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章 狄纬吐苦水
    “啧啧,鹏哥,你今后有苦日子过了。”杨猛在萧鹏身边幸灾乐祸的说道。

    “什么意思?”萧鹏不解。

    “这亚莉哪里都好,就是这心眼,有时候跟针鼻那么大。”杨猛总结道。

    萧鹏呃了一声,这还真不好反驳。萧鹏想了想:“那个。。。。。。她这是在乎我的表现。”

    杨猛却嗤笑一声:“过几天你再说这句话吧。”

    萧鹏一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什么?”

    杨猛发现自己说漏嘴了,赶紧转移了话题:“我能知道什么?就是猜测。那个该准备午餐了。你昨天说今天下厨的。”

    萧鹏一看时间,好家伙,要赶紧准备午餐了。这答应给黄鹤和潘佩宇做饭的。可不能食言。不过嘴上他可不想让杨猛说自己:“现在蔡胖子他们忙的跟什么似的,哪有时间吃饭?不着急的。”

    事实证明,萧鹏错了。..

    起码对蔡俊伟来说,没有什么比吃饭更重要,尤其是萧鹏下厨的时候。到了饭点,所有人一个都不差,都聚集在餐厅里。

    用蔡胖子的话说:‘吃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不过这么多人围着一起吃饭,确实够热闹。

    就连缪缪都说:“我最喜欢你们华夏文化里的就是这么一群人围围坐吃饭,感觉特别热闹。”

    “你们星条国不在一起吃饭?不对吧?”杨猛不解问道。

    缪缪道:“我们习惯用长桌,而不是像你们这样圆桌一起吃饭。边吃边聊说说笑笑,这多热闹?”

    杨猛却撇撇嘴:“这也要分人。和朋友一起坐在一起自然热闹轻松,但是如果和长辈在一起吃饭,就没有这么热闹了,那就要拘谨很多了。对了,狄纬,我其实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

    狄纬正在往嘴里塞东西,听到杨猛说话,抬起头来:“猛子哥,啥事?”

    杨猛问道:“狄纬,你跟我说句实在话,你到底是不是你爹妈把你从马路边上捡来的?我真的怀疑你不是亲生的!真的。”

    狄纬愣了:“猛子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结婚是人生大事吧?可是你感觉你家人都不放在心上呢?连黄鹤老潘都把马场那边的生意放下赶过来了,结果你家还没人过来,这压根就没把你放在心上啊。”杨猛说道。

    听了杨猛的问题,狄纬却笑了起来:“猛子哥,我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你的婚礼想自己来搞,还是让父母给你打理?”

    杨猛一愣,以前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狄纬愤愤说道:“猛子哥,不瞒你说,就为了这个婚礼,我还跟我爸爸打了一架。这是我的婚礼,我想要给李茹一个浪漫美丽的婚礼,留下一辈子的回忆,可是我爹呢?想的就是两个字------‘面子’!你是不知道他是怎么说的‘谁谁谁是我的生意伙伴,要请’,‘谁谁谁欠了我一笔资金没还,这时候请来顺便谈谈欠钱的事’‘对了,还有谁谁谁,正好借着机会邀请他,看看能不能谈成一笔生意’。。。。。。我就不明白了,这特么的是我结婚还是他生意宴客?”

    “可是咱们华夏年轻人的婚礼一般都是父母来操办吧?这不是一个传统的问题么?”杨猛不解问道。

    萧鹏听到这,摇了摇头插话了:“这跟‘孝道’可没有半毛钱关系,哪个年轻人不想自己的婚礼自己说了算?交给父母来操办,说那是‘孝道’‘传统’,那都是屁话,其实归根到底就是两个字------没钱!对绝大多数华夏年轻人来说,一场婚礼就是剥掉一层皮,经济实力决定他们无法自己来操持自己的婚礼,只能求助于父母,然后自然也就变成父母说的算了。不过狄纬,你这话我就不愿听了,怎么?在这船上办婚礼就没面子了?”

    狄纬耸肩:“我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鹏哥,趁着李茹不在,我发两句牢骚,我算看明白了,这所谓的‘代沟’真是个可怕的东西。跟父母想要讲道理,那真是太麻烦的事情了。”

    萧鹏好奇了:“怎么回事?”

