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三章 可怜的王隆
    “王先生,这边请,随便坐。你想喝杯什么?”萧鹏把王隆带到船顶飞台的小酒吧处。把其余人都散了。不然王隆也太尴尬了。

    好吧,最关键的是萧鹏说他自己能套出话来,并且答应了大家一定把故事后继讲给大家听,满足大家的八卦心之后,众人才散去。

    王隆还有点拘谨:“随便,喝什么都行。”

    “喝杯红酒吧,澳洲的干红,喝杯这个缓和一下情绪。”萧鹏递给王隆一杯红酒。

    王隆接过酒杯:“谢谢。”

    萧鹏的八卦之心熊熊燃起:“王隆,我听狄纬说过你,你这是搞什么?我听狄纬说你不是都跑了么?怎么又给抓回来了?还能出现在星条国?”

    听了萧鹏的问题,王隆长叹一口气:“唉,上了鬼子当了。”

    呃?萧鹏好奇心爆棚:“说说吧,看来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好歹我也算是菁菁姐的老板。说不定还能帮到你呢。”

    王隆哭丧着脸:“唉,萧老板。。。。。。”

    萧鹏直接打断了他:“别萧老板了,都是朋友,叫我萧鹏就好。”

    “好吧,萧鹏,你可要给我做主啊!”王隆第一句话就让萧鹏想起来了古代戏里那些人找官府伸冤的情景了。这个场景热闹啊。可惜这里只有酒和雪茄,如果再来点瓜子花生的吃着听八卦,那就更美了。。。。。。

    “几个月前,菁菁突然找我,说要和我复合。把我吓得啊,直接休了年假,跑出去避难去了。”喝了口红酒,王隆情绪有点缓和,对萧鹏说道。

    萧鹏听了微微皱眉:“王隆,菁菁姐找你复合,这应该是好事吧?好吧,退一万步讲,你不想和她复合,那你又怕什么?怎么还跑了呢?”

    “我怕什么?我和菁菁在一起五年啊!你们知道这五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么?我这好不容易和她分手了。再让我跳回火坑里?我脑子秀逗了啊!”王隆愤愤说道。

    “那你们现在怎么在这里呢?”

    “咳咳,谁都有交友不慎的时候,没想到我朋友竟然出卖了我,把我的行踪告诉了菁菁,于是我被她找到了,后来她跟我说,不要跟我复合了,不过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曾经答应过她,要带她到星条国旅行,她让我带她来一趟就放过我。我一听就赶紧和她来星条国了,结果一下飞机我发现不对了,说好的是去纽约看百老汇的,怎么到洛杉矶了?不过那时候我想跑也来不及了,后面的事情你就知道了。”..

    萧鹏不解问道:“我跟菁菁姐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虽说性格有点强势,没事喜欢闹妖,总体来说还是很不错的。这找你复合应该是好事啊,你怎么吓成这样?”

    “好事?你跟她恋爱就知道了。那已经不是闹妖的问题了!”王隆愤愤说道。

    萧鹏两眼一亮,该到正题了。唉,这时候如果有瓜子花生就好了。

    王隆又喝了一口红酒,愤愤说道:“你说她性格有点强势?那是有点么?她给我打电话,我只能说喂(二声),不能说喂(四声)。”

    萧鹏愣了:“这有什么问题么?”

    “问题?问题大了!她为了这个事情跟我闹了三天!理由是我说的四声喂吓到她了,她听着很不爽。”王隆气道。

    萧鹏挠了挠头:“这就有点过了,那你是怎么解决的呢?”

    “我能怎么办?只能道歉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结果她又生气,说我这一遍一遍的墨迹,像是和尚念经,她听着烦。”

    萧鹏实在不知道怎么说了,这狄菁菁确实不止是闹妖的问题了,想了想萧鹏说道:“呃,这样的事情毕竟是特例吧?她平时不是这样吧?”

    “特例?”王隆提高了音量:“我和她在线上玩三国杀,八人局,我是主公他是反贼,我把她‘杀’了,这事很正常吧?结果她又生气了,把我狂骂一顿。非拖着我玩v,这下只有我们俩对着砍了吧?她又生气了,觉得我砍她他就很不爽,游戏里也不行!”

