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 请客喝酒
    别说,这里的人还真的很会自娱自乐。在营地中心,有一个不大的舞台。这些人倒都有些绝活,几乎每个人都能上去自弹自唱来一段,可能这些人经济不富裕,但是精神生活绝对充足。

    舞台上还有一台立式钢琴,带着钢琴旅行?亏得他们能做的出来。

    还有拉着小提琴的,演奏者牛仔音乐,所有人都随着音乐起舞,现场非常的热闹,非常的快乐。

    卡尔森,也就是维尼的父亲竟然是个指弹高手。一把吉他在他手里就跟活了一般。现场掌声一片。

    等他下台时,萧鹏在那里鼓掌:“幸亏我今天没有扔出刀子,不然的话恐怕我也没有机会听到这么美妙的琴声了。”

    卡尔森叹口气:“可惜维尼的哮喘越来越严重了,不然的话,她的歌声比你想象中的更美。当时她还给音素邮寄了录音小样呢,不过没有答复。”

    维尼却一脸不在乎,喝了一口萧鹏的果酒,拿着吉他走上了舞台,现场响起了掌声口哨声。为你自弹自唱了一首,在这里可听不到什么说唱啊金属啊,而是清一色的乡村音乐,凭心而论,萧鹏并不喜欢乡村音乐,但是维尼的嗓音确实如卡尔森所说,非常的纯净,让人听了异常的舒服。可惜的是因为哮喘,气息明显不足。可能也就因为这点,那选秀节目才没有要她吧。

    维尼唱完后感谢大家的掌声,回来之后伸手拿过橘子酒的酒杯。想要给自己再倒一杯橘子酒,萧鹏打了一下她的手:“喂,不要命了?哮喘成这样你还喝酒?”

    维尼从口袋里摸出海瑟薇给她的喷雾剂:“我有了新的喷雾剂,又可以坚持一段时间了不是么?”

    得,这是破罐子破摔了。

    卡尔森转移了话题:“萧,你不会表现一下?你会乐器么?”

    萧鹏一听,表情一僵,一脸尴尬。卡尔森以为他不会,笑着摆手:“好吧,确实不是所有人都擅长乐器的不是么?”

    杨猛听了却哈哈笑了起来:“那个,卡尔森?你好像误会了什么,萧鹏可不是不会乐器,只不过他如果演奏乐器的话,也就意味着你们的晚会恐怕就可以结束了。”

    听了杨猛的话,亚莉珊德拉等人都来了兴趣:“萧,你还会乐器呢?”

    梅根也很好奇:“你会什么乐器?”

    萧鹏干咳一声,点点头:“我确实会一种乐器,不过是华夏传统民乐,你可能没有听说过,叫做唢呐,但是真的跟猛子说的那样,如果我真的演奏了唢呐,可能今天的聚会真的就结束了。”

    “为什么?”卡尔森不解问道。

    萧鹏叹口气:“因为没有别的乐器可以搭配唢呐。”

    卡尔森哈哈一笑:“萧,你这话说的我可不爱听了,哪怕我没听过的曲子,我也能保证绝对能和你的乐器配得上,叫什么来着?唢呐对吧?萧,相信我,这自信我还是有的!”

    亚莉珊德拉怂恿萧鹏道:“就是啊,上去表现一下呗。”

    萧鹏摇摇头:“这可是你们说的。”说完从后备箱里拿出自己的唢呐。

    “就这么个小东西有你说的那么神奇么?”亚莉珊德拉从萧鹏手里接过唢呐看了看,一脸的迷茫:“这看起来是个吹奏的乐器?”

    萧鹏点头,示意没错。

    卡尔森看了唢呐半天:“萧,你就这么自信这个小东西?不如我们加点难度?看你能不能跟上我们的演奏?我们比试一下如何?恩,就赌你剩下的几瓶橘子酒如何?”

    萧鹏笑了:“卡尔森,这才是你的目的吧?行!那我就跟你比比看。”

    台上一个老大爷刚唱完一首鲍勃迪伦的歌,卡尔森直接走上舞台,要过麦克风说道:“刚才,我们的华夏朋友说,他会一种乐器,如果他表演的话,说我们跟不上他的节奏,这不是开玩笑么?萧,我的朋友,不要小看我们这些人。让你看看我们的技术。哈迪,上来表演一段让萧看看!萧,你看看你能跟上么?”

