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一章 焦急的萧鹏
    “这卡很牛逼么?”萧鹏问了个傻问题。

    ‘黑鲶鱼’解释道:“这个卡是最重的信用卡,因为是由钯和金庸激光蚀刻而成。而且没消费一美金就有两点消费点奖励,是高回报的信用卡,同时这张信用卡是完全没有消费额度的,你可以用这张卡购买任何商品,没错,是任何商品,不管你买豪华跑车还是珠宝,哪怕你买飞机大炮都在这张卡的购买力之内。”

    萧鹏听后愣了:“不是只有那运通百夫长卡才这么牛逼么?”

    ‘黑鲶鱼’嗤笑道:“别的不说,光在这洛杉矶,有运通百夫长卡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但是有这摩根钯金卡的,不超过一百人,你说哪个牛逼?”

    萧鹏听了后仔细观察手里的信用卡,咦,好像自己误会帕吉了?

    ‘黑鲶鱼’道:“你有这张卡,根本不用什么私人助理。有什么事情打个电话,什么事情都能给你做到。”

    萧鹏听后将信将疑,亚莉拿着自己的世界丝卡笑着说道:“这些顶级信用卡都有这些服务的。你那信用卡也是这样。”

    萧鹏一脸喜色:“真的?亚莉,把你手机给我用用,让我试一下。”

    亚莉把手机给萧鹏:“亲爱的,你想要他们给你提供什么服务?”

    萧鹏嘿嘿一笑:“我要让他们给我送一套游戏机,接下来的日子我已经打算好了,钓鱼玩游戏机,要让自己彻底放松下来。”

    亚莉一听两眼一亮:“可以只玩游戏机么?亲爱的。”她对钓鱼可真的没有什么爱好。

    萧鹏点头:“行啊,瞧我的。”说完萧鹏也拿起电话,拨打了银行卡上面的电话号码,叨叨了半天后,萧鹏挂断了电话。一脸郁闷。

    亚莉问道:“亲爱的,怎么了?他们不给你买么?”

    萧鹏摇了摇头:“说一个小时之内,就会把东西送到游艇母港。”

    “那你怎么还不开心的样子?”亚莉不解问道。

    萧鹏皱眉道:“电话那头的那个小姐,哦,就是那个金融助理,叫啥来着?艾拉,对,就是艾拉,她跟我说希望我用自己的手机号码,这样会减少很多手续,能更好更快速的为我服务,可是你也知道,我不喜欢用手机的。”

    亚莉撇嘴:“你就拿个手机怎么了?又不是没有来电显示,看到不熟悉的号码不接不就行了?你这不喜欢用手机,可是你就不想想,有人关心你却联系不到你,那是多让人烦恼的事情?”

    萧鹏一愣,他知道亚莉说的是老妈,不得不说,亚莉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他还是嘴硬:“我妈要找我,给猛子打电话就找到我了。”

    亚莉却道:“打电话你接和猛子接效果能一样么?”

    萧鹏思考了一下:“好吧,过几天老潘过来,让他给我带个电话什么的。”

    “你早就该这么做了。”亚莉说道。

    萧鹏对‘黑鲶鱼’说道:“‘黑鲶鱼’,我们先走了。雷蒙能联系到我的,今后就看你自己的了,加油哦!”

    ‘黑鲶鱼’听到萧鹏要走,赶紧说道:“萧先生,我送你们。”

    亚莉却道:“黑鲶鱼,我们自己在这里走走就好,一会儿服务公司会派人来拿东西。祝你今后好运了,希望你在纽约州能一切都好。”说完指了指萧鹏给‘黑鲶鱼’的纸条。

    “相信我,我一定会抓紧这次机会的。”‘黑鲶鱼’道。

    萧鹏两人和‘黑鲶鱼’告辞后,继续在这‘母港集’里闲逛起来。等待‘世界丝卡’服务公司的人来拿那套玩具,同时两个人也在这里大采购起来,虽说这里假货一堆一堆的,但是托福于这里有大量的华裔存在,所以这里有相当一部分变成了一个农贸市场,里面什么蔬菜海鲜都有人卖。

    萧鹏两人在这里买的不亦乐乎,尤其是不少老板都是华裔,可以用汉语来讨价还价,萧鹏甚至找到了在家里逛菜市场的感觉了。

    而正是此时,‘黑鲶鱼’在停车场被几个人给围住了。

    带头的是一个拉丁裔,一头长发也没怎么搭理,嘴里一排金牙说话时闪闪发光。

    “黑鲶鱼,你不是给一对有钱人做保姆么?怎么了?让人给扔了?”大金牙说道。

    ‘黑鲶鱼’皱眉:“弗朗西斯科,你什么意思?带这么多人要干什么?”

    弗朗西斯科听了‘黑鲶鱼’的话,哈哈大笑起来:“我们这么多人过来还能干什么?听说这里有财路啊。看看能不能从那俩人身上搞点钱啊!还有,‘黑鲶鱼’,我什么时候允许你叫我弗朗西斯科了?你要叫我全名!”

