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七章 案中案?
    “老板,这么大的房子就我们姐妹俩在这里,虽说你给钱给的很多,可是我们想了,不能光占你的光,反正你这么久也不回来住,现在又是旅游旺季,现在海景旅馆特别有市场,所以我就想赶紧把这里租出去,趁着这个季节多赚点钱。”吴洁一脸小心翼翼的说道。

    萧鹏微微一笑:“那不知道这里的房间你租多少一天?”

    吴洁一愣,小声说到:“八百。”

    萧鹏使劲鼓掌:“难怪外面那么多车,看来生意不错么。啧啧,海景房,哥特式城堡,这噱头满满啊!我这里扣除我的房间和郑琳琳的房间,还有十二个客房,你这倒不错。一天什么事不干,就收入一万块啊。”

    “老板,我这是也想给你多赚点钱不是?”吴洁说道。

    “为我多赚点钱?啧啧,你这巴宝莉的褶饰蕾丝连衣裙不错,这套要四万多吧?看看这包,再看看这鞋,再看看这表,你这一身上下十几万吧?不过你也不在乎对吧?就是半个月的房租而已。”萧鹏冷冷说道。

    “那个,那个。。。。。。”吴洁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大狗’和‘小狗’怎么回事?怎么就给拴在门外了?”萧鹏看着吴洁。

    吴洁喃喃解释道:“是这样的,有的客人对狗毛过敏,而‘大狗’和‘小狗’掉毛太厉害,清洁起来太麻烦。所以。。。。。。”

    萧鹏看都不看她,一脚踹在地上躺着的那个男人身上:“你特么的别装晕了!再装我特么的弄死你!”

    “哎吆!”在地上装晕的男人惨叫了起来:“大哥,别踹了!疼!”其实他刚才就醒了,再傻也知道这是房子主人回来了,所以干脆躺在地上装晕等吴洁处理。

    “你还知道疼?你小子够牛逼,住着我的房睡着我的床,穿着我的衣服带着我的表。叫陆赫是吧?准备好吃牢饭吧!”萧鹏冷哼道。

    陆赫听了拼命摇头:“萧老板,这事不能怪我!我可没做什么犯法的事情。不就是把你房子租出去了么?给你房租就是!”

    萧鹏指着陆赫身上:“就冲你身上这些衣服和这表,你这入室盗窃是跑不了的。哥现在心情好,给你普及点法律常识,盗窃总价值超过一千五百块就算是刑事案件,是要坐牢的。而根据涉案金额多少来量刑,你现在身上这一身加起来怎么说也要几十万吧?还不包括上面让你祸害的,哥们,案值超过三十万人民币就是十年起步了。你真以为这些奢侈品是那么好拿的?”

    陆赫一听,就要往下摘手表,萧鹏冷冷笑道:“你以为摘下来就没事了?我明白的告诉你,如果你在里面少于十年算我无能!”

    陆赫听后愣在原地,眼珠一转,从地上爬起来就想往吧台冲去,他的目标是吧台上摆着的西餐刀架。

    萧鹏也没怎么使劲,直接伸脚一绊,陆赫就飞了出去,脑袋直接敲到吧台上,只剩下躺在地上哼哼了。

    萧鹏看都不看他,问吴洁道:“咦,怎么不见郑琳琳呢?这里整出这么大的动静也不见她下来?”

    吴洁听了一脸尴尬:“那个,你不是让琳琳给你画一幅画么?她现在住在外面,方便帮你画画。”

    “外面?”萧鹏一愣。

    吴洁指了指门口方向。

    “工人房?”萧鹏瞪大眼睛看着吴洁:“你是她姐啊!就为了空出个房间赚点钱你特么的让你妹妹住工人房?你妹妹有残疾你不知道么?”

    吴洁流出眼泪来:“老板,我想趁着你没回来多赚点钱。就让她先去那里坚持坚持,在你回来前就让她回来。没想到你突然回来了。老板,你原谅我这一次,我这么做就是想给琳琳多赚点钱!”

    萧鹏嗤笑道:“给琳琳多赚点钱?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么?你为什么不去工人房却让郑琳琳去那里住?你给琳琳赚了多少钱我不知道,我只能看到你一身奢侈品。吴洁,你行!你真行!算了,等警察来了再说吧。”说完萧鹏拿起电话,准备拨打上面的号码。

    “老板!你不能报警!我知道错了!我会把所有的钱都赔偿给你的。”吴洁急忙握住萧鹏打电话的手。

    “你给我松开!”萧鹏甩开吴洁的手,跟这样无情无义的女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吴洁让萧鹏摔倒在地,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你们这些大老板,有钱有势的,我跟着你们赚点钱怎么了?这点钱在你们眼里压根就看不上!你连个土老帽都能一句话不说给他五十万,我这帮你看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就不能自己赚点钱?”

