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五章 接受邀请
    萧鹏挂上电话,看到杨猛正瞠目结舌的看着自己。

    “你怎么这么看我?”萧鹏不解。

    杨猛愤愤道:“哥们,咱明天去哪?我听着好像是南非吧?”

    萧鹏点头:“是啊!是南非啊!”

    杨猛急道:“咱不去看鲨鱼了?就算不看鲨鱼了,你不是找到刚玉宝石矿了么?就这么放弃了?”

    萧鹏摇了摇头:“我放弃什么了放弃?该挖的都挖完了。”

    杨猛左右看了看:“宝石呢?”

    萧鹏乐道:“我都藏起来了,那又不是什么大矿。放心好了,哥们是雁过拔毛的那种,我能放过好东西么?”

    杨猛继续追问:“那我们说好的看鲨鱼呢?”

    “放心好了,这南非的鲨鱼更多!”萧鹏笑道。

    杨猛皱眉了:“那个什么凯文理查德森到底是干啥的?你听到是他就要过去!”

    萧鹏笑道:“你不是说我是大德鲁伊么?那他就是另外一个大德鲁伊!”

    “啥玩意?”杨猛瞪大眼睛:“现在还真尼玛有大德鲁伊?”

    萧鹏道:“跟你开个玩笑!这个凯文理查德森是南非本地人,人送绰号‘狮语者’,是一个和狮子有奇妙羁绊的男人。和狮子一起吃,和狮子一起玩,和狮子一起睡,狮子就是不吃他。”

    杨猛愣了:“还有这样的神人?他现在在哪?”

    “在约翰内斯堡,他在那里有个‘凯文理查德森’狮子保护区。说实话,我真不想去南非。”萧鹏说完把手里的食物往旁边一放,喊了起来:“拉法!开车带我们去穆龙达瓦市区看看去!来了这么久还没去市区看看,忒不像话了。咱去买点纪念品什么的!”

    拉法知道两人要离开的消息很是失落,不过还是很尽职尽责的开车带着两人去了穆龙达瓦市区。

    “萧先生,你们怎么突然要离开?不是说要去贝岛么?那里可是整个马达加斯加最美的地方!你们不去那里太可惜了。”拉法还想劝说两人留下。

    杨猛点头:“就是,那里有大鲨鱼,这走的太突然了。”

    拉法听后急忙道:“就是啊,萧先生,你应该去贝岛看看,那里岛美海美动物美。去了不会留下遗憾的,那可比穆龙达瓦强多了!”

    萧鹏耸耸肩:“我听说过,而且也听说那里是整个马达加斯加物价最高的地方。”

    拉法听后有点尴尬:“是啊,那里已经被咦大梨人和高卢人占领了。但是以萧先生的财力来说,那根本不是问题的。”

    萧鹏道:“拉法,我这次是真的有急事,如果有机会,我还会来这里的。毕竟这是一个很美的地方。”

    拉法苦笑道:“美么?萧先生,等你生活在这里之后你就不会这么说了。别得地方我不知道,这穆龙达瓦就应该跟你想象中的不一样。”

    萧鹏不明白拉法的意思,到了穆龙达瓦后感觉,这里挺好的啊,毕竟是旅游城市不是?用四个词可以形容这里的‘红瓦绿树碧海蓝天’,这里也没有什么高层建筑,几乎都是漂亮的红顶别墅,当然,在这里建别墅也容易,地方大,有钱有地随便盖。

    这里的建筑风格和首府塔那那利佛一样,有浓郁的欧洲风情,这也是历史遗留问题。乍一看非常的漂亮。

    但是也只能说是乍一看,仔细一看那就让人看不下去了。

    拉法开车异常的小心,萧鹏开始还不明白为什么,这大马路上也没什么人,这么紧张干什么?结果仔细一看,好家伙,街上的下水道都没有井盖!

    拉法解释道:“都让人偷了,卖废品去了。”

    萧鹏挠头了,这和几十年前的华夏多么的相似啊。贫穷才是犯罪的根源啊!

    拉法道:“萧先生,你和杨先生要注意你们的钱包,在这里小偷可是很多的。而且晚上治安非常的差,到了晚上,街上没人。如果晚上只有你一个人上街,就你这个肤色,肯定会让人抢劫的。”

    萧鹏愣了:“警察不管这事?”

