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五章 李邺之流
    北宋的灭亡说白了,就是因为李邺这样的人太多了!

    就人力来说,金朝发动攻宋战役的时候,金朝总共一百多万户,就算一家五口计算,也大概只有五六百万人口!而宋徽宗时期则是宋代人口最多的时期,全国总人口超过一亿!

    而就物力来说,金国压根就不懂农业,他们的兵粮兵饷主要靠抢,时不时粮草不继。而宋朝呢?特别是宋徽宋时期,‘天下赋入之数悉倍于前’,‘六分之财,兵占其五’,‘供军之资,十居七八’,双方经济对战争的支撑能力也是金国无法相比的。

    而战争形势上更不用提了。当时宋军百万之众,在第一次东京保卫战中外围参与勤王的兵力就二十多万!而金国全国只有二十万兵力,参加攻宋的兵力十二万,攻到东京城下的只有八万人而已!

    而攻到东京城下意味着什么?

    两个字------挨揍!

    那时候的东京城用史书的评价是:‘此祖宗无以有也’。

    当时的东京城经过北宋数代皇帝的加固,建有三道城墙,外城有壕沟十余丈,城门十二座,而且修筑了只有边防城市才配备的三重瓮城,城门全部用铁浇筑!

    而且皇城城墙外包砖,墙上建有角楼,搞数十丈。这可是历朝历代都没有过的。

    八万人想攻进这样的城池?那无异于痴人做梦!

    所以这金国第一次进攻东京城,让北宋名将李纲给胖揍一顿,灰头土脸的逃了回去。

    可就算这样,也没给李邺那些人自信,在他们眼里,只剩下‘华夏如累卵’。

    而且这个说法在当时还真的受人追捧,像什么白时中、李邦彦、唐恪等宰相级的也是这么看。

    在东京保卫战中参与勤王的宋军,一部分遣送复员回西北,一部分北唐恪以经济上的理由遣散、一部分就地解散。

    而在保卫战中成功阻挡金兵的李纲被以‘专主战议、丧师费财’的罪名贬谪;神机营的士兵敢擅自向金兵开炮竟然被斩首示众!

    这样的情况下谁还抵挡敌人入侵?

    北宋被金所灭,不像明朝被清所灭。

    明朝是清兵来了,当兵的都跑了;而宋朝是兵都在,将都在,相跑了!有力气没地方使!

    毫不夸张的说,北宋灭亡,金国的关系仅占其一!九成原因是他们自毁长城。

    而现在那五道口技术学院的教授说出来的话和当年李邺之流何其相似?

    现在的华夏,论经济体量,我们早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如果按照购买力平价来计算的话,我们是世界第一!而且制造业世界第一!

    现在华夏人说话有了底气,也可以硬起腰杆理直气壮,但是奇怪的是,在一些人眼里,华夏的理直气壮就会让一些人觉得害臊,而星条国的理直气壮就该获得鲜花和掌声。像那个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的教授之流还真不少。

    总有这样的‘明白人’,要装作‘数他们清醒’,于是就各种闹妖。

    “这样的人去做教授,还是‘五道口技术学院’这样的名校!什么是名校?名校是镇国重器,从那里出来的学生应该要胸怀天下,以改造国家为己任,而现在名校出来的学生考虑的却是找什么工作好,为什么这样?净些这样的教授,名校能教出来什么好?”萧鹏一脸嫌弃说道。

    杜玉林点点头说道:“在罗马时期有个集大成的思想家,叫做西塞罗,他当年提出了一个非常有逼格的教育理念,叫做‘自由教育’,意思是不以谋生为目的的教育,现在的人类是越活越回去了,还不如两千年前的人品高尚。”

    萧鹏乐了:“杜大哥,你这话说的可不对了,这西塞罗我可知道,人家出生就继承了几百上千个奴隶,人家的教育当然不需要以谋生为目的了。”

    杜玉林点头道:“当然,那只是个说法,现在每年清北两校都有为数不多的毕业生进入国家中西部基层公务员队伍。而国家各个重点行业的研究院所里大多也是名校生。所以一个两个的老鼠屎,坏不了这一锅粥。”

    “那吃起来也恶心!”杨猛愤愤说道。

    杜玉林点头:“这点你放心好了,这个事情肯定会解决的。会有个说法的。”

    萧鹏不解问道:“二位让我看这个干什么?这跟我没什么关系吧?”

    黄启民解释道:“这次贸易战摆明了是星条国要欺负人,在咱们国家捞一笔,顺便掐一掐咱们国家的发展苗头,但是被人踹一脚难道忍让或者示弱就能换回同情不被踹第二次?”

