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二章 莱德帕克的要求
    萧鹏快步跑了下去,单战已经在船舷边上等他了。

    “单战,怎么回事?船上的客人没事吧?”萧鹏问道。

    “老板,已经没事了。”单战走过来说道:“刚才有个‘红脖子’开着一辆皮卡想往里冲,已经最快速度被控制住了,并没有影响到船上的客人,不过现场很多记者在那里。”

    萧鹏嗯了一声:“走,我们去看看去。”

    帕吉欧雇佣的保安公司还是很专业的,最快时间把歹徒控制起来。萧鹏过去的时候,一群记者正在那里拍摄。看到萧鹏走过来,各种闪光灯玩命的拍照。

    萧鹏并没有理会记者的采访,而是走到那人面前,那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白人男子,开着一辆破旧的福特皮卡,皮卡车加了一个小后车厢。

    此时的他已经被人制服按倒在地,嘴上贴着胶布。看到萧鹏走过来,想要挣脱挣扎扑向萧鹏,却丝毫无法动弹。旁边一人手里拿着一把猎枪和一把手枪,那应该是凶器。

    旁边的安保人员看打到萧鹏走了过来,赶紧说道:“萧先生,不好意思,他动手太快了,我们还是没有来得及制止他。”

    萧鹏皱眉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开车过来,二话不说直接向天上就放了一枪,感觉好像他就是为了这一枪而来的!”保安回答道:“不过您不用担心,我们已经报警了,一会儿警察来了就可以把他送走了。”

    想到这萧鹏对旁边的保安说道:“撕开他嘴上的封条。我听听他到底要说什么。”被贴住嘴巴的男人听到后,拼命地点头。

    保安听后却有点尴尬:“萧先生,他就像疯狗一样,所以我们才给他贴上的封条,你也看到了,旁边这么多记者。。。。。。”

    萧鹏笑了,这个保安还很专业,这是生怕这男人在媒体面前说出自己不利的事情。萧鹏摆了摆手:“没事,听听他说什么。”

    看着萧鹏坚持,保安撕开了那个白人中年男子嘴上的封条,不过萧鹏想象中白人男子的咆哮并没有出现,而是哭了起来:“萧先生,我真的没有伤害你的意思,我放枪只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力!请你看在上帝的份上,求求你救救我女儿!”

    萧鹏皱紧眉头:“你女儿?”

    白人男子拼命点头,萧鹏对着保安说道:“放开他吧。”

    听了萧鹏的话,几个保安对视一眼,松开了对男人的舒服,白人男子疾步冲到萧鹏面前,却没有攻击萧鹏的意思,而是拉住萧鹏的胳膊往皮卡车那里拖:“萧先生,我叫莱德-帕克,你来看看我的女儿。”

    萧鹏跟着他走到福特车的后车厢,拉开遮挡的篷布,萧鹏知道为什么这福特车后面要加装小车厢了,里面赫然是一张小床,在有限的空间里,放着呼吸机等设备。床上躺着一个白人女孩,鼻孔里插着呼吸管,头发已经剪成毛寸。

    萧鹏皱紧眉头:“你叫莱德?你要害死她么?怎么给她这么差的环境?”

    莱德听后眼泪直流:“萧先生,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自从我女儿得了这个病,我的老婆离开了我,我所有的钱都用来给女儿治病上了,现在根本没法照顾他,我只能用这个方法随时照顾她!”

    萧鹏想了想,爬上了车厢,发现那个女孩正再用两个大眼睛看着自己,却没有任何反应。用具文艺点的话来说,这渐冻症就是‘把人的灵魂囚禁在了身体里’。

    萧鹏伸出一只手指头比在女孩面前左右晃动,发现女孩的视线跟着手指有所变化,萧鹏又抓起了女孩的胳膊仔细观察了一下后点了点头。转身下了车。

    莱德看到萧鹏下车,急忙说道:“萧先生,安琪儿才23岁!她不该有这样的命运。”

    萧鹏微微一笑:“现在所有人都说我是骗子,你不怕我是骗子么?”

    莱德听后苦笑道:“萧先生,你是我最后的希望了!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萧先生,你看我安琪儿还有救么?”

    萧鹏面露愁容,莱德看了心里一惊:“萧先生,我女儿没救了?”

    萧鹏摇了摇头:“说实话,莱德,你是一个好父亲。你女儿看样子至少已经躺了两年以上,但是没有出现大脑深度缺氧的情况。更难能可贵的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你女儿也没有出现压力性溃疡和内脏病毒感染的情况,这让我感到意外。”

    莱德听后却赶紧解释道:“萧先生,你别误会,我每天都会让我邻居帮忙清理的。”

    这压力性溃疡就是华夏人俗称的褥疮,是由于局部组织长期受压导致缺血、缺氧的情况,致使皮肤组织溃烂坏死。一般多发生在植物人身上。而这皮卡车里这样的恶劣环境,非常容易导致压力型溃疡的发生。

    萧鹏微笑着摆了摆手:“就是你自己清理的我也不会说什么,父爱如山的体现。”

    莱德突然回过神来:“萧先生,你怎么知道我女儿身上没有内脏病毒感染?”

