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四章 儿科医生
    “等下,王隆,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既然你说你自己还爱她,那为什么她找你复合的时候你却逃了呢?”萧鹏发现有个悖论存在。

    王隆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还是回答了萧鹏:“萧鹏,好歹我也是个男人吧?总要有点男人的自尊吧?哦,她说分手就分手,她说复合就复合?我多没面子?再说了,她如果想找我肯定找得到我,我藏身的地方如果不想让她找到,她能找到我么?”

    萧鹏心里腹议了半天:‘你还谈自尊?你能跟狄菁菁一起五年,你还能剩下多少叫做‘自尊’的玩意?’

    王隆自顾自的说道:“后来她找到我,那时候我还觉得挺开心的,感觉她有点变化,所以跟她一起来的星条国,没想到一下飞机她就原形毕露了,你让我还怎么跟她在一起?”

    萧鹏想了想:“其实我在考虑一个问题,菁菁姐也‘三张’了,你们相处那么久,为什么不结婚呢?是不是因为你不给她婚姻让她没有安全感她在这样天天整些幺蛾子?”

    王隆却一脸委屈:“是我不结婚么?我光单膝跪地求婚就求了六次了!是她不肯嫁给我!非说她恐婚!”

    萧鹏无语了,这尼玛还真没法办,你说这王隆,多好的一个人给摧残成这样,狄菁菁确实有道行!

    思考了一会儿后,他说道:“王隆,这样吧,过几天狄纬结婚,你好歹也认识狄纬,就在这里玩玩吧,参加了婚礼再说。放心,在我的船上,你的安全是有保证的,我保证菁菁姐不会拿你怎样的。”

    “你说‘你的船?’”王隆有点愣神。

    萧鹏点头:“嗯。”

    王隆傻眼了,这艘大船这么大,他刚才还以为是邮轮呢,结果竟然是萧鹏的私人游艇?

    “你不是菁菁的老板么?她现在不是在马场工作么?”王隆问道。

    “是啊,我是马场主啊,但是哪条法律规定马场主不可以有自己的船呢?”萧鹏反问。

    呃,确实没有法律这么规定,但是这么大的船肯定不便宜,你一个马场主哪来的那么多钱买的这船?咱们华夏有几个人能买得起这么大的游艇啊?

    王隆决定跳过这个话题:“萧老板,你的意思是我这些日子只能在船上么?这可不行,我已经和朋友们约好了。要去看望他们。”

    “朋友们?”萧鹏一愣。

    “是啊,我原来曾经在加州大学医院交流过,在这里有不少朋友。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到星条国来?我早就办理了十年签。”王隆答道。

    萧鹏这才恍然大悟。啧啧,话说现在拿着华夏护照是越来越牛逼了。什么星条国、枫叶国、李家坡、倭国、整容国、袋鼠国等国家,一律给华夏开放了十年签证。签一次管十年,省时省力,说走就走。毕竟现在华夏人有钱了,什么处境人数消费水平都与日俱增。所以这些国家都摆出了‘迎财神’的面孔欢迎华夏人。星条国从204年底就开放了十年签。

    其实办理星条国十年签并不难,最重要就是两点:第一,要让人觉得申请人不是为了移民的;第二,面试时候诚实。和自己填写的表格内容一致。最关键的就是填写ds0表格,毕竟面试官全靠这个表格了解申请人。

    萧鹏笑了起来:“没问题,这个事情我来解决。你等我一下。”

    说完萧鹏拿着桌上的卫星电话走了出去,没多久后走了回来:“王隆,我给你安排了人,给你当司机兼导游,当然,我不否认,这里面有监视的成分,毕竟我可不想让菁菁姐闹我,你能理解吧?放心,绝对没人干涉你的任何行为,就是让你别跑了。我好跟菁菁姐有个交代。这个你能理解吧?”

    他刚才出门给李晨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找俩人过来,监视。。。。。。哦不,是保护王隆。

    王隆苦笑道:“我就算不理解又能怎么样?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看看你这艘船我就知道,我可拿你没招。”

    萧鹏赶紧摆手:“王隆,你言重了,我们真的没有恶意,说实话,我是实在不想掺和这破事,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我这糊涂人呢?但是你也知道菁菁姐那脾气,我真的怕她折腾我们,毕竟狄纬快结婚了,别再搞出什么幺蛾子来了。你就当在这里玩玩,毕竟你也需要个司机不是?你放心,就是给你安排个司机,让你去哪都方便。”

    王隆听了点点头,看了看手表:“萧先生,不知道你安排的人什么时候过来?我想去看望一个人。”..

