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九章 杨猛被打
    萧鹏听到骚乱声跑出工人房,却看到一个陌生男人正在跟警察对峙,‘大狗’和‘小狗’一左一右的保护着他。

    萧鹏倒是一愣,这是谁啊?‘大狗’和‘小狗’怎么护着他?

    看到萧鹏出来,雷子急忙对萧鹏招手:“萧老板,你快管一下你的人,他这是妨碍公务!”

    “我的人?”萧鹏看了看那个男人,自己并不认识啊!

    “你是谁?”萧鹏问那陌生男人。

    陌生男人看着萧鹏,也是一脸疑惑:“你是萧鹏萧老板?”..

    萧鹏无语了,这男人都不认识自己,怎么就成了‘我的人’了?

    陌生男人听后一脸激动之色:“萧老板,我是耿乐!”

    萧鹏听了这话,恍然大悟:“是你啊,你这是干什么啊?”

    耿乐听后挠了挠头:“我看有人要带走吴小姐,我知道吴小姐是你的管家,我想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误会。”

    萧鹏无语了,这话说的够客气的,谁知道你刚才干了什么。看看警察们的样子吧,一个个如临大敌一般。

    “雷子,这是误会。”萧鹏赶紧说道:“耿乐,这是我报的警,你别添乱。”

    耿乐听后一脸的不好意思:“萧老板,这事情怪我,我太冲动了。”

    雷子摆了摆手,关闭了身上的执法记录仪:“萧老板,是误会就好。大家都散了,继续工作。”他们现在还在给那些做笔录租客,毕竟他们也是受害者!

    萧鹏好奇问道:“雷子,你们怎么现在出警还带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雷子叹口气:“萧老板,这可真没办法,现在不带这玩意执法不行,前段时间我们所晚上接待了一个报警的老人,结果老人回去之后死了,他家人非说是老人是让警局骂死的,天天蹲在警局门口烧纸钱,天地良心,我们哪敢骂那老大爷啊,再说我无缘无故的我们可能骂他么?结果人家可不听,哪怕法医鉴定老人是自己脑溢血死的也非说是所里的缘故,最后接待的民警赔了八万块!这不是要人命么?”

    “八万?民警自己出?”萧鹏瞪大眼睛。

    “唉,谁说不是呢?这结果下俩,那同事气的就想脱了辞职,可是脱了警服又能干什么呢?我们这些当警察的都有个通病,那就是特么的觉得地球没了自己就不转了,虽说天天抱怨这工作,可是真让我们不干了,谁特么的也舍不得。行了萧老板,你先忙,我们继续工作。”雷子叹口气道。

    萧鹏点点头:“您忙着,我看看这是怎么回事。”说完看了眼耿乐。

    看到两人停止交谈,耿乐赶紧走了过来,‘大狗’和‘小狗’跑到萧鹏身边:“萧老板,对不起,这事我搞错了。”

    萧鹏摆了摆手:“没事,都是误会,我还要感谢你呢。你母亲身体怎么样了?”

    耿乐的母亲患有红斑狼疮,萧鹏当时直接通过单战给了他五十万的治疗费。

    耿乐一脸感激之色:“萧老板,现在我母亲的身体已经好多了,有了医药费,红斑狼疮也不可怕。现在我和我妈就在这里租了个房子,治疗也方便,我来帮帮忙也方便。我也不说什么感谢之类的话了,都说大恩不言谢,我耿乐愿为萧先生当牛做马。”

    萧鹏乐了:“我又不开屠宰场,要什么牛?而我自己已经有不少马了,你这匹就算了。对了,你怎么在这里?”

    耿乐道:“俺娘教育我,人要知恩图报。我知道你们出国了,俺娘却说,这报恩不是看你在不在家的,你既然在外面,家里只有两个女人,没个男人帮帮忙那真不行,所以每天我都过来,喂喂狗照顾照顾琳琳之类的。”

    难怪两只狗狗和他关系这么好,这是喂出来的啊。不过听到这萧鹏又是一肚子火,看来吴洁把自己的两只狗栓了不是一天两天了。

    跟耿乐详细问了一下后,萧鹏才知道耿乐也上当了。

    吴洁拿着鸡毛当令箭,跟耿乐说他这么做这是得到萧鹏授意的,耿乐也没多想这事,毕竟萧鹏如果不信任吴洁,也不会把这么大的房子交给她。

    而且吴洁还是郑琳琳的表姐,郑琳琳都住工人房空出一套房间给游客,看来这应该真是老板的主意------当老板的都这作风,够黑!

    可怜萧鹏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成了黑心老板了。。。。。。

    所以耿乐每天照顾好母亲后,就到这里来帮忙打理一下狗窝,照顾一下郑琳琳。顺便做个采购什么的。

    没想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萧鹏也是受害者。自己让人骗了几个月,气得他牙根痒痒。特别想起来那个陆赫这段时间指使自己干着干那的,现在特想抽丫的一顿。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而已。现在陆赫已经被警方带走了。他的下场连想都不用想,肯定很惨!

