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二章 ‘勇敢’‘聪明’的女人
    “你们听我说完好不好?再这么催我可不讲了!”狄纬急了:“接下里就到关键时候了。再催我可不讲了!”

    “得,你说你说。”狄菁菁的奇葩男友,马场里的一众人可都是好奇的很,到底什么样的男人能让本身就够奇葩的狄菁菁都忍受不下去了?

    狄纬看到周围都安静了,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又干咳一声,还整理了一下衣领,确定周围确实没有人再打断自己的时候,才继续说道:“我姐姐跟他时间并不长,大约是两个多月时间吧。这段时间内,我姐跟他几乎吃遍了全市所有的沙县小吃、牛肉拉面、驴肉火烧之类的小吃,用我姐的话说,没记得他请客吃饭超过一百块的时候,到我姐请他吃饭的时候,那肯定是点一堆摆在桌子上,吃的没有扔得多,还不让打包,说那样丢人。”

    “我姐有一次生病去了医院,他胸脯拍得的贼响:‘老子的女人咋能自己去医院,我陪你去’!然后俩人一起去了医院。可是害怕第一波检查,哦,就是我姐姐拍片子什么的要交钱,他非说地下车库里堵车,有人让他去挪车,在车库门口蹲了半个多小时,我姐下楼一看,都气笑了,又没让他掏钱,他紧张什么?”

    “还有一次,我姐的车送去4s店保养去了,正好那天出去有事,就开着他的车去办事,办完事后给他把车送回去,我姐在楼下等他下楼,那不是冬天么?我姐在楼下开着暖风,结果他开门第一句话是:你暖风咋开的那么足?座椅加热都开到三了!整那么老热干啥?不是你加油不知道心疼是吧?‘吧唧’就把暖风关了,可是他自己开车的时候,大冬天坐车里穿一件衬衣脸蛋都给热的通红通红的,跟那猴子屁股似的。”

    “刚才我也说了,那个男的父母在外地做生意,他每天要不然就是吃外卖,要不然就干脆不吃了。我姐那天心血来潮,给他做了顿饭,把照片发给他让他一起来吃,结果那家伙一看直接怼我姐了‘这饭你能吃的下去?你还真的是啥都吃。我吃饭可将就,这样的饭菜我可吃不下去。’切,这丫的天天身上一股方便面味,但是你只要问他,那是鲍参翅肚一通胡诌,就是不承认自己吃方便面。他怎么可能吃那么低贱的东西呢?”

    萧鹏实在忍不住了:“我靠,这男的也太奇葩了吧?你姐也牛逼,这样的男人还能在一起那么久?”

    狄纬答道:“我姐当时觉得,这人就是有点抠抠唆唆,但是人还是不错的。起码长得挺帅,谈吐也挺幽默的。这消费观今后可以培养不是?于是还想试试能不能继续下去看看他有没有什么改变,不过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我姐实在忍不住了,就跟他分手了。”

    萧鹏好奇起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姐竟然忍受不了了?”

    “他有天跟我姐姐说,他父母回来了,叫我姐去家里坐坐,见见面。我姐也就过去了。哦,毕竟是初次见面不是?我姐也不能空着手去,想了想我姐给他母亲买了个guss的女包,也就是一千多点吧,太贵的没必要,太便宜的拿不出手。然后在他家里吃了个饭。你说正常人来说第一次到男方家,男方父母多多少少会意思一下。特别是他们两口子还是做生意的。这也不是贪财不是?但是怎么说礼节性都会稍微表示一下,鹏哥,你说我说的对吧?”

    萧鹏点点头:“没错,特别是你姐还给他妈买了个包。”

    狄纬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我姐临走的时候,他妈还真给我母亲一个盒子,说这是家里的一点心意,一个心形的小金属盒,能有巴掌那么大。紫色,上面还沾着一朵布花,盒子上印着‘我爱你到永远’。”

    杨猛一听急了:“我去,这是要把传家宝给你姐了么?”

    萧鹏却皱起眉头:“咦,你说的那玩意我怎么好像见过?”

