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四章 奇葩的姓氏
    华夏人的姓名其实就很奇葩了,起码在所有外国人眼里都是这样的。

    这跟中文博大精深有关系。外国人不理解短短的两三个字的名字里,怎么会含有那么多那么做的寓意。(就像某扑街作家,尽管长得不太善良,但是却有个可爱的名字,叫做杨萌,萌萌哒的那个萌。有人说他名不副实,他就理直气壮的说:哪里错了?这是草日月的萌,多霸气?)

    但是真要说起来,姓名最奇葩的应该算是星条国的,星条国人起名,有时候跟玩一样。

    他们的姓名要分开来说,先说‘名’,星条国人的名字是真的很简单,号称有三千五百多个,但是实际常用的,不超过五百个,而且这些名字绝大多数都是从圣经上抄下来的,不外乎就是什么约翰、彼得、约瑟、玛丽等等等等,星条国父母给孩子起名字,不像华夏父母那样绞尽脑汁大做文章,只要照着圣经选一个满意的就行。

    甚至更简单的,比如爷爷叫什么,嗯,我尊敬你,就把你的名字给我孩子用了。这样的事情在华夏那叫大逆不道,在星条国却是那人骄傲的事情!文化差异、文化差异。。。。。

    相比之下,星条国人的‘姓’,那是五花八门。毕竟星条国是一个‘民族大拼盘’,世界各色人种混居于此,带来各自的文化、语言的同时,也带来了各自的姓氏。稀奇古怪五花八门。如果有个排行,星条国姓氏之杂肯定是世界第一。

    比如说来自英伦三岛的盎格鲁-撒克逊血统移民,他们继承了鹰国的传统。

    早期的鹰国人,一生下来就只取一个名,压根就没有姓。那时候人们群居共处都是住在小城镇里,同名的人屈指可数,倒也不麻烦,可是随着岁月流逝,小村寨变成了大村庄,大村庄变成了城镇。这就导致同一个地方好几个人取名相同,那么人们如何区分这些同名的人呢?

    他们直接在名字后面加上自己的职业,比如说一群叫做约翰的,织布工约翰就是‘john h avr’;磨坊工约翰就是‘john h millr’;放羊的约翰叫做‘john h shphrd’;厨师约翰就是‘john h ook’;盖房子的叫做‘john h harhr’。时间长了就变成了‘john avr’(约翰-威弗尔)、‘john millr’(约翰-米勒)、‘john shphrd’(约翰-谢尔菲尔德)、‘john ook’(约翰-库克)、‘john harhr’(约翰-撒切尔)。。。。。

    这样出现的姓氏还有很多,比如莱特是制造者的意思、史密斯是铁匠、哦,这个姓氏还有很多延伸,比如姓卡特莱特的原来是指造马车的;而史密斯延伸出来的更多了,什么姓古德史密斯的是金匠、姓布莱克史密斯的是铁匠、提恩史密斯是锡匠、库伯史密斯是铜匠,而且沿用至今。

    要不然就以他们的住处所姓氏,住在树林里的,姓伍德(ood);住在田地里的,姓菲尔德(fild);住在悬崖的就是克里夫(liff),这样的姓氏还有很多,什么特里、莱恩、布什、布鲁克、福特等姓氏,都是类似于此。

    要不然干脆以这人的体貌特征来作为姓氏,你长得矮?姓肖特;你皮肤颜色深?姓布朗。呃,‘朗’这个姓也是由此而来,也就是英文‘long’。长的?哪里长?

    至于那些叫什么逊的,比如约翰逊、罗宾逊、威廉姆逊之类的,就是说明他们是约翰的儿子、罗宾的儿子、威廉的儿子,直接拿来做姓氏了。

    作为盎格鲁撒克逊的后裔,星条国也把这样的姓氏带了过来,现在星条国那是姓什么的都有。

    姓苹果的姓桔子的姓大米的姓小麦的姓玉米的,什么粮食水果都有姓的。美国前国务卿赖斯,不就是大米么?ri!

    阿姆斯特朗?祖上一定是壮汉,胳膊粗的可以;还有人姓‘懦夫’姓‘疯狂’姓‘棺材’姓‘扫把’姓‘地狱’姓‘死亡’。

    有些人明示白人,却偏偏姓布莱克(bk),有的人黑的发亮,却偏偏姓怀特(白),明明是金发碧眼的白人妹子,偏偏姓布莱克曼(黑男人)拜尔德(秃头)。

    在这里姓‘富人’的不一定真有钱,有人姓了一辈子‘班克’(银行)、‘班克曼’(银行家)、‘古德曼’(金人)、‘凯驰’(现金)却依然是个穷光蛋一文不名,而‘普尔曼’(穷人)却可能是个大富翁。

