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五章 王隆发牢骚
    王隆一愣:“怎么?萧老板,你觉得我在跟你开玩笑么?那跟链条我从那时揣到现在,也就是这出国过不了安检,不然我现在就给你瞧瞧!曾经有个孩子要做手术,术前谈话时患儿父亲拒绝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直接写上如果治不好他必然血洗医院。手术成功后,医生报案,警察竟然只是批评教育。危害公共安全就只是批评教育?那万一那手术没有成功呢?”

    这下轮到萧鹏无语了,这是几个意思?用生命来当医生么?

    王隆却苦笑道:“萧老板,你知道不知道,我这次休假,与其说是我请假成功,不如说是医院放我假。”

    “呃?这又是为什么?”

    王隆并没有直接回答萧鹏的问题,而是举着手里的雪茄:“呵呵,我好像爱上这个玩意了,原来它能让人心情放松很多。”

    他深吸一口雪茄后说道:“有一个孕妇,因为路滑摔了一下,救护车赶到的时候就已经死亡了------别吃惊,生命有时候就是这么脆弱。患者丈夫当时就跟发疯了似的,非要救护车送到医院抢救。送到医院后,人都凉了,怎么救?但是我们还是在他的要求下进行抢救,这当然是不会成功的了。然后那患者丈夫就开始大闹医院,怪医院没尽力,不愿意付医药费,说是我们把那孕妇硬拉来抢救的。我是主治医生,那家伙直接对我发出了死亡威胁,把尸体停在医院门口。医院这才放我的假,也算是让我躲事吧。”

    看着萧鹏震惊得表情,王隆微微一笑:“这事太正常了。当时我抢救了一位羊水栓塞的孕妇,奋战了22小时,因为血库血液储量不够,还动用了医院里很多医护保安人员排队抽血,为那个孕妇输血。最后成功把那个孕妇抢救了回来。可是你知道么?当他们出院的时候,他老公拿着手机走到我面前问我:‘我在度娘上看到这个药其实有其他的替代药品啊。你们为什么还用这么贵的药’?我能说什么?”

    萧鹏噗嗤笑了:“今后碰到这样的傻逼直接说你看这度娘治病吧!只要有度娘在,你就是最好的医生!”

    现在网络社会,人们是越来越习惯用网络了,不少人得了病先上网查查自己这是大病小病,俨然自己就是医生。

    这特么的不是脑残了,是傻缺!

    艾滋病初期和发烧还类似呢!上网一查后拿着艾滋病当发烧来治?那才叫做牛逼!

    萧鹏问道:“王隆,那是不是如果解决了医患关系问题的话,这儿科医生就多了?国家现在对医患纠纷问题可是很重视的,正在出-台治理这个问题的办法,那时候应该就没有这么多麻烦了。”

    哪知道王隆还是摇了摇头:“现在能理解医生的患者那是少之又少,度娘自行学医的患者是越来越多,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自信。咱们国家神一样患者太多了,他们有度娘、有春雨医生、有传说中学医的亲戚、有传说中当医生的亲戚、有电视上的大师语录,毫不夸张的说,每个患者儿童背后,都有一群神一般的亲戚!知道我第一次被患者家属打是因为什么事么?”

    萧鹏摇了摇头,王隆苦笑道:“一个孩子,发烧接近四十一度,送到了医院,我一看那孩子,裹着跟粽子似的,于是我赶紧让家属把孩子衣服脱掉,吹电扇降温。”

    萧鹏点点头:“这是合情合理正确妥当的处理方法。”

    “然后我就被孩子家长追得满医院跑。。。。。。我可不是打不过他,只不过不想造成误会,你别这么看我,我很能打的。”王隆说道。

    萧鹏连连点头,至于王隆说他很能打?萧鹏笑着摇摇头,我信了还不行么?