    拉法笑道:“在整个非洲的黑人城市里,几乎都这个样子,就算报警也不会管这样的小事的。‘抢’在非洲是一种文化,到了今天为止,非洲有那么多的战争,也是基于这种文化。尽管整个非洲国家的法律都是当年西方国家制定的,很完善,但是执行不执行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拉法开车带着萧鹏几人的目的地,是穆龙达瓦中央公园,听起来名字大气无比,其实并不算很大,中间是一个人工湖,边上是树林绿化带,这里同时也是一个小商小贩聚集的地方,出售各种各样的纪念品、食物等等。

    结果还没到地方,几人就被警察指下了,说拉法超速!

    萧鹏都傻眼了,这一路躲着下水道井口,怎么可能开快了?时速二十五公里就不错了啊!可是这没办法,警察说超速就是超速了!

    拉法倒不紧张,口袋里摸出一盒清凉油往黑人警察手里一塞,得,马上放行!

    到了中央公园,几人车还没停好,又来一个黑人警察,说这是违章停车,尽管停车的地方旁一个写着大大的‘p’字停车标牌就在这里。

    得,又是一瓶清凉油,爱停多久停多久。

    萧鹏在马达加斯加这段时间,这样的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

    几人刚下车准备进中央公园,却听到传来了有一群人唱歌的声音,顺着歌声望去,就看到一大群人唱着歌载歌载舞的走了过来。

    “呀?这是有人结婚么?”萧鹏不解问道。

    杨猛更是干脆的扭了起来:“嘿,这音乐还挺带感的!”

    拉法干咳两声,拉住了杨猛:“那是伊麦利那人。”

    杨猛不明白拉法说什么,萧鹏也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拉法解释道:“这是伊麦利那人的节日,叫做翻尸节,萧先生,你们运气很好,竟然能看到了这个庆典,现在这个仪式已经越来越少了。”

    “伊麦利那人?翻尸节?”萧鹏有点愣。

    拉法解释道:“伊麦利那人是马达加斯加的最高种姓,也就是原来的王族,从十六世纪末伊麦利那人建立了伊麦利那王国起,到十九世纪统一全岛建立马达加斯加王国,马达加斯加一直都是在伊麦利那人的统治下。直到后俩沦为高卢国殖民地,但是这个种姓在马达加斯加一直都是贵族的姓氏。”

    “现在马达加斯加还有贵族?”萧鹏疑问道。

    拉法摇了摇头:“现在马达加斯加的经济命脉基本掌握在印巴籍后裔和华裔手里,伊麦利那人的王族身份在现代社会早就没那么显贵了。现在很多伊麦利那人连吃饱肚子都难,谁还想着祭祀自己祖宗?”

    “啥玩意?你说这是在祭祀祖宗?”杨猛愣了。

    拉法指着人群:“你看到那些人扛着的白色担架了么?那就是他们祖先的遗骨,伊麦利那人每隔几年,就会把祖宗的遗骨从坟地里挖出来,重新清洗包裹一次,然后这样扛着游街,游玩了再埋回去。在我们这里的文化里,死者的灵魂能够主宰后人的祸福,如果不按期给祖先翻翻尸体,那是莫大的耻辱,会遭到别人嗤笑的。”

    萧鹏深吸一口气:“我听的头皮发麻浑身起鸡皮疙瘩,这传统和我们华夏文化截然不同,如果搁在我的故乡,这是大逆不道。自古以来,在华夏‘刨祖坟’,让故人不得安息那就是最大的恶事!”

