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种族天赋
    比如说大名鼎鼎的坏血病,那是在外国的航海史上船员们最害怕的一种病。因为这种病在远洋航行中无药可医。麦哲伦、哥伦布的船上都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无数水手死于这种疾病。

    现在我们都知道,引发坏血病的原因,是因为长时间没有食用蔬菜补充维生素导致。古代的时候,船上没有什么保鲜条件,怎么携带蔬菜水果?所以长期的远洋航行,在船上很容易出现坏血病。

    可是想想我们华夏,还真没听说过谁有过坏血病,郑和七下西洋,船上就从来没有船员患上坏血病,那时候对于华夏的船员来说,压根就不知道还有一种叫做坏血病的杀手,比巨浪沉船更让人恐怖!已经夺走了无数同行的生命。

    同样都是远航,为什么欧美那边的水手惧怕这种疾病,而华夏这边压根就没听说过?这倒不是什么人种差距,也不是什么神仙法力高低,说到底还是因为华夏人喜欢种菜,在船上也不例外,海上是没有土地种菜,但是华夏人会泡豆芽,就这么很简单的一招就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而麦哲伦哥伦布之类,至死也想不明白这一点。

    不过话有说回来,在华夏种地的农民可能会被人瞧不起,但是到了星条国,谁如果会一手种菜的手艺,那在外国人眼里是很高深的技术!一个城镇上如果有华夏人在那里种菜,这个华夏人的社会地位一般都会很高,起码很多人会跟他学习这门技术,购买他的产品。

    在他们眼里,华夏人种菜就跟华夏人打乒乓球一样,是一种魔法!他们喜欢吃菜可是种不出来,只能种一些花花草草来意思一下。。。。。。

    在外国人眼里,华夏人种菜是一种勤劳的表现,特别一些年长者用种菜来养生,一举多得。而且这还是民族性格的表现。

    要知道,在之前的十个世纪,有九个世纪华夏的gdp是全世界第一,现在看起来完全有可能再次成为世界第一。那就是因为华夏人一直很勤劳,从没有忘记过自己的根本,从没有扔下手里的锄头。从前是这样,现在也是如此!

    联想集团都去种蓝莓了,网易都去养猪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萧鹏他们到达曼尼家里的时候,趴体服务公司的人才刚到这里,正在紧张的布置会场。曼尼给萧鹏一行人安排一个安静的角落,示意他们先自己谈事,而自己则去安排趴体事宜去了------举办这个趴体绝对不能心疼钱,要趁机多邀请人来!帕吉欧和缪缪夫妇在这里,同时还有最近风头正盛的三冠王骑师萧鹏,这时候不赶紧吹一波,那还什么时候开吹?

    让人看看自己和帕吉欧能扯上关系,这对他今后的事业发展会有多大的帮助?所谓‘扯虎皮拉大旗’正是这个道理。

    不少人听到曼尼突然要举办趴体,很多人都是不想来的,毕竟都有自己的时间安排,但是一听帕吉欧夫妇在这里,都是不加考虑的答应下来!去!必须要去!

    有这样的大土豪在这里还不答应?那是脑子有病!

    能和大豪门相处对这些小富翁来说,那真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就像巴菲特,每年都会举办个拍卖,拍卖一个名额,允许人和自己共进午餐。从最早的三十万美金吃一顿,到现在三百多万美金吃一顿,价格一路看涨。

    有人说那些人都是钱多人傻,可是真的是这么样么?能花的起这钱拍下午餐名额的都不是傻子,和巴菲特共进午餐,为的就是一件事,让自己人生更进一步!

    比如泰德-维斯切勒,和巴菲特吃了一顿饭后,直接加入了巴菲特的投资公司,而且很有可能继承巴菲特衣钵,负责他所有的债券和投资组合。。。。。。这尼玛人生就直接登天了啊!

    听到帕吉欧在这里参加趴体,谁不想做下一个泰德-维斯切勒?

    当萧鹏他们洽谈完毕之后,曼尼的家里至少多了六七十人,男男女女都有,都是来参加趴体的。还有很多人在别的城市,根本赶不回来,只能遗憾加遗憾了。

    阿尔克并没有留下参加趴体,理由是要去修车,留下了一份保证协议和一亿美金的赔偿金。他是真不想留在这里。

    说实话,如果这几个家族真想跟萧鹏来对拼的话,结果如何还未可而知,但是毫无疑问的是,付出的代价肯定要超过一亿美金,这个损失不仅仅是经纪上的,还包括形象上的------几个家族好不容易竖立起来的动漫展形象可不能就这么毁了。

    权衡之下,他们选择了妥协,对商人来说,面子是什么玩意?只有权衡损失,再说了,这一亿可不是白掏的,肯定要把这损失拿回来。

    至于从哪里拿?那还用问么?菲利普家族!你儿子凡尔纳做出这样的事情,必须要找个背锅的!你以为出了这样的事情就算完了?