    王隆也没纠结这个问题,继续说道:“而且学儿科的人少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太难了。儿科实践性的东西太强,新生儿体质不同,而且普遍身体素质太差,书本上的东西如果生搬硬套的话,很可能会出人命。你别奇怪,儿科很多东西书本里完全没法写,就算写到了也不会看,只能靠着一步步深造才行。这儿科自古以来就被人称为‘哑科’,想从一个儿童嘴里问出病情是很难得。”

    “举个简单例子,我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老人照看孩子,不小心让孩子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孩子危在旦夕,送到医院后,老人只顾着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坚决不告诉医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孩子这样的。因为一旦说出来的话,在子女那里交代不了。如果孩子出现点三长两短,就开始闹事,把所有责任推到医生那里。在这样的情况下,患者病情全凭着医生的经验去猜。”

    “我是医生,不可能因为家属不配合就拒绝治疗,只能尽最大能力把孩子从死亡线上往回拉,我敢说,在救治病人的时候,最希望救活他们的,未必是他们的家属,而绝对是医生自己。但是毕竟现在医学水平也不是所有病都能治疗的。如果出事呢?孩子全家把医院闹得底朝天!现在没有办法,有的医院看到急重症只能建议转院,所有人想法都是一样:我惹不起我躲不起么?于是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这些医闹这么闹事,真到了有一天,真的没有儿科医生了,最终受害的是谁?还是广大患者。”

    “珍惜现在还有最后一批老医生顶着的时候吧,等七零后期的这批医生离开公立医院,而新的小医生素质远远没有十年前的强。今后患者哭得时候还长着呢!”

    “其实我在这里跟你说什么工作压力大啊,不好沟通啊,医患矛盾啊之类的,别的科室也有,但是其他科室也有,但是抱怨没有儿科多,这是为什么?其它科室比儿科钱多啊。钱多的话就算上班不开心,很多人还会克服,为了钱还可以忍着,但是这既不开心钱又少,那就让人没法忍受了。医院给钱少,还严厉打击多点执业,儿科医生就不要活了么?这些问题不解决,儿科医生只会越来越少,最后到医院一看,好吧,没有儿科,再过几年,好吧,没有急诊科,再过几年,是i。。。。。到时候医生都没了!看看那时候有人病了还怎么办!”

    王隆一通发泄后,坐在那里不说话了,看来这些话憋了太久了,这终于倾诉出来了。

    萧鹏脑子里突然想起杨猛原来对他说的话来了,这猛子原来有个奇怪的习惯。每当觉得压力大,就跑到医院儿科去,萧鹏不明白为什么。

    后来杨猛给出了答案:“每次我来这里都告诉我自己,如果我不好好干,就像这里的医生,一天看一二百个病号,连口水都喝不上,厕所都不敢上,被人揪着领子骂稀松平常,没有被打就算是大吉大利了。”

    萧鹏很想告诉他,哥们,你想多了,人家挣钱比你多啊!可是回头一想,真累成那样受那委屈挣这些钱,自己会去做这工作么?

    王隆笑了笑:“萧老板,不好意思,让你听我发牢骚了。不过我也就是发发牢骚,还有那么多孩子等着我去治疗呢。发泄出来舒服多了,看来这人就是需要把烦恼倾诉,我现在有信心回去后可以更好的面对我的工作了。”

    萧鹏摆了摆手:“我说了,叫我萧鹏就好了。”这王隆,知道这船是自己的之后,就一口一个萧老板了。这也忒见外了。听到王隆的牢骚,萧鹏对这王隆倒有点尊敬了,作为一个儿科医生的儿子,他不是不知道儿科的问题,却依然投身于此,就冲这一点,这就是值得尊敬的人呢。

    现在这年头,医患纠纷这么紧张,有点事就把医院闹得跟杀猪一样。而旁边则是一众冷漠旁观、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吃瓜群众。现在多少大医院晚上没有儿科急诊?说句恐怖点的,就是连金陵儿童医院都没有了儿童急诊!

    儿童医院没有儿童急诊,这还不可怕么?不是!最可怕的是甚至有的医院干脆没有了儿科!

    至于为什么?让患者家长打砸怕了呗。当然,也不是医院报复社会,实在是儿科已经没有医生了,都给患者家长打跑了。。。。。。

    王隆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可能跟我从事儿科有关系吧,我觉得我的性格挺好的了,挺有耐心的,所以菁菁这些年来一直闹幺蛾子,我都忍受下来了。可是我也是人啊,我每天在单位要忍受这些祖宗,回到家还要面对这么一个祖宗。我就算是尊石头人也受不了啊。我确实爱她,每次她闹的时候,我都会想,这是自己选的女人,她还年轻,等她成熟之后就不会这样了。可是结果呢?五年过来了,她不但没有改正,反而变本加厉,你让我怎么做?这次来星条国,她断了我所有的幻想。”