    警方做完笔录后带着那些租客离开了,要去警局做最后处理。

    按理说萧鹏也该跟着去警局的,不过考虑到萧鹏刚刚回国就碰到这样的糟心事。所以在现场做好笔录雷子就带队离开了。

    “琳琳,你回去住呗。”萧鹏在做郑琳琳的思想工作。郑琳琳非要住工人房。虽说别墅的两个工人房空间都不小,但是和别墅里房间那是天壤之别。

    郑琳琳却拼命的摇头:“鹏哥,我真不回去了。我在这里挺好的,而且出入也方便,用轮椅上下楼太不方便了。”

    萧鹏看了看郑琳琳截断的双胎,不禁觉得遗憾起来,这次星条国还想过给她找智能义肢,结果把这茬忘了一个干净。

    耿乐却也说道:“萧老板,我看你这里还有一个工人房,不如我也过来住吧。你这里现在一团糟,也需要人不是?”

    萧鹏一愣:“那你母亲怎么办?谁照顾?”

    耿乐露出个不好意思的表情:“俺带着俺娘一起过来就好了,这样又不耽误我干活,又不耽误我照顾俺娘。萧老板,我不占你便宜,我付房租的。”

    萧鹏乐了:“你付房租?耿乐,咱别的先不说,我这里工人房就一间,你和你母亲怎么住?”

    耿乐挠了挠头:“鹏哥,我们现在租的房子也是一间平房,我和俺娘拉个帘子一起住。”

    萧鹏无语了:“耿乐,医疗费虽说贵,但是给你的钱租间好房子还是没问题吧?你住那平房算什么?”

    耿乐咧嘴笑道:“俺娘说了,那钱是萧老板的一片善心,萧老板心善,俺们却不能不知道好歹。这钱能省就要省,不能乱花钱。早点还上才是正理。”

    萧鹏听后板起脸,看着耿乐:“你觉得你这么做是对的?”

    耿乐看着萧鹏突然严肃起来,也是一愣,半晌后点了点头:“俺觉得俺娘没说错。”

    “啊呸!”萧鹏猛啐一口:“单战跟我说你为了老娘的病辛苦的事,我还觉得你够聪明,现在一听,你也是个糊涂蛋!”

    耿乐愣了:“萧老板,你怎么这么说?”

    萧鹏气道:“这样的事情就听你母亲的?你母亲这么大的岁数,身上还有这病,你以为听话就是尽孝了?扯淡!你真是孝顺,就要进你最大能力给你母亲最好的!吃最好的!喝最好的!穿最好的!省那份钱干什么??”

    “可是。。。。。。”耿乐还想说话。

    萧鹏摆了摆手:“可是什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就是什么你现在压根没钱,手里的钱还是欠我的?我特么的催你还钱了么?虱子多了不咬人,债多了不压人,我再说句难听点的,这五十万如果只凭你自己赚钱能力,可能要十多年甚至二十年才能还给我。已经欠了这么多了再欠点又如何?让你母亲过的舒服点不应该么?”

    耿乐觉得自己智商不太够用了,萧老板说的话好像很有道理,但是又感觉好像哪些地方不对。

    勤俭节约不是华夏传统美德么?可是让母亲过好日子好像也没错啊。

    萧鹏想了想:“不知道你母亲现在康复的情况如何?”

    耿乐不知道萧鹏怎么突然说这个,笑道:“俺娘恢复的非常好。现在定期复查各类检验项目,评估病情,病情控制的很好,和正常人差别不大了。俺娘现在就是在镇上做环卫工人,说要早点还你钱!”

    萧鹏无语看着耿乐:“你怎么能让你母亲出去工作呢?你忙点累点也别让你母亲累着啊!环卫工人那也太辛苦了!”

    耿乐也很无奈:“我可拦不住俺娘。”

    萧鹏深吸一口气,这老太太真的很不错:“耿乐,带着老太太过来,我家需要人帮忙打扫卫生做做饭什么的,肯定比做环卫工人轻松。这事别跟我挣了,就这么定了。”

    耿乐刚想说话,就听到门外响起车喇叭的声音。

    “谁啊?”萧鹏喊了一声,走出去一看,院外听着的正是杨猛的朴茨茅斯。

    萧鹏打开院门,杨猛把车开了进来走下车,一脸夸张地喊道:“兄弟,我来投奔你了,这日子没发过了啊!”

    萧鹏没问他怎么了,而是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哥们,你出去非礼老太太了?”

    只见杨猛脸上,两个红红的巴掌印印在脸上。

    不过萧鹏可不认为杨猛在外面吃亏了,因为这场景,他可看过很多次了。

    嗯,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