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五章 怕老婆的张仲远
    “亲爱的,你在看什么看得这么认真?”亚莉问道。

    萧鹏手里拿着一本像是书籍的玩意,硬质封面,一张软纸把它们连接在一起。上面写着书法作品。

    “一副字帖。记录了一首词,哦,就相当于歌本。”萧鹏答道。

    “歌本?那是什么?”亚莉没听说过这东西。

    萧鹏解释道:“哦,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国家几十年前,文化生活还是很匮乏的,后来到了改革开放,文化生活才多了起来,像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出生的华夏人,小时候一般都会有个歌本,其实就是本笔记本啦。上面手工记录着各首歌的歌词。我现在拿着的就相当于华夏古代的歌本,不过至今也有**百年了。”

    亚莉听了:“原来这是古董?有那么多年的历史了么?那应该是很值钱的吧?”

    萧鹏耸肩道:“真的假的还不确定呢。我实在不指望在这样的地方能买到真货了。”

    亚莉看着萧鹏无奈的样子笑了起来,毕竟这一路的假货让她也十分无语:“我不了解汉字,上面的字迹看起来好漂亮,亲爱的,这个字迹很好么?”

    哪知道萧鹏却摇了摇头:“虽说不差,但是也不算顶级。不是什么大师。”

    “哦?你知道这是谁写的?这个人很出名么?”亚莉继续问道。

    萧鹏挠了挠头,叹口气说道:“怎么说呢,名气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就跟现在的一些小导演一样,挂着头衔挺吓人。可是说他名气小吧?他又跟那个时期诗歌圈的名流都有交情,他自己是我们华夏知名词人姜夔就是好朋友;可是你说他名气大吧?他又没留下任何被历史记住的文艺作品,它能被人们记住,还是因为那著名词人姜夔的一首词,叫眉妩-戏张仲远。”

    “啊?这人最大的特点是什么?还能被人写在诗歌里?”亚莉问道。

    萧鹏回答言简意赅:“怕老婆。”

    “噗。”亚莉珊德拉听后直接喷了。

    萧鹏笑着解释道:“这个张仲远的妻子,其实也是大家闺秀,读过书,知书达理,和这张仲远倒是挺般配的。不过他老婆生性多疑,是出名的‘醋坛子’。对张仲远的约束极为严格。恨不得把他天天装在口袋里,攒在手心里。”

    “你也知道,不管古今中外世界各地,这文人多风流。都是感性动物么------‘感情丰富’。这张仲远也是混文艺圈的,在那个年代,正是流行召歌姬喝花酒,给红粉佳人写情诗的年代。文人凑一起就干这些事。一个个喝的酩酊大醉的时候留下一首首流传千古的诗词。现在提起来也堪称一段美谈。只可惜张仲远是从来没有机会参加这样的聚会的-----因为他老婆盯得紧,不让他参加。可能这也是张仲远没什么作品传世的原因吧。”

    “他老婆对他的盯梢活动进行的堪称‘无微不至’了,那时候文艺圈的朋友要登门拜访张老师,按照当时的礼仪,一般是要先递上名帖的,呃,就相当于现在的名片。但是张妻总会抢先接过名帖,先不让人进门,而是先盘问张仲远:‘这人是干啥呢?是不是要叫你去喝花酒?’‘这人怎么以前没见过?混哪一片的?’时间长了,都没什么人愿意去张仲远家里。”

    “而张仲远要出门的话,他老婆更是再三审问:‘你要去哪?见什么人?’等他走后,张妻就会仔仔细细检查张仲远的书房、行囊,就跟现在的女人喜欢翻看老公手机电脑一样,就想查查里面有没有张仲远出轨的蛛丝马迹。而等到张仲远回来,又会仔仔细细查看一圈他身上有没有什么头发唇印之类的女性痕迹。”

    亚莉听后瞪大眼睛:“有没有那么夸张啊?她就不知道尊重**么?”

    萧鹏笑了:“拜托,这是接近八百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将什么**?而且这样的女人全世界哪都有,现在女人地位提高了,这样的女人更多了。”

    亚莉想了想,点了点头:“亲爱的,继续讲下去。后来怎么样了?”

    于是萧鹏继续讲道:“后来?淳熙十六年的时候,也就是公历11年的春天,张仲远有一天出门找朋友去,然后他老婆开始例行检查,结果还真让她找到一张梅花笺,上面还有胭脂香味。而那信笺上用娟秀的字体写了一首小词,词牌是眉妩。”

    “等下!”亚莉举手打断了萧鹏的话:“什么叫做词牌?”

