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九章 拍卖行的门道
    这套玩具,克鲁斯要价七万五千美金,在‘黑鲶鱼’不懈努力之下,最后三万七千美金成交。萧鹏只剩下给‘黑鲶鱼’竖大拇指了。

    最满意的应该是亚莉,她原来以为这套玩具要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美金呢。

    她看的价格是拍卖价。诚然,一套保存完整的玩具送到拍卖场,确实能卖到几十万以上的高价,但是这东西并不是非常稀缺的东西。只有碰到专门的收藏家才能拍出那个价格,如果碰不到呢?

    这就牵扯到拍卖行业的内幕了。可以说,天底下最黑的就是拍卖行业了。

    几乎所有的拍卖价格都会抄到物品实际价格的几倍几十倍甚至几百倍。

    拍卖行可不是雷锋,不会免费给你拍卖的,拍卖成功的话提取佣金,拍卖不成功的话赚取1%的保管费和%的落槌费。假如克鲁斯拿着这套玩具去拍卖行去,拍卖行给出的预估价是五十万美金,那就意味着只要上拍,不管是否拍卖成功,先要掏出来两万美金,这还只是一次拍卖,如果不成功继续拍,每次两万,你让弗兰克这样的人能负担得起么?

    现在国内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某人家里祖传某样物品,不知道价格,找到鉴定机构去鉴定。然后结果就是一群拍卖行开始打电话联系他,把这东西说的要多值钱就多值钱,就是让物主把东西交给他们拍卖行,订下一个远超实际价格的拍卖价去上拍。

    至于拍不拍的出去?他们压根就不关心,反正只要他们自己赚到了佣金就可以了。那就不是一笔小数了。每年上这当的人数多了去了。

    当然,这些还是小意思。还有更狠的!

    现在很多拍卖会,尤其是艺术品拍卖会都是虚拟交易,而这是最好的炒作机会。举个例子,交易双方a和b需要做局一副睡莲,两人协商实际交易价格是一百万美金。然后两人找到拍卖行,联合在一起假拍,两人在拍卖过程把这幅画炒作到一个亿美金!这一个亿,就是虚拟成交价格。

    拍卖结束后,a和b按照实际交易价格一百万,支付了二十万的佣金给了拍卖行,拍卖行再按照这二十万收入的6%缴纳营业税。由于拍卖法规定,对交易双方a和b的真实身份要进行保密,也没有法律要求拍卖公司需要公开实际交易价格,所以这假拍和虚拟交易的成本非常低,也没有任何法律风险。

    国外的先不说,就国内的超过一千万的拍卖交易,至少有一半是最终没有付款的!拍卖只不过是为了制造一个虚拟的价格而已。一些收藏夹为了制造虚拟价格,甚至连佣金都省了,最后压根就没有付款!就算付款也是按照双方商定的价格,拍卖只是一个幌子而已。

    现在国外的严肃学术机构压根就不采信国内拍卖行的数据。

    这种虚拟拍卖有什么好处呢?很多人竟然是为了融资和骗贷!

    曾经国内某大佬运作完某件作品,拍卖价格高达4.5个亿!拍卖还没结束就拿着去银行抵押了2.5亿出来。而那4.5个亿只不过是虚拟价格,真正的成交价格是多少?那就只有那大佬知道了。

    还有的人这么做是为了向地下金融机构抵押,把艺术品作为一种货币凭证,用一些技术手段绕开税收问题。这种做法纯粹就是为了绕开法律,把非法的集资和融资的过程包装成合法的艺术品拍卖。

    最高级的玩法则是发行信托融资,先买下价值几百万的艺术品成立艺术基金,利用艺术基金吸纳数亿投资后,将这个艺术品送拍,再动用艺术基金花天价买回来。

    这样艺术收藏家就成功骗取了这些融资,在基金期限到期后,赎回并付给基金一定的利益率,这可比从高利贷等地下金融弟媳融资的利息低多了。

    而这艺术品信托基金也能让人玩出花来。现在的融资性信托基金的基本模式都是以信托资金收购指定的艺术品,到期后由收藏家以约定的溢价回购。

    在这个模式下,信托项目所投资的艺术品价值涨的再高和暴跌到很低都无所谓,其收益率只取决于信托项目与所投公司的回购协议而已。

    所以,融资性信托实质上也不过是艺术品抵押融资贷款,投资型则是直接进行艺术品拍卖。其最终都是成为收藏家的艺术品融资骗贷的对象,把非法集资伪装成艺术品投资并合法化的手段。

    不管是什么,只要上了拍卖会被人炒作价格,最终目的就是抵押拿钱。

    国内如此,那国外呢?拜托,这些都是国外用烂了传进来的办法好吧!就说这套玩具,哪怕曾经确实拍到了百万以上,谁敢保证这个百万的价格是真实价格不是虚拟价格呢?