    萧鹏挠头了:“那这事和我到底有什么关系?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国家领导层那可都是大才之人,他们的眼界和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能一样么?解决这些问题都是你们这些大人物来做的。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能做什么?”

    黄启民道:“萧先生,你太小看自己了,您在星条国建立了自己的慈善基金对么?而且注资一个亿美金。”

    萧鹏迷糊了:“是啊,不过这个基金比起国内的大豪们的慈善基金比起来,那是小儿科吧?别的不说,就跟你管理的那两个慈善基金有限公司的钱比起来,我那就是毛毛雨吧?”

    当然,他说的也略有夸张,一亿美金的私募慈善基金,怎么说也不是毛毛雨好吧。

    不过比那些大型的慈善基金比起来,这个基金比起来还真少点了。不说华夏,就说星条国,注资额五亿美金以上的慈善基金,那也是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不然富豪们赚那么多钱怎么躲避遗产税留给孩子们?

    杜玉林听后却一愣:“萧鹏,你都不看新闻的么?星条国那边乱套了。”

    萧鹏耸耸肩:“我回国还不到一个星期,咱们自己国家的事情还没操心完呢,关心什么星条国啊?那边怎么了?是游行抗议了还是又发生枪击事件了?反正那边的新闻除了这俩没别的。”

    杜玉林笑了:“好吧,算你说对了,那边确实也发生枪击案了,也发生**了,但是这和我说的新闻无关。”

    “那是什么?”萧鹏不解问道。

    杜玉林刚想说话,耿乐又走了过来,萧鹏以为是警察那边把事情办完了,结果耿乐说道:“萧老板,外面来了好多大卡车。”

    萧鹏赶紧对杜玉林说道:“二位稍等下,我今天买了不少家具,这是来送家具了。”

    “买家具?”杜玉林一愣。

    萧鹏点点头:“发生这样的事情不够我恶心的,正好趁这机会把家具换一下。你们在这等我。猛子,你跟我一块。”

    杜玉林两人急忙点头:“萧老板,你先忙着!”

    萧鹏去接待‘fndi’的室内设计师去了,这么多家具怎么摆放好看,每个房间需要做什么用途都需要跟他们交代一下。

    他可不想要那么多客房了,整的自家房子跟旅馆似的!什么电影间健身室都要有!不然今天白买那么多东西了!

    而且他也需要考虑一下,杜玉林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问了好几次都顾左右而言他,难道真如杨猛所说,他们找自己没好事?

    肯定是黄启民找自己,但是他自身有两个那么大的慈善基金,难道是想吞并自己的慈善基金?

    如果真是那样,萧鹏只能对他说抱歉了。萧鹏可不喜欢让别人对自己指手画脚。

    现在房间那边是乱成了一锅粥,警方在那边登记房屋租客的行李。还有很多搬运工在那里往外搬家具。

    雷子看到萧鹏忙前忙后一脸疑惑:“萧老板,你这是要干什么?”

    萧鹏耸耸肩:“趁这机会把家里所有的家具都换了。”

    “这些家具都换了?”雷子瞪大眼睛:“萧老板,你不是开玩笑吧?”

    萧鹏耸肩:“你们看好了什么跟耿乐说一声就往回搬吧。”

    雷子无语了,这丫的也太财大气粗了吧?这有钱人的世界自己真的不懂。

    萧鹏跟室内设计师交涉好后。让杨猛在那里盯着,帮忙搬搬扛扛什么的,自己一脸歉意回到杜玉林那边:“杜大哥,真不好意思,今天正好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凑一起了。怠慢二位了。”

    杜玉林两人对视一眼,杜玉林说道:“不不不,这是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小萧你那我们就不跟你绕圈子了。”

    萧鹏看着杜玉林,看看到底他们要干什么。结果杜玉林刚要说,耿乐又跑了过来:“鹏哥,又来了一群人找你。”

    萧鹏无语了:“又有人?干什么的?”

    “说是记者!”耿乐给出了答案。

    萧鹏听后挠了挠头:“今天真是见了鬼了!怎么这么热闹,杜大哥,你们再等我一会儿。”

    哪知道就在这时,杜玉林和黄启民一起喊了一嗓子:“别去!”

    萧鹏愣了,这是什么情况?你们有没有这么默契啊!

    杜玉林看着萧鹏不解的表情,解释道:“你现在出去的话,小心记者吃了你。”

    萧鹏不解:“为什么?”

    杜玉林道:“你在星条国治疗的渐冻症患者,已经出现在公众面前了!这下全世界医疗界都已经炸窝了。我们来这里,正是为了这个事情而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