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八章 骗贷
    当雷子把事情跟萧鹏详细解释一番后,萧鹏只剩下震惊了,如果最后证明事情确实如雷子猜测的那样,那萧鹏也开始佩服吴洁和那个陆赫了。

    这些人为了赚钱,还真会想办法!

    现在那么多所谓的‘现金贷’‘校园贷’之类的,其实本质就是高利贷,看看现在多少大学女生为了一时的经济紧张去借了那些高利贷,借几千还几万甚至几十万的都有。

    最好笑的是为了借贷那是各种拍摄果照,不还的话那就果照满天飞。。。。。。

    很多人提起高利贷都是气得牙根痒痒,殊不知还有这么一些人,竟然专门把目标盯着了这些‘网贷公司’,要知道银行之间是有数据共享的,这是央行强制要求的,但是网贷行业就做不到了,一些网贷平台呼吁什么‘行业自律’共享‘黑名单’,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对这些公司来说,‘黑名单’数据是他们的核心竞争力,怎么可能和别的公司共享?..

    而且网贷通过简单,只需要互联网上填写资料就可以放款。这也跟网贷公司的盈利模式有关系。

    很多网贷公司压根就不是靠着放款利息来盈利的。而是为了搞一份漂亮的用户数据,给他们背后的投资人信心。为的是今后的融资得到更高的估值。逢年过节的时候很多网贷平台都会可以放低贷款门槛也正是因为这个。

    这也给了很多骗贷的不法分子可趁之机。

    这些人的骗贷手法,堪称是一款‘养成游戏’!

    他们首先会搞到一套完整的资料,也就是身份证、银行卡加电话号码。这些东西并不难搞到,比如说丢失的身份证,网上就有卖的,还有什么火车站网吧都有遗失的。

    买来身份证后去办理银行卡和手机卡,这三件都做好后,就算完成第一步了!

    接下来就开始真正的‘养成游戏’了:用办下来的银行卡手机卡开始绑定微信、支付宝、淘宝之类的软件,开始根据身份证年龄性别虚拟人物身份。比如说机主身份是什么商场珠宝专柜上班的女营业员之类。

    然后就根据这个女人的身份开始丰满人物形象,比如微信好友圈要发布适合她身份的内容,还会每个月固定往这些银行卡里转一笔钱,这叫做固定流水。很多网贷平台要看这个。至于有的网贷平台要看借贷者定位?那就更简单了,修改定为软件一搜一大堆!

    甚至为了增加借贷成功率,很多人会采用一些专门的工具来伪造信用卡账单,因为有信用卡是借贷者的重要加分项!

    至于所谓的读取借贷人短信通讯之类的是事情就更好解决啦。几个卡之间每天互相打个电话就行。这些卡都是‘身份清白’的,而不是有过骗贷记录的老赖。

    一些网贷平台会电话给公司确定借贷者的身份。这也难不倒骗贷者,这些虚拟身份的人一般都是在大公司大品牌里工作。留下的电话都是什么公司的总机电话。这样的信息真实度还高,而且还很难求证贷款人真假。

    或者干脆填写一家网上查不到电话的公司,自己再装一部座机,把公司电话换成这部座机电话号码。这就百无一失了。

    说白了这就是一场高利贷和骗贷者之间的战争,放高利贷的要承受骗贷的风险,骗贷的要承担被抓后的责任。这两者谁也别说谁道德,说到底,就是黑吃黑。

    难怪雷子这么兴奋了,像他们这样的小县城,治安倒是真的不错。像今天这样的案件属于答案了:涉嫌金额高达数百万(这是保守估计,谁让萧鹏家里值钱玩意太多了呢)的盗窃案外加疑似骗贷的经济案件,这可是大功一件!

    雷子给领导打电话汇报了这里的情况后对萧鹏说道:“萧老板,我已经向上级反映了你这里的情况,上级指示这个案件一定会速办严办,你放心好了!”

