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四章 耻辱
    杨猛发动了汽车,一脸不爽的表情:“你丫的忒过分了,没看到那导购小姐我都已经快搞到手了,你却拖着我就回去?”

    萧鹏一脸无奈:“我能有什么办法?刚才郑琳琳给我打电话,说杜玉林来了,咱们现在赶紧带着狗回去吧。”

    “谁?”杨猛开车不解问道。

    萧鹏答道:“国家外事办的老杜!你说他找我能干什么?”

    杨猛咬牙切齿的说道:“肯定没好事。那是个宁死不吃亏,拼命占便宜的主。”

    萧鹏点点头,确实是这么回事。这杜玉林第一次找自己,把瓦哈卜往自己马场一扔不管了;第二次找自己,把自己给按倒马协里去;第三次更好,直接把杨猛给整成‘沙特王室’了。

    所以杨猛一提他就气得牙根痒痒!

    杜玉林从京都跑过来,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两人开车到了宠物店,两只阿富汗猎犬已经恢复了以往长毛飘扬的时候了,带着他们上车后,两人开车回家,到了家门口,看到站在那里的不是杜玉林是谁?旁边还有一个西装革履扎领带的男人。而他们的车直接停在马路对面,车上司机什么都没下车。

    “杜大哥,你站这里干什么?”萧鹏不解问道。

    杜玉林微微一笑:“小萧,你这主人不在家,我怎么好进去呢?再说了,就算想进也进不去啊。”

    说到这里,院门打开,耿乐和一个老太太站在里面,萧鹏明白了,这是耿乐不让他们进去。。。。。。

    “萧老板,这是我妈。”耿乐介绍道。

    “哦,赵婶对吧?今后家里需要你照顾了。”萧鹏道。..

    赵婶还想说什么,萧鹏却摆了摆手:“赵婶,我帮你可不是为了听你说个谢字的,能帮你只能说咱们两家缘分到了。你也别瞎客气了,来日方长,咱们先让客人进屋再说。”

    赵婶急忙点点头,和萧鹏一起拉开了门,杨猛把车开进院中。

    “猛子,你帮着把客厅的几个沙发都搬出来,咱们现在院子里待一会儿。”萧鹏对杨猛说道:“杜大哥,不好意思,我这里正好发生了点事情,所以现在屋子里真不太招待人,咱们现在院子里晒晒太阳。你们别嫌弃。”

    跟着杜玉林一起的男人环视了一眼周围:“萧先生,你这里的环境真的是太美了,有这么好的庭院让我去房间我都不愿意呢。”说话的人口音里有浓浓的港台腔。

    萧鹏问道:“杜大哥,这位是?”萧鹏已经八成确定了,这次杜玉林找自己几乎就是为了这个男人来的,知道这男人的身份大概就能猜出他的目的来了。

    “哦,介绍一下,这位是冯经纶慈善基金有限公司及利丰慈善基金有限公司的董事黄启民先生。”杜玉林介绍道。

    啥?慈善基金有限公司?那就是跟自己的慈善基金有关系了?

    萧鹏和黄启民打了招呼,招呼他们到院子里来坐。

    萧鹏让杨猛把客厅里的沙发搬了出来,几个人在院子里坐着,赵婶给冲了茶叶。

    “茶具简陋,二位别嫌弃。”萧鹏给几人到好茶水:“杜大哥,你这千里迢迢赶过来,肯定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就直接说好了。”

    杜玉林听后咧嘴笑道:“小萧,你这是赶我走呢?那么着急干什么?”

    萧鹏赶紧笑道:“这哪能呢!”

