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章 假的不能再假的劳力士
    “你确定这都是女人给你的定情信物?”萧鹏眼尖,发现‘黑鲶鱼’的衣服兜里赫然还踹着一根日耳曼式烟熏香肠!呃?还有一个塑料的小猪佩奇的玩具?这尼玛哪门子的定情信物送香肠和小猪佩奇的?

    ‘黑鲶鱼’一愣,萧鹏也不知道他害羞不害羞。反正他长得黑,也看不出他是不是脸红。

    只见他把香肠往身边一放:“别注意这些细节,这跟香肠是我的晚餐呢。你的注意力不知要放在这些小事情上。你看看,我这里可是有很多好东西的,看这个,正经八经的的劳力士,只要你140美金你要么?”

    萧鹏接过他说的‘劳力士’仔细一看,好家伙,你说这玩意是劳力士?这表还敢再假点么?

    萧鹏甚至开始怀念国内山寨‘劳力士’来了,这个品牌经过华夏人仿了四十年,现在已经登峰造极------因为劳力士表几乎不露底,看不到机芯,增加了辨识难度。这也就是劳力士假标特别多的原因------以假乱真太容易了啊!

    再看看‘黑鲶鱼’拿的那块‘劳力士’,表盘上的字母都是粘上去的,胶水痕迹明显。一看就不是华夏制作的山寨手表-----这水平也太糙了吧?

    说起来,华夏有一点比较丢人,那就是‘假货’,那是世界闻名!

    曾经在北极熊国那边做了一个民意采访,采访内容就是:你对华夏有什么印象?

    排名第一的就是‘假货’!

    福建莆田的的假鞋、广州白云的假包、苏州的假化妆品、琴岛的假外贸服装、天津的假自行车、深圳华强北的山寨手机、浙江桐乡的蚕丝被,哪个不是赫赫有名?尤其是在假表方面,目前世界上九成的假表来自华夏。

    国外由于市场发展的比较成熟,对知识产权也比较重视。相比之下,国内市场那就是鱼龙混杂。违法成本也不高,无形中为了假标泛滥提供了温床。助长了造假者的嚣张气焰,很少听到卖假表的因为造假进局子,也很少看到卖假表的像过街老鼠那样人人喊打。

    特别是到了现在,以‘微商’方式卖假表的,一个个都显得‘光明正大’,卖的很有‘气势’,你敢跟他说一声假表不好,他能用一千个啼笑皆非的理由来反驳你。

    这较低的违法成本,再加上利益驱使,让造假者趋之若鹜,常年坚守在造假这条‘光辉大道’上,现在在华夏,别的不说,造假表的水平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

    在那些外国名表的冲击下,国内很多知名手表大厂面临关门的危机,正所谓穷则思变,现在的他们干什么?早就不卖表了,而是改为为假表提供源源不断的假表机芯。这样的大环境下,假表能少了?

    尤其是瑞士手表,现在在华夏,这四个字简直成了假表的代言词了。

    瑞士手表确实很好,从百达翡丽到天梭,不知道迷倒了多少爱表人士,但是现在‘siss mad’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样了。就算是真的瑞士表,也有很大的问题。

    这跟瑞士的法律有关系。按照当地法律,能标明‘瑞士制造’的手表,机械手表至少0%的制造价值应该在瑞士完成,电子手表至少60%。另外,在原型和构造方面,应该在瑞士进行,而机芯方面至少0%构成部件的价值在瑞士完成,电子机芯的比率是60%。

    这就给人钻法律空子的机会了,现在市场上的瑞士手表也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华夏人去瑞士注册皮包公司,回来卖假洋鬼子表,比如陈小春做广告的那个宾格表;要不然就是瑞士人自己拿着手表最多20%价值的部分在华夏制造,也就是在华夏有代工厂。

    听起来20%并不多,但是在华夏,进口手表最值钱的是税!其次是品牌带来的盈利,然后是运营成本,最后才是硬件价值!真要较真的话,这手表自身硬件的价值还不到瑞士手表的20%呢!

    那这样的瑞士手表和假表有什么关系呢?

