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菜刀之间的区别
    第二天,帕吉欧和缪缪找到萧鹏的时候,萧鹏正在厨房里忙活,亚莉托着腮跟小迷妹一样看着萧鹏做饭。看到帕吉欧两人过来,挥手打着招呼。

    “萧,你早晨去哪了?”帕吉欧叼着雪茄问道。

    萧鹏解释道:“我说今天要让亚莉尝尝我们的家乡菜,所以一大早晨我就去了圣巴巴拉那边买海鲜去了。”

    帕吉欧撇撇嘴:“这附近就有卖海鲜的,你还要跑到圣巴巴拉去?”

    萧鹏嗯了一声:“是自己吃,又不是给别人吃。能买最好的自然买最好的。我问了一下,他们都说圣巴巴拉的海鲜最好。我就过去了一趟。别说,那里的海鲜还真不少。”

    缪缪却皱眉问道:“萧,你一个男人这样窝在厨房里做饭真的好么?”

    萧鹏笑了起来:“缪缪,这话如果是帕吉欧对我说,我还能理解,怎么是你来跟我说呢?这男人给女人做饭吃不好么?”

    缪缪耸耸肩:“我认为男人就该做男人该做的事情,应该在外面为了事业拼搏,这进厨房明显不是男人该做的。我和帕吉结婚几十年,可没让他给我做过一顿饭。”

    萧鹏摇了摇头:“缪缪,你这么说可就错了,就像顶级的服装设计师里大部分是男人一样,这顶级的厨师绝大部分都是男人。谁说做饭不是男人该做的事情?”

    帕吉欧也出来和稀泥了:“萧,你说的有道理,缪谬说的也不错,关键是看事情的角度方面,不过我有个疑问,你这样藏在厨房里做饭,问着料理的油烟味,你心情真的好么?”

    萧鹏听后笑了起来,给了帕吉欧答案:“你换个角度去思考这个问题,你绝对做饭做的很起劲,然后很快乐。”

    帕吉欧一愣:“怎么思考?”

    萧鹏解释道:“你就想,你的工作就是个厨师,你来这里做饭,顺便把女主人给睡了,我保证你做饭比谁都积极。”

    “讨厌!”亚莉在一边躺着也中枪,嘟着小嘴愤愤道。

    帕吉欧却道:“缪缪,相信我,萧鹏的厨艺可是顶级的。他可欠我一顿饭呢,正好让你尝尝。”

    萧鹏给了帕吉欧一根中指:“你还好意思说我欠你一顿饭?咱俩说道说道是谁欠谁的?今天这饭没你的份,缪缪可以吃,你在旁边看着。”

    帕吉欧一听急忙陪着笑道:“别啊,我跟着我老婆沾沾光,这总行了吧?”

    缪缪却指着桌上的饺子问道:“这包子怎么这么小?”

    萧鹏无语:“缪缪,这叫饺子,和包子不是一种东西。包子是蒸的,饺子是煮的!”

    缪缪分不清:“我只吃过包子。看起来挺像的么。”

    萧鹏乐了:“行了,让你尝尝正规鲅鱼水饺,哦,也就是你们说的马鲛鱼。我们家乡特别喜欢吃这马鲛鱼,不光吃鲜的,也吃马鲛鱼干。按照我们那里的风俗,到了春天,那些当女婿的都要去丈人家里送这鲅鱼,你们现在知道我们那里多喜欢吃这鱼了吧?”

    缪缪皱眉:“这马鲛鱼没有鳕鱼好吃啊,太腥了。”

    萧鹏一愣,这又是口味问题了,鳕鱼华夏人就不太喜欢吃,除了鲜族,他们喜欢吃鳕鱼的近亲黄线狭鳕,也就是他们口中明太鱼。..

    不过萧鹏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自信的:“昨天,亚莉在看舌尖上的华夏3,里面介绍我家乡的美食,说我们家乡人爱吃马鲛鱼干包的饺子,那不是扯淡么?真特么的到了送鲅鱼的季节,有个女婿提溜个晒好的鲅鱼干去给老丈人送鲅鱼,那是会被砸出门的节奏!今天算你们运气好,跟着亚莉沾光,尝尝这正宗的鲜鲅鱼水饺,这才是能代表我家乡的味道之一。”

    萧鹏刚说完,餐厅大门又被人推开,只见杨猛搂着嘎嘎走了进来:“嗨,兄弟,我怎么闻到了家乡的味道?”

    萧鹏对着他竖起中指:“就特么的你鼻子尖,这也能闻得到?”

    杨猛哈哈一笑:“其实是我问单战你在哪,他说你在厨房,我就猜你该受不了这边的食物了。做的什么好吃的?多做点,今天咱们好好解解馋。对了,蔡胖子听说你做饭,一会儿也要过来。”

    萧鹏无语了,本身就想给亚莉做两道小菜尝尝这鲅鱼饺子的,这下可好,人越来越多了!萧鹏也不含糊,干脆做顿大餐,大家一起来尝尝。各种打工、颠勺等技法,让一边看的亚莉缪缪等人目瞪口呆。

    亚莉拿着手机一边录一边感叹道:“怎么感觉你们华夏人做饭就像表演杂技一样?这也太让人眼花缭乱了吧?”

