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一章 贝特莱奇夫妇
    看到众人没听过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这个名字,帕吉欧把他的故事娓娓道来,众人听后惊为天人。

    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牛逼的人物存在?

    沃尔夫冈贝特莱奇,原来叫做沃尔夫冈费希尔,后来跟着老婆的姓,姓了贝特莱奇。

    其实在世界范围内,不管是亚洲还是欧美国家,都有妇女婚后改随夫姓的习俗。比如华夏古代,妇女结婚后会将自己丈夫的姓氏加在自己的姓氏之前,如今,在港岛那边仍然保留了这一习俗。妇随夫姓的主要原因还是妇女地位不高造成的。

    欧美国家整天口口声声妇女地位高,其实也是一样,比如希拉里,她的全名是希拉里-戴安-罗德姆-克林-顿,其中‘克林-顿’这个姓氏就是来自于丈夫。

    不过近几年来,这个传统被星条国人打破了,很多夫妻将双方姓氏连在一起作为自己的姓,有的丈夫甚至开始随妻子的姓。现在的星条国夫妻结婚后一共四种选择:妻子随丈夫的姓;丈夫随妻子的姓;夫妻连姓夫姓在前;夫妻连姓妻姓在前。哦,还有干脆不改姓的。

    当然,这是星条国,欧洲一般还是跟随夫姓。像沃尔夫冈这样跟随妻姓的人虽说也有,但是真的不多。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那些改随妻姓的男人。那都是娶了一个强势的老婆。沃尔夫冈也不例外。谁让他原来穷呢。

    沃尔夫冈的父亲,原来是教堂的画师和修复师。平时会临摹伦勃朗、毕加索、塞尚等名师画作,低价出售以贴补家用。他父亲就非常擅长模仿,非常注重细节,不过倒真没走上专业造假的路上。

    沃尔夫冈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下,自然也喜欢上了绘画。不过他的技能树明显有点点偏了------他十四岁时就用父亲的颜料绘制了他人生中第一幅‘伪作’-----毕加索1903年的作品《母与子》。

    三年后,沃尔夫冈进入了亚琛的一间艺术学校,开始专业学习绘画,但是没多久之后,就因为翘课太多被开除了。

    那个时候正好是‘嬉皮时代’,沃尔夫冈也迷恋上了嬉皮文化,成为了一名嬉皮士,留着长发、骑着大哈雷、吸-毒流浪。开始了他云游欧洲的生活,足迹跑遍欧洲各国。

    不过这也需要钱不是?他在这路程中,就靠着贩卖伪作生活。

    其实沃尔夫冈早起在艺术界混出了一些名堂,他的三幅作品还曾经在1978年的时候,在慕尼黑的知名艺术展览上亮相。按理说他会成为一名前途无量的画家。可是这家伙更喜欢的却是这种四处流浪的边缘生活。

    因为他精湛的绘画手艺,光临他的客户都对其赞叹不已,甚至有些人还以为自己买到的是真品而沾沾自喜,这也让沃尔夫冈看到了商机和体会到了乐趣,于是他和他的妻子以此作为自己毕生的事业。当然,他和马克-a-兰迪斯不一样,这两口子的目的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钱!

    为了潜心专业的创作,他们花了数年时间来研究欧洲艺术史,并且卖些画来临摹修复,以至于到了后来,只要看一眼作品,就能清楚的知道其流派、年代,因为他们已经清楚的了解了每个画家的笔触技法!

    这两口子简直可以说是用生命在造假。沃尔夫冈努力学习艺术史,提高绘画技巧。每一次作画前都会认真研读画家的资料,到画家居住地去采风,设法融入画家当时作画时的场景。

    从而创作出一副‘完美的赝品’。

    为了增加可信度,两口子没事就去跳蚤市场,寻找和赝品年代相符的画框,然后分解画框,将画框粉尘放到赝品中增加年代感。

    他找来对应创作年代的画框与画布,画框后的印章来源必须符合艺术家的个人经历,而且还自制了一个特殊的烤箱,专门用来加速画面的老化,形成合理的断裂层。

    他会亲自研磨矿石,来制作符合各个时代和画家特点的颜料,包括什么画布的年代、有才干燥的程度、陈年画作上累积的灰尘乃至气味,都在他的考虑之列!

    随着鉴定界逐渐被科学技术武装起来,什么x光、化学分析、电子显微镜等仪器的出现,使得作假的难度越来越大,很多名画伪作难以遁形。

    但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沃尔夫冈夫妻俩意识到这一问题后,也想出了应对的办法-----他们会将画作的部分样本送到私人实验室里进行化学分析,以确定其是否符合对应创作所属的年代。如果其中有任何原料被分析出诞生时间晚于画作原本的年代,那他就会去掉这种原料!