    这些姓氏还可以理解,但是有的姓氏就让人无法理解了:克里斯(基督)、金(国王)、奎恩(女王)、普林斯(王子)、之类的还好说,算是你们为了光宗耀祖,但是怎么还有人姓‘雷普莱’呢?哦,是强犯的意思。。。。。。这只是鹰系姓氏,还有日耳曼系,这日耳曼裔可是星条国第一大族裔,当年二战就是日耳曼裔带领的星条国人和日耳曼人打架。什么盟军欧洲总司令,后来成为总统的艾森豪威尔、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都是日耳曼裔。。。。。。

    他们的姓氏比起鹰国姓氏更加有趣,他们的姓氏基本有另外一层意思,大名鼎鼎的前日耳曼总统科尔意思是‘卷心菜’;车王舒马赫是‘鞋匠’;爱因斯坦也就是‘一块石头’;巴赫是‘小溪’,茨威格是‘树枝’。。。。。

    高卢裔姓氏则是更喜欢用绰号来命名,比如启蒙思想家卢梭,他的姓的意思是‘红头发’,以为他的祖先可能是长着红头发的人。埃布尔的意思是‘呼吸’;伯纳德意思是‘像熊一样勇敢’。。。。。。

    而这些乱七八糟的姓齐聚在星条国,也就变成了现在星条国这局面,名字几乎千篇一律,你能在星条国找出几百万个‘迈克尔’,但是他们的姓那叫一个乱七八糟。像‘黑鲶鱼’这样的名字,在星条国那真是随处可见!

    就在萧鹏还在为‘黑鲶鱼’的名字感叹的时候,车子放慢了速度:“萧,我们到了!一会儿你注意一下,下车后你们不要说话,一切交给我。”

    萧鹏不明白为什么,‘黑鲶鱼’把车找了一个空位停了下来,萧鹏和亚莉刚一下车,就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给一群人围了起来,萧鹏一开始以为是要打架,还下意识把亚莉护在身后,结果一看,呃,还真不是来惹麻烦的。

    围过来的人是什么人都有,有着不同的肤色,说着不同的语言,但是所有人都在干一件事情------拼命拿着手里的商品向着萧鹏两人推介。

    他们推介的商品也是五花八门,有衣装鞋帽、有成套的化妆品、有民族纪念品。。。。。。也有神秘兮兮掏出个小塑料包问萧鹏要不要爽一下的毒贩,甚至还有人更干脆,直接把一张张的名片塞到萧鹏的手里,上面有汉语和英文两种语言注明:“华夏按摩、上门-服务、价钱公道、包君满意”,和报纸上的广告一样,也是没有地址,只有一个联系电话。

    萧鹏挠了挠头,刚才给自己塞名片的好像是几个女人啊?看出来这生意不好做,这尼玛还真够敬业的啊,亲自出来推销了?

    ‘黑鲶鱼’也下了车,看到这一幕,笑了起来。推开人群走到萧鹏两人身边:“朋友们,都散了吧,这两位是我朋友,你们的摊位我都知道在哪里。我会带他们去看看的。”

    “‘黑鲶鱼’,你不是开玩笑吧?这是你朋友?”其中一个人问道,口音中明显的拉丁裔口音。

    ‘黑鲶鱼’点了点头,没成想人群轰然一声,四下散去,留下萧鹏和亚莉面面相觑,临走前还听到有人在嘀咕呢:“看他们穿的像是游客一般,没想到是‘黑鲶鱼’的朋友,这‘黑鲶鱼’整个一个糯米鸡------一毛不拔还要沾一点。他的朋友能有钱才怪!”

    说话的声音不小,‘黑鲶鱼’有点尴尬,对着萧鹏说道:“那个,你知道的,我这人平时有点节约。”

    萧鹏嗯了一声,这随身踹香肠的主,怎是一个‘节约’就可以形容的?但是他可没有任何瞧不起‘黑鲶鱼’的想法。只有穷过的人才能理解这样的生活。

    萧鹏当年和杨猛两个人在马场做小工的时候,那点收入够干什么?和每个打工仔一样,一边给家里汇钱报平安,一边就着咸菜啃馒头。

    给父母的电话永远都是‘我在这里过得很好’,‘这里比家乡有前途的多,我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说的好像两人跑去马场不是打工,而是做霸道总裁一样。

    其实呢?每个月到了月底,吃方便面都是奢侈的享受,那时候抽烟都不舍得扔烟头,就是为了到了月底买不起烟的时候能有烟头抽。。。。。。就算这样,给家人打电话时还是一口一个‘我很好,我在这里过着神仙才能过的日子呢。。。。。。’

    萧鹏穷过,所以理解‘黑鲶鱼’。也不会瞧不起他。相反,还有点佩服他。

    这‘黑鲶鱼’看来原来生活不错,还有能力开自己的修车厂。遭遇变故后,变成现在这样,却没有自暴自弃。这是个热爱生活的男人。

    萧鹏心中暗暗决定,到了‘母港集’,多买点东西,然后给‘黑鲶鱼’点帮助。

    结果到了‘母港集’,萧鹏有点傻眼,在这里买东西?

    我靠,饶了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