    杜玉林看着萧鹏:“萧老弟,你这去了趟星条国,感觉整个人洒脱了不少。”

    萧鹏苦笑:“不是啊,这趟出国没带这俩活宝出去,现在赖呼呼的粘着我呢。”两只阿富汗猎犬一左一右的趴在沙发上靠着萧鹏。

    刚说完这话,天上噗通又掉下一条鱼来掉到众人面前,把黄启民和杜玉林吓了一跳。萧鹏露出个苦笑的表情:“得,还有俩赖皮。”

    说完他和杨猛都伸出胳膊,两只普通鵟落在俩人的手臂上。

    黄启民一脸羡慕之色:“萧先生这才是生活啊,‘左牵黄右擎苍’,有马有豪宅,多少男人的梦想生活方式啊。你这两只阿富汗猎犬真的很棒,我也是爱狗之人,我们港岛那边爱狗的人多得很,各种优秀名犬都有,可是我还真没见过这么好的阿富汗猎犬。”

    和养狗的人拉近关系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夸他的狗好。更何况萧鹏的狗确实很好。

    “黄先生好眼力。”萧鹏竖起大拇指说道:“这两条狗是特沙王子瓦哈卜送我的,他知道我这个人天生爱玩天生懒散,就送了我这俩小东西,刚看的时候我还觉得像两个尖嘴猴腮的拖把,现在看顺眼了倒也觉得非常好看。”

    ‘大狗’和‘小狗’好像听懂一样,一脸委屈的在萧鹏身上蹭来蹭去。

    “现在这年头,只有有能力的人才能玩的起。”黄启民吹捧道。

    萧鹏耸耸肩,不置可否。杜玉林问道:“对了萧老弟,你这家里是怎么回事?原来你家不是这样啊,怎么看上去跟防贼似的。”

    萧鹏叹口气:“得,再说一遍。”说完后又把他回来后发生的事情跟杜玉林他们又说了一遍。

    杜玉林听了直叹气:“现在这年头事情就这样,找个好保姆比找个好对象都难。在京都找个保姆更难,我老父亲岁数大了,我们兄弟几个又忙,就想找保姆照顾他,每个月五位数的工资,换了十四任保姆,才找到说得过去的保姆,唉。找个好保姆真的太难了。”

    萧鹏点了点头,这何尝不是呢?

    杜玉林刚说完,听到门外响起喇叭声,耿乐没一会儿跑进来:“萧老板,雷警官来了。”

    “你二位一座,猛子,帮我陪一下,我去去就来。”萧鹏把肩上的普通鵟交给了杨猛,起身走了出去。‘大狗’和‘小狗’一左一右的跟着他。

    黄启民看着更是眼红的不行,这么听话的狗狗谁不眼红?

    没一会儿后,萧鹏走了回来,跟众人解释道:“警察带着那些租客来了,收拾他们的东西离开计算损失可以找吴洁索赔。我让耿乐在那边盯着。”

    萧鹏带着俩狗坐下:“杜哥,你说你来有什么事吧?你这不说我心里没底啊。”

    黄启民却拿着手机递给萧鹏:“萧先生,你先看看这个。”

    萧鹏接过电话,看到里面是微博内容,是一个五道口职业技院的教授发表的微博,里面是对华夏和星条国贸易战的看法,大致内容就是这场贸易战是星条国战略思维发生变化的产物,而触发这场贸易战的原因是国内不明智言行。

    说什么华夏‘打不起,没法打’。

    如果选择了让步,对今后对外开放的影响大于贸易战本身。

    并且做了非常细致的阐述,什么:“在资源方面,星条国自然资源的禀赋可以使得其在闭关锁国的情况下也能发展相当一段时间,而我们的资源严重依赖外部市场;最尖端的技术大多掌握在星条国手里,而我们严重依赖人家的技术;我们的外汇绝大部分来自于星条国,我们没有外汇,所需的粮食、石油、芯片都无法进口;人家有盟友,而我们没有这样的条件。”

    所以,“如果贸易战打到极端,对星条国最多是重创,对华夏则是生存问题,最好的解决方式还是华夏让步。”

    “萧老板,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黄启民问道。

    萧鹏看了看,嘴里说出两个人名:“李邺,汪兆铭。”

    “噗嗤。”杜玉林笑了起来,伸出大拇指:“萧先生果然是性情中人。”

    别人打到家门口了,到底该不该还击?在华夏五千年的历史中,只要出现这个问题,肯定会蹦出一堆人来,仗还没打就要割地求和。

    比如说汪兆铭,比如说李邺。

    汪兆铭就不用说了,大家都认识,虽说改名‘精卫’可真的没干什么‘精卫’的事。

    而李邺可能很多人不知道。

    当年北宋面临金兵压境,派遣李邺去做使者。结果回来后就跑到朝堂上反思:宋朝绝对打不起,没法打!说金兵‘人如虎,马如龙,上山如猿,入水如獭,其势如泰山,华夏如累卵。’所以‘贼强我弱,以济和议’。因为这李邺官职是北宋的给事中,人送绰号‘六给给事’,是要什么给什么的那种。