    “这个。。。。。。王隆,我就要说你两句了,这女孩子玩游戏认真,你让着她那不是应该的么?”萧鹏努力给狄菁菁说好话,毕竟是狄纬的姐姐么。

    王隆摇头:“好吧,咱不说这事,你知道她对我爱的方式是什么吗?说白了就是四个字:不!能!抵!抗!我是个医生,经常饮食不规律,所以我就经常吃巧克力。结果有一次,我们朋友们一起吃饭,吃的酒足饭饱之后,她却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条长德芙,当着我所有朋友的面逼着我吃下去,不吃不行!一整条德芙啊,就直接塞到我嘴里,还逼着我必须全咽下去,因为那是她给我买的!那一口下去,在朋友面前丢人我就不说了,从那天开始,我已经彻底告别巧克力了,每次看到巧克力我都想她拿着巧克力给我做深-喉了。”

    萧鹏听了尴尬癌都快犯了,菁菁姐啊,你也太能作了啊,这让我怎么帮你啊?难度太高了吧?

    王隆也算彻底打开了话匣子:“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我买了个魔方,教给她怎么玩,结果她怎么学就是记不住那些规律,然后气的直接把那魔方给砸了,因为她受不了我比她强。”

    “他给我买了一套特喜庆的红色卡通图案的衣服,你说我一医生能天天穿那玩意么?结果她直接掏剪刀把那衣服给剪了。。。。。。”

    “吃晚饭的时候,我等她多久都是应该的,她等我一会儿就会生气,可是我是医生啊!手术台上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我能保证时间么?”

    萧鹏已经放弃给菁菁姐洗白的想法了,不如抽着雪茄听个热闹了,这样的八卦听别人叙述永远没有听当事人亲自讲述更有震撼力!

    “我说出来不是觉得自己多委屈,菁菁说好听点是‘作’,说难听点就是没脑子!”王隆愤愤说道。

    萧鹏举了一下手:“如果说她没脑子也是你惯的。”

    王隆却没有反驳,点了点头:“是啊,我们分手后,我就在想这个问题,她这样确实是我那五年时间惯出来的。这恋爱是为了两个人去减压,而不是施压。我是爱她,但是我不欠她的。我是她男朋友!不是她爹!”

    “她手指被烫了一下,不严重,就是发红了。我拿出冰块准备给她冷敷,结果她说我不爱她。这又没起泡又没破皮的,只是有点发红有点痛,我总不能去给她买什么烫伤膏止痛药吧?结果她大闹一场,最后没办法,我只能去给她买烫伤膏去,等我买回来的时候,她却坐在电脑前面噼里啪啦的玩游戏,你知道我那时的心情吗?”

    “我每做一件事情之前都要汇报,注意,是之前!不然就进入‘你是不是不爱我了’的状态;我跟她打电话,绝对不能说‘嗯’‘好吧’或者沉默,因为那样她会进入‘你是不是不想跟我说话?没话说就挂了吧’的状态;而且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绝对不要和她讲道理,一旦跟她讲道理,立马她就会进入‘道理重要还是我重要’状态;一边狂吃一边问‘我是不是胖了’?绝对不能说是!否则她直接进入‘你连八块腹肌都没有居然还嫌弃我’状态,最后结果就是我要给她买更多的吃的喝的去哄她;而且不管什么事情,我和她吵架之后,不哄她不行,哄她更不行!”

    “等下,什么叫不哄不行哄也不行?”萧鹏听着有点迷糊。

    王隆叹了口气,陷入回忆里一脸苦涩的样子,萧鹏想了一下,递给王隆一根雪茄:“抽么?”

    王隆伸手接过:“我压根不会抽这玩意,但是我今天却想试一下。”

    萧鹏帮他点上,王隆深吸一口,呛的咳嗽不已,萧鹏赶紧说道:“这玩意别抽肺里去,就是在嘴里品尝一下香气。”

    王隆点了点头,咳了半天后终于好了,对着萧鹏说道:“每次我们闹矛盾,都要我先哄她认错才行,不认错就一直跟你置气。可是你要真的道歉了?她又会进入‘跪下来求我原谅你’模式,哄大半夜都不见的好!”

    萧鹏听了不知道怎么说了:“哥们,苦了你了,不过我现在有个很大的疑惑。”

    “什么?”王隆看着萧鹏。

    “你为什么能和她一起五年?”萧鹏说出自己最大的疑惑。

    王隆长叹了一口气,给出了答案:“我爱她。”

    萧鹏无语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一个爱字谁能说的明白呢?

    “那你现在不爱她了么?”萧鹏继续追问道。

    王隆的回答却让萧鹏吃惊:“在今天之前,我还是爱她。说实话,和她分手之后我很想她,毕竟我们一起五年啊,人生有几个五年?所以才没有找过女朋友,可是萧鹏,凭良心说,你觉得我找女朋友很难么?我长得不丑,而且三十四岁的副主任医师,到哪里不是抢手货?如果不是忘不了她我现在还能是单身么?不然我也不能跟她来星条国不是?我还以为她能有所改变,可是你看!”说到这,他指着狄菁菁用来捆自己的绳子。

    萧鹏无语了,这事尼玛确实没法管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