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章 上门求医
    “对不起对不起!可是萧先生,我希望你们能救救我儿子,他现在肌无力,我们去医院去查了,是渐冻症!我们知道这治疗费用很贵,可是不管多少,我们都给孩子治!我们不要占用什么你们基金的免费名额!我家里在市区两套房子,能交得起医药费的!只要能治好,让我们做什么都行!”女人一脸焦急的说道。

    男人也在旁边一直点头,可怜天下父母心!

    萧鹏和杨猛对视一眼。不知道如何说才好。

    话说这渐冻症虽说平均患者年龄是四十多岁,但是现在这些年出现了幼龄化的现象,甚至两岁的孩子都有患上渐冻症的。就像轮椅上的小男孩,顶多也就是初中生的样子,现在就得了这个病,唉,够可怜的。

    萧鹏刚想说两句,轮椅上的男孩却大声喊了起来:“我不要被治好!你们谁也别给我治病!”

    话说这孩子渐冻症已经挺严重了,能看出来他说这句话已经很困难了。

    萧鹏愣了,这是什么意思?

    孩子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哭笑不得:“我要赶紧去死,重新投胎,我只有一个要求,下辈子我的父母不要是老师!”

    “鹏哥,这小子是什么意思?”杨猛小声问道。

    萧鹏答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现在孩子心里素质那叫一个差,动不动就自杀。”

    杨猛点头:“当然知道了,说起来还是咱们这批人好,没心没肺的倒也长大成人了。”

    “现在的自杀学生里,有超过1/的自杀学生家长父母都是老师。其次是医护人员和公务员。”萧鹏给出一个数据,吓了杨猛一跳。

    萧鹏继续道:“高考状元家庭中,家长是教师、公务员、医生的也最多。这是相对的,压力之下有人成才有人崩溃。”

    杨猛耸耸肩:“这还是分人,那冯坤父母不就是老师么?也没见他活的多有压力。”

    冯坤是他们的同学,在‘嘎大头’婚礼上见过,现在是美术老师,还带着学生到萧鹏马场去采风过。

    萧鹏撇撇嘴:“你得了吧!他可跟我说过,活在教职工子女的圈子里是最痛苦的,他们那个圈子里只有他一个人学了美术,也只有他一个不是什么状元的苗子,要不是他第一志愿考入西安美院,他都不知道今后的日子怎么过了,当时他差点让她母亲给他办好了星条国留学,你让他一个学国画的去星条国学什么?而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母亲同事的孩子去星条国留学了!”

    “冯坤为什么上学时候那么老实?不敢调皮啊!老师告状那是忒方便了。每次考试成绩一出来,他爸妈知道的比他还早。成绩进步了,他爹妈就以怕他骄傲为理由不告诉他,让他心惊胆战的等成绩,如果退步了,第一时间进行批评教育!而且他们教师圈子里凑一起,最常说的事情‘谁谁谁家的孩子’,然后再用那标准要求冯坤,冯坤说过,要不是怕疼,他可能早就自我了断了。”

    要知道,几乎每个人在成长时,都会活在‘别人家的孩子’的阴影下,而老师手里更是有大量的‘别人家的孩子’的样板,又非常熟悉学生的心理和行为模式,做老师家的孩子又不优秀的话那压力可真是太大了。

    如果是孩子在妈妈的班上,妈妈做班主任,那就更惨了。要知道教师作为一个群体,也有分真正懂教育的老师和不懂教育的老师。懂教育的老师自然能教育的好自己的孩子。但是更多时候孩子那是活的各种压抑。

    这就是所谓的‘物极必反’,这样的情况下要不然教出学霸,要不然。。。。。。

    就像萧鹏说的冯坤,他母亲是数学教师,那简直是在萧鹏心目中神一般的存在。用冯坤的话说,别人小孩子睡前听的是童话,什么丑小鸭、白雪公主之类,他呢?听一次函数二次函数三角函数,那时候冯坤才五六岁。。。。。。而且他妈为了给他洗脑,从小灌输他:数学很可爱。。。。。。可爱你个头啊!掀桌子信不信?