    他刚说完,刚才拉小提琴的老爷子走上了舞台,而卡尔森坐在钢琴前,两人略一交流,弹奏起一曲野蜂飞舞来。

    这野蜂飞舞是当年的沙俄作曲家尼古拉-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名曲,由于这首曲子旋律极其之快,后人一般用这首曲子进行炫技。演奏难度及其之高。周杰伦的青蜂侠片头曲,就是这首曲子的小号版。

    话说周董真的很爱这首曲子,他的电影不能说的秘密里,有一段斗琴大赛,里面也被他改变成一段炫技的钢琴独奏曲。卡尔森两人使用这首曲子,就是给萧鹏增加难度,不熟悉这曲子想要跟上真的太难了。

    萧鹏对这曲子到丝毫也不陌生,至于原因?说起来可笑,当年萧鹏两人负责给马撸啊撸的时候,经常会放音乐调节马匹情绪,而野蜂飞舞是他们经常使用的。因为节奏极快,嗯,你懂得。。。。。。

    卡尔森和哈迪配合的不错,第一段演奏完后,卡尔森对萧鹏做出个得意的表情,示意他跟上。萧鹏微微一笑,拿起唢呐,直接也吹奏起野蜂飞舞,随着萧鹏唢呐吹出的一个音符,卡尔森和哈迪心中就直接一万头草泥马奔驰而过,这尼玛怎么跟啊?

    亚莉珊德拉正在台下拿着手机录视频,一听这唢呐的声音,眼睛瞪得溜圆,问一旁正在那里喝酒的杨猛:“杨,那乐器怎么出来这样的声音?这声音也太霸道了吧?”

    杨猛哈哈一笑:“你现在知道了萧说的话意思了吧?这玩意一出,没有别的乐器能跟得上,只能在后面和音,根本掩盖不了它的光彩,乐器中的流氓,这个名字可不是吹出来的!”

    唢呐被誉为‘乐器中的流氓’,那不是没有原因的。它的演奏形式太广了,很多曲子唢呐都能吹的出来,但是唢呐那音色太特别,唢呐弹奏的曲子别的乐器根本无法模仿!

    萧鹏这样吹奏了一段野蜂飞舞后,速度一慢,吹了一个长音,然后唢呐里传来了类似于鸟叫的声音,一首唢呐名曲百鸟朝凤就这么吹奏了出来。

    卡尔森和哈迪你看我我看你,干脆直接把琴放到一边了。这尼玛坑爹呢?这是什么鬼乐器?这音色也太独特了!什么乐器也掩盖不了它的音色好吧?你赢了!这尼玛还真没法斗。

    萧鹏吹奏完后,对着下面已经听傻了的众人挥了挥手,拿着唢呐下了舞台。

    台下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半天没人再上去表演了,气氛倒是尴尬起来。

    杨猛一脸埋怨的看着萧鹏:“看吧,看吧,本来在这里坐着喝杯酒听听曲,多好玩的事情。让你这上去一通吹,没人表演了吧?”

    萧鹏咧嘴一笑:“谁说的?我有办法让大家抢着表演你信不?你们在这里等我!”

    众人不解萧鹏要干什么去,萧鹏一路小跑跑到停车的地方,看着没人注意,萧鹏在戒指里挑选了半天,你们不是喜欢喝酒么?请你们喝酒看你们还演出不演出?

    话说在星条国,所有城市都有很多琳琅满目的酒精专卖店,但是对于喜欢喝酒的人来说,s(好市多)连锁会员制仓储量贩超市才是最好的选择!

    按照法律来说,如果游客从外国带酒回国,如果随身携带的话,每人限带两瓶,而且是要从过了安检的免税店里面买,这样可以不打开检验,如果是托运,可以带的多些,但是要避免行李搬运的时候撞破。

    这让喜欢喝酒的萧鹏来说那不是折磨么?而雪茄、香烟、和各种美酒那都在萧鹏的采购名单上,买买买,买了往戒指里赛。

    萧鹏在星条国买酒倒真不是为了便宜,而是为了这里的种类更多,而且能保证是真货!

    就像著名的路易十三干邑,去夜店喝一瓶毫升至尊装的只需要不到两万块,拜托,这酒就算在以便宜著称的好市多税前也要六千多美金,华夏酒水关税又高,难道华夏买路易十三比星条国还便宜么?