    “你当然见过了,蔡胖子刚网购了一批回来。”狄纬给出了答案:“不就是婚礼上用的喜糖么?特么的谁第一次见面送喜糖当礼物的?你就是什么也不给也比拿盒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喜糖好多了吧?我算是知道这丫的为什么对我姐那么抠了,感情是家里教出来的!”

    萧鹏一愣:“那你姐应该是主动和他分手的吧?”

    狄纬点头道:“当然,从他家一出门我姐就跟他分手了。问题是他还一直纠缠,你是不知道,那家伙就像失恋三十三天里面文章说的那样‘上班路上拦,下班家门口堵,不接你电话就改写信,你丫够古典的’!最后我接一次去给宠物做手术,还就真的碰到他了。他可是下了血本要挽回我姐了。”

    这下所有人都好奇了:“他下什么血本了?”

    “给我姐姐买了杯珍珠奶茶,这把我姐姐气的呀,直接给他打飞了,洒了他一身,让他快点滚蛋。结果没想到,麻烦也就跟来了。”狄纬叹了口气:“那家伙是天天纠缠我姐,让我姐陪他衣服!”

    “ha?”杨猛听到后跳了起来:“这丫的想干什么?收拾丫的啊,狄纬,就算我和萧鹏不在,你把这事告诉老潘黄鹤他们,他们还能不给你处理了?”

    “别提了,这事就是他们处理的,我知道的比他们还晚,我姐觉得丢人,压根就没把这事跟别人说。”狄纬悠悠说道。

    萧鹏不解了:“那老潘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狄纬解释起来:“后来呢,我姐让他烦了个够呛,干脆就不去宠物店了,就在马场呆着,以为这总没事了吧?结果这孙子天天跑宠物店去,跟泼妇骂街似的堵着门不让我姐的闺蜜做生意,非让我姐她闺蜜告诉他我姐的下落。我姐同学在警方不是有点能力么?就出面处理这事,结果前脚处理完了,后脚他又去闹,自己闹完了换别人去闹。我姐实在没办法了,才找的老潘和黄鹤。碰到这样的料也实在没办法了。”

    杨猛好奇了:“老黄,你是怎么处理这事的?”

    黄鹤听后气道:“猛子,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许叫我老黄,总感觉像是农村电影里村口的那条大黄狗。”

    “好的老黄,我知道了。”

    “。。。。。。”黄鹤决定,还是少跟杨猛置气,没看萧鹏都能让他气的蹦高么?萧鹏生气了可以和他练一场,自己。。。。。。是真的打不过他啊!

    忍!

    黄鹤还是回答了杨猛的问题:“其实也没什么了,他们不是最看重钱么?就想办法让他们家没钱就好了,现在这年头环境保护这么严格,他们家非要顶风作案,那肯定要面临严峻地结果了。哦,我也没怎么太欺负他,菁菁姐给他弄脏的衣服我都赔给他了。”

    黄鹤说的云淡风轻,萧鹏却也知道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不过萧鹏也没多问,这样的事情说出来也就没意思了。

    “不对啊,这样说的话,你姐姐和那个奇葩分手应该高兴才对,怎么可能为了失恋痛苦呢?”萧鹏发现了最重要的问题。

    狄纬点头道:“我只是说他为了分手难过,又没说是因为那个奇葩,他是因为王隆,你还记得么?就是她的前男友?和他分手喜极而泣的那个医生。”

    萧鹏一愣:“这有管他什么事情?”

    “我姐发现了一个严峻地问题,这茫茫人海里活跃着那么多的怪胎,却容不下一个适合自己的人,回头再一看,也就王隆最适合,她就回去找王隆去了,正好王隆还是单身,她就想和王隆复合。不过,后面的事情你们也能想到了,王隆吓得直接休了年假,出去逃难去了。我姐这难受的啊,前段时间打电话跟我说,她要去追寻自己丢失已久的幸福。我能说什么?摊上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姐姐,只能算我倒霉了。”

    萧鹏听后点了点头:“兄弟,辛苦你了。”

    说完之后才发现,亚莉和帕吉欧等人正一脸迷茫的看着萧鹏等人,呃,这该死的语言关!他们在用汉语聊天,忘了帕吉欧等人的感受了!不得已,萧鹏又把刚才说的事情跟几人翻译了一遍。

    帕吉欧听后发表意见道:“不得不说,狄的姐姐是一个勇敢的女性,就像尤瑟纳尔说的那样,‘世界上最肮脏的,莫过于自尊心’,这句话十分刻薄,但是又无比精准。很多人都会因为自尊心的缘故,放弃了幸福的机会。狄的姐姐在幸福和自尊心中选择了前者,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聪明的女性。”

    萧鹏刚想发表意见,餐厅墙上的对讲机突然传来了单战的声音:“萧老板,有人要找你们。”

    萧鹏走过去拿起墙上的对讲机:“谁啊?男的女的?”

