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三章 再见夏洛特
    狄纬的婚礼堪称中西结合的‘典范’了,或者说是不伦不类?

    这边神父刚做了仪式,那边证婚人上台发言。。。。。。

    证婚人是帕吉欧,对此狄青山意见还很大,本来他可是说让自己的一个朋友做证婚人。可是当他知道帕吉欧是普拉达集团总裁的时候,直接把他朋友扔到一边去了。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现实。

    这婚礼胡吃海塞一通后,又是甲板上各种各样的演出,什么模特走秀、歌手演唱,舞蹈演出杂技表演等等,那叫一个热闹。

    不过萧鹏却并没有心情看他们演出。

    要说萧鹏最感激的人应该是谁?必须是莱德-帕克!

    萧鹏吃完婚宴后,直接就跑去给安琪儿治疗了。他的想法是没错的,通过修复上运动神经元和下运动神经元的基因,确实能治疗好这渐冻症。

    不过这是个很麻烦的过程,毕竟神经元是个十分精细而又复杂的神经组织,必须小心谨慎的处理。

    这渐冻症最麻烦的地方在于,造成这个病症的病因并不相同。而导致安琪儿生病的原因很让萧鹏头疼,她可能是因为环境原因,体内吸收了大量的重金属铝导致神经成长因子缺失,神经细胞无法继续生长发育导致。

    让她回复原样倒是能做到,可是这毕竟体内还有大量积存的重金属铝,这尼玛就讨厌了,就算修复了也有可能造成重金属铝再次伤害神经元。萧鹏想了想,既然要治疗,那干脆就好好治疗根治了算了,一点一点的帮她把重金属排出体外,没想到正是这个举动,让萧鹏避开了不小的麻烦。

    等到萧鹏从房间里治疗完毕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这时的船上灯光璀璨。

    萧鹏捏了捏眉心,走上了甲板。这治疗太费心力了,不过幸不辱命,安琪儿倒是恢复了健康,但是依然没有醒来,毕竟已经躺了两年了,安琪儿的身体还是非常脆弱,现在仍然没有醒来。

    这时舞台上一个黑人歌手正在乐队伴奏下唱歌,那是一首很抒情的嘻哈曲风的歌,而舞池中间,狄纬和李茹正在那里相拥起舞,身边众人围着观看,不时报以掌声。萧鹏知道这首歌,名字叫做h  lv,很应景的一首歌。

    “这歌不错。”萧鹏仔细看了一眼唱歌的人,身高还不到一米七,一头牙买加脏辫,牙齿上镶嵌着钻石,而且身上只要是能看到的皮肤都是纹身------包括脸上。

    看清他之后,萧鹏心里一咯噔,他一眼就认出这个人是谁来了!这个独特的形象真心没有别人。

    卧槽,他怎么来了?这不会给自己惹麻烦吧?

    在台上的人叫做里尔-韦恩,正是这首h  lv的原唱!

    说起星条国说唱,都知道东岸说唱、西岸说唱,其实还有一个流派,就是南岸说唱。代表人物有两个,一个是.i,另外一个就是里尔-韦恩。

    至于他在星条国的地位?奥观海在大学演讲的时候是这么说的:“也许你是下一个里尔韦恩,但这个可能性基本为零,所以你需要待在学校顺利完成你的学业。”现在如日中天的加拿大说唱歌手德雷克更是直接在身上纹了里尔的半身像。

    话说里尔确实是个天才歌手,在他九岁的时候,就被‘金钱帝国唱片公司’发现并签约。5岁出道,岁发布第一张个人专辑,23岁成立自己的音乐厂牌,发现了诸如德雷克、‘麻辣鸡’妮琪-米娜、yga(卡戴珊家族里凯利-詹纳的前男友,就是给凯莉詹娜买珠宝付不起钱的那家伙)等一众明星。国内他的粉丝亲切的称2年出生的他叫‘李伟’。

    不过这两年可能因为专注于公司的缘故,职业水平下降很快,人气最高的时候到处刷存在感导致作品粗制滥造,后期音乐太水,所以很招人黑。太多人说他歌词黄暴没有深度。

    我了个草,这听说唱还要受教育?阿姆牛逼,你听他的歌学会怎么做人了?那还要爹妈学校干什么?.i倒是学术派,专心音乐,押韵词汇运用的极好,是公认的‘南岸之王’,可是他都说唯一能跟他同样享有这称号的就是‘李伟’,难道这些黑子的水平比.i还高?