    萧鹏笑着摆手:“我这只是初级手法,你让那些真正的中餐大厨来,那技术可比我厉害多了。”

    嘎嘎倒是对萧鹏的菜刀极为感兴趣:“难道你们没有留意到么?他做这么多菜,一把菜刀就够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嘎嘎是咦大梨裔,号称‘西方的华夏’,对厨艺自然也是很有研究的,她对萧鹏一把菜刀来做饭这一点极为惊叹。中餐厨师,一把方形菜刀打天下,而西餐厨师,对菜刀那叫一个讲究,都是匕首形状,一套好几把甚至几十把,每把菜刀有不同的用处,想做西餐厨师?先从认识菜刀开始学!

    亚莉道:“我看过一个bb的纪录片,说过煤对中餐的影响。说华夏煤炭主要集中分布在山西,在古代由于黄河浅滩阻拦,无法将煤运出,所以中世纪之后,当欧洲开始广泛使用煤炭时,华夏的主要燃料还是木炭。因为燃料成本高,所以华夏人发明了薄底铁锅,发明了蒸笼等等节约燃料的炊具,所以切菜时以‘丝片丁’为主,也是为了节约燃料,而华夏的菜刀在将食物切小的时候具有很大的优势。而切小的食材更适合华夏快火猛炒的烹饪方式,可以节约燃料。所以华夏人才使用这种方块大菜刀!”

    萧鹏笑了:“亚莉,你被bb那些洋鬼子忽悠了。那就是胡说。还特么的主要燃料是木炭?木炭要用好木材才能做出来,从木头到炭的损耗绝不是一般老百姓可以负担的起的。从南北朝时期,炭就是贵重物品,可为官员贵族之间的礼品。一切特定的木材出的好炭,在宋代甚至成为贡品。”

    “我们古时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写过一首卖炭翁,讲得卖炭老头被皇宫里的太监抢走一车炭的故事。里面就有很多细节,比如说卖炭翁骑着的是牛车,在唐朝养头牛就跟现在人买辆劳斯莱斯差不多,每头牛都要登记入册,如果要杀牛那都是犯法,就连牛病死摔死都要去官府报备一声的,卖炭的却能坐牛车,这说明什么?而且诗里太监给他抵价的物品是‘半匹红绡一丈绫’,在唐朝时期绫罗绸缎之类可以代货币使用,‘半匹红绡一丈绫’在那个年代够老百姓一家吃一两个月了,特别是太监拿的还是宫里的用品,是贡品,价值更高。可是这样也比一车炭的价值相差很远。由此可见,木炭在古代华夏那也是高消费品。老百姓怎么用得起?”

    “至于所谓的‘中世纪欧洲开始广泛使用煤炭’,那更是谬论了。华夏在宋代时,边梁已经‘数百万家,尽仰石炭,无一家燃薪柴火者’。可见宋代时候煤炭已经完全普及,可是到了元代,马可波罗看到华夏人用煤,他也只知道那是一种可以燃烧的‘黑色石块’,还在自己书里大加描述-----‘整个契丹省到处都能发现一种黑色的石块,它挖自矿山,在地下呈脉状延伸,一经点燃,效力和木炭一样。而它的火焰却比木炭更大更旺,甚至可以从夜晚燃烧到天明仍不会熄灭。这种石块,除非先将小块点燃,否则平时并不着火。若一旦着火,就会发出巨大的能量。’到底是华夏人先用煤还是欧洲人先用煤?这还要说道说道!”

    亚莉听了后思考一下问道:“那为什么华夏的菜刀那么独特?别的不说,就说倭国和整容国,那是你们的邻居,可是他们使用的菜刀也是匕首式菜刀而不是你们的大片子菜刀。就你们华夏的菜刀特别了。”

    萧鹏听了,苦笑道:“你这问我我也不知道准确答案,要知道,我们华夏也是多民族国家,游牧民族使用的炊饮刀具,都是跟你们类似的匕首类形状。就算我们汉族,在宋代以前,菜刀还是长条西瓜刀那样的。怎么就变成今天这样了呢?”

    “据我分析吧,这和烹饪方式和食材有关系。像倭国和整容国,食用海鱼比较多,需要丰富的腕上技巧驱动窄小尖刀,而我们华夏是农耕型国家,肉食主要就是鸡鸭猪羊,这种厚重的大铁刀更适合一些。而且我们国家开采铁矿肯定比他们多,铸造菜刀自然不会特别吝啬。”

    “另外呢,中餐切菜时大多是垂直移动的切法,靠的主要是刀的自重,手力稍微引导一下就好。而中餐的切片切丝工作量要远远大于西餐,而这种宽菜刀非常适合这种工作。”

    “哦,原来是这样。”亚莉等人听了萧鹏的话,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这菜刀中的区别。

    杨猛听后却着急了:“哥们,咱们这菜刀的事情能不能过一会儿研究?我特么的口水倒都快过河了!咱们是吃饭的,不是吃菜刀的!”

    萧鹏微微一笑:“好嘞,在稍等片刻,让你们尝尝正宗我的家乡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