    萧鹏一愣,自己给谁五十万了?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哦,是给单战介绍的那个战友母亲治病的,叫什么来着?耿乐?吴洁不提这事,自己都忘了一个干净。

    嗯?她是怎么知道的?

    话说现在也不是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萧鹏冷冷一笑:“我有钱就该死?你这些话留给警察说吧。”..

    萧鹏实在觉得自己恶心透顶了。自己一片好心,接纳了吴洁姐妹,没想到事情却变成现在的样子。

    其实说起来这事情也跟萧鹏自己有关。不是所有人都能在金钱面前保持本心的。

    你让吴洁这样一直为了生计拼搏的女孩,突然间看到了他家堪称奢华的生活还能保持冷静?

    同样都是人,差距为什么会这么大呢?

    而且萧鹏又给了吴洁绝对的信任,这更是滋生了吴洁的恶念,反正天高皇帝远,有什么事情萧鹏也不知道,只要在萧鹏回来前,消灭所有的痕迹就行了。

    没成想萧鹏这突然返回。杀了她一个措手不及。事情就变成了现在的局面。

    萧鹏面对的这个问题,也不是偶然案例。可以这么讲,整个华夏的保姆市场,那就是一个杂乱无章。

    毕竟保姆行业入行近乎为零,目前市场上对保姆的唯一要求就是持有健康证。。。。。。谁让咱们国家招用技术工种从业规人员规定明确了家政服务员等0种职业无须持证上岗呢?

    现在倒是有所谓的‘保姆技能等级证’,都是来自各种山寨协会。交一两千块钱就可以办下来,想写什么级别,取决于交多少钱。。。。。。那全都是骗雇主钱的玩意!

    随着生活水平提高工作的忙碌,越来越多家庭去雇佣保姆,现在供需不平衡,保姆倒成了稀缺资源。

    由于保姆这个职业入职门槛低,大量的新手保姆涌入市场。就算是正规的家政中心,也不代表着保姆是正规的,现在在大城市里,几乎都是用一个聘请本科文职的薪酬去聘请一个只有小学学历的底层妇女来干活,而这也就很容易导致问题的出现。

    要知道,能聘请起保姆的,都是收入不错的家庭。而做保姆的家庭环境往往截然相反,于是什么偷雇主财物、虐待老幼雇主的案件层出不穷,杭州保姆纵火案就更别提了,偷了财物不说,还直接纵火。。。。。。

    而之所以发生这些事情,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对经济方面的心里不平衡导致------凭什么你吃香的喝辣的我要伺候你呢?

    警察来的倒是很快,而且阵仗真的不小------萧鹏这里可是在警局里挂上号的,能不认真处理么?

    现场是一片混乱,什么摄影取证、租客登记之类的。

    这个事情的解决可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像吴洁这样没经过萧鹏授权出租房屋,是违法行为。房屋租赁是无效的。所以要请那些租客离开。

    租客花了钱了就这么离开?那肯定不愿意,吴洁就要承担这里的责任,赔偿租客损失。而且吴洁还要承担萧鹏这里的损失。当然,这都是警方方面的处理的事情了。

    带队的警官亲自给萧鹏录笔录,话说这警察的名字特牛逼,叫雷子!就冲着名字,不当警察都可惜。

    “萧老板,事情大致我都了解了。不知道后续你想如何解决?”雷子做完笔录说道。

    “后续问题?”萧鹏皱眉不解。

    “哦,如果你不想把事情闹大,就息事宁人,如果想杀一儆百就起诉。不过两位嫌疑人男方盗窃罪名倒是比较明确,女方如果没有涉及你的私人财务。可能只有民事赔偿。”警官对萧鹏说道。

    “动了我的房子了还不算涉及我的私人财物?”萧鹏怒道,突然他像是想起什么来:“对了,雷警官,在我的房间里我还发现了大量的身份证和好多部手机,不知道是他们做什么用的!”

    那个警官一听,两眼一亮:“萧老板,我们现在去看看去!”

    到了萧鹏房间后,警察先是拍摄取证后,雷子过去看了看那些手机内容和身份证后。突然咧嘴笑了起来。

    萧鹏不解:“雷警官,你笑什么啊?”

    雷子摆了摆手:“叫我雷子就行,我笑是因为感谢你啊!”说到这里,他环顾四周压低声音说道:“萧老板,虽说上面是命令禁止公安机关定指标,但是实际上这个指标问题还是存在的。毕竟这跟政绩有关。你这可能帮我们揪出一桩大案。”

    “什么大案?”萧鹏不解。

    雷子给出了答案:“骗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