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三章 穆叶子的故事
    安塔那那里佛机场,刚举办一个简洁而又不失隆重的欢送仪式,仪式结束后,两架大型运输机飞上了天空。这是萧鹏通过大摩银行联系的运输动物回国的运输机。

    萧鹏拒绝了无数人的邀请后才和杨猛以及拉法开着飞机离开了机场回到了酒店。

    杨猛开着飞机问道:“哥们,刚才那些都是什么人?怎么好像互相有仇似的?”

    萧鹏给出答案:“他们肯定有仇了,那都是不同政-党的人,想来这里给自己填政绩呢。你别看这里穷,可是起码十几政党,天天打来打去。”

    “多少?都这么穷了,不想着怎么解决民生提高经济,倒天天忙着抢政权?”杨猛愣了。

    萧鹏点点头:“这就是所谓的‘皿煮’,其实纵观古今,所有的强国都有个相对于集中的政权!”

    杨猛撇撇嘴:“星条国可不是这样,人家也是强国也是皿煮好吧。看看人家那星条国大选,总统都是老百姓自己选出来的。”

    萧鹏从座位上探出身体,凑到前排驾驶舱,在杨猛的脸前比出中指:“你特么的也不是没去过星条国,星条国那总统选举不是糊弄屁民么?两个党派什么时候代表屁民权益了?他们只是代表各自背后的财阀利益好吧!”

    杨猛耸耸肩:“哥们,现在咱们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吧?来这里啥事不干,光剩下到处跑着买东西了。”

    萧鹏乐道:“你这是闹意见呢?不就是没让你跟那个老板娘好好聚聚?至于么?这是念叨多少天了?你还少女人了?咋就跟那老板娘杠上了?你也不怕那老板知道拿刀剁了你?”

    杨猛听后却一脸无所谓:“哥们,你知道咱住的那个酒店老板是什么身份么?”

    萧鹏摇了摇头:“我怎么知道?”

    杨猛道:“那哥们当年在国内也是鼎鼎大名,姓陈,号称‘杰出农民企业家’,十年前只身来到这里游玩,看到这里如此落后贫穷,这可到处都是商机啊!结果就爱上了这里,准备在这里大干一场。”

    萧鹏听了一愣:“这么牛逼?那他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就开个这样的度假村?不应该啊!我看他每天除了看电视就是和当地人聊天扯淡。”

    杨猛道:“刚来这里的时候,他也是意气风发,非要在这里干一番事业!当时又是投资矿产又是投资檀木生意。那时候倒也发了一笔,毕竟这里0%的檀木都是出口华夏的。但是好日没多长没过多久时间,他投资的蓝宝石矿就给挖空了,而马达加斯加又叫停了非法伐木的行为。这投资也黄了。”

    “这一赔钱,他想要回华夏,结果回去之后一看,好家伙,脑袋顶上一片绿油油。这家伙倒也狠,直接办了离婚,把她媳妇整了个净身出户,家里财产一卖,又来了这里,准备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只可惜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这次回来后没有上次那些冲劲了,久而久之,变成跟这里人一样了。地嘛?一年种一季就行,反正收成不错,储存个鸡毛啊,有几百斤粮食堆着,有万把块钱傍身就够了。天天没事干就是看电视,和一群黑蜀黍凑一起傻-逼一样的聊天扯淡看电视。想想也能理解,如果你衣食无忧,几乎什么都有了,你还会勤劳么?”

    “这里人可真不是衣食无忧啊。对了,他又怎么搞了这么个度假村呢?”萧鹏不解问道。

    杨猛耸耸肩:“用你的话说,这是他们自己作的,把森林都砍了,又不会保肥之类的,土地一直都在板化荒废,自然没有粮食了。为什么现在咱们国家那么多人来非洲教人种地?不是在肥沃的土地种植,而是教给他们怎么开垦荒地!这家伙毕竟骨子里还是华夏人,一看这情况不行,坐吃山空就饿死了,于是想了个办法,把所有的积蓄开了这么个度假村,雨季接待客赚的钱人够他吃喝不愁了,还不用他辛苦。”

    “你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萧鹏不解问道。

    “穆叶子告诉我的。哦,就是那老板娘了。”杨猛道。

    “木野子?她是倭国人?”萧鹏疑问道。

    “哪里啊,她父亲姓穆,她母亲姓叶,所以叫这个名字。她父母都是大学教师,就给她起了个这么文艺的名字。”杨猛解释道。

    “都说‘从来窈窕多淑女,自古纨绔少伟男’这富养女儿,则需要给她创造良好的物质条件,从小对高品质的生活耳熏目染,这样长大后才能富有品味,这样就不会被生活中面对的各种虚荣和浮华所诱惑,但是这穆叶子呢?从小他爹妈就是告诉她学习学习再学习,弹琴弹琴再弹琴。连个朋友都没有。”

    “后来当她考上大学的时候,家里批准她出来看看,结果她选择到了这里,脑海里只剩下‘自-由’俩字了,在这里认识了老陈,知道老陈的故事后觉得浪漫的不要不要的。觉得这才是男人,然后就在这里和老陈直接结婚留在这了。”

    萧鹏瞪大了眼睛:“她脑子里进了尿了?”

