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二章 猛子的奇葩相亲经历
    “还有一次和一个市里的姑娘相亲,听说是猛子他爹的老同事介绍的。他们约好了在‘鼎福会’见面。”萧鹏说道。

    “鼎福会?”潘佩宇有点疑问。

    萧鹏道:“我们市里一架高档餐厅,价格也不便宜,咱们三个人去吃五千块能吃饱就不错了。”

    潘佩宇挠了挠头:“这是相亲还是宰肥羊呢?定这么好的地方几个意思?”

    萧鹏耸耸肩:“老爷子他同事可是说了,那个女孩家里做生意的。经济条件很不错。去那样的地方很正常。”

    潘佩宇点点头:“这也就难怪了。话说不去这样的地方也不配咱们的身份不是?”说完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就像咱们吃烧烤都要喝罗曼尼-康帝一样,这才够身份!”

    杨猛在一旁烤肉,听到这闷闷的说了一句:“嗯,她家生意老大了,在她们小区门口经营着一个便民超市。”

    “咳咳咳咳。”潘佩宇听到猛子的话,给狠狠地呛了一下,啥玩意?经营便民超市的?那去这样的高档餐厅还很正常?

    萧鹏道:“那天我们到了后看到了老爷子的老同事,也就是媒人,我们在那里等了半个多小时,他们一家人才到。”

    “他们一家?”潘佩宇愣到。

    萧鹏点头:“是啊,什么爸爸、妈妈、小姨、舅舅、叔叔之类的,大概家里有空的都来了。结果就那女孩没来。”

    “女孩去哪了?”潘佩宇问道。

    “等我们把房间什么都安排好之后,女孩才在她姐姐的陪伴下出现。”萧鹏说道。

    “我靠,这是一家子来混饭吃了?”潘佩宇听得是瞠目结舌。

    萧鹏笑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如果看到当时他们的打扮,那是个顶个的讲究,不知道的还以为跟李嘉诚吃饭呢。当时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家是开超市的,看他们那打扮真以为是做什么大生意的!而且平心而论,那个姑娘长得确实挺不错,那就在那里相相呗。”

    “那个女孩全程没怎么说话,倒是她家人,我勒个去,从头到尾说话就没离开个‘钱’字,什么‘你在市区有没有房子?’‘你父母是在城市还是在县城还是在农村?’‘你有没有车?’‘你一个月赚多少钱?’‘为什么不去考个公务员?’诸如此类吧。”

    潘佩宇一举手:“鹏哥,等下,那个媒人不了解猛子的情况么?”

    “咳,猛子他爹是包子有肉------不在褶上的那种人。他只是跟朋友说猛子和人合伙开了个马场,别的也没说什么。”萧鹏解释道。

    “哦。”潘佩宇点了点头。

    萧鹏继续道:“我当时实在看不下去了,看那架势就差让猛子把他的银行存折给他们看看了,我就想你就算真是李嘉诚咱猛子也不丢人对吧?我就问了她们一个问题‘那个,你们闺女这么漂亮,会不会做饭啊?’”

    “结果这句话捅了篓子,现场直接成了批斗大会了,女孩她妈手一掐腰,就差指着我鼻子开喷了‘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会做饭吗?现在独生女儿有几个会去学做饭的?我们这些当父母的舍得让她做饭么?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你以为还是要老婆伺候男人的年代?老婆娶来就是要疼的,不是娶来用的,俺闺女长得这么漂亮,肯嫁给你朋友那就是他祖坟冒青烟了!就连我们都不舍得让她来做饭!再说了,你们可以请保姆啊!请不起保姆的男人俺闺女也不会嫁!’”

    潘佩宇傻眼了:“我。。。。。。我靠,猛子哥,你这未来丈母娘可够牛逼的啊!”

    杨猛怒道:“你丫的烤肉也堵不住你的嘴是吧?还吃不吃了?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还特么的未来丈母娘,小心我正反抽你十个大嘴巴!”

    潘佩宇听了后对萧鹏撇撇嘴:“我去,猛子哥还真火了啊!看来这事对他打击真不轻,后来发生什么了?”

    萧鹏一指杨猛:“你听他胡咧咧,他才不生气呢,这丫的鬼着呢,我给你学学哈,当时的猛子绝对人模人样,你们要是看到他那时候都会怀疑自己是否认错人了。”

    说完萧鹏模仿起杨猛的样子说道:“当时猛子就这样啊,面带微笑站起身来,对着那个老太婆鞠了一躬:‘伯母,你不要生气,我这朋友不太会说话。你别放在心上,如果有什么话说的不对,请您多包涵。你说的这一些,我完全赞同,自己的女人就是拿来疼的。做饭不做饭,确实不太重要’。”

    潘佩宇看着在那里模仿猛子说话的萧鹏,一脸不解之色:“鹏哥,你不是逗我吧?这话是猛子说的?你确定他当时没把盘子给人扣脸上?啊!猛子哥!我错了!啊我真的错了!”

