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五章 萧鹏的奇葩要求
    萧鹏听后耸耸肩:“关键还是因为眼界太短浅了。按理说你家是商人家庭,也是四处奔波的那种人,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吧?”

    李晨苦笑道:“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这里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对华夏的印象已经根深蒂固了,是很难改变的。不吃亏是不能长教训的。”

    “都说我们台东皿煮,可是其实呢?现在很多年轻人明知道现在的政党是错误的,却还要把票投给他们。你想啊,我们的父母都把票投给他们,我们不投能行么?所以台岛只能再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都怪该死的‘江南案’,不然现在的台岛或许是另外一个样子了。”李晨吐槽道。

    萧鹏听到这突然笑了起来:“喂,台岛人不是都说是因为‘江南案’才给了你们真正的皿煮自由么?怎么现在又想要集权**了?”

    要说真正改变台岛政治格局的大事件,必须是4年发生的‘江南案’了。

    在‘江南案’发生之前,台岛是校长他儿子只手遮天,直到‘江南案’发生之后,断送了姜家王朝的统治。校长家人彻底脱离政坛,这才让那些扰乱两岸统一的小丑们走上了历史舞台。

    而这个案子,李晨家肯定是非常熟知的。因为李家是依附在‘白狼’张安乐的‘韬略集团’下做安全帽生意的。

    而张安乐本人,正是‘江南案’的重要当事人之一!

    所谓‘江南案’其实并不复杂,就是一个笔名叫做‘江南’的华裔星条国籍的作家刘宜良,在星条国遭到台岛情报局雇佣的有台岛黑道教父之称的‘鸭霸子’陈启礼等人的刺杀后身亡。

    这刘宜良作为一个作家,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作,就是曾经写过姜经国传。就内容来说,其实爆料并不多。连张亚若的事情都没有提起,只能算是中规中矩的一本书。

    这本书推出后,确实被当时当局引起警觉,但是那时候他去华夏做访问出书,于是相关部门找到他,让他做间谍,这本书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真正给他引来杀身之祸的,是他后来采访了吴国贞,准备撰写吴国贞传,这事情就大条了。要知道,吴姜两人自上海打虎那时候就有嫌隙了,五十年代初更是爆发了激烈斗争。最后吴远走星条国。而小姜也完成了对台岛情报机构的掌握。

    这期间,逼死毛人凤、毒死弟媳,手腕强硬,杀伐果断!而刘宜良采访了吴国贞,没人知道他们中间说了什么,但是无论如何这也是小姜不能容忍的。于是找到了‘鸭霸子’他们去干掉刘宜良。

    而其实那时候‘鸭霸子’已经退出江湖了,在做消防器材生意,结果情报机构找到他们,让他们‘为国效力’‘铲除国贼’!给了他们情报机构的身份。这让鸭霸子等三人觉得义无反顾无上光荣。于是去了星条国去执行这个人物。

    而他们在星条国,正好顺路看望了竹联帮另外一位大佬:‘白狼’张安乐。张安乐当时在星条国留学,知道这事情后,张安乐害怕三人被人灭口,提议留下录音带。于是陈启礼就简单录了几句,内容只是我受雇于情报局,代号某某某之类的三言两句,但是正是这几句话,为了今后造成了轩然大波。引发了巨大的政治地震!

    陈启礼他们杀掉刘宜良后,三人回到了台岛,这个事情算是成功结束了。接下来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就没有什么事了。

    但是有句话说的好,不怕神对手,就怕猪队友。当时台岛正好戒严,依据‘戒严时期取缔流氓办法’打击黑帮,这一打正好打到‘鸭霸子’陈启礼头上,把他给抓捕归案了。谁让你是‘竹联帮’老大呢?

    根据萧鹏分析,这次事情应该是个误会,这应该是当年台岛情报机构和警备总部因为没有及时交流情报造成的低级失误:如果真的为了灭口,那智商肯定是出了问题-----陈启礼去做这样的事情能不给自己留后路吗?你这不是逼着他鱼死网破么?

    不过抓捕陈启礼这事,不管是低级失误还是刻意为之,事情到了这一步也已经无法挽回了。远在星条国的张安乐直接公布了陈启礼的录音,把‘江南案’公布在世人面前,引起了轩然大波。这可是巨大的丑闻。

    这事发生后,也让星条国和台岛的关系一度变得紧张,两边关系陷入低谷-----刘宜良除了是星条国公民外,还有一个身份是f线民。我堂堂星条国公民居然独裁政府的临时特务枪杀?这怎么能忍?于是这事情越来越大。

    迫于巨大的压力,小姜不得不宣布姜家后人不再涉足政坛,而他的后人也一直谨遵此命令,从此淡出政治舞台。不过从那时候,台岛人民的经济发展也开始一步步停滞了下来。从亚洲最顶级的水平一直下降。

