢谢!谢谢!”男人对着海瑟薇道谢,把剩下的喷雾递给海瑟薇,海瑟薇看了看那个呼吸已经平缓的女孩,笑着摇了摇头:“送给你了。”..

    “感谢上帝!”男人把喷雾剂攒在手里,苦笑着说道:“维尼没有经过系统治疗,只能依靠这沙丁胺醇气雾剂,现在副作用越来越强了。可是又离不开它。现在我们连这个都快支撑不下去了。”

    萧鹏过去摸了摸女孩的手腕:“行了,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一会儿她就能醒过来了。”

    沙丁胺醇的作用是快速扩张支气管,防止支气管痉挛,以此来达到平喘的效果,我们平时所说的喂猪的‘瘦肉精’也是这玩意,但是这东西对治疗哮喘并没有什么直接作用。哮喘患者需要长期吸入的是激素,而不是沙丁胺醇。

    使用沙丁胺醇是有极大的副作用的,首先会越喷越多,有很强的依赖性,而且还会出现心慌、腹泻、消化不良、血压增高、烦躁不安等一些列不良反应。经常会引起心血管系统、神经系统的一些列病症。

    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哮喘不治疗的话,犯病几率就越来越高,而犯病几率越高,使用沙丁胺酮喷雾剂的几率也就越高,而使用沙丁胺酮越多,哮喘也就发作越频繁。这是大多数星条国穷人哮喘患者最容易出现的情况。

    但是这能有什么办法?很多时候,贫穷就是一种罪。这条定理几乎在全世界都通用。

    偷车的女孩这时候也苏醒过来,从地上坐了起来,旁边却响起了掌声,萧鹏一看周围,原来是刚才的枪声把所有的人都引了过来。

    “她已经醒了,接下来怎么办?报警么?”海瑟薇拿着电话问道。

    萧鹏叹口气:“算了吧,她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如果她是故意装可怜呢?”海瑟薇问道。

    萧鹏摇了摇头:“她确实有很严重的气喘,而且有更严重的药物依赖,这点是不假的。”萧鹏刚才抚摸女孩手腕,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检查一下女孩的身体状况,证明女孩所说不假。

    偷东西确实是错误的行为,但是要分为什么事情好吧。如果只是为了活下去而偷东西,那为什么不原谅她呢?

    萧鹏从杨猛手里要过猎枪,对着那中年人吹了声口哨,把枪给他扔了回去:“爱自己的女儿是没错的,但是不要动不动就拿枪,如果事情真的搞大了,谁照顾她?”

    男人接过枪,一副不太相信的样子:“你不追究维尼的责任了?”

    萧鹏笑着摆了摆手:“我追究她的责任?那我不如追究你的责任呢!没事放枪玩?如果打中人你这辈子可能都看不到你的女儿了。你觉得那是你想要的?而且不是所有人都怕枪的。”

    萧鹏说完用手轻轻一甩,一把匕首飞了出去,直接钉在了男人身后的一棵树上。众人一看,吸了口凉气,先说有谁看清楚匕首的飞行轨迹了。光看这匕首的前端,一只美洲大蠊被钉死在树上。

    萧鹏挥手:“猛子,把车抬回去!没看车子的位置都挪了!关爱强迫症患者你不懂么?”

    “哦。”杨猛一听拖着车屁股,把车挪回原来的位置。

    萧鹏是故意这么做的,不给他们展示下力量,万一还有人惦记上找自己麻烦怎么办?那自己不要麻烦死?这么做是告诉大家,别招惹自己。

    果然,众人看到后都吸了口凉气。男人拿着手里的枪,不知道说什么好。

    萧鹏乐了:“我说,你都穷成这样了,你还留着自己的枪干什么?”

    中年人干咳一声:“我是个父亲,还是个德克萨斯父亲,我必须要有办法保护自己的女儿。”

    萧鹏挠头了,好吧,又是德克萨斯,你赢了。

    这得克萨斯人对枪的热爱真的让人难以理解,在德州你去超市购物,看到女人背着长枪在里面购买婴儿奶粉之类的,千万别吃惊,这情景在德州真的很常见。这特么穷的都买不起药了还要留把枪?至于么?

    “行了行了,都散了吧。”萧鹏对围观的人说道。现场倒又响起掌声来:“嘿,华夏人,你还说你不是布鲁斯李?”萧鹏一看,这不是刚才卖酒的老大爷么?

    “嘿,大伙们,为了庆祝布鲁斯李到咱们这里,我建议今天晚上大家举办个晚会如何?酒水我来提供!”老大爷明显兴致不错。

    “是管够么?”有人问道。

    老大爷眼睛一瞪:“想得美,每人一杯!你们不要每天光想着怎么剥削我好么?等我有了足够的油钱,我第一件事情就是离开这里,离开你们这些寄生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