    所谓‘记住我的名字、称呼我的全名’在星条国拉丁裔里十分盛行,这有点强迫别人记住自己的意思,其实说白了,还是自卑导致的。生怕别人瞧不起自己。

    华夏的小痞子也是这个德行:打完一场架,赢的得意洋洋:“我叫,不服的话就到找我,我打到你服。”

    这尼玛不是傻逼么?报警一抓一个准,要多没脑子的人才能干出这事来?

    ‘黑鲶鱼’微微一笑:“弗朗西斯科-罗格里格斯-保利诺-艾梅内希尔多-特奥杜罗-弗朗哥-巴蒙德先生,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去做这事。”

    在拉美很多国家都是讲西班牙语,所以他们的名字都是和西班牙差不多,几乎所有西班牙人名字都是一大串,就拿著名的画家毕加索来说,他的全名是‘帕布罗-迭戈-荷瑟-山蒂亚戈-弗朗西斯科-德-保拉-居安-尼波莫切诺-克瑞斯皮尼亚诺-得-罗斯-瑞米迪欧斯-德-拉-山迪西玛-特立尼达-玛利亚-帕里西奥-克里托-瑞兹-布拉斯科-毕加索’!

    而这个名字在西班牙语系国家里,只能算是中等偏上的名字,他的父母是虔诚的教徒,这个名字里面的意思是各种对宗教的虔诚对宗教人物的信仰,不过基本上中间那一大串名字基本不用,只是登记在官方文件里才用,其实人们只会称呼他帕布罗-瑞兹-毕加索。其中帕布罗是他名,瑞兹是他父亲的名字,毕加索是他母亲的名字。。

    不过大多人都习惯用父姓来称呼,像弗朗西斯科这一串名字,其实只要叫做弗朗西斯科-弗朗哥就行。毕加索却用了母姓,叫帕布罗-毕加索。

    如果按照习俗的话,其实毕加索应该叫做帕布罗-瑞兹。

    弗朗西斯科皱眉:“黑鲶鱼,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们这么多人还对付不了他们那两个人?”

    “他用的是jp摩根的钯金卡,你就算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也知道这张卡代表了什么吧?”‘黑鲶鱼’说道:“当然,你可以不听我的意见,想对他们动手?去吧,反正他们现在正在市场里面呢。弗朗西斯科-罗格里格斯-保利诺-艾梅内希尔多-特奥杜罗-弗朗哥-巴蒙德先生,我可以走了么?”

    弗朗西斯科听到‘钯金卡’三个字的时候愣在原地,‘黑鲶鱼’的话让他回过神来,他疑惑的问道:“‘黑鲶鱼’,你说的是真的假的?”

    “你可以问克鲁斯,我们在一起亲眼看到的。”‘黑鲶鱼’答道:“而且是他自己的钯金卡,并不是什么借来的。”

    弗朗西斯科吸了口凉气。只见他握着‘黑鲶鱼’的手,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高傲,现在热情的就像‘黑鲶鱼’是他失散多年的兄弟一般:“兄弟,叫我弗朗西斯科-弗朗哥就好。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我差一点酿成大祸。不然我们一起去酒吧坐一下,让我表达一下谢意吧。”

    ‘黑鲶鱼’摆了摆手:“弗朗西斯科-弗朗哥,谢谢你的好意了,我现在要去纽约了。”他现在的心已经飞到纽约了,可没时间在这里浪费。

    弗朗西斯科也没有强留,目送‘黑鲶鱼’的小车远去。

    他的一个手下疑惑问道:“老大,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让他走了?开始不是打算让他把那两个人骗出来咱们好下手么?他都走了咱们怎么下手?”

    弗朗西斯科一巴掌拍到说话的小弟脸上,气呼呼的说道:“动手?动个屁啊!你没听到‘黑鲶鱼’的话么?那是拿着钯金卡的人!这样的人你敢动手?就算咱搞来一笔钱,也要有命花才行!到时候满世界抓捕你你能受得了?咱这一群人有一个算一个,谁也别想逃得了!如果咱们真的动了手了,那最麻烦的肯定是咱们自己!”

    “老大,那现在咱们做什么?”旁边一个小弟问道。

    “做什么?撤啊!万一有人这时候动了他们的注意,对他们下手了,咱们这一群人在这里,肯定也逃不了干系,别给自己惹麻烦!走!”

    他作为一个老大是合格的,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不过有一点他没想到,就算别人现在想对萧鹏下手,也没有机会了。

    萧鹏现在正坐在一辆车里,一脸急色催促司机:“兄弟,我们能再快点么?”

    亚莉安慰道:“亲爱的,别着急,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这还不是大事?我真特么的傻,怎么忘了这茬了!司机,再快点再快点!”

    司机点点头,加快了油门,不过他一脸疑惑的从后视镜里看着萧鹏,刚才还没事,怎么接到一个电话就变成这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