    “别箫老板萧老板的叫了。叫我萧鹏就好,你说我就住在你们辖区里,今后说不定不少给你们添麻烦呢。”萧鹏笑道:“你说这大热天的让你们这么辛苦,这样,我请你们吃饭吧。”

    雷子脑袋像是拨浪鼓一般:“萧老板,有这个心意就行了,你可别害我。现在我们可是弱势群体,一举一动都得小心翼翼的。”

    萧鹏一愣,笑了:“对对对,怪我想的不周到了,这样,我现在就去联系做锦旗的去。”

    雷子说的不是危言耸听,现在警察和医生一样,都是弱势群体。当然,前提是你不要犯罪。

    这年头,似乎一提到公务员的事情,尤其是警察,不管什么屁大的事情都会站出来骂两句。而警察这个特殊的职业又导致它们露屁股的事情比露脸的时候多得多:

    ‘你破了重案大案?那不是你们该作的么?你们暴力执法刑讯逼供?来吧!大家一起骂起来!’反正很多人就是这么jian,闲着没事就骂这些公务人员,偏偏自己还削尖脑袋想当公务员。

    很多人以为自己成为公务员就走上人生巅峰了,拜托,现在不是三十年前了。什么?你说那些贪污**?跟庞大的公务员队伍比起来,贪官污吏真的很多么?特别是现在国家大力惩治贪污受贿,谁敢迎着风头上?

    现在做公务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那叫一个惨。

    你想要赚钱?公务员法明确规定,任何公务员都不得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它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就连炒股都要偷偷摸摸的来干,一些职务的公务员压根就不让炒股,就算可以炒股的职务也是严禁上班工作期间炒股的。

    公务员什么时候上班?这和禁止炒股有什么区别么?偷偷摸摸的炒股倒没关系,抓到了就要倒霉!尤其是利用职务便利获取内幕消息进行股票交易的,那直接就是违法!

    而做警察更可怜,想去娱乐场所都要向纪委、督查报备,去洗浴中心洗澡不能进包厢,哪怕是那些确实需要什么拔罐按摩的,也必须在营业大厅里才行。

    被发现就要倒大霉。

    被发现一次?年终等计划考核奖扣一半,发现两次?全部扣除?发现三次?公务员考核不合格!

    谁让警察和国足、春晚、城管一样,属于被群众‘重点关注’对象呢?任何一点点小事都会被无限放大。

    说句良心话,做警察看起来是很威风,制服一穿倍精神,可是其中苦楚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现在这年头,哪怕是抓个罪大恶极的犯罪嫌疑人,都有人会把关注点放在警察是否‘文明执法’上,更别提那些属无赖的,还没怎么着呢就大喊什么‘警察-打-人了’之类的存在。

    这还是针对犯罪分子,对待合法公民,警察更是弱者了------只要没犯法,那看着警察更有底气。任何一个派出所都有过因为不满意警察服务而指着警察把警察训得跟孙子似的,就这样警察还没办法------人家又不犯法。

    但是这些人真出了问题,首先想到的还是找警察,‘吃奶骂娘’就是说这样的人了。所以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警察属于弱势群体还真的没错。

    说他们权力大?‘有困难找警察’,现在人们屁大点事都打0;可是说他们弱势还真没错,随时随刻活在放大镜下,做什么事情都要小心谨慎。

    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在得到警察帮助后,为了表达感谢敲锣打鼓的去送锦旗。不是不想送别的,实在是送别的是给警察那是给他们找麻烦。

    “对了,萧老板,那个吴洁还有个表妹在你这里?”雷子问道。

    萧鹏一拍额头,把郑琳琳忘了一个干净:“雷子,你们先在这里调查取证,我去看看郑琳琳去。”

    几间工人房,郑琳琳在最后一间,当萧鹏推开门的时候,郑琳琳正在画着窗外的风景。听到开门声,郑琳琳回过头来,看到进来的是萧鹏,倒也不意外,外面发生了那么大的动静,说她不知道那是扯淡。

    “鹏哥,你回来了?”郑琳琳放下手上的画笔,把轮椅调整了一下方向,正面面对萧鹏。

    萧鹏皱紧眉头:“你怎么不开空调?热不热?”这工人房也是和萧鹏的哥特式小别墅一样,是石头砌成,虽说挺宽敞,但是这么热的天,人在这里还是挺受罪的。

    郑琳琳摇了摇头:“鹏哥,没事的,现在这个情况,还浪费那个电费干什么?”