    克鲁斯也不傻,按照实际市场流通价格来卖。三万七千美金也可以了,够他一年吃香的喝辣的了。

    萧鹏给他转账后,小心翼翼的把这套玩具收起来,这‘玩具’保存不好的话,可是一个大炸弹!

    克鲁斯掏出烟分给‘黑鲶鱼’:“鲶鱼,我们算是朋友吧?有你这么做的么?你也太狠了,这价格杀得也太低了!我是再也不想看到你的脸了!”

    ‘黑鲶鱼’接过烟笑道:“克鲁斯,你可不能这么说,我这也仅仅是为了我的朋友么,友情归友情,生意归生意,这是两码事。再说了,给你的价格已经不低了,你想这玩意再涨价?起码要再过五十年吧!”

    “好吧好吧,我的朋友们,你们占了大便宜!”克鲁斯耸耸肩,不过‘黑鲶鱼’说的对,这价格其实真的不低了。

    不管什么东西,有人买才值钱,没人买那就什么也不是。你让克鲁斯天天守着这么一套危险的玩具?还不如早点出手变现更踏实!

    亚莉买到了玩具,开心的不行。萧鹏看着她抱着玩具的样子都有点紧张,毕竟这玩意太危险了:“亚莉,冷静,别这么抱着!接下来我们做什么呢?”

    “接下来?当然是把这家伙给我哥送过去了。”亚莉说道。

    “呃?你哥在哪?星条国么?”萧鹏一愣。

    亚莉摇了摇头:“他在日耳曼呢,现在正在和我父亲闹别扭呢。”

    “闹别扭?他们干什么呢?”萧鹏八卦之心涌起,老王子和新王子之间闹别扭?为了什么?

    亚莉叹口气说道:“我大哥去年结婚了,不过我父亲很不满意他的妻子,两个人现在闹得很僵。现在我父亲还准备着收回我大哥的头衔呢!”

    亚莉这么一说,萧鹏倒恍然大悟,因为和亚莉一起,他还是做了些功课了解一下对方的家室的。

    亚莉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分别是恩斯特-奥古斯特六世王子和克里斯坦王子。呃,说句题外话,克里斯坦王子的未婚妻也叫亚莉珊德拉。。。。。。

    这恩斯特-奥古斯特去年大婚,那是世界各国王室名流纷纷前去参加,那天简直是王子公主开趴体,什么普鲁士王子乔治-弗里德里希、摩纳哥小王子皮埃尔王子、夏洛特公主、希腊王储帕芙洛斯等等等等都来到了婚礼现场。

    除了恩斯特-奥古斯特六世的父亲奥古斯特五世。。。。。。

    这奥古斯特五世可历来名声不太好。话说这亚莉还真是有个极品老爹。

    看看他的绰号就知道了:‘打人王子’‘撒尿王子’。。。。。。

    他曾经在外出度假的时候暴打舞厅老板,还把一位跟踪摄影的女记者打的鼻梁骨折;此外2000年的时候,出席国际博览会时,对着土耳其国家展馆撒尿。

    这样想想他不去婚礼现场倒也是好事,这么一位粗俗不堪恶名昭著的老爹如果真的去了现场,还不一定会搞出什么幺蛾子来。倒时候把婚礼现场给搞的一团糟就热闹了。

    据说奥古斯特五世曾经公开反对过自己儿子的婚礼,不过人们猜测,不喜欢平民女性做儿媳妇只是个表面理由,他真正的想法是收回曾经给奥古斯特六世礼物,什么城堡房产之类。还要收回王子头衔,虽然这个已经灭亡的汉诺威王子头衔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

    不过‘黑鲶鱼’明显是听差了:“回收头衔?亚莉小姐,你父亲是什么教授之类的么?这教授头衔也可以世袭?”

    萧鹏笑了,不过也没解释,而是问道:“‘黑鲶鱼’,你帮我找到这么好的礼物,你让我怎么答谢你好呢?”

    ‘黑鲶鱼’听后一愣,却从兜里摸出萧鹏给他的一百美金在他眼前晃了晃:“我拿着你的工资,自然要好好来做了。”

    萧鹏无语:“兄弟,你帮我省了几万美金,却只要一百美金?你没事吧?”

    ‘黑鲶鱼’微微一笑:“我如果一开始没收你这一百美金,那我现在跟你要钱是没错的,可是我收了这一百美金了,再跟你要钱就不合适了。我一直教育我女儿,很多东西比金钱更重要。诚然,我现在很需要钱,但是就算是为了我女儿,这钱我也不能收。”

    萧鹏沉默了,‘黑鲶鱼’值得尊敬。

    做男人不易,身上有太多的负担:家庭、友情、爱情等等等等,在生命中也会面对无数的问题,很多人在碰到苦难的时候,总会选择逃避,或者选择妥协。

    而‘黑鲶鱼’不一样,他选择了坚持。

    萧鹏突然对着亚莉一伸手:“亚莉,给我你手机用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