    曾经小小的台岛gdp顶华夏一半,而现在呢?什么广东、江苏、山东、浙江、河南之类经济强省,随便拿出一个都完虐他们。

    说起来比较让人无语的事,尽管很多人天天羡慕什么皿煮、自由。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往往一个强势集权的政权却是一个国家发展的重要支柱。呃,非洲那些独裁国家除外。。。。。。

    有人可能会说,北整容国可不是这样?呃,其实在苏联解体之前,人家那边比咱们有钱好吧。。。。。。只不过由于冷战结束,它的战略位置变低了,所以才停止了发展的脚步。现在那边基本上二十多年没有进步,而华夏在大踏步的发展,自然变成了现在的局面。

    但是凭心而论,即使如此,那边的生活也比中东、非洲那些战乱的地方要强太多了。。。。。

    听了萧鹏的吐槽,李晨露出个苦笑:“我们只是商人,那些大事不是我们这些小家小户可以左右的。经过这次事情,我想我姑姑也会记住教训了。鹏哥,我知道这次事情搞得大家都很不开心,可是相信我,我是真的很有诚意来道歉。”

    萧鹏皱眉:“道歉就行了?我好像说过怎么解决这个事情吧?”

    他可是跟李晨说过,想来参加婚礼?可以,只能李茹的父母出席,别人谁也不能来。

    李晨叹口气:“鹏哥,这个事情我们可以再谈谈。毕竟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情,也是两个家庭的。。。。。。”

    “打住打住!”萧鹏直接打断了李晨的话:“李茹是个好女孩,不然我们也不会帮狄纬搞这么大的婚礼阵仗。而之所以闹成现在的样子,不是我们对李茹有意见,而是对你们家有意见!卖闺女也没你们家这个卖法的!别人能不能买的起我不知道,反正我们是买不起了。”..

    李晨实在不知道怎么说了:“鹏哥,你也希望狄纬今后肯定会好好的吧?你想啊,如果我们真的答应了你们条件,只有我们父母两人来到婚礼现场,那李茹会开心么?她今后想起这事情来,对狄纬能没有意见么?这样他们两口子的婚姻是不是还会出问题呢?”

    萧鹏一愣,看着李晨,没想到这李晨倒也挺会说啊,还知道用自己的观点来反驳自己?

    看着萧鹏的表情,李晨赶紧趁热打铁,继续说道:“鹏哥,经过这样的事情,我家也是一直都在反思的,认识到了我们自家的错误。你也知道,李茹原来是个啦啦。我们家一直都在为她这个事情感到头疼不已。能和狄纬在一起,不管是因为什么开始的,现在两人是正经八景的想要好好过日子,孩子都有了。两人心里都是真心有对方的,就因为我们家的这些破事导致他们小两口出现这样的问题,如果真的无法挽回的话,我整个家这辈子都无法安宁了。”

    “当然,这事的所有责任都在于我们,但是不能因为我们做错了就不给我们改正的机会吧?鹏哥,你们做了那么多的准备,不就是想让你兄弟有个终生难忘的婚礼么?你们也是希望他们两口子今后幸福,而不是以分手收场对吧?现在我们家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也希望让他们今后幸福。可是鹏哥,你觉得如果这场婚礼李茹只有父母前来冷冷清清的,这不也是给他们今后的生活制造不安因素么?”

    萧鹏笑了:“李晨,你确实是个很优秀的人,难怪现在你家的生意交给你来负责,你有很棒的交流能力。”

    李晨露出个苦笑:“鹏哥,你这么说就让我惭愧了。在你面前我如何敢被评为‘优秀’呢?”

    萧鹏拿着烟来到船舷旁边,看着码头上的人来人往,脑子里却在拼命转动。不得不说,李晨确实说动他了。呃,或者说他本身的意思就是想敲打敲打李家而已。

    说实话,就他们家提出的那些条件,对他来说,有什么不能完成的?都是毛毛雨而已。可是不能这样惯着他们,真当狄纬是冤大头随便宰来宰去了?看着李家人也是很有诚意的,起码李晨是如此,想想刚认识他的时候带着一群小弟意气风发的样子,再看看现在为了自己妹妹忍气吞声,倒也是苦了他了。

    不过直接原谅他好像也太便宜他了吧?萧鹏皱眉思考,突然看到下面人群里走过一个人,其中有个黄种男人,个子不高,一头卷发跟烫过一般。在和旁边一个女人说说笑笑。

    萧鹏看清那人的脸,两眼一亮:“李晨,这样吧,你答应我一个事情,咱这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咱们依然给他们一个精彩的婚礼。”

    李晨赶紧问道:“什么事情?只要能做到我在所不辞!”

    萧鹏指着下面的人流说道:“李晨,你看到那个卷毛没有?”

    “你说的是那对中年夫妻么?”李晨看到了萧鹏问道。

    “嗯,就是他!你找点人揍他一顿!记住一点!不用揍的太狠,给他个教训就行了,哦,还有最关键的一点!揍他哪里都行!就是别揍他的手!”萧鹏恶狠狠的说道。

    “啊?”李晨彻底傻眼了。这尼玛算什么要求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