    萧鹏看着被杨猛蹂躏一番的潘佩宇说道:“当时那个老太婆听了猛子这番话,那叫一个受用啊,然后开始看杨猛的表演了,他是这么说的:‘阿姨,我父亲是县城的户口,而我户口也不是市区的。’。老太太一听不乐意了‘你们都不是城市户口?那就别谈了,不合适。老李,你不是说这小杨经济条件不错么?怎么还是个县城户口的?’哦,老李就是猛子父亲的那个老同事。”

    萧鹏端起酒杯润了润嗓子,继续说道:“老李也急了,说道‘老杨跟我说了,他儿子跟人在京都那边合伙做生意,经济肯定不错啦’。结果老太太一撇嘴:‘经济条件好现在还是县城户口?不行,什么也别说了,不合适就是不合适’。”

    “猛子当时就说话了:‘伯母,如果你真的说不合适,那我也没办法,那我们就这样算了吧’。那老太太当时就说了‘这是肯定不合适的!我闺女你想也别想!’,猛子也不生气,对着那老太太一点头:‘不过我还是想解释一下,是这样的,最近我在市区买了两套房子,一套海景顶层复式,大概一百六十多平,还有一套网点房,您可能不知道,我父亲喜欢习武,一直想开自己的武馆,所以我准备把那套网店房建个武馆,让我父亲也能老有所乐。给我父亲把户口牵过来倒没问题,’”

    “当时老太太听了杨猛的话就傻眼了,还想说什么,猛子却摆了摆手,继续说道‘你们问我为什么不考公务员,我这个人呢不怎么爱学习,所以就算我考也考不上,而且就算我考了满分,也当不上公务员的。’”

    “听了猛子这么说,老太婆赶紧问为什么。结果猛子把自己的护照一拿‘我是特沙国籍,所以没法办理你要求的城市户口’。老潘,你是没看到他们那家人的表情,啧啧,堪称精彩!”

    “那老太太把猛子的护照拿过来翻过来覆过去的看,就好像她能看懂似的,最后她把护照还给猛子,一改前面说的两个人不合适了,又开始口口声声的两个人很合适了,非让猛子和她女儿好好发展发展。”

    “你是不知道那老太太,是越说越兴奋,就差当时直接拖着猛子跟她女儿去登记结婚了,甚至连他们两口子去哪里度蜜月去哪里办酒席都想好了,哦,老太太还有一句话很经典:‘钻戒一定要五克拉以上的,这样才能体现爱的深。’说实话,我当时都惊呆了,五克拉的钻戒差不多也就一百万吧,这是明码标价的卖女儿啊!”

    潘佩宇听后撇撇嘴:“可不止一百万,娶了这个妹子?那是多了个妈养着吧!”

    萧鹏点头:“谁说不是呢?后来我们俩直接结账走人。妈的,一顿饭花了一万多,倒不是心疼那个钱,关键是我们俩就没吃什么东西,他们一家人实在是太能吃了!你是不知道,结账的时候那个搞笑,开始都说什么饭钱他们结,他们来的人多。结果一听价格,什么忘带钱包的、突然要上厕所的都出来了,那是生怕要他们掏钱。”

    杨猛把刚烤好的肉端了过来:“最可笑的是,我们俩开车走了后,李叔算是让他们家人给缠上了,非要李叔带着他们到我家看看去,我李叔也是给烦的没办法了,才跟我们说了实话,那个姑娘父母结婚晚,三十多岁才有的她,所以从小当宝贝一样宠着长大,什么也不用孩子做,从小告诉孩子,女孩子只要娇气漂亮,把书读好就可以了。她家条件其实很一般,想要改变只能靠她嫁大款,要不然凭着她的工资和她的父母,什么时候才能买得起车买得起房?嫁个钱多的男人这样就能很快过上好日子了,等她有钱了,她父母自然也就有钱了不是么?”

    潘佩宇听后直咋舌:“现在的人都怎么了?想钱想疯了?”

    萧鹏却道:“其实这也不能说他们做错了,每个对自己生活不满意的人都会想办法改变自己的生活,他们的做法也不过是为了改变自己生活而已。”

    潘佩宇愣了:“我靠,鹏哥,你别告诉我这样的女人你也接受!”

    萧鹏耸耸肩:“可以理解不代表我可以接受,我可不想找个妈伺候着。”

    潘佩宇道:“猛子哥,既然你不同意,直接对他们说不就行了,还跟她废什么话啊?”

    杨猛苦笑道:“老潘,你太小看他们家的决心了,他们天天缠着李叔,非要李叔带他们见见我爹,要跟我爹好好谈谈。”

    潘佩宇道:“那你没跟你爹说说那边的情况?告诉你爹娶了这样个媳妇跟娶回家个老妈一样。”

    杨猛叹口气:“在我爹眼里,只要不是大洋马,别说娶个妈回去了,娶个奶奶他也愿意!要不然我想要赶紧跑?”

    潘佩宇挠了挠头:“猛子哥,万一!我是说万一啊!你这真出去玩了,等你回来时候,却发现自己该叫那个女孩叫妈了怎么办?握草,猛子哥,饶了我吧,我不敢啦!鹏哥,救命啊!”

    萧鹏喝了一口红酒:“活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