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二章 霸气的帕吉欧
    2年时,这对夫妻因为涉嫌伪造名画卖了数千万美金而在自家别墅被捕,但是关于伪作的数量人们众说纷纭。

    日耳曼警方鉴定出了五十八幅伪作,但是他们认为实际数量应该要多一倍。而业界推测,至少应该有三百幅他们创作的伪作流入了市场,就连沃尔夫冈自己都承认过,自己模仿了超过五十位不同画家的作品。

    谁让他是‘世界上最好的艺术伪造者,许多伪造者无法复制每一个艺术家,但是我可以’(沃尔夫冈自语)。

    而这伪作数量,则成了庭审的关键,庭审双方一方就拼命想证明这些画作都是伪作,而且是沃尔夫冈绘制;而沃尔夫冈则拼命想证明,那些画作都是真品,就算是赝品,也不是自己画的。。。。。。

    那些伪作受害者的态度,则成了这次审判的关键。

    不过让人想不到的是,那些画廊博物馆收藏家拍卖行之流,却突然口风突变,开始不承认自己收藏的作品是伪作,是沃尔夫冈绘制的赝品------尽管很多画作都是事实确凿,就是出自他们两口子的手笔。

    不过这些收藏家之所以态度会转变,萧鹏倒也可以理解。

    这些人口口声声说自己‘专业’‘权威’,任谁变成一个在艺术品方面的上当受害者,对他们的声望,都是极大的损害!

    所以他们一个个都开始不愿意出庭作证,不愿意承认那是赝品;不愿意承认那是沃尔夫冈的伪造,于是五十八幅伪作,最后只有十四幅确认无误是沃尔夫冈的作品。然后沃尔夫冈又有钱打官司,最终被判入狱监禁六年,罪名是伪造十四幅名画,他妻子海伦娜判了四年。

    沃尔夫冈在监狱里待了三年,被提前释放了,消息一传出,世界各地艺术圈闻风丧胆,这个造假大师又回来了!

    不过这次他的回归和原来不同,原来的他是藏在阴影里造假,现在的他则是出现在公众视野面前,他伪造恩斯特的画作森林,正是在这个时期拍出高价,人们明知这是假的,还会去买它,就是因为他造假的技术太高深了!

    他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创造的伪作价格比自己真实作品的画作价格更高的画家。。。。。。

    而且当有人问他,是否知道自己错了的时候,他只是狡猾的回答:“是的,我错了,我不该用钛白颜料。。。。。。”而且就算到了现在,他也认为,他的被捕不是因为画,而是签名。他只是在画作上签错了名而已。

    呃,说的没错,如果他在画作上签的是自己的名字而不是恩斯特或者毕加索,那他就可以无罪释放的。话又说回来,如果不签那些名人的名字,他现在也没有那么大的财富不是?

    不过萧鹏倒有点吃惊了:“帕吉,你能把这尊大神请来给我画画?”

    帕吉欧耸耸肩:“这没有什么难度。你这艘船五十多个套间,如果你愿意,每个房间都可以放上他的画作。”

    杨猛听后在一边插嘴道:“帕吉,你啥时候这么牛逼了?”

    帕吉欧耸耸肩,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缪缪给出了解释:“沃尔夫冈曾经卖给我们一副高更的伪作。我们有明确证据证明他是欺骗,包括他女儿,现在也在普拉达集团任职,而任职期间做过不法事情,也被我们抓住了证据。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让他们一家在监狱里待到2年。”

    萧鹏听后不发表意见了,好吧,帕吉欧毕竟也是顶级的资本家之一。这些资本家有哪个是干净的?心不狠手不辣他们也到不了今天这个地步不是?

    帕吉欧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道:“萧,你喜欢哪个大师的画作?别的房间可以放他之前的作品,你的套间怎么说也要放自己最喜欢的画作吧?说吧,你喜欢哪位大师的作品?”

    杨猛听后狂笑起来,笑的众人摸不到头脑,纷纷看着他笑什么,杨猛笑了半天后才缓过来,指着萧鹏对帕吉欧说道:“帕吉,你问萧鹏喜欢哪位大师的作品?哈哈,他知道个屁的大师,充其量知道达芬奇是画蛋的,那还是上学时候让语文课文给骗了的缘故!别的他还能知道谁?”

    话说国内教育编造故事的能力几乎都是一个套路,就是用名人来扯虎皮拉大旗。国内有很多我们从小听到的名人的故事,很多都是为了教育某些道理而用大家知道的名人小时候怎么样怎么样的形式编造并传播的。

    我们上学的时候学过这样的假故事太多了,比如‘总理让降落伞’;比如‘达芬奇画了三年鸡蛋’;比如‘星条国国父和樱桃树’‘爱因斯坦小时候数学只考一分’;‘牛顿小时候做了一个丑板凳’;‘爱迪生用蜡烛光反射救妈妈’‘李白小时候看老太太拿铁棒磨针’等等等等,回想起来,可能是因为编教材的老师们认为小学生不会长大吧,也不知道是谁糊弄谁。

    好吧,达芬奇可能确实画过鸡蛋,毕竟可以练习素描基本功,但是画三年?算了吧。

    要知道,达芬奇的老师韦罗基奥,是在看到达芬奇的作品后劝说达芬奇父亲让达芬奇跟着自己学画,成为韦罗基奥作坊的一名学徒。本身达芬奇就有很强的绘画功力了,韦罗基奥为什么还要每天让他画鸡蛋?