    狄纬悠悠说道:“我说要在船上举办婚礼,他们就和李茹家人一样,认为想是电视里看到的那种西式婚礼,哦,就是所有人拿着酒杯站着聊天那种,当时就跟我急了,在他们认知里,只有什么七大姑八大姨九小舅子的十二外甥凑一起吃七大碟八大盘的才算是婚礼。”

    “呃?咱们不就是这么安排的么?蔡胖子可告诉我了,这次的主厨可是高价邀请来的,听说是原来是国宾馆的,以前做过国宴的。你没告诉他,咱们这里够大么?”萧鹏不解问道。

    狄纬苦笑道:“我说了啊,可是人家说了,再大也就是艘船,除非我能给他把航空母舰开过来摆宴席。”

    杨猛一听乐了:“狄纬,整来航空母舰他就高兴了?别激我,惹毛了我真去租一艘退役航空母舰去,一群人坐在航空母舰甲板上露天吃饭?这画面真的太美了!”

    杨猛倒真没说狂话,这星条国从第一艘由煤船改装的‘兰利号’航母到现在为止,包括护航航母和租给同盟国的,已经造了一百六十多艘航母。他们自己服役的也接近八十艘。

    但是星条国的法律规定,退役航母是禁止出售的,所以那些退役航母要不然进博物馆、要不然当靶舰轰了、要不然封存在码头、要不然拆掉。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是浪费钱的存在。

    能租出去赚钱?那就太好了。我们看好莱坞大片里面出现航母,那都是很正常的事。真要搞一艘退役航母在上面举办宴席?十万美金一天,你多租价格还便宜。(认识军方的人免费借你都不是不行,谁说星条国就不讲人情关系了?)

    “行了,猛子,你就别给狄纬添堵了。真尼玛给他弄个航母举办婚宴,那他今后和他老子怎么相处?这不是摆明了叫板么?”萧鹏说道。

    “我还就想跟他叫板了!”狄纬气道:“鹏哥,你是不知道,我这老爹,唉,没法说他了。你说咱们合伙干马场,虽说时间不长,但是托你的福,哥们们都赚了不少,但是呢?在我爹眼里,咱们这都是小打小闹。”

    “小打小闹?”萧鹏有点吃惊:“哥们,你别闹了,你家虽说有些钱,但是也不至于那么夸张好吧?如果单纯论赚钱速度的话,你快追上你父亲了吧?这还是小打小闹?”

    潘佩宇在一边吃着红烧肉,听了萧鹏的话:“鹏哥,你说话别那么给面子。狄叔确实有能力,不然也不会创出今天的家业,但是有些时候又古板的要命,你从他让狄纬移民还看不出来么?在他眼里,只有那所谓的‘实业’才是真正的赚钱手段,咱这都是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就算你现在站在他面前,他也会说你是小打小闹。绝对老一辈的思想。”

    萧鹏无语了,如果是这样的顽固思想,那萧鹏可真没招了:“狄纬,那你是怎么打算的?”

    狄纬皱眉道:“其实我这次在星条国举办婚礼,原来就打算让我爹看看,我已经长大了。鹏哥,说实话,我真的感谢你这艘大船,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让我父亲瞧瞧他儿子现在的本事!鹏哥,你是不知道,我父亲昨天给我打电话,说他的朋友们,嗨,其实也就是什么生意上的伙伴,要来星条国参加我的婚礼。我说来就来呗,你给我宴请名单不就行了?我好安排酒席?他倒好,名单给我了,还让我安排他们的住宿。”

    杨猛一听惊了:“我靠,你爹够牛的啊,人缘不错啊,你这在星条国举办婚礼,你爹都有那么多朋友千里迢迢的来凑热闹?”

    “屁啊,都是我爹出钱,用他的话说,就当招待客户了,反正特么的我的婚礼不用他掏钱,他要把这钱用在‘办正事’上!”

    杨猛无语了:“狄纬,难怪你姐姐那么奇葩,原来这是遗传。”

    萧鹏听后想的却是另外的事情:“狄纬,来了多少人?让他们到船上不就行了?没事,你别考虑我的想法,咱们是兄弟,现在这船就是全心全意为你的婚礼服务。只要你别把我这船整沉了,怎么折腾都没事。别因为这事不让人家来上船,毕竟那是你亲爹,闹得太僵算什么啊?”

    狄纬叹口气:“鹏哥,我倒真没跟你客气,其实我跟我爹吵架之后也就后悔了。我还主动提出来,让他们到船上住,说这船大,他们住的开。你知道我爹说什么?‘我的客户们都是大老板,让他们去住船上?咱家丢不起这人!’非让我去圣巴巴拉联系一个海景度假村,要最好的那种,我就想不明白了,这圣巴巴拉那边最好的度假村不就是那小海景别墅么?跟咱这船有法比么?不过这样也好,我现在就想看到他们一群人看到这‘华夏号’时候的心情,我也想看我爹怎么收这个场!”

    萧鹏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不是么?你们自己家的事情自己掰扯吧,赶紧转移话题:“对了,你姐姐怎么还没来?她应该支持你吧?”

    “她?我现在都在祈求上帝,快点把她收了吧。”

    萧鹏愣了:“她又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