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九章 文青是种病
    “喂,这个俞培到底是啥人物?你怎么就把她留在这里了?这神叨叨的,整天一句话不说,要不然就往你那个书房里抱着书一待就是一天,看着都觉得堵心。”杨猛往那室外沙发上一躺,吃着葡萄说道。

    “还能什么人?文艺青年呗,就是不知道哪个等级的了。”萧鹏淡淡说道。

    “这文艺青年还分等级?”杨猛瞪大眼睛。

    “当然了!现在不少人取笑‘文艺青年’,那都是因为不了解文艺青年,其实文艺青年也分级别的。”萧鹏拿着手里的pad头也不抬的说道。

    “这文青的最底层,就是那些跟钱有仇的。这一层的文青不分男女,都是不好好工作的那种,现实中这样的文青也最多。在他们眼里,只有口袋是瘪的头脑才能充盈。”

    “这些人工作是打游击,旅游要穷游,衣服都是某宝的便宜货,谈恋爱换人比换衣服还勤。像这些人基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责任心,哪个老板找到这样的文青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简直就是灾星一样的存在。”

    “什么‘不忘初心’?他们眼里只有对所谓‘自由’的向往。在全国一二线城市和古镇里的青年旅行社里醉生梦死,就是觉得钱是臭的,而一无所有的自己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都是最高雅的。”

    “当然,他们不是不爱钱,他们只是不爱自己赚钱,最好钱从天上掉下来。你记得咱马场那边原来有个咖啡馆吧?”

    杨猛点点头:“哦,就是那个没事门上贴着什么‘老板不开心,今天不开门’,‘老板去旅游,今天不开门’,‘营业时间:睡到自然醒’的那个?我记得那个老板娘年纪不大,鼻孔倒是挺大,看谁都把鼻孔给人看。”

    萧鹏嗯了一声:“那个咖啡馆就是她忽悠财主给她开的,具体什么关系咱就不说了,反正后来钱被挥霍一空后,就泪汪汪的说什么‘文艺已死,人间不值得留恋’,你说这丫的没责任心不自律,巨婴的代表,却毫不反思是为什么?不就是因为她自诩是‘文艺青年’么?”

    杨猛看了看在远处的俞培:“那她是这样的文艺青年么?”

    “肯定不是了,你看看她的衣着穿戴,那是精细到了骨子里的,再看看她拿出来的这些海报,都不是小钱可以拿到的,一点不在乎的拿出来给我,那绝对不差钱啊。她肯定不是这一类的文艺青年。”萧鹏耸肩说道。

    “更高级的文艺青年是什么样?”杨猛好奇问道。

    “比这个阶层高一级的,那不叫文青,而是叫做戏精更合适,读过一本挪威的森林,就敢到处宣传自己是村上春树的死忠粉;只看过情人就敢说杜拉斯是自己的指路明灯;喜欢萧红,但是她的书太难读了,咱就去读读她的八卦;喜欢张爱玲?书就不用看了,只看张爱玲语录就行。。。。。。反正说白了,文艺对他们来说,就是给自己加戏的工具。”

    “文艺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伪装,不管心里病的多严重,穿上个文艺的袍子,那就变成了‘高雅’,每天无病呻吟,矫情,各种夸大日常生活里的感情戏,碰到这样的,最好绕道走。要不然被甩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

    “再高一级的文青,那通常都有稳定的工作,不错的收入。这一层的文艺青年的朝圣地就是丹麦哥本哈根或者倭国京都。这一类的文青通常自认已经渡过了情关,男的爱无能,女的性-冷淡。养猫养狗爱生活是他们的标签。”

    “这些人由于收入不错,所以总是不厌其烦的追究精致的生活,对各种所谓‘道’的东西极为推崇,什么茶道花道之类的,怎么将就怎么来,衣服要穿牌子。性情凉薄却对生活无比的热爱,就这么说吧,他们对人多失望,对物就多狂热,你以为那些一千多块钱的蒂芙尼回形针卖给谁?都是这样的人。”

    说到这里萧鹏抬头看了看那个俞培,嘟了嘟嘴:“这俞培应该就是这个范畴内的吧。她活的可比咱们讲究多了!”

    杨猛撇撇嘴:“我看那是穷讲究,昨天晚上赵婶做的牛骨汤多好喝?这丫的还嫌弃,爱吃不吃!喂,还有没有更高级的文青了?”

    “有啊,村上春树啊,一辈子都在前进的路上!到了这个级别都成了大师了!”萧鹏淡淡说道,继续看着pad。

    “喂,咱俩在这里聊天,你在这里看pad真的好么?这苏联老歌一首接一首的,你在看毛呢?”杨猛也躺不下去了,凑到萧鹏的埃及大床边上看他到底在看什么。

    结果一看,杨猛却一脸嫌弃:“靠,这战斗民族阅兵式有什么好看的?全世界哪里的阅兵式没有咱们华夏的阅兵式更好!”