    杨猛乐道:“你指望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有什么眼界?整天想的就是浪漫,那时候觉得两个人在这里跟世外桃源一样,那就是真爱。为了这事还和父母断了联系。”

    “她确实脑子进尿了!”萧鹏听到这,下了结论。

    “对了,她现在还觉得这里是世外桃源不,这两人现在也该结婚不少年了吧?怎么连个孩子都没有?”萧鹏反问道。

    杨猛哈哈大笑起来:“还世外桃源?她现在肠子都悔青了。老陈看着没什么问题,其实早就因为得病搞得生不出孩子了。”

    “得病?什么病?”萧鹏不解。

    杨猛一脸嫌弃:“还能什么病?没听过一句话叫‘温饱思淫---欲’?在非洲这句话好像特准确,吃不饱穿不断,是没有动力去到处瞎搞的,但是自然资源丰富的时候呢?那一个个的,闲着干啥?早些年这马达加斯加虽说穷,但是真饿不死人,毕竟这里是生物天堂,有些勤奋一些的黑蜀黍,就像拉法这样的,也跑到那些流失严重的地方种木瓜之类的经济作物,但是这里植物病虫害也多的丧心病狂,那大天牛一个能有巴掌那么大,一闹灾害的时候,大片的橡胶树、木瓜、可可之类的树几个月就能死光,但是人家黑蜀黍也想得开,这是土地被诅咒了,换个地方继续种。。。。。。对了,你问问拉法,他们这里人为什么种东西都是不打农药不施肥?吃啥玩意还都是纯天然的。他们就不知道农药可以杀虫子么?”

    萧鹏把杨猛的问题翻译给了拉法,问拉法这是为什么,拉法给了他答案。

    “拉法说,整个非洲都缺乏化工业,农药进口报批太过于丧心病狂,再加上关税和商人的利润,采用农药和化肥种植出来的农作物根本卖不回成本,所以干脆就赌运气呗,种成熟了是运气好,遭遇了虫害明年换个地方再种。”

    杨猛耸耸肩:“而且这里文化好像也有问题,毕竟受教育程度太低,你要跟他们解释干那种‘快乐’的事情是会送命的?他们压根就不信!就跟你无法和一个中二少年讲‘马列’思想一个道理。老陈这样了,你说这可怜的女人在这里守活寡,我好意思不去安慰安慰她么?我好意思不去拯救她?再说了,你是不知道她有多饥渴,这老公不中用,黑蜀黍不敢用,碰到我可特么的解放天性了。”

    萧鹏连看都不看他,直接对他竖起中指,嘴里淡淡说道:“天知道多少人拯救过她,天知道她对着多少人解放天性了。”

    杨猛噎了一下,转移了话题:“对了哥们,你说这非洲很多地方都是高卢的殖民地吧?当年大殖民时代欧洲人为什么不大规模移民欧洲,而是跑去美洲了?”

    萧鹏笑了:“谁说他们不到非洲了?他们当年第一选择就是非洲!但是你要知道,这非洲的自然条件养育的不仅仅是植物,还有茫茫多的病毒,黑蜀黍已经到了百毒不侵的地步了,可是白蜀黍们呢?一只蚊子、一条蚂蝗就能咬死一个白蜀黍!当年的医疗结束可不像现在,看着这么多良田也不好下手所以欧洲人从来没有真正的殖民非洲的土地,有的只是名义上的殖民,哦,除了荷兰人,人家正经八景占了南非,在那边生活。南非白人一般都是荷兰人的后裔。当年鹰国人和高卢国人为什么开展黑奴贸易?不就是因为在非洲待不住人没法赚钱?干脆把黑蜀黍卖出去赚钱!”

    “等到医学进化到可以基本抵御非洲这些疾病的时候,那时候二战都结束了,谁敢再搞大殖民时代的那一套?只能看着非洲的肥沃土地眼红了。而到了现在,医学更加发达了,但是白人在‘现代移民战争’中,碰到了‘一产’(农业)‘二产’(基建)开挂的华夏,根本不是对手,所以,白叔叔们注定和非洲无缘了。在非洲的法国人整天说‘我们开拓了非洲,引领了时代,却为华夏做了嫁衣’,大致上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