    萧鹏无语了。想想刚认识吴洁和郑琳琳的时候,郑琳琳是个不懂事的孩子,而吴洁则是一个成熟稳重的女性。而经历过那么些变故之后,郑琳琳稳重了下来,吴洁却干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造物弄人。

    ‘日久见人心’这话还真没说错。呃,这个‘日’是名词,不是动词!

    “鹏哥,这张卡里是这段时间你给我的薪水,我都没有花,现在还给你,你不用赶我走,我也没脸在你这里待了。不过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情。”郑琳琳看着萧鹏不说话, 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想要递给萧鹏。

    “什么?”萧鹏还在心里感慨呢,听到郑琳琳的话下意识问道。

    郑琳琳道:“让我给你画完这幅画,我还欠你一幅画。我知道我的水平不高,但是现在这幅画绝对是我现阶段最高水平了。”

    萧鹏看了一眼画质上的画,那是一副窗外的风景画,能看得出郑琳琳比原来画技有所提高了。她这遭遇了截肢手术后,看来真的是静下心来研究绘画了。

    萧鹏却摇了摇头:“不行,郑琳琳,这幅画我不要!”

    郑琳琳听后一脸黯然之色:“好吧,鹏哥,我知道我姐姐干出这样的事情让你伤心了。我这就收拾东西离开。”

    萧鹏两眼一蹬:“谁让你离开了!你还欠我一幅画!这个水平的画我可不要!你必须要拿出来让我满意的画才行!”

    郑琳琳一愣:“鹏哥,你不赶我走?”

    “我为什么赶你走?你是你,你姐姐是你姐姐。再说了,如果把你赶走了谁给我画画?不过你这水平进步确实有点慢,这样吧,过几天看看能不能给你找个老师。不过你可别有什么很高的期望,我可不认识什么大画家。不过我朋友认识一个画假画的,叫什么沃尔夫冈-贝特莱奇,听他吹得挺牛逼的,看看能不能让他来指导知道你。”萧鹏淡淡说道。

    “你是说日耳曼的沃尔夫冈-贝特莱奇先生?”郑琳琳瞪大了眼睛。

    萧鹏点头:“应该是他吧,不过这事情能不能成还不一定,那家伙现在正在给我画画呢,具体画什么我也不知道。”

    从萧鹏进屋后一直非常冷静的郑琳琳突然哭了起来:“鹏哥,我替我姐姐向你道歉,你对我们这么好,她却这么对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萧鹏耸耸肩:“我刚才说了,你是你,你姐姐是你姐姐。”萧鹏心底叹口气,郑琳琳才真是可怜的女孩,短短时间内父母双亡身带残疾,一个那么骄纵的女孩现在变成这样,果然生活才是最能改变人的。

    郑琳琳突然咬牙切齿说道:“鹏哥,我求你一件事情,你一定要答应我!”

    萧鹏一愣:“什么事情?你说。”

    郑琳琳道:“我知道我姐这次肯定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不要放过那个陆赫!他才是罪魁祸首!”

    听了郑琳琳的叙述,萧鹏才明白过来,说陆赫是罪魁祸首还真没错。

    当时萧鹏家附近都是很多拜金女,都把目标订在萧鹏身上,希望能抱上萧鹏这条大粗腿,而这么想的可不仅仅是女人,也包括男人。陆赫就是其中之一。他的目标当然不是萧鹏,而是吴洁。

    这个陆赫倒也是泡妞高手,还真把吴洁搞到手了,把吴洁迷的是七晕八素,那是说什么听什么,于是后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说她傻逼也好,说她纯真也好,很多恋爱中的女人智商都是负数。这所谓的‘爱情’毁了她的一声。

    就在萧鹏感叹的时候,门外突然又骚乱了起来,争吵声狗叫声乱成一团。

    这又是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