    拉法耸耸肩:“文化不同呗,不过萧先生,你运气真的不错了。现在翻尸礼可不常见了。”

    “这还有什么讲究么?扛着唱一圈不就完了么?”萧鹏不解。

    拉法笑着解释道:“哪有那么简单?你看到前面那个老人了么?那是他们家族的族长,要举办翻尸礼,必须要重金聘请最德高望重的族长才行!而且这个仪式只能是伊麦利那人才可以参加,低种姓的人绝对不可以介入!在举办仪式之前就要杀牛、唱歌舞蹈筹办仪式,由族长亲自打开棺材,清洁骸骨,然后选出本族公认的最漂亮的hu女沐浴净身后等着迎接仪式。”

    “等到仪式开始的那一天,女孩要坐在山顶迎接日出,那些洗干净的骸骨都放在女孩的大腿上在太阳下暴晒,晒完后把骸骨包裹好抬着游街,到了晚上再埋回去,然后再宰牛唱歌庆祝。也就是说,举办一次翻尸礼至少要宰两头牛,当然,一般来说两头牛是远远不够!祖先骸骨越多来帮忙的人越多,那要宰的牛也越多。这可都是钱啊!而且马达加斯加现在女孩结婚年龄太早,十四岁以上的hu女也很是少见了。所以这翻尸礼也越来越少见了。”

    萧鹏倒有点不解了,指着载歌载舞的队伍说道:“那他们为什么还要举办这个仪式?”

    拉法耸耸肩:“再穷的国家也有富人不是?也不是所有的伊麦利那人都吃不上饭,他们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尊重自己的祖先,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身份,毕竟我说了,这翻尸礼除了伊麦利那人别人是不能参与的,起码在他们自己眼里,他们都是贵族。你看这个队伍,这是抬着多少具骸骨?来了多少人?那就意味着举办这次翻尸礼的家族绝对是富裕的大家族了!这要宰多少头牛啊!”

    萧鹏这算理解了,这是在祭奠祖先的同时给自己家族做广告啊。**裸的炫富这是!看着周围的年轻男女看着参加翻尸礼队伍里的男男女女,那眼神都变了。

    想想也能理解,这是大家族里的年轻男女啊,肯定都是未婚男女的香饽饽了,靠,感情参加这翻尸礼还有相亲的作用?

    热热闹闹的载歌载舞的队伍经过,萧鹏看着那些扛着骸骨高歌的人,萧鹏只剩下挠头了,虽说知道这是他们的传统,但是萧鹏还是无法接受,心里觉得瘆得慌。

    “走了,去逛逛去!”萧鹏一转头,却看到一只小黑手正要伸向自己的口袋。萧鹏这一转头,正好和小黑手的主人面面相觑。

    那是一个小孩,看起来也就不到十岁的样子。看着萧鹏看到自己要偷东西的行为,也不觉得惭愧,对着萧鹏咧嘴一笑。吹了声口哨就要离去。

    萧鹏叹口气,这么小的孩子,还应该是上学的孩子,结果在这里倒好,已经出来开始小偷小摸了。

    萧鹏从兜里摸出一个清凉油,准备叫住那个黑小子,结果拉法一看,直接伸手拦住了他。

    萧鹏不明白拉法是什么意思,拉法却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方向,萧鹏一看,好家伙,那里这样的孩子至少十多个,还有成年人都在那里盯着自己呢。

    “萧先生,我知道你善良,但是这可真不是表示友善的时候,你如果给了这一个,你就会被这一群人给缠上。你今天就什么也不用干了。”拉法解释道。

    萧鹏想了想,这不就是华夏常说的‘不患寡而患不均’么?想想拉法的话,萧鹏点点头,几个人走进中央公园。

    拉法伸手介绍道:“过了前面的人工湖,就是集市。”结果这一伸手,拉法也尴尬了。

    萧鹏二人顺着他手指看去,他们也尴尬了------拉法指着的方向,一个女人正蹲在那里便便呢,而且还是大号!拿着衣服一遮屁股就旁若无人的在那里释放肚子里的压力了。不远处还有一个黑蜀黍正在那里肆无忌惮的往湖里小便。

    拉法叹口气:“我来时就说了,穆龙达瓦和你们想象中不一样。”

    萧鹏两人听后,一起对着拉法点点头。

    这么美丽的中央公园,这么漂亮的人工湖,竟然是大家眼里的公共厕所?

    这还是旅游城市,如果那些非旅游景点会怎么样?萧鹏真是无法想象。

    拉法应该也是觉得脸红吧(长得太黑,看不出来):“那个,萧先生,这是我们非洲人的特点,我们生活的更加随性!”

    萧鹏还能说什么?只能点头了,早点买东西,早点去南非------另外一个被黑蜀黍们玩坏的国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