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七章 单身之夜
    一架湾流g50飞机在高空以0.5马赫的速度高速前进着。

    湾流g50可能是除了协和号飞机之后民用航空中最快的飞机了,最高速度能达到0.5马赫,极为接近音速。

    萧鹏坐在舒适的沙发上,喝着清酒,吃着厨师做的寿司,手里捧着一本杂志,一脸惬意。

    这才是有钱人过的日子。

    看看帕吉欧的这私人飞机,里面还有厨房和吧台,卫星电话无线互联网一应俱全。而且飞起来极为舒适平稳。

    这么一架飞机就是六千万美金啊!这帕吉欧倒是真会享受。

    “鹏哥,你这让我说什么好。”狄纬走了过来,一脸感激之色。

    萧鹏耸耸肩:“这事别谢我,这是帕吉的飞机。”

    狄纬却摇了摇头:“鹏哥,谁也不是傻子,如果不是你,帕吉欧知道我是谁啊?”

    萧鹏笑道:“行了,别那么多废话了,怎么样,这次面子捧到了么?”

    狄纬竖起大拇指:“鹏哥,你是不知道,我那些哥们都傻眼了!”

    “面子到了就行,一会儿还有他们傻眼的呢!”萧鹏笑道。

    这狄纬的发小好友们终于来了,一行人前往纽约,参加狄纬的单身之夜。

    洛杉矶在星条国西岸,纽约在星条国东岸,这从这头飞到那头,这是一个漫长的旅程。

    帕吉欧解决了这个问题,直接让自己的私人飞机来接他们。这湾流50商务机,特点就是大、快、远:空间大飞得快飞得远,全程只要三个多小时,几乎节约了一半时间。

    不过由于从洛杉矶到纽约有三小时时差,到了纽约又要加上三小时,他们十点多的时候飞机起飞,到了也要下午五点左右了。

    狄纬看了萧鹏手里的杂志:“鹏哥,这上面又出什么屁话了?”

    这几天,几乎星条国的所有媒体都在热论萧鹏说的治愈渐冻症的事情了。

    随着霍金的去世,渐冻症再次出现在人们视野里。很多人都知道地球上还有这么一种无法治愈的疾病。可是刚说了这病无法治愈,结果就有人说自己能治疗了,这能不引起轰动么?但是绝大多数的人都是人为萧鹏是骗子。现在说什么的都有。

    尤其是萧鹏在以自己团队都没有us-l执照为由,拒绝在星条国给病患治疗后,质疑声已经喊破天际了!

    就连电视节目上都出现了很多专家教授的节目,什么事情也不干,专门就是骂萧鹏欺骗大众。

    最受其害的是普拉达,帕吉欧铁着心给萧鹏背书,这普拉达集团的股价一通狂跌。但是帕吉欧这次的做法也出乎所有人意料,根本不退让,反而公布了一份名单,名单上是所有质疑萧鹏的媒体医学机构和相关学者的名单。虽说没说这事是什么意思,但是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为了今后秋后算账!

    帕吉欧的行为倒让大家都糊涂了,尤其在富豪圈里,很多人都有点动摇了------难道真有治疗渐冻症的方法?

    这帕吉欧可不是那些初出茅庐的商场新人,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油条了,压根不会那么冲动。

    他能这么全力以赴的支持这件事情,只能说明他有成功的自信。如果这事情是真实的,那这事情就热闹了!一些敢于赌博的已经开始趁机在市场上吃进普拉达的股票了。结果他们却发现,自己动手有点晚,普拉达的股票一直有人在频繁操作。这是什么情况?

    萧鹏听了狄纬的问题,把杂志扔到一边:“还有什么?都是些陈词滥调。没什么新意。”

    狄纬皱眉:“鹏哥,你到底怎么想的?你给我句明白话,这渐冻症到底能不能治?”

    “能。”萧鹏淡淡答道。

    “那你为什么不在星条国给他们治病?”狄纬不解问道。

    萧鹏咧嘴笑了:“狄纬,你就别问了,我只能告诉你,还不到时候!要折腾,就折腾的大点。我这是准备出口恶气呢。你就瞧好了,哥这次给你唱出大戏!”