    萧鹏一愣:“哦,他们很快就会来的,已经在路上了。什么人这么重要?你这刚下飞机时差都不倒就要去看望他?”

    王隆耸耸肩:“我上次来星条国学术交流的时候,在马路上看到一个小朋友癫痫发作。让我顺手救治了,那是我在星条国救助的第一个患者,这次过来自然要去看看他了。”

    萧鹏竖起大拇指:“好样的,这事干的漂亮,对了,还不知道你是什么科室的医生啊。”

    王隆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哦,我是儿科医生!”

    萧鹏听后一脸不解之色:“咦?儿科医生?你怎么会做儿科医生呢?”

    王隆耸耸肩:“我父亲就是儿科医生,当时他极度反对我学习儿科,但是谁让父亲是我的偶像呢,所以我也就学了儿科,为了这事情,我父亲那时候好久不理我。”

    萧鹏竖起大拇指:“不管你和菁菁姐怎么样,你这朋友我交下了。我佩服你的选择。”

    在华夏,有各种各样的医生,但是最紧缺的,无疑是儿科医生。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减少。在今天的华夏,平均每两千多个儿童才有一个儿科医生来负责。

    很多医学生对儿科的态度就是:学什么都行,除了儿科。

    为什么这样呢?首先就是挣钱少。儿科医生的各种收入和同级别的别的科室医生比起来,可能只有0%左右,甚至像骨科这样的科室赚的是儿科七八倍!差距就是这么大!

    当然,人家骨科累,可是累的有钱赚,儿科也累,可是累的没钱赚!别的科室是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而儿科是女人直接当牲口用。三四天一个夜班,一周平均不了一天,就王隆这假期,不知道积攒了多少年呢。

    然后呢?你学别的科室,今后面对的可能是一个大人,如果学儿科呢?面对的是一个小孩外加一大群大人!

    反正用四个字形容儿科-----钱少事多!王隆这么年轻当上副主任医师,也跟儿科人才紧缺有关吧。

    王隆苦笑道:“其实我知道儿科的苦,但是知道苦还是选择了儿科,没办法,人么,有时候就灭不掉心里那点叫做‘良知’的东西。”

    萧鹏点头:“民智未开,毕竟孩子意味着今后家庭的支柱,治疗结果不满意的结果就是闹事,闹吧,在闹医生都没了。闹事的那些人以及我们这些冷漠的旁观者,其实都是帮凶。”

    王隆突然笑了起来:“我给你讲个真事,我当时还在实习,我的老师给一个孩子做腰穿,我们一群实习生在旁边观察学习,顺便打打下手。那个孩子娇气的很,还没碰到他就开始哭天喊地的,然后我老师大手一挥:‘全部散开,谁也别靠近操作台’!于是我们全部站得远远的,不过我们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孩子哭成那样也不上去安慰。我刚想问问我老师这是什么意思,本来锁着的操作间的门直接被孩子母亲撞开了。进来就吼‘你们对我孩子做了什么’?然后差异的看着我们一群人围着远远的什么也没做。现在想想幸亏我老师有经验,要不然估计我第一次挨患者打就交代在那时候了。”

    萧鹏听后疑问道:“怎么?你还经常让患者打?”

    “靠。”王隆算是彻底打开了话匣子:“别说我当医生了,就我上高中那会,就因为我父亲被患者家属‘断你儿子一只手’、‘废掉你儿子’之类的威胁,不得不找亲戚朋友保护我去上学,这样的事情经历了不下五次!我当时还以为这属于特例,结果到我做了儿科医生才发现,这简直太正常了。现在的病患。唉。。。。。。你知道我从医之后,我父亲送我的从业礼物是什么么?”

    萧鹏摇了摇头:“这我怎么可能知道?你别告诉我他送你一份人身意外伤害保险。那就有点黑色幽默的意思了。”

    王隆深吸了一口雪茄,现在倒是不会被烟呛着了,只见他苦笑道:“我父亲送给我一段自行车的链条。他说让我平时揣在兜里防身用的------我从来没见过有这么节约空间方便携带,而且还杀伤力巨大的防身武器。在儿科治病?你治好了?叫你老师叫你医生,你要是治不好?那就直接叫你去死了。”

    萧鹏听后噗嗤笑了起来。

    这做儿科医生有这么可怕么?夸张点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