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六章 乔纳森跑了
    不得不说,乔纳森还是一个很有干劲的男人,现在他算豁出去了,彻底跟萧鹏叫上板了!这跟女人无关,而是事关自己作为男人的尊严!

    不过几个回合后,他跑的比兔子都快,直接离开了酒吧。

    珍爱生命,远离萧鹏。

    如果不是心疼他自己昂贵的boss西装,他都想拉开架子跟萧鹏干一架,不揍他一顿都不解恨了!这是从哪里来的怪物?

    倒是孙璇,在乔纳森离开后,很有兴趣的坐到萧鹏身边,瞪着两个大眼睛看着萧鹏------这个家伙,忒古怪一点了吧?

    乔纳森在跟萧鹏比过经济实力、事业、邻居、美食之后,全部惨败,但是他还是不气馁,想出一个办法,跟萧鹏比学识!这尼玛你年纪轻轻的应该不是对手了吧?于是两人就出现了以下对话。对话结束后,乔纳森就直接开溜了------再留下去,那只剩下丢人了。

    “萧,你喜欢么?”

    “还好了,原来有时候会看,但是如果玩起来就不愿意了。这几个月我就没看什么书。”

    “太好了。。。。。哦不,我的意思是太遗憾了,人,多学习点知识才行。人如果脑袋空空,那是不会有什么出息的,而读书是最好的增加学识眼界的办法。”

    “呃,乔纳森,你说得对,今后我会多看点书的。”

    “我最近就在研读日耳曼哲学家们的著作,话说这日耳曼真是个奇怪的民族,各种哲学思想都出自他们那里,就连纳粹和gonghan党这两个极端的主义也都是出自于那里,所以我就一直研读那边的哲学类思想书籍,比如像是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海德格尔的存在于世间,特别是后者,里面有句话给我印象非常深刻,‘物质的倾向只能限制,决不能完成或者满足’。静下心来思考这句话,简直太准确了!人的**是无穷无尽的!尤其是在物质方面!”

    “哦,乔纳森,我给你指出个错误:这句话并不是海德格尔说的,而是亚瑟-叔本华在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里所写的。出自卷二第十三段。”

    “。。。。。。咳咳咳咳,可能是我记错的了吧?看的有点多,经常会记混了。萧,你结婚了么?”

    “没有,你呢?”

    “唉,我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我正在尽力走出来。”

    “哦?为什么?”

    “就像列夫-尼古拉耶维奇-托尔斯泰在1年所著的安娜-卡列尼娜里开篇的那句话所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我只是想看到我以后的幸福。”

    “Вc cчacлnbы cmьn пooжn дpyг ha дpyгa , kaждar hcчacлnbar cmьr hcчacлnba пo-cbomy”

    “嗯?萧,你在说什么呢?”

    “哦,我说的是你引用的那句话的俄语原文。”

    “。。。。。。”

    乔纳森跑了,决定远离萧鹏这个怪物了。这尼玛怎么比?比不过啊!他今天脑子抽了要跟萧鹏比这比那的!这不是自取其辱么?

    萧鹏耸耸肩,就这战斗力还想拿着自己当他泡妞的踏脚石?

    哥们,你想多了!

    孙璇盯着萧鹏看了半天,用汉语说道:“你真是个有意思的人。说吧,是我请你喝一杯呢,还是你请我喝一杯呢?”

    萧鹏笑着说道:“这肯定是我展示绅士风度的时候了,你想喝什么?”

    孙璇看了看萧鹏的酒杯:“其实我想喝‘深水炸弹’,但是在这里我就不指望能喝上‘深水炸弹’了。不然你介绍一下?”

    萧鹏吹了声口哨:“哇,听你这句话可吓我一跳,你这酒量可嘉啊,你就不怕在外面喝醉了让人占你便宜么?”