    萧鹏没有回答他,不置可否。

    这却让莱德看到了希望,双手用力抓着萧鹏的手:“萧先生,你一定有办法治疗她对么?你一定有办法!”

    萧鹏叹口气:“莱德,我希望你要了解一个事情,我要遵守你们星条国的法律,在你们这里,我的团队没有行医资格,是不能在这里给人治疗的。”

    萧鹏的话让莱德看到了曙光:“萧先生!请您放心,我愿意签署免责协议,只要你能让安琪儿康复,让我做什么都行!萧先生,这是安琪儿所有的治疗报告,你看看对你有没有帮助!”

    萧鹏却摇了摇头:“我希望你了解几个事情:第一,任何治疗都有风险,就算我治疗了她也不能保证百分百的成功率,呃,最多只能保证%。”

    旁边的记者听到前面半句话时,还觉得萧鹏这是给自己找借口,可是听到最后,这两眼都放光了!%?这骗子特么的又夸海口了?现场议论声骚乱声乱成一片。

    萧鹏直接无视了他们,对着莱德伸出第二个手指头:“而且莱德你要明白一个事情,触犯法律就是触犯法律,你是否签署了所谓免责协议和我面临的法律制裁是无法形成直接联系的。”

    莱德听了一愣。

    萧鹏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几张旅行支票:“不如这样,这里是五千美金,够你和你女儿前往华夏了,你们到那里去找我,我在那边给你治疗。”萧鹏边说边指了指天空:“你也听到直升机的声音了。今天是我朋友的婚礼。我朋友马上就到了。我该去参加婚礼了!”

    这时候从游艇母港外传来警笛的声音,听到这声音后莱德有点紧张,萧鹏微笑着把旅行支票递给莱德:“放心,我会让人跟警察解释清楚的,不会耽误你照顾你女儿的。”

    莱德看着眼前的支票,犹豫了一下,眼神突然一变,只见他一伸手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水果刀比在萧鹏的脖子上。

    “不!我要你现在就给我女儿治疗!”莱德嘶吼道。

    吼完后却又换上了一副悲伤的表情:“萧先生,真的对不起,我真的是没有办法,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的女儿就是我的全部!求求你了,看在上帝的份上,我求你了!”

    看到萧鹏被刀子架在脖子上,现场的人都紧张了起来!保安公司的保安甚至直接掏出了枪对准了莱德,莱德却丝毫不畏惧:“你们开枪啊!反正我早就活够了!”..

    不过在这紧张的气氛里,最不紧张的应该就是萧鹏了,他还面带微笑:“莱德,我说你是不是傻?你用刀威胁我?谁给你女儿治病?”

    莱德一听愣在原地,眼泪又流了出来:“萧先生,真的对不起,你给我女儿治好病,我把命给你都成!可是我现在真的没有办法了,大夫说。。。。。。大夫说。。。。。。”说到这里,莱德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

    萧鹏无语:“大夫到底说什么了?”

    “大夫说,安琪儿的病情已经恶化了!”莱德终于把话说完了。

    萧鹏苦笑着摇了摇头:“庸医害人啊。莱德,安琪儿的情况虽说不太好,但是你只要保证呼吸机和吸痰机的运作,再坚持半年还是没有问题的。”

    莱德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萧鹏刚想回答他,莱德却猛地摇头:“不对!你一定是编瞎话骗我拖延时间!”警车的声音越来越近,他的情绪越来越紧张:“萧先生,你不要逼我!”

    萧鹏懒得说话了,身子一闪,别人还没看清怎么回事,萧鹏已经抓住莱德的手腕用力一掰,水果刀已经落在萧鹏的手上,而莱德被萧鹏掰着手腕单膝跪地。

    “单战,你把王隆叫来,再叫几个手脚利索的,把安琪儿和车上的设备搬船上去,记得小心点。至于你么。”萧鹏看着莱德,转头对旁边的安保人员说:“我这次出海大约七天,就想办法让他在警局里多待几天,七天后来这里找我。”

    旁边有记者急忙问道:“萧先生,你这是要给她治疗么?不怕违法么?”

    “老子去公海再给她治疗,违哪门子法?”

    萧鹏拿起安琪儿这些年来的检查报告转身走向停车场,直升机正在那里小心翼翼的降落,狄纬的头发让风吹得跟鸡窝一样,还坐在那里呲牙咧嘴的笑呢。

    得,这两口子的发型算是白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