    到了上学的时候冯坤那是各种悲催,毕竟有这样一个母亲,他的数学还真不是盖的,别人还在研究几只兔子几只鸡的时候,他已经研究一元一次方程了;人家在研究一元一次方程时,他已经和动点p去做游戏了。所以他直接成为了数学课代表,成绩差了还不行!

    可怜的冯坤是学美术的。。。。。。

    用冯坤的话说,老师的孩子只有成绩,没有梦想。。。。。。

    “下去看看吧。”萧鹏随手抓起后座的恤衫套在身上下了车,看着坐在轮椅上的那个小孩子。

    小孩妈妈看到萧鹏下车,急忙把手里的文件袋递给萧鹏,萧鹏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一看,原来是小孩的病历,而且不是一份,是四家医院不同的病历,看来这对父母到真的是很仔细的去确定了孩子的病情。

    不过萧鹏压根看不懂病历上的内容。这一看就是出自老医生的手笔。

    老医生可不会用什么电子病历,一天小万把字,天天写,那字都是越来越潦草,现在一些地方开始使用电子病历,自然字------更难看了!多少人一手好字都让电脑给废了?

    这也说明这对父母对孩子的健康真的很重视,可是孩子呢?在旁边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

    萧鹏挠头了,说实话,这情况他已经想到了,现在华夏至少二十万渐冻症患者,每位每年的治疗费用都在十万以上!哪怕有医保那也是让人无法承受的,更何况还有很多人没有医保-----就算有渐冻症的医疗手段也是医保不管的,你买个呼吸机医保给你报么?

    听到有人能治疗渐冻症,那肯定一个个都急了眼了,像今天这样的事情肯定会越来越多了,这特么的真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萧鹏装模作样的看了看病历,把病历还给那女人:“怎么称呼?”

    女人看着萧鹏看病历一脸紧张,听到萧鹏问话,急忙回答道:“我叫岳因梦,这是我丈夫李清明,这是我们的孩子李和岳。”

    杨猛在一边噗嗤笑了出来,这名字忒逗了,生怕不知道这是你们生的孩子?李和岳,真是简单粗暴!

    李清明正了正自己的眼镜,看着杨猛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们给孩子起这个名字可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要知道,‘岳’字的另外一层意思,就是高山峻岭。尤其是我们华夏还有‘三山五岳’之说。这‘三山五岳’虽说不是咱们华夏最高的单,但是都高耸在平原或者盆地之上,显得格外险峻,特别是东西中岳都位于黄河流域,那是咱们华夏民族的发源地,所以这五岳对我们民族文化发展有重要的意义,而五岳风光各有不同:泰山雄、衡山秀、华山险、恒山奇、嵩山绝,我们给孩子取名叫做‘和岳’,也是一种美好的寄托,希望我们的孩子在人生的道路上能取长补短,吸纳各种知识,今后他的人生能有更好的发展。。。。。。”

    要不是岳因梦偷偷戳了他一下,还不知道这李清明要说多久呢。

    萧鹏乐了,转头对杨猛说道:“哥们,你信不,这李老师绝对是语文老师。”

    杨猛却拍了拍李和岳的轮椅:“小兄弟,我同情你,如果我有你这样的爹,恐怕我也会想死!这是随时随地给人上课的啊!”

    岳因梦一脸不好意思:“萧先生,不好意思,这是我先生的职业病。”

    萧鹏摆了摆手,示意没事,对坐在轮椅上的李和岳说道:“你真的不想活了?”

    李和岳艰难地点了点头。

    萧鹏往后依靠在车子发动机盖上看着李和岳:“其实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不就是觉得父母对你期望太高了?给你的压力太大了?说实话,我小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凭什么父母自己做不到的就让我们去做?”