    所谓‘深水炸弹’,是一种华夏年轻人里常见的喝酒方式,说白了就是啤酒兑二锅头:用一斤容量的扎啤杯倒满一杯啤酒,在上面搭两只筷子,筷子上放着一个小盎司杯,里面是满满的二锅头。然后用力拍打桌子,桌子晃动,盎司杯掉入啤酒杯里,二锅头和啤酒混在一起,同时还会起来很多啤酒沫,趁着这时候一口气喝光。再用嘴巴把盎司杯拿出来摆在一旁,这算是喝完了一杯‘深水炸弹’,酒量差的人根本受不了这种喝法。

    孙璇咧嘴一笑:“我可是来自东北的,想要灌醉我们东北女孩?起码先来十个‘深水炸弹’再说!”

    萧鹏竖起大拇指:“果然海量!在这里你就别指望能找到二锅头了,不然这样吧,强尼,两杯‘b-52’吧。”

    酒保强尼吹了声口哨:“萧先生,你这是碰到对手了?连‘b-52’都上场了?这是要拼到底了么?”

    萧鹏笑着摆手道:“得了吧!这‘b-52’对我们来说,小as了!”

    强尼刚想说萧鹏吹牛,不过想了想这几天萧鹏他们几人喝酒的样子:“好吧,我原来想说你吹牛,但是现在我觉得你说的对,你们稍等,马上调好。”

    孙璇不解:“这‘b-52’是什么玩意?鸡尾酒么?”

    萧鹏点头笑道:“这星条国人呢,就喜欢各种搞噱头,夸大其词,这‘b-52’其实最早是指他们的一款叫‘同温层堡垒’的轰炸机,那是星条国的战略威慑支柱型轰炸机,服役已经半个多世纪了,到了今天仍然有大量的b-52活跃在世界各地,是现在全世界最著名的喷气式轰炸机之一。”

    “那这和酒有什么关系?”孙璇更糊涂了。

    萧鹏解释道:“就是形容这酒是烈酒,威力强大。不过你别担心,跟‘深水炸弹’比起来,这不算什么。起码不用你一口喝一斤不是?”

    萧鹏刚说完,强尼把两个小盎司杯放在两人眼前,孙璇一愣:“就这么少?不过挺好看的。”

    一盎司大约半两,26克多点。

    这杯子里酒多不多?真不多!可是少不少?可真不少!萧鹏感觉用盎司杯喝酒是最容易醉的,至于原因么,倒是很简单,谁用盎司杯喝酒不是一口一杯?还跟喝白酒似的小口抿么?

    不过这‘b-52’确实如孙璇所说,挺好看的,酒杯里从下到上三种颜色,这是因为里面用了三种酒,密度不同,所以层次鲜明。

    很多人都以为鸡尾酒都会分层,都是五颜六色的,其实这是个误区,大多数的鸡尾酒的颜色都很单调,会出现分层五颜六色的非常少。这鸡尾酒分层的原理是用不同酒以及果汁的不同密度来导致。虽然好看,事实上口感未必好。

    就像这‘b-52’鸡尾酒,其实就是依次注入三种酒,先是咖啡甜酒、然后是百利甜酒、最后是黑朗姆酒或者伏特加、金酒这样的高度酒。所以显示出颜色分层。

    不过和一般的分层鸡尾酒口味不好不同的是,这‘b-52’明显是例外,这跟它独特的喝法有关系。

    孙璇刚想接过酒杯,萧鹏却摇了摇头,只见强尼拿了一个长嘴打火机,在酒杯口快速的绕圈烧了一下,然后直接点火,酒杯里直接出现了蓝色的火苗。

    强尼递给孙璇一根短吸管:“赶紧喝下去,所有点火的鸡尾酒都要赶紧喝下去,要知道,酒精点了火后,很快酒精酒燃烧光了,只剩下白水和果汁了,所以,快点喝。”

    孙璇接过短吸管,却发现强尼没有给萧鹏吸管:“他怎么没有吸管呢?”