    而且文艺复兴时期,纸张价格昂贵,初学者想要学画画,只能使用上了漆的木板和铁笔来练习,哪来的那么多纸画鸡蛋?

    不过在杨猛眼里,这应该也是萧鹏对西方画家唯一的了解了-----就和他一样。

    萧鹏白了他一眼,对帕吉欧说道:“如果真的如你所说,我希望沃尔夫冈用埃贡席勒的风格为我创造一副画作。题材不限,算了,不如这样,画一张我和亚莉的画像吧。不过不要用埃贡席勒的签名,我就想要沃尔夫冈他自己的签名。”

    “埃贡席勒?干什么的?”杨猛有点傻眼了,笑话了半天萧鹏,结果萧鹏说出个他压根就没听说过的名字,话又说回来,就算萧鹏说了别人,他也不知道。。。。。。

    帕吉欧倒一愣:“萧,你喜欢埃贡席勒?用他的风格画你的肖像?这不太符合你的定位吧?席勒的肖像作品里人物都是痛苦无助的受害者,用对比强烈的色彩和奔放的线条来营造出诡异的画面。你这么快乐的人选择这样的表现方式?不太合适吧?”

    萧鹏微笑道:“每个人都有两个性格,我也不是每时每刻都快乐,我要看着他的画,随时随刻提醒自己,要追求快乐避免痛苦。虽说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画风比席勒更成熟,但是我就喜欢席勒那年少张狂的感觉。”

    杨猛听着两人的对白,张大了嘴巴:“握草,鹏哥,你还真懂这劳什子油画?”

    萧鹏白了一眼杨猛:“没事你也看,研究研究艺术。起码能提升你的审美观!”

    不过亚莉却说话了:“呃,亲爱的,你还是让那沃尔夫冈画一幅你的肖像吧,我实在不喜欢席勒的风格,他太污了。我更喜欢伦勃朗那样的光影写实派画风。”

    萧鹏听了一脸为难之色,他确实很喜欢埃贡席勒的风格,而不是很喜欢伦勃朗的风格。

    还是帕吉欧给出了解决办法:“行,这事干脆就这样,别的套间里用他原来的作品,让他再给你创造两幅,一副是埃贡席勒风格的萧的肖像画,另外一副是伦勃朗风格的你们两人的肖像画!”

    “这是一个好的解决办法!”萧鹏高兴起来:“对了,别忘记让他上面都加上他自己的签名。”..

    亚莉这时候却说出一个关键的问题:“亲爱的,你打算要埃贡席勒风格的肖像画这我没意见,可是,你打算画果体么?”

    萧鹏一愣,好吧,亚莉的问题他还真的没考虑过,现在一想,还真特么的是这么一回事,他喜欢的古斯塔夫和克里姆特其实本身就是师徒两人,而这两人也不愧是师徒两人,一个老污师,一个小污师,绝对是一脉相承的师徒俩。

    只不过老污师的作品里,他画的那些表情,都是非常的开心;而小污师作品里,那些人物的表情,大多都是非常辛苦。

    杨猛看着几人聊得起劲,也有点急了:“鹏哥,那个什么席啊勒啊的到底是干啥滴啊?”

    萧鹏思考了一会儿,归纳了一下语言说道:“你就当他师美术界里的雷克萨斯好了。口碑无敌那种人,你说你最喜欢达芬奇,可能有人觉得你浅薄;你说你最喜欢毕加索,可能有人觉得你装逼;你说你最喜欢伦勃朗,可能有人觉得你俗气;你说你最喜欢塞尚,可能有人觉得你偏激。但是你说你最喜欢席勒,任何人都得肯定你的品味,真是要面子有面子要里子有里子的那种人。”

    杨猛心思了半天,反问了萧鹏一句:“你刚才说的那达芬奇我知道是个画家,至于那些什么塞尚、伦勃朗之类的都是干什么的?”

    萧鹏无语了,跟杨猛说这个,那简直就是对牛弹琴。还是果断不要跟他纠缠这个话题比较好。

    不过杨猛却没放过他,而是问道:“为什么这个什么席勒那么多人都喜欢?他到底牛在哪里?我瞅瞅他有什么牛逼的地方,我也跟他比比呗。”

    萧鹏决定非常认真的回答他的问题:“哦,他最牛的地方就是只活了2岁。我觉得你起码能比他活得更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