    看看跟‘李伟’合作过的名单,那几乎就是星条国半个说唱圈!如果不认可他的水平谁跟他合作?

    不管怎么说,‘李伟’在星条国说唱界,绝对属于站在顶端的几个人之一。

    但是这家伙的脾气也不是盖的,前年在米兰时装周时,参加了德国男装品牌‘菲利普普兰(philipp plin)’的发布会,在表演的时候唱到一半把话筒往空中一丢,歌也不唱了直接掉头走人。

    事后‘李伟’的发言人是这么解释的,说舞台效果太差,麦克风出了问题,所以李伟唱不下去了。

    而还有一种说法,是当时‘李伟’和观众在互动,示意观众举起双手。

    也不知道到底是台下的咦大梨人不懂是不懂英语呢?还是只是来看衣服的,反正就没什么人跟他互动。‘李伟’感觉这样唱不如不唱,干脆一扔麦克,掉头走人了。

    你指望船上的那这华夏老板给他鼓掌?这个可能性忒低了吧?这‘李伟’不会在这里继续闹下去吧?指望‘李伟’这个能在自己眼皮子上纹身的人冷静?难度系数有点高啊!

    不过可能是因为这首歌是抒情歌曲,‘李伟’唱的动情,倒也没关注这些。

    一曲唱毕,全场给相拥而舞的一对新人和‘李伟’报以热烈的掌声。

    现场气氛突然转变,随着乐队鼓点一变,‘李伟’又唱了一首欢快的i fl gd。萧鹏倒是放心了。现场气氛还是很好的,有半数来宾都是外国人。什么客人演员什么的,都在这里玩的开心。在他们的带动下,那些华夏老板也在随着音乐扭动身体。

    萧鹏站在顶层飞台上看着下面玩乐的人群,不少人也看到了他,没过多久,电梯门打开,一个人气呼呼的跑了过来:“萧鹏,你搞什么鬼啊?你把王隆搞到哪里去了?”

    “菁菁姐,王隆帮我忙准备一些治疗工具去了。你那么紧张干什么?”萧鹏笑呵呵的说道。

    狄菁菁白了他一眼:“今天是狄纬结婚的日子,这么重大的日子你为什么让王隆去办事?你有没有搞错?”

    “什么我就搞没搞错?”萧鹏皱紧眉头:“你这是找我兴师问罪?”

    狄菁菁理直气壮的说道:“是啊!狄纬的婚礼一辈子就那么一次,搞了这么大的阵仗王隆却不能参加?他可是给你基金的医疗顾问,你拿没拿他当自己人?”

    萧鹏咧嘴笑了,点上一根雪茄:“k,菁菁姐,你说得对,这个事情好像确实是我做的不对。”

    狄菁菁听了萧鹏的话,一脸得意之色:“不是好像!就是你做的不对!你赶紧把王隆叫回来,我知道你有办法!船上有直升机,让直升机去接人去!”

    萧鹏笑的更开心了,狄菁菁看着萧鹏哈哈大笑,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我知道这要求有点任性,可是这样对王隆不公平。你就让直升机辛苦一下,去把他接回来就行了。”

    “对王隆不公平?”萧鹏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王隆的快乐比一条活生生的生命都重要?”

    萧鹏的突然变脸让狄菁菁脸色一变。萧鹏冷哼一声:“说的好听点,你这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难听点你这就叫狗改不了吃屎!你不这么自私不行么?我特么的瞎了眼让你做我的基金华夏分区负责人!我的慈善基金是干什么的?救人生命的!就你这样自私自利只想到自己的人眼里能有别人的生命?我真后悔我的决定了!你是不是以为现在让你负责基金的华夏业务,可以跟王隆一起就万事大吉了?你想过没有,王隆为什么要主动为我的基金服务?”

    狄菁菁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萧鹏道:“你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你就算能把王隆骗回来,你们也长不了。行了菁菁姐,我的基金也不用你来费心了。我会自己找人帮我打理的。”

    “你在跟我开玩笑对么?”狄菁菁一脸震撼之色,萧鹏对自己人的脾气一直都很好,除了和杨猛有时候斗嘴动手外,还没和谁发过脾气。怎么今天能发这么大的脾气?