    李和岳没说话,但是明显看出来就是这个意思。

    萧鹏笑道:“其实事情很简单啊,你父母爱你,但是不管他们怎么爱你,早晚有一天也会离开你,那时候你会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如果你不优秀,怎么能有更好的生活呢?”

    “你现在觉得活着无聊,可是你知道么?好日子都在后面呢!喂,你有没有喜欢的女孩?”萧鹏问道。

    李和岳看了一眼身边的父母,没有任何表示。

    萧鹏笑道:“你死都不怕,还怕说实话么?”

    李和岳听后又看了一眼父母,对着萧鹏点了点头。

    李清明一看李和岳点头,脸色一变:“你小子。。。。。。”

    “猛子,把李老师请一边去!还有这群记者!”萧鹏淡淡说道。旁边又不知道哪里蹦出一群人来。

    “李老师,不然你先到旁边去休息下?”杨猛说的很客气,但是你这摩拳擦掌一脸狠色干什么?岳因梦瞪了他老公一眼,对着萧鹏道:“萧先生,你在这里继续聊着,我们先出去走走!”

    不过那些记者却都不走,围在那里那叫一个烦人,萧鹏直接推着李和岳进了院子。

    “李和岳,其实你别怪你父母管你太严,我们打个假设,如果说有这么一种人,他们大半辈子没什么选择,有人告诉他们,世界上只有白菜一种食物,久而久之,他们就会认为,世界上只有白菜可以吃。”

    “如果有一天,他们的孩子告诉他们,能吃的不仅仅是白菜,还有黄瓜、菠菜、西红柿等等等等,他们会怎么想?他们当然是尽力的去否定这一切,因为接受了你的观点,那他们原来的人生固守可能也就会失去意义。”

    “对你的父母来说,他们都是老师,他们的前半生就告诉他们‘万物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你父母年轻的时候,肯定也吃过不少苦,选择的余地也不多,这样单一的生活经验告诉他们,安全感是最重要的。而他们眼里的安全感怎么得到呢?自然就是你有个好成绩,通过学习来改变自己的人生。”

    “我真的不能说好好学习不对,但是现在这个社会已经不是当年了,属于一个多元化的社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你父母强迫你按照他们给你规划的道路去走,用他们的人生经验来规划你的人生。那你肯定会有逆反心理了。”

    李和岳听了萧鹏的话,倒也点起头来。

    萧鹏耸耸肩:“其实我原来也跟你有过同样的想法,我母亲也是个很强势的人。我小时候也很烦恼。”

    李和岳听到这,艰辛的问道:“那你是怎么解决的?”

    萧鹏乐呵呵的说道:“我直接就放弃了和我母亲沟通。你要知道,父母的观念不是咱们来塑造的,在他们几十年的人生里,通过一件件自己遇到的事情和一个个交往的人自己总结出来的。他们对事情的观念那都是根深蒂固无法改变的,和他们沟通?基本上都是无用功,只能让你挫败、沮丧、怀疑人生。”

    “我选择的方式就是: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什么!我就拿出可以的成绩考上可以的学校给她看,所以她就不太管我了。然后我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和小女孩约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样不是不孝顺么?”李和岳问萧鹏道。

    萧鹏笑了:“孝顺一词从字面上理解就是赡养和顺从,顺从的本质就是放弃交流。只要是沟通和交流那一定是伴随着冲突的。古人的智慧你不懂。喂,小子,我把我的斗争经验都告诉你了,你现在还想死么?不想跟自己心爱的女孩去握握手看看电影什么的?或许还能打个啵------如果你不怕怀孕的话!”

    “你以为我三岁?打个啵就能怀孕么?我早就不是小朋友了!不过你说得对,我想活下去,毕竟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过。”李和岳白了萧鹏一眼。

    这熊孩子,懂得还真不少!

    天地良心,萧鹏上了高中才知道打啵怀不了孕!现在的孩子。。。。。。早熟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