    “什么大戏?走麦城?”狄纬问道。

    萧鹏听后一脸难看,气呼呼的说道:“我靠,你这乌鸦嘴,会不会说话?你丫才走麦城,你全家走麦城!哥这次要唱的大戏是挑滑车!你这人不会聊天,出去陪你朋友们吧,我在这里休息会儿。”

    狄纬好奇道:“鹏哥,你出去一起玩会儿去呗。”

    “我玩个屁啊,狄纬,不是我说你,你的发小们应该也是家境不错吧?怎么出来后一个个的跟土鳖似的?我特么的又不吃人,可是看到我拘谨的那样子啊。你觉得我还能出去么?”萧鹏愤愤说道,这狄纬的朋友里,其实还有萧鹏原来在会所见过的,但是没想到现在看自己,一个个拘谨的不行。

    萧鹏又没有瞧不起他们,他是真想和狄纬的朋友交朋友的,可是当狄纬的朋友们知道了‘华夏号’是萧鹏的船,并且坐上了这湾流g50公务机后,这一个个的就拘谨的不行?萧鹏自己都搞不明白,他们那么拘谨干什么?

    话说世界上这样的事还真的很多,很多时候,人和人相处别人并没有瞧不起的意思,但是就有人首先把自己摆在一个较低的位置上去。..

    着自己都瞧不起自己,谁特么的还瞧得起你?

    所以上了飞机,萧鹏也不愿意给他们添堵,自己坐在休息室里看杂志,没在外面和他们掺和。

    狄纬听了也一脸尴尬,这也是有钱人的通病。

    很多有钱人衡量人是不是比自己强,有个简单粗暴的标准------你比我钱多?你就比我强!你没我钱多?你就不如我。

    看了萧鹏的大船后,所有人都知道了,呃,和他的档次差距有点大,还是躲远点吧!

    狄纬听了萧鹏的话,叹了口气,他也跟自己朋友说了,可是他们就这操行,这狄纬又有什么办法?

    人就是这样,原来很多一起臭味相投的朋友,随着年龄增长阅历增长,有人成长,有人则原地止步不前,最后就看出来了差距。

    狄纬这才发觉,不经意间,自己已经和很多原来的朋友划分了距离。所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也就是这个道理吧。

    等到飞机到达纽约时,帕吉欧已经和人在这里等待半天了。五辆加长林肯整齐的排在那里,等着迎接萧鹏等人。

    萧鹏和帕吉欧拥抱后:“帕吉,怎么样,还能不能扛得住?”

    帕吉欧笑了:“萧,你太小看我了,商业上的大风大浪我经历的太多了。对了,今天给你介绍两个人认识下。”

    萧鹏也没问是谁:“走吧,上车去,都安排好了?”

    帕吉欧耸耸肩:“你说呢?”

    几个人上车,每辆车里都坐着好多性感美女。看到萧鹏等人热情的打着招呼。啧啧,太没有新意了吧?不过。。。。。。萧鹏喜欢!

    车队来到了曼哈顿上东区。对这里萧鹏可是不陌生,毕竟在这里待过。

    车队停在了一条很古老的街道,这里可不像什么繁华的地方。房子至少也要有七八十年的历史了。整条街极为安静,这在寸土寸金的上东区可不少见。

    车子停下,一众男男女女下了车,萧鹏却看到杨猛站在一个大铁门前等自己呢。

    看到萧鹏过来,杨猛一脸埋怨:“怎么才来啊!”

    萧鹏白了他一眼:“靠,你知足吧,我们这是横穿了星条国。”

    杨猛却一伸手:“所有人,把自己的戒指都交出来!”

    众人:“???”这是什么意思?来玩还要把戒指贡献出来?那是门票么?

    帕吉欧却轻车熟路的摘下了自己手上的戒指,交给杨猛。包括那些来的女孩,也纷纷摘下手上的戒指。杨猛敲了敲旁边的窗户,把戒指交给里面,换来一个个的凭证还给他们:“走的时候凭着这玩意拿戒指!喂,你们这些人还傻站在这干什么?老潘!说的就是你!把戒指拿出来,没时间和你墨迹!”