    “菁菁姐她其实。。。。。。唉。”萧鹏都不知道该怎么帮狄菁菁说话了,都说华夏人先讲‘情’,后讲‘理’,可是这情怎么帮她?和王隆细聊后,才发现王隆这人真的很不错。用‘高尚’一词形容他的品格也不为过了。这狄菁菁能和他一起,那简直是老天爷把馅饼砸她脑袋上了。她还不知足?非要瞎折腾,这下好了吧?把人给折腾走了。

    都说女人可能跟男人说一千次分手而两个人最终没分手,但是男人只需要说一次。这王隆要是铁了心不和她一起,那可真是谁说也没用了。

    唉,现在很多人,不管男女都不明白‘过了这村没这店’的道理,都以为地球是围着自己转的。总是觉得自己就是最好的,别人配不上自己,分手都觉得无所谓,寻找下一个目标就是了。结果等到真正成熟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最好的都让自己错过了。。。。。。

    萧鹏想了想,说道:“王隆,这菁菁姐也是被家里宠坏了,她家就这一个女孩不是?”

    “她还有个弟弟,而我还是独生子女呢!哪个独生子女不是家里宠着疼着长大的?我在家里也是个宝好吧,结果到了她手里就成了一根草。我憋屈不憋屈啊?”王隆愤愤说道。

    萧鹏还想说两句,对讲机突然响起,传来单战的动静:“老板,码头上有两个年轻人找你,说是李晨让他们来的。”

    “哦?告诉他们我这就下去!”萧鹏从沙发上起身:“王隆,走吧,你的司机来了。你别多想,就是个司机加导游,不会干涉你任何事情的,就算你想找洋妞找乐子,直接告诉他们,他们准能给你找到地方。别有任何心理负担,只要你晚上回来就行。”

    王隆叹口气:“萧老板。。。。。。哦,萧鹏!其实你真的不用这么麻烦的,菁菁在捆我的时候已经把我护照没收了,我想跑?除非我报警,那菁菁的麻烦就大了。”

    萧鹏听后笑了笑没说话,带着王隆做电梯下去,看到了码头上站着的两人。这应该就是李晨安排的。看到萧鹏下来,两人急忙跟萧鹏打招呼。

    “我靠,你们热不热啊?”萧鹏一副无语之色,这两人开了辆奔驰s500,车倒是够大气,问题两个人西装革履还戴墨镜,你们警匪片看多了么?

    两人里稍高的那位说道:“萧老板,我们老板说了,既然是你的朋友,那这事情一定要做漂亮点,我们在车里有空调的,没事的。”

    萧鹏无语了:“漂亮什么漂亮啊,这天都快三十度了你们这么穿?不知道的还以为脑子有病呢。咱可别学倭国人的那一套,什么天穿什么衣服!”

    萧鹏说完从口袋里摸出一卷用皮筋卷在一起的美金:“拿去买衣服,穿的随意点,我可不想让我朋友成为别人眼里的怪物。”里面是萧鹏早准备好的两千美金。

    两人急忙推却:“萧老板,这怎么好意思?这都是我们该做的。”

    萧鹏摆了摆手:“行了,麻烦你们帮我照顾好王先生。他赶时间呢。”

    听了萧鹏这么说,几人才开车离去。萧鹏目送他们离开后,却站在原地没动,而他身后,却突然出现一个身影,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狄菁菁。

    “萧鹏,事情办得怎么样?”狄菁菁一脸兴奋的问道。

    萧鹏叹口气,把手伸进兜里,摸出一个录音笔交给狄菁菁:“你自己听听吧,听完了你就明白了。”

    “你直接跟我说不行啊!”狄菁菁急了。

    萧鹏刚想跟狄菁菁说说,帕吉欧却突然一身盛装的跑了过来,拉着萧鹏就往船上跑:“萧,快,快去换衣服!穿的隆重点!”..

    “帕吉,你干什么呢?穿隆重点干什么?”

    “哦,霍金死了!”

    呃?萧鹏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霍金死了跟我穿隆重点有什么关系?

    参加霍金葬礼?人家在鹰国呢。那是干啥?难道还要庆祝一下?

    我靠,你倒是给我说明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