    具体华夏能不能买到真的路易十三萧鹏还真不知道,但是萧鹏知道,一个路易十三的酒瓶有人两千块回收,回收干什么去自己想。。。。。。

    这华夏假酒问题确实很严重,比如说国酒茅台,有人说‘市面上0%的茅台都是假的’,这有些夸张,但是目前的国内市场上,至少喝六瓶茅台里,就有一瓶假酒。而至于跑去夜店喝洋酒?那大多属于钱多了没地方扔的行为。

    我们在酒店消费高级酒水的时候,比如什么‘茅台’、‘五粮液’、高价洋酒等等的时候,经常会发现服务员会把酒盒撕的很完整,甚至用指甲或者刀片从分割线很整齐的切开,这么做的目的呢,就是为了制造假酒。

    那些供货商会事先跟服务员打招呼,空酒盒多少钱一个、空酒瓶多少钱一个;破损的也有破损的价格,完整的有完整的价格,只要客人一走,服务员就能拿到钱。破损的有什么用?和别的破的拼拼凑凑凑又是一个完整包装不是?

    至于防伪的酒盖?内行人都知道,这就是给消费者看的摆设,说个简单的办法,直接给瓶盖打点滴,用给假酒打吊瓶的方式灌进去,不管瓶盖是什么材料,总有针头可以洞穿。这种方法比较慢,一天也灌不了几瓶,但这几瓶就能卖几千上万,对于小造假商来说,那是不小的诱惑!

    白酒一般是用劣质酒假装高档酒,而洋酒造假就更可怕了,好点的用便宜的苏本白兰地和其他便宜酒勾兑出差不多的味道以次充好,而更可怕的是直接灌假洋酒原料的,华夏皖省宣城,曾经就是华夏最大的假洋酒原料生产基地。色素、香精加酒精就制成了所谓洋酒。这玩意对人体伤害就太大了。

    目前华夏某些城市,比如说甬城之类,流通的假洋酒比例超过50%!由于全国酒证不统一,现在一些城市监管部门大多是向超市、大商场等酒类销售商发许可,但是对进入酒吧等其他渠道的洋酒监管出现空白,所以假酒现象极多!

    就拿随处可见的芝华士十二年来说吧,超市一般二百多,到了酒吧里卖六百多,而假酒一瓶只需要八十多。..

    那啤酒呢?一箱假小青岛啤酒二十四瓶,成本只要二十多块一箱,自己算算这里的暴利吧,正好华夏这里又存在着监管空白,这就是为什么目前那么多夜店酒吧知假卖假的原因。

    不过现在国家食品安全法和新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这假酒打击可是力度十足,目前如果在正规酒行买到假酒,那可是假一赔十,某猫就成因为卖假酒被人索赔一百多万。各地几乎都有过十倍索赔的事情,所以这两年正规酒行买到假酒的几率那是真不高了。如果买到就发财了。

    萧鹏可不想没事喝假酒玩。于是在星条国那是大采购了一批酒水雪茄,不能对不起自己不是?反正戒指里能装,萧鹏差点把达拉斯的好市多的酒柜给搬空了!

    萧鹏装着翻后备箱的样子,其实是从戒指里寻找,到底拿出来什么酒最合适,拿出贵的来吧?那就太装逼了,而且他自己也不舍得,拿出便宜来的吧?啤酒倒是便宜,可是这么多人能喝掉多少?

    萧鹏心思了半天,下了决定。“柯克兰龙舌兰!就是你了!”

    他直接从戒指里拿出两个箱子来,让大家喝这个,是最合适的了!

    这种柯克兰龙舌兰酒,是好市多超市的自主品牌产品,一共两种,一种透明,一种金色,七百毫升一瓶,扁扁的瓶身,一箱十八瓶,这下够大家喝的了吧?

    萧鹏乐呵呵的抱着两个箱子走到舞台上:“大家这么开心的表演节目,没有酒水怎么行?我这里有两箱龙舌兰送给大家做礼物,大家嗨起来!”

    听了萧鹏的话,全场欢呼起来,现场的人倒是有不少喝酒的,除了那橘子酒外,就是喝啤酒了,哪有这龙舌兰爽?有人直接冲上了舞台,啥话不说抄起一瓶龙舌兰灌了一口,即兴作词作曲唱了一首感谢萧鹏的歌,真尼玛有才!现场的气氛直接火爆起来了。

    这马屁拍的,舒服!

    呃,如果他们知道萧鹏为什么拿柯克兰龙舌兰给大家喝的真正理由后,恐怕就开心不起来了。

    因为萧鹏其余的龙舌兰酒,不管是大名鼎鼎的‘培恩龙舌兰’,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唐胡里奥龙舌兰’,价格都没有低于八十美金一瓶的,比较起来,就请喝这个,那是最划算!

    这时候却看到那个卖橘子酒的老大爷走了过来,也搬着一个箱子:“我这里有青柠,需要么?”

    萧鹏两眼一亮:“行家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