    这李邺和那个五道口职业技院的教授都是一个德行:极大夸大对方优势,极度渲染斗争后无法避免的消极结局,对己方的优势故意不说,倒推出一个结论------赶紧割地求和。

    现在说起北宋的灭亡,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北宋六贼’------蔡京、王黼、童贯、梁师成、朱勔、李彦,他们是导致当时南方方腊造反和金朝入侵华夏的罪魁祸首,但是其实真正导致北宋失败的,正是李邺这样的人才是。

    虽说宋朝在华夏历史上,是有名积贫积弱的王朝。就连现在那么多作者,现在都不肯写宋朝的事情,觉得汉唐过瘾,宋朝老打败仗。

    而现在只要一提宋朝,都说宋朝国土小,皇帝弱,宰相脓包军队若,风雅书生花前月下充浪漫,真遇刀兵立刻吓尿。好不容易出了几个热血硬汉,没倒在敌人手里,却叫自家人整的死去活来。现在的电视影视作品一提宋朝都是这套路。

    可是影视作品里的东西,借用‘品三国’里的一句话,‘基本都不靠谱’。

    现在说宋朝,都说宋朝重文轻武,其实宋朝重文不假,但是还真不‘轻武’!四处习武成风,老百姓组团练武!

    北方常见的‘弓箭社’,按照苏东坡的叙述那是下田种地都带着弓箭,进山砍柴都扛着宝刀,除了练还实战,四处都有团社自发巡逻维护地方治安。当时苏东坡在做定州知州时候的统计过,仅定保两州,这‘弓箭社’会员就有三万一百一十一人!这还不是正规军队!

    至于男方的乡兵都是不脱产的预备战士!也是出名强悍!靖康国难,黄河南北义军并起,大批忠勇义士以身许国,浴血搏战,死死拖住了金兵南侵的脚步!后来的岳家军等军队,都是以这些义士为骨血。

    看看岳飞就知道了,先拜周同学骑射,后拜陈广学枪法,他的经历正是北宋习武成风的缩影。

    而且北宋的文人可都是个顶个的文武双全,‘北宋三大名臣’张乖崖,写的好诗做的好官练得一手好剑法;还有韩,当过相爷揍过西夏,还亲手制定了宋军棍术考核制度,并且制定了沿用至明清两朝的武举考试;婉约派词人章楶,一首水龙吟万种柔情传唱千年,但是这家伙上了战场一点不温柔,统帅千军万马胖揍西夏,把西夏梁太后揍得哭哭啼啼从战场上逃命!

    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军事院校,正是北宋建立!而北宋的步兵训练更是严苛!

    就像宋辽战争,人们提起来就以为宋朝就是各种惨败,什么各种被虐打,还搭上了杨令公一家。

    可是事实呢?在辽宋战争里宋军也取得过白马岭大捷、满城大捷、唐河大捷、威虏军大捷、徐河大捷等胜利,甚至在唐河大捷,宋军以千人骑兵将八万辽军打的七零八落!

    而威虏军大捷,更是契丹铁骑永远的噩梦:直接把辽国王牌铁林军全军覆没。十五员大将阵亡,两万精锐斩首!

    还有西夏,虽说早起宋军也曾吃亏,有过‘陕西三大败’,但是两次平夏城之战,西夏数十万大军直接打崩溃,天都山的西夏行宫做了宋军军营!打的夏惠宗哭哭啼啼的求和,跑到宋朝朝廷上赌咒发誓做大宋的好孩子。

    就算靖康国难后,宋军也不是窝囊的,宋朝名将吴玠正面硬磕金军精锐撤离喝的部队,一战把撤离喝的部队打的伤亡惨重,当场把撤离喝吓得嚎嚎大哭。从此金国名将撤离喝被人称为啼哭郎君。

    那这么强悍的宋军为什么会让金军给灭了?说起来那才是汉人的耻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