    听了杨猛的话,狄纬潘佩宇等人赶紧摘下手里的戒指,有他带头,其余的人也把戒指交了出来。

    做完这一切后,杨猛拉开了旁边一个老式电话厅的门,里面已经没有电话了,杨猛敲了敲里面的墙面,墙面赫然打开一扇门,里面是向下的楼梯。淡淡的灯光显得这里异常神秘。

    杨猛做了个请的姿势,萧鹏对狄纬使了个眼色,狄纬带头,沿着楼梯走了下去。

    “猛子,这到底是啥地方?”一众人排队向下,萧鹏走到杨猛身边问道。

    杨猛笑道:“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酒吧,叫做‘嘘,别告诉他(她)’。也就是帕吉能量大,不然还真搞不定这里,这里只接受预定顾客。走吧,下去看看吧。”

    一众人下了楼梯走过走廊,刚一开大门,就听到山呼海啸的欢呼声,萧鹏一看,好家伙,至少一百多个浓妆艳抹打扮各异的姑娘在那里等着呢。

    而且这里空间异常的宽敞,从地面到天花板至少有十米高,分为两层,两侧悬挂着舞者随着音乐扭动身躯。看到萧鹏等人进来,现场响起了欢呼声。

    萧鹏推了一把狄纬,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狄纬等人就让姑娘们给拉进去狂欢了。

    不过萧鹏并没有被拉进去,帕吉欧带他来到了吧台。

    酒保放上来一碟鸭油薯片,并且给两人倒了两杯香槟。

    萧鹏左右看了看:“帕吉,你不是说有人介绍给我么?”

    帕吉看了看表:“马上就来了,他们都是很准时的人。”

    “他们?”萧鹏一愣,看来来的还不是一个人。

    帕吉点点头,正在这时,大门再次打开。

    萧鹏转头看去,两个男人白人相伴而来,一个看起来很年轻,身穿牛仔裤休闲服,一头精神利落的短发,虽说个子不高,但是看起来身体还挺健壮。关键是五官非常端正,是个绝对的小帅哥,就这么说吧,如果不是个子矮点,去好莱坞混碗饭吃都没有问题。

    另外一个男人岁数则较大,能有五十多岁的样子,个子也不高,不过体态微胖,穿着浅蓝色的衬衣还有竖蓝条西装,看起来则正式的多。但是眼神则看起来异常的精明。

    帕吉欧举起手跟两人打招呼,把他们两人介绍给萧鹏。

    “萧,这位是乔丹-贝尔福特。”帕吉欧引介里面岁数较大的微胖男人道。

    “这位是泰勒-舒尔茨”帕吉欧又介绍那位年轻人给萧鹏认识。

    萧鹏并不认识两人,一脸疑惑看着帕吉欧,不知道帕吉欧介绍两人的目的。不过他还是很热情的跟两人打招呼,帕吉欧介绍的人应该不是简单人物。

    “舒尔茨?这个姓氏好熟悉。”萧鹏皱眉想到。

    帕吉欧笑道:“哦,前国务卿乔治-舒尔茨是泰勒的祖父。”

    “我说么,难怪听起来这么耳熟。”萧鹏看着泰勒-舒尔茨恍然大悟,丫的星条国‘太子党’啊。

    泰勒笑道:“萧先生,我是主动让贝尔特里先生带我来找你的,我有个事情搞不明白,所以希望你帮我解惑。”

    帕吉欧引领几人来到一处沙发坐下,萧鹏问道:“不知道泰勒找我有什么事情?”

    泰勒-舒尔茨看着萧鹏,眼神中倒有一丝尖利:“我是为了你的‘渐冻症’治疗基金而来的。”

    萧鹏皱眉,这是什么意思?我的基金管你鸟事?

    帕吉欧看着两人之间气氛有点紧张,赶紧跟萧鹏介绍道:“萧,你可能不知道,当时伊丽莎白-福尔摩斯的‘爱迪生’血检仪骗局,正是泰勒-舒尔茨给揭发的。”

    萧鹏听到这里,眉头皱得更紧了,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揭发上瘾了?觉得我也是骗子?准备来揭发我?

    他埋怨的看了一眼帕吉欧,帕吉欧的眼神也有点无奈。萧鹏恍然了,毕竟泰勒也算是个‘太子党’,看来家里是给帕吉欧压力了。

    萧鹏看着旁边那位胖的:“那这位是。。。。。。”

    帕吉欧笑着介绍道:“这就是我的接班人,我前几天给你的提议就是他给的,现在不管是普拉达集团还是你的基金,都是他在运作。”

    萧鹏听后感叹道:“哇哦!帕吉,能让你青睐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那是当然,他可是‘华尔街之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