    尤其是在他们女儿出生之后,这两口子可能是为了给女儿赚‘奶粉钱’,带着多年修行的道行,联手杀入了艺术圈。

    一个负责伪造画作,一个负责编故事忽悠人买画,在艺术圈里那是如鱼得水,一张张的伪作流入市场,换来的是海量的钞票。

    对他而言,什么达芬奇、伦勃朗、毕加索,在他眼里都没有区别,几乎所有能叫上名的画家,他都能画出其作品来!曾经有艺术家的妻子买了他的伪作,还误以为自己收藏的是自己死去丈夫创作的。足可见其技艺高超了!

    而他妻子海伦娜更不是等闲之辈,第一次卖假画就卖给了克-隆市一家高端拍卖行!

    为了卖画,海伦娜那也是各种手段尽出。她将一名知名犹太艺术品经销商的经历‘嫁接’到自己鲜少谋面的外祖父身上,声称自己‘外祖父’躲过了纳粹的掠夺,藏下了大量艺术收藏品,而这些收藏品都为自己所继承。

    为了增加可信度,海伦娜穿上复古的衣服,伪装成自己的祖母,以古板的姿势坐在椅子上,旁边摆着沃尔夫冈的画作。用老式的照相机拍摄出老照片,照片拍好后还会进行后期制作,总而言之,所有的相关一切,都要做旧!

    用海伦娜的话说,‘必须有个好故事,才能将画买到百万!’

    这两口子配合在一起,那是所向披靡,具体他们造假赚了多少钱没人知道。据猜测和判断,沃尔夫冈的伪作大概有三百多幅,价格无法估计。

    人们只知道,其中十四幅百分百确定是其伪作的画作,一共卖了五个亿!

    当然,他卖的伪作价格高的原因在于:不光有个好故事,沃尔夫冈的造假技术实在是太高超了。从文艺复兴时期直到现在,他能模仿超过一百位大画家的风格,连苏富比、佳士得等知名拍卖行都纷纷上当,拍卖过他的画作。

    最为独特的地方是,他并非简单的复制,而是根据不同画家的风格绘出全新的画作。然后宣称这幅画是画家失传而已。

    ‘你无法完全复制一幅画,一份复制品永远不可能和原作一样。’

    甚至失传很久的传说中的画作,他都能给按照画家风格给绘制出来。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如果那些大师们有时间的话,肯定会画这么一幅画的,只不过他们没时间,所以我就帮他们画了。’

    具体他的技术高深到什么地步呢?他模仿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灵魂人物马克思-恩斯特的一幅画作《森林》,买家在知道这幅是伪作之后,还是坚持高价买下了它。因为他觉得如果恩斯特真的画了这幅画,也应该是他所有画作最好的一副作品!

    而他们的画作,几乎送没有失手。甚至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一次偷懒,他们夫妻俩现在应该还在用伪造名画赚来的钱,住着别墅,在游艇上开着私人派对,在世界各大知名美术馆的名画前捂着嘴偷着乐呢。

    那是26年,日耳曼抽象派画家海因里希-坎本东克的作品《红马肖像》以二百八十万欧元的拍卖价创下了坎本东克作品的拍卖纪录,轰动欧洲。

    要知道,坎本东克在1957年过世后,名气才逐渐上扬,在艺术品市场价格不菲。但是他的作品件数历史记载不详,因此被认为是作伪的好对象。所以关于他的作品鉴定,从来都是重中加重的。

    两年后,鹰国科学分析绘画专家尼古拉斯-伊斯托夫发现,这幅画的颜料里含有钛白,而这幅画应该是创作于1914年,而钛白颜料是1916年才被发明出来的。

    正是这两年的时间差,《红马肖像》被鉴定为赝品,成为西方艺术界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宗假画拍卖案,在众多收藏家、画廊、拍卖行和博物馆圈里引起轩然大波。

    而且更可怕的事,随着这个事情的发酵,假画数量如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多的曾经被认为是‘真迹名作’的绘画作品,纷纷被确认成为了赝品。

    一时间所有的博物馆都人心惶惶,生怕自己收藏的名画也是伪作。

    作为这个事情的罪魁祸首,沃尔夫冈和海伦娜也很快进入了警方的视野,一段时间之后,这对‘雌雄大伪’的罪行,终于被人公布于世!

    到了2010年的时候,这对让艺术圈胆寒的作伪大师,被警方抓捕起来。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依然非常有戏剧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