    “你觉得我像开玩笑么?”萧鹏伸手指着脚下:“都知道这艘船的飞台是风景最好的地方,但是为什么没有人在这里?原因很简单,我不在这里没人可以来这里。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是我和我朋友才能进入的地方,但是我想,菁菁姐,你今后就不要再来这里了好么?”

    狄菁菁瞪大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子:“你的意思是。。。。。。我不是你的朋友了么?”

    萧鹏点头:“我实在没有那样的荣幸和你这样的‘公主’交朋友。我高攀不起!”

    “我希望我的男朋友参加我弟弟的婚礼,我哪里错了?”狄菁菁高声辩解。

    萧鹏冷冷一笑,手里掰着手指头:“一句话说出四个‘我’字,你眼里有别人么?如果你不是狄纬的姐姐,我还能让你在这里?你作为姐姐,你弟弟和你父亲出现那么大的问题,你尝试过帮他们解决么?眼睁睁看着他们爷俩闹成今天这局面!那时候你想过你弟弟要举办婚礼么?狄菁菁,我希望你明白一个事情,我不是王隆,也不是你的亲人,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惯你毛病!”

    狄菁菁听后气的脸都白了,指着萧鹏:“你。。。。。。你。。。。。。。”

    萧鹏却转过头去,连看都不去看她。

    狄菁菁刚想说话,电梯门却突然打开:“亲爱的,你忙完了?怎么不下去跟大家一起玩去?咦?狄姐姐也在这里?你们在干什么呢?”

    萧鹏一看,是亚莉和她姐姐夏洛特,她今天也来参加狄纬的婚礼了。

    狄菁菁看到亚莉姐妹过来,突然哇得一声哭了出来,推开了亚莉和夏洛特,坐着电梯离开了顶层飞台。

    夏洛特皱眉:“喂,萧,你是不是需要解释一下?你干了什么坏事了?怎么刚才的女士哭着出去了?你怎么欺负她了?”

    “我欺负她?我都快让她气死了!”萧鹏气道:“亚莉,相信我,我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他也不想跟亚莉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毕竟那还是狄纬的姐姐。

    亚莉微微一笑:“亲爱的,我相信你!”

    夏洛特耸耸肩:“萧,好久不见,我千里迢迢赶过来参加你朋友的婚礼,你却忙的连招呼都不打,现在终于有时间和你聊聊了。”说完张开双臂和萧鹏拥抱。

    萧鹏伸开双手和夏洛特拥抱,夏洛特分开的时候却趁势在萧鹏腰上掐了一下。萧鹏吸了口气,这个妖精,拜托,你妹妹在旁边好吧!两人在夜店洗手间发生的事情瞬间涌上萧鹏心头。..

    呃,好刺激!

    萧鹏干咳一声转移了话题:“夏洛特,今天感觉这婚礼怎么样?”

    夏洛特笑道:“今天的演出真的太棒了!”

    萧鹏叹口气:“可惜我没有看到。辛苦这么久,结果我却没有任何表演。”

    夏洛特道:“今天的演出安排真是太好了,我特别喜欢里面的芭蕾舞表演!”

    “呃?还有芭蕾舞表演呢?”萧鹏一愣。

    亚莉接过话说道:“是啊,澳芭舞团正好在洛杉矶演出,我和史蒂芬妮去邀请了她们的独舞首席来我们这里表演现代芭蕾,毕竟我听说狄纬的父亲和岳父以及他们的朋友都是成功人士,有芭蕾舞表演更好。”

    夏洛特道:“是啊,那个芭蕾舞演员真的太棒了,那么高的身高能跳的那么优美,真的非常少见。”

    萧鹏一愣:澳芭舞团?独舞首席?身高很高?

    他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感觉。

    亚莉却道:“我更喜欢今天帕吉欧他们联系的模特表演,对了,里面有个模特和你带一样的手表呢。也是卡通一样的,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她说的开心,萧鹏却想要跳海了。。。。。。

    不会那么寸吧?我靠,我为什么要从安琪儿的房间出来啊!

    难道米妮和吉玛沃德都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