    菲利普家族肯定还要面临官司的,只不过被告方从萧鹏变成了其余几个家族。他们比萧鹏下手会更狠------不但要拿回自己的损失,还要牟利才行!这才是商场战争的正确打开方式!

    不过那可就不管萧鹏的事情了,起码他得到了几个家族的‘友谊’和几个一亿赔偿金不是么?

    这赔偿金不是他自己的,包括亚莉珊德拉、猛子和嘎嘎都有份,他直接要了三人的账号,每人转了两千五百万美金。

    等到萧鹏和帕吉欧到了泳池那边的时候,一群美女正围着缪缪和亚莉珊德拉,他们主要是找缪缪。咨询一些关于时尚上的事情,女人永远拒绝不了奢侈品,尤其是这些贵妇们,她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鞋帽间,里面放着成百上千双的鞋子和衣帽,而普拉达在她们的眼里,那是不亚于‘圣经’的存在。

    看到萧鹏过来,亚莉珊德拉举着手机问道:“亲爱的!这是怎么回事?你刚转给我两千五百万美金?”

    她是够单纯,想都不想就问了出来,可是旁边的女人听了直咋舌,多少?两千五百万?美金?你这是要疯?

    萧鹏点头:“没错,还有猛子和嘎嘎都有份,拿着就行了。”

    “哦,那钱啊。”亚莉珊德拉突然问道:“你不是说想拿钱做慈善么?这钱拿着一起用呗。”

    萧鹏笑了:“我自己的钱就够了,你拿着吧,你不是说不想再花你爹的钱了么?”

    亚莉珊德拉哭丧着脸:“可是这和花我父亲的钱有什么不一样?还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这钱我不要,你拿走。”说完还真的直接把钱又转回给萧鹏。旁边的一群妹子看的杀人的心都有了,你不要这钱你给我们啊!两千五百万美金啊!干什么不行啊!

    萧鹏看到这情况:“好吧,这钱我先给你保管着,你什么时候想要回去都行,想买什么跟我说行了。”

    亚莉珊德拉撇撇嘴:“就好像现在我想要什么东西你不给我买似的。”

    萧鹏噎了一下,跟着旁边的服务生要了杯酒:“行了,你们继续聊,我先和帕吉找地方坐坐。”

    亚莉珊德拉点头道:“嗯,你去玩吧。”

    萧鹏和帕吉欧到了一个角落里坐下,萧鹏递给帕吉欧一根雪茄:“说吧,帕吉,你到底有什么事情?”

    帕吉欧一愣:“什么意思?”..

    萧鹏笑了:“喂,帕吉,你可不是白求恩,不是那无私奉献的国际友人。你这次这么久一直来这样帮我,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萧,你这是什么意思?”帕吉欧一愣。

    萧鹏笑了:“帕吉欧,咱俩也算是忘年交了,用我们华夏话说,咱俩是那种知心不换命的朋友,这总没错吧?有话你就直接说行了。虽然咱俩相处时间并不长,但是咱俩从没有坑过对方,在现在这年头,这样的情况已经很稀有了。你有话直接说行了。你可没有这么闲,这段时间却一直这么陪着我,这样的事情说给谁听去?任谁也知道,你肯定有事情!”

    帕吉欧苦笑着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好吧,萧,你是一个聪明的家伙。我确实有事情跟你说。”

    萧鹏问道:“有事就说行了。”

    帕吉欧却喝了一口酒:“好酒,可惜今后只能越喝越少了。”

    萧鹏疑惑问道:“这话什么意思?”

    帕吉欧笑了笑:“肝癌,快到晚期了。这酒是还不知道能喝几次了。”

    “啥玩意?”萧鹏瞪大了眼睛:“肝癌?什么时候的事?”

    “呵呵,刚查出来没多久。”帕吉欧说道:“你别紧张,说实话,萧,我真的不害怕死亡,我已经活的够久了,而且我的一生活的很精彩。我现在就担心两件事情。”

    “哪两件事情?”萧鹏好奇问道。

    “首先,这几十年来,我都是在忙于普拉达的发展,最后我终于成功了,却发现我把时间都放在了普拉达上,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在知道我病了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我和缪缪刚认识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充满激情。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激情怎么就没了呢?我想找寻当年的激情时,却发现我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现在回想起来,我欠缪缪的太多。我想把我人生最后的时间,都用在陪缪缪上。重新找回当年被我们浪费掉的时间。”帕吉欧淡淡的说道。

    萧鹏点了点头:“这事情确实很重要,亡羊补牢么,只要有心去做,任何时候都不会太晚。你担心的第二件事情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