    萧鹏也没解释,直接端起酒杯一口喝下,带着火焰的鸡尾酒就这么一下子进入萧鹏的嘴里。孙璇看了一愣,萧鹏却张开嘴,酒已经全下肚了,什么事情也没有:“燃烧需要空气,让火在嘴里熄灭,这样能喝出最好的味道。不过喝的时候要小心,尽量避免碰到杯口,不然会被烫伤的。”

    孙璇可不敢这么喝,倒是把吸管插入酒杯,快速的把这杯酒喝进肚中。喝的时候先冷后热,感觉确实非常的不一样,有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而且先喝到嘴里的甜酒中和了后面的黑朗姆酒的霸道,让入口变得更加的舒适。

    “呜,这么喝味道可真不错!”孙璇瞪大了眼睛。

    “喜欢?正好,今天我的酒伴还没来,咱们俩喝个过瘾的,强尼,再来两个!”萧鹏道。

    “好嘞!”强尼又拿出两个盎司杯,再次调了两杯‘b-52’。

    强尼刚想点火,萧鹏却摆了摆手:“孙璇,我先跟你说,这酒后劲可不小,你别喝醉了。”

    “我喝醉了?开什么国际玩笑!我还没有喝醉过呢!”孙璇倒也很霸气,萧鹏努努嘴:“强尼,点火!”

    两人就这么边喝边聊,聊得倒也乐呵。

    “萧鹏,你这是到星条国旅游么?第一次来?”孙璇问道。

    萧鹏点头:“是啊,第一次来,你呢?”

    “哇,那你英语真不错,我原来就是在星条国留学的,在这里待了四年呢。这是回来玩玩。看看老同学们。”

    萧鹏听后撇撇嘴:“那你没喝过‘b-52’?看来上学时候是乖宝宝一个啊。”

    孙璇没否认,点了点头:“是啊,当时为了让我上学,家人把房子都卖了,我可不想来了跟我那些女同学那样,天天各种胡搞,大了肚子都不知道是谁的。”

    “你毕业后没留下来?”萧鹏问道。毕竟在所有留学生里,女留学生留在这里的概率远远超过男留学生。

    孙璇点头:“是啊,我父亲身体不太好,我还是觉得跟他们一起更合适一些,毕竟和家人一起更舒服一些。”

    “哦,那你现在做什么呢?”

    “我现在在一家网络媒体工作。负责旅游方面的内容。”

    “那这真不错,可以到处玩玩。”

    “可惜收入有点低,一个月的月薪也就是五千多快钱,幸亏补贴什么的还可以,不然我都不明白我为什么要留学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

    孙璇听了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父母为了让我留学,卖掉了当时家里唯一的一套房子,卖了一百五十万,其中一百二十万用来供我留学,剩下的三十万当做首付,又买了一套一百八十万的房子。现在六年过去了,我父母新买的房子已经涨到了四百万,而我呢?却拿着五千块的月薪,跟我父母差不多,我都不知道这出来留学的意义在哪。这花钱送我出国还不如买房子投资呢,回报又快又高。”

    萧鹏听着孙璇的话,不知道怎么安慰好。

    尤其是最近这两年,风光一时的海归渐渐不吃香了。留学生也要跟国内大学应届毕业生一样,要参加企业招聘会,挤人才市场。曾经有知名企业的hr曾经放言:现在的海归研究生还不如5高校本科生!因为他们已经和华夏国情脱节了!

    当然这个说法有点偏颇,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留学生确实不如原来吃香了。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毕竟物以稀为贵,留学生越少越值钱,现在留学生那么多,水准也有高有低,自然也就不吃香了。

    要说最吃香的留学生,必须是清朝时期那群留着辫子出国的,那绝对是当时华夏最值钱的人才,什么民国第一任总理唐绍仪、京张铁路总设计师詹天佑、北洋大学(天津大学前身)创办人之一蔡绍基、外务大臣梁敦彦、第一个允许在星条国执业的华人律师张康仁、杰出工程师郑廷襄等,成材率令人叹为观止。

    哪怕十多年前的海归依然还是很吃香,那时候还是人才稀缺。在那个时期能出国留学的人,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不差钱的,一种是学习好的。这些人回国,要不然就不需要去什么人才市场,要不然就是有真材实料,怎么可能不是抢手货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