    “一男一女,华夏人,说是狄纬先生的姐姐,叫狄菁菁。”单战说道。

    萧鹏听后和众人对视一眼:“这还真是说着王八来了鳖。刚说完狄菁菁他就来了,咦?她和一个男人一起?”

    “单战,让他们上来吧,都是朋友。对了,你说她带着一个朋友?是个什么样的男人?”萧鹏好奇问道。

    单战说话却有点吞吞吐吐起来:“那个,这位女士带来的男人是被捆着的。”

    “啊?”萧鹏傻眼了,和众人对视了一眼,几个人人都扔下了碗筷跑了出去,这狄菁菁搞什么?跑到星条国玩绑架了?

    几个人跑到船舷边,正好看到狄菁菁乘坐船侧舷梯上来,手里还拉着一根绳子,绳子上还绑着一个男人,男人一开始倒是一副宁死不屈的表情,可是看清狄纬后,那瞬间变成一脸委屈之色:“狄纬!你要救我啊!你姐姐又发疯了!”

    “呃?王哥,你们在是闹什么呢?”狄纬小声对萧鹏说道:“这就是王隆,我前姐夫,哦不,是前前姐夫。”

    狄菁菁耳朵倒也尖:“姐夫什么姐夫?我又没和他结婚!叫他姐夫叫的着么?我和他没关系!”

    狄纬做出投降的姿势:“姐,既然没关系,你捆着人家干什么?赶紧放了,你也不看看这成何体统。”

    王隆听了急忙点头:“就是!菁菁,你给我放开!”

    “放开?放开你再跑?你想得美!”狄菁菁瞪着王隆。狄纬刚想说话,狄菁菁一指狄纬:“这事不该你事,没你说话的份!”

    狄纬向萧鹏做出个求救的眼神,萧鹏也没办法了,干咳两声:“那个,菁菁姐,咱别闹好不?这里可不是华夏,是星条国,你这么捆着一个大老爷们,在华夏可能没人管这闲事,在星条国可是分分钟有人报警,这里人可都是正义感爆棚的那种,你不想狄纬因为你这事连婚都结不成吧?”

    狄菁菁听了萧鹏的话,考虑了一下,口气有点服软:“我这好不容易才把他捆起来的,再让他逃了怎么办?”

    “再?”萧鹏听到了狄菁菁的话里的关键点,好家伙,你这是干什么?要演一出现代版七擒孟获?

    萧鹏站出来说道:“那个,菁菁姐啊,你放心,在我这船上谁也逃不了,行了,你看看你,一路走来怪辛苦的,这风尘仆仆的,狄纬,给你姐安排个房间,让她洗漱一下放松放松。菁菁姐,你放心,有我在这王先生逃不了。不然你拿我试问!给个面子,先把绳子给我?”

    “行,萧鹏,我给你这个面子,不过你可要给我看好了他!”狄菁菁犹豫了一会让,把手里抓着的绳子交到萧鹏手里,狄纬一看,赶紧拖着狄菁菁,先给她安排个房间去了。

    萧鹏看着一旁目瞪口呆的帕吉欧道:“帕吉,刚才那就是你说的‘勇敢’‘聪明’的女性狄菁菁,不知道看后有什么想法?”

    帕吉欧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萧鹏一转头,对着被捆成麻花的王隆说道:“王先生,在松绑之前,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一下。”

    “呃,我听狄菁菁叫你萧鹏对吧?有什么问题你问?”王隆一脸紧张。

    “你确定不是什么有什么受虐倾向么?这绳子捆得够专业的啊,一看就不是第一次捆了吧?”

    “。。。。。。”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哪壶不开提哪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