    萧鹏考虑了一下:“就是词的格式。华夏古时候的诗歌分为律诗和词,律诗只有四种格式,而词则总共有一千多个词谱,也可以叫做词格,是填词时候使用的曲调。”

    “曲调?”亚莉更糊涂了。

    萧鹏想了想,也确实是自己解释的不明确:“哦,古时候,这些词都是唱出来的,一个固定的旋律就是一个词牌,里面可以填写不同的内容,就像我们华夏的吻别,换成英文词叫做ak m o our har一样,旋律都是一样的。只是内容不同,什么‘浪淘沙’、‘虞美人’、‘浣溪沙’、‘如梦令’、‘江城子’、‘声声慢’、‘定风波’、‘沁园春’等,都是著名的词牌,一共一千多个呢。”

    亚莉恍然大悟,突然想到了什么:“亲爱的,你说这些都是旋律?那你会唱么?”

    “我?”萧鹏一脸遗憾的摇了摇头:“这些古词牌的唱法几乎都已经失传了。这是因为我们华夏人重视文字超过旋律导致的。说起来也奇怪,古代华夏有很多著名音乐家,什么伯牙、师旷、李延年、嵇康、姜夔等等。但是关于这些音乐家,后人只能从文字记载中知道他们取得了多高的艺术成就,但是还真的没有什么他们的作品流传下来。古时候留下来的曲谱并不多。加上人们又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古诗词的唱法濒临灭绝。”

    “当时华夏音乐学院的王苏芬教授努力抢救古诗词唱法,三十多年时间里整理出二百多首古诗词歌曲,在音乐学院也开大课教学生唱古诗词,还曾经申请过国家级非物质文化保护项目,可惜失败了。现在她老人家七十了吧?估计等她过世了,古诗词的真人演唱基本也就ovr了。”

    亚莉瞪大了眼睛:“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不去抢救呢?”

    “钱呗,古诗词演唱又没有什么经济效益,而且演唱的难度比一般歌曲大很多,那些歌手唱这些歌基本赚不到钱。”萧鹏说道。

    亚莉想了想,叹口气:“可惜了。”说完却用一个期望的眼神看着萧鹏。

    萧鹏苦笑着说道:“亚莉,我就算掏钱支持这个项目,可是有的东西不能只有钱,还要有人才行。”

    “有钱不就有人了?”亚莉说道。

    萧鹏摇了摇头:“没有民众的土壤,有再多的钱也是打水漂。”

    “哦。”亚莉突然又想起来什么:“咦,姜夔不就是你说的张仲远的朋友么?刚才你介绍他是著名词人,怎么现在又成了音乐家了?”

    “亚莉,你干脆叫十万个为什么吧。”萧鹏无奈地说道:“我刚才说了,这些词都是唱出来的,那些写词的不会唱能行么?姜夔对音乐史可是有巨大贡献的,他留给后人一部有‘旁谱’的白石道人歌曲六卷,包括他自己的自度曲、古曲和词乐曲调。其代表曲有扬州慢、杏花天影、疏影、暗香等等,成为南宋时期唯一有曲谱传世的杰出音乐家,被誉为华夏‘音乐史上的稀世珍宝’。”

    亚莉听了恍然大悟,急忙说道:“那你继续说下去,那个张仲远老婆看到了信笺之后呢?对了,信笺上写着什么?”

    “我想想啊,大致内容是这样的。”萧鹏开始念起来。

    ‘看垂杨连苑,杜若侵沙,愁损未归眼。’

    “信马青楼去,”

    “重帘下,聘婷人妙飞燕。”

    “翠尊共款。”

    “听艳歌、郎意先感。”

    “便携手、月地云阶里,”

    “爱良夜微暖。”

    “无限,风流疏散。”

    “有暗藏弓履,偷寄香翰。”

    “明日闻津鼓,”

    “湘江上,催人还解春缆。”

    “乱红万点。”

    “怅断魂、烟水遥远。”

    “又争似相携,”

    “乘一舸,镇长见。”

    萧鹏使用汉语给亚莉背诵的这首词,他想的是汉语背一遍后然后跟她讲讲意思就行了,没想到就这样,也把亚莉给迷的不行不行的:“好美啊。。。。。。”

    “呃?你懂是什么意思么?”萧鹏无语问道。

    “不懂啊!但是美就是美!”亚莉说道。

    萧鹏一愣,还真是这样,美的东西是世界都认可的的,而且有句话说得好‘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很多外国留学生到了华夏都把精力放在华夏的古诗词上,理由么?就是一个字------美!

    就像电视节目里中国诗词大会上,李家坡留学生李宜幸和星条国留学生伍淡然的表现,堪称惊艳。而这样的外国留学生其实还有很多很多。

    萧鹏坏笑道:“如果你知道什么意思,可能就不这么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