    萧鹏点了点头:“你这到真没说错。不过咱们华夏阅兵式有一点赶不上老毛子的阅兵式,那就是音乐,咱们华夏的阅兵式是十几首曲子轮流单曲循环,老毛子的阅兵式那是几十首歌不带重复的。”

    杨猛道:“谁让人家老毛子阅兵可是有光荣传统的呢?从11年开始,列宁举办了第一次阅兵,发出了‘不胜利、毋宁死’的口号后,到了今天,一直都保持着这个传统。当年二战时期莫斯科保卫战,敌人距离莫斯科只有七十公里了,这边还搞阅兵呢,前脚参加了阅兵,后脚直接拉前线作战,一边阅兵一边参战,除了他们也真的没谁了!”

    萧鹏突然想起什么,噗嗤笑了起来,把手里的pad往旁边一扔:“对了,这老毛子搞阅兵也有过笑话,想听么?”

    “什么笑话?”杨猛倒也给面,直接问道。

    萧鹏道:“这前苏联卫国战争初期,他们的军队充斥着大量碌碌无为的军官,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随机应变,一切按部就班,循规蹈矩。”

    “当时俄国第二十三步兵师的遭遇就特别搞笑。这第二十三步兵师是基辅特别军区步兵第16军的下属部队。部署在靠近前沿的边界地区。当时的师长叫做捷金斯,他就是一名典型的三十年代后期晋升的军官,指挥能力极度糟糕,就喜欢参加各种各样的会议,几乎每天做的就是传达各种会议精神。”

    杨猛一听:“嘿,你说的这不跟咱们抗战时期的某个阶段很像么?”

    “谁说不是呢!这个捷金斯也绝对是高手,当时日耳曼像俄国开战后,德军突袭他们的防区。这个二十三步兵师作为前线军队,按理说应该军官直接带队投入战斗对吧?”萧鹏问道。

    杨猛点点头:“那是必须的必啊!”

    萧鹏笑了起来:“这个捷金斯还真没这么做,因为和上级的联系已经全部被切断,这捷金斯慌了神,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命令各级军官集中开会。整个师团一百多个军官全部聚拢到师部礼堂开会。而部队则要求开始阅兵整备,准备出击。”

    “这一开会就热闹了,这个捷金斯拿出了平时的习惯,开始了长篇大论,从战前动员开始,到概括目前局势,最后传达上级下发的作战预案------这份预案还是两年前制定的。师长讲了半个小时,又轮到副师长发言,副师长讲完后,团级军官开始发言,所有人边开会边阅兵仪式,准备同侵略者死磕到底。”

    “结果没等他们开完会,日耳曼军队已经冲到他们眼前了。当敌人的坦克包围了他们驻地时,一万多士兵一百多军官,就这么成了俘虏。牛逼不牛逼?”

    杨猛听后乐了:“教条主义害死人啊!就这样他们还继续搞阅兵?”

    “那是当然,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么。”萧鹏答道。

    杨猛起身伸了个懒腰:“哥们,你也快从床上爬起来吧,守着大海不去游两圈,那不是太可惜了?整天躺在这里不像那么回事!”

    “也对,咱们去换好泳裤,咱们开车过去!回头看来要让人在院子里修个游泳池了!”

    “滚蛋,你就是在显摆你的这个大院子!”

    “不啊,我说的是真心话,回头我就联系人建一个游泳池,这么好的房子没有游泳池确实不像那么回事!”

    “你这就是在炫富!”

    萧鹏他们去游泳倒是方便,在家里换好泳裤后直接去海里游一圈,回来洗干净就行了。但是现在两人不开车还真出不了门,分分钟让人拦住。

    两人跑回去换好泳裤,让耿乐打开大门,准备直接开车到海边游一圈去,结果大门刚打开,却看到门外站着三个人,一男一女一孩子,孩子坐在轮椅上。也不知道在这里等了多久了,这一男一女一看穿着打扮,都是文质彬彬的样子,孩子也是穿的很整洁。看到院门打开,车子驶出,这对夫妻直接推着孩子冲到萧鹏的车前,拦住了萧鹏的车。

    这倒把萧鹏给吓了一跳,尤其是他和杨猛身上只有泳裤,这让他也感到尴尬。

    “卧槽!你们不要命了!”杨猛打开车窗,气的伸出脑袋怒骂,刚才要不是他刹车及时,肯定就撞上了。他的朴茨茅斯可是改装过,起步速度嗷嗷快的。

    看着穿的文质彬彬的,怎么还搞这一出?碰瓷碰到自己头上了?

    这尼玛不要命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