    在华夏东南沿海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代工厂,拿着整表在代工厂里装配,最后成品再运会瑞士或者直接到公海盖个公章再回来华夏市场,结果就这么一来二去,表商节约了成本,代工厂赚了钱,坑了消费者。

    最关键的是,那些代工厂都学会玩复刻了,谁也想不到,原来做这高档表的门槛竟然这么低?于是一窝蜂的去做假表!现在市场上那些所谓‘假冒不伪劣’的高仿名表,千八百一块,甚至还有二三百的,其实成本就不到一百,哦,说的是人民币。

    而现在瑞士假表泛滥,说到底还是瑞士人自食恶果。

    他们为了节约成本,在华夏代工,但是这里有个问题,就是表模的制作。

    要制作一个不锈钢表壳其实成本不贵,但是那模具贵,每款型号的手表,都有一套模具来负责,而这套模具的价格,起码上百万人民币。

    这样的模具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出来的,也不是随便一个假表厂老板都能拿出来的。可是我们看到微商里那些卖假表的,宣传口号就是什么‘一比一倒模’,不明所以的还以为他们吹牛呢!你怎么倒模?你以为那些不锈钢表壳是蜡做的?

    其实他们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因为外国客户找华夏代工厂做表的时候,会带着模具来制作表壳,什么天梭、美度、万国、欧米茄、梅花、浪琴、帝舵之类的瑞士手表,都在国内做过表壳。

    华夏人民是勤劳的,给你们加工手表?没问题啊!每天十二小时加班加点!够不够敬业?瑞士人感动的是感恩戴德,啧啧,还是华夏人好啊,工作认真效率,人工还便宜。给他们省了多少钱啊!

    哪知道他们还是不了解华夏人,十二小时加班加点?开什么玩笑!我们是二十四小时连轴转好不好?还有十二个小时给自己制作表壳呢!所以在华夏假表拿着正经八经的‘一比一倒模’一点也不奇怪。

    正品的表壳再加上国内表厂出产的机芯再加上多年的代加工工作经验,华夏制作的假表水平能差了?很多高仿的表不是专业的人,根本分辨不出来其中差距好吧?你出门看看,那么多带‘名表’的,有几个是真货?

    在华夏,各种所谓‘假冒不伪劣’的高仿名表随处可见,从二三百一块的到千八百的都有,其实成本都不超过一百块,而且这些表不但在华夏有市场,还通过各种手段远销世界各国。那叫一个‘盛名’远洋!

    再看看‘黑鲶鱼’手里这块‘劳力士’,拜托,就算小学生也不会认为这是真的吧?那粗糙的做工就别提了,萧鹏觉得表上的劳力士商标都在那流眼泪好吧。

    不过萧鹏倒也猜出了‘黑鲶鱼’的身份来了:“哥们,你是‘母港集’的人吧?”

    萧鹏所谓的‘母港集’,其实是游艇母港几个街道外的一个集市,准确的说,更像是跳蚤市场。

    要知道,平时在游艇母港出没的,除了船员就是游客,反正经济条件都不错,很多人就在这里看到了商机,很多人聚集到这里,卖点什么旅游纪念品之类的补贴家用,时间长了之后,这里倒成了一个很大的集市,什么非裔、拉丁裔、亚裔,都在这里卖东西,而且卖什么的都有,吃穿用度都能在这里买得到。刚才那老钓友正是介绍萧鹏去那里买鱼。

    不过这里也是鱼龙混杂,什么小偷骗子之类的都有,卖什么的都有,很多小偷偷到东西后也会到那里销赃。像‘黑鲶鱼’应该就是属于其中之一吧,毕竟他身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了,唉,这星条国的小偷偷东西可不嫌弃东西贵贱,能拿的都拿,就算卖不出去还能拿出来送人不是么?

    不过即使那里挺混乱,什么样的人都有,游客也不用为治安发愁,毕竟这里是属于治安好的富人区,警方在这里投入了大量警力,有什么事情随时可以找到警察。所以很多游艇游客下船无聊后,都会去那边逛逛去。

    萧鹏早就听说那里,不过却一直没去过。

    哪知道‘黑鲶鱼’听到‘母港集’三字,却露出一个苦笑的表情:“其实我原来在那里的,还有自己的固定摊位呢!但是后来发生了点事情,所以不能在继续在那里了。不过你们想去那里么?不是我自吹,我在那里还是很有人脉的,你想在那里买到什么,我都能给你们拿来最合适的价格!当然,你如果满意的话给我点辛苦费那也是应该的,不是么?”

    萧鹏一愣:“你为什么不能在那里了?怎么?你得罪人了?那里还有帮派分子不让你在那边呆么?”

    ‘黑鲶鱼’摇了摇头:“帮派分子?在那边到处是警察,谁敢在那里捣乱!”

    萧鹏彻底糊涂了:“那你为什么不能继续在那里了?”

    ‘黑鲶鱼’愤愤的说道:“还不是因为该死的‘hap girl’?我特么的让一个碧池给坑了!”

    萧鹏好奇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在洛杉矶被‘hap girl’坑?这可是个稀罕事。这也太没脑子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