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章 白人贫民区
    萧鹏真心怀疑自己听错了,啥玩意?现在啥年头了?还种族歧视?

    看着萧鹏怀疑的表情,凯文解释道:“是白人被歧视。”

    “啊?”萧鹏有点傻眼。

    “富有的南非白人早就离开非南,移民欧美发达国家了,只剩下那些没钱的还留在这里。现在在非南,白人失业率高达40%,而在4年之前,白人的失业率几乎是零!现在的非南就业不要白人、银行不给白人贷款,所以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凯文说道。

    “这里属于克鲁格斯多普市,被称为‘人类文明摇篮’,斯德克方丹岩洞就在这里,珍藏着古人类生活的佐证,但是现在却成了非南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后部分非南白人的悲惨生活的见证。而像这样的白人贫民聚集点,遍布非南。”

    “等下,你说现在白人很难就业?是不是因为教育之类的跟不上导致的?”萧鹏问道。

    凯文苦笑一下:“我农场里面的萨沙,就是刚才那个亨里奇的女儿,在大学里拿到了计算机文凭,但是却无法找到工作,想要创业,那些黑人掌控的银行不给她贷款,最后只能在我的动物保护区做一个饲养员。”

    “特别是年后,政府推行‘公平就业法’‘黑人振兴法案’等等,黑人开始逐步担任政府和大中型企业要旨,很多公司遭到政府部门制裁,宣布只招收黑人和混血,稍微受过教育的黑人,都能很容易的找到工作,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白人开始失业。没有办法,只能选择离开。种族隔离前,南非白人人口占2%,而现在呢?只有%,大量的白人选择离开这个国家。”

    “特别是2003年前后,‘黑人经济振兴发案’实施的如火如荼,大批有技术、高学历的白人纷纷失业或者降职,像医生、教授、会计、熟练的技术工人等等大量的技术岗位、大量的白人精英离开了这个国家,而这些国家的支柱岗位,目前的黑人还是很难跟的上的。而另一类白人既无特殊技能又没有钱,没有能力离开非南。甚至最后像这里的白人这样无家可归。”

    萧鹏听了恍然大悟:“难怪这些年非南一直停滞不前甚至逐步落后,原来是这个原因!一个国家高科技产业,什么计算机、生物医药、航天科技、军事科技、工业制造等等,都是那些黑人玩不转的啊!”

    凯文点了点头:“所以现在南非就出现了很有意思的事情。你看这里是白人贫民窟吧?往开车一个小时,是另外一个镇,那里是黑人贫民窟。相信我,那些黑人也瞧不起这里。你不好奇萨沙和亨里奇明明是父女关系,关系却这么奇怪?萨沙要给亨里奇送钱还要用这种方式?”

    “他们是父女关系?”萧鹏听后有点震惊,真的看不出来啊!

    凯文点点头:“亨里奇原来是白人民兵成员,曾经抓捕过黑人恐怖分子,所以现在受到很多黑人的威胁,也受到过多次黑人的殴打,萨沙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就被几个黑人给轮了,所以她恨亨里奇。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事情早就过去了,但是双方还是无法弥补当年的裂缝。就变成这样一个古怪的关系。”..

    萧鹏愣了:“他们没报警么?”

    “呵呵,报警?当然报了,但是也要有人管才行,警察也是黑人。”凯文苦笑道。

    凯文继续说道:“这里不少人原来是农场的农夫,农场变成动物保护区后,这些人就失业了。而他们无法找到别的工作,就变成了现在这样。而这一切也跟我有关系,所以我才尽我最大能力帮助他们。”

    “萧,你说得对,凭我的经济能力,我完全可以去别的国家。而我就算不想离开野生动物,起码纳米比亚和博茨瓦纳都邀请我去成立自然保护区,毕竟我像个活招牌,能吸引动物保护者和游客的关注,更给这些国家带去游客。但是我真的放不下这些人,所以我一直留在这里,你看到我的保护区条件很差,其实很简单,我想得到更多的经济赞助,以及更多的社会关注,这样我才有能力招聘更多人,帮到更多的人。”

    萧鹏看着凯文:“那你想让我做什么?”

    凯文言简意赅:“钱。”

    萧鹏乐了起来:“你倒是真不客气。”

    凯文耸耸肩:“没办法,尊严和生存,我只能选择生存,毕竟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萧鹏却反问道:“凯文,我就算拿出钱来,这么多人我给多少钱合适?你不可能养他们一辈子吧?我们华夏有句话叫做‘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意思就是送给别人一条鱼,不如教人捕鱼的方法。给人家一条鱼,只能解决一时,教给别人捕鱼的方法,那是让别人随时有鱼吃。让他们有办法自己生活下去不是更好么?”

    凯文叹口气:“你说的这些我们都懂,可是安全没有保障,能做什么?萧先生,你这是刚来非南,你知道约翰内斯堡的西罗町么?”

    萧鹏点头:“这个我肯定知道了,西罗町的唐人街,有近百家餐厅和商店在那里,是华人与当地人购物用餐的好去处,也是约翰内斯堡的地标区域了。很多华夏人到了非南,第一落脚点就是西罗町唐人街。”

    约翰内斯堡接近四百万人口,里面有二十万华裔,其中大部分就生活在西罗町。

    凯文道:“西罗町刚刚通过唐人街修复清理活动,说是修复清理,其实呢?是为了加强治安,毕竟约翰内斯堡的治安是个大问题。”

    “约翰内斯堡治安是大问题?那不是非南最大的城市么?我关于这里的认知都是环境优美物价丰富之类的褒义词。”萧鹏道。

    凯文耸耸肩:“那你肯定不知道,约堡也是贫富差距最大的城市,去新城区,比如说桑顿那边,高楼林立,异常繁华,但是城市外几公里处,就是黑人贫民区和白人贫民区。再加上非南有大量非法移民,枪支武器泛滥。这些因素都为我们整个国家糟糕的治安埋下了伏笔,而且日渐变成了一个死循环。”

    “关于这里的治安情况,我就告诉你一点:在约堡,部长被抢过、外交官被抢过、市长夫人被抢过!205年赞比亚总统伦古到约堡就医,非南广播公司的记者在医院外出镜报道此时,结果遭到了歹徒袭击,他和摄像师被洗劫一空,最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当时还在直播,这抢劫全过程都被摄像机录了下来。全世界都看到了这抢劫的全过程。”

    萧鹏愣了:“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真有人这么虎?这是没脑子吧?”

    凯特笑了:“我知道你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以把这当做笑话来听。但是我确实没有逗你,这确实是事实,这就是约堡的治安现状。对了,你知道庞特城么?”

    萧鹏露出个理所当然的表情:“拜托,来非南之前我能不做点准备工作么?大名顶顶的庞特城怎么可能不知道?”

    庞特城可是当年约翰内斯堡的地标建筑了,高3米,共五十四层,中间是镂空的,就是一个大圆筒竖在地上,是当年南半球最高的建筑。

    凯文道:“自从约翰内斯堡老城衰败,庞特城也就衰败了下来。已经被帮派和无家可归者占领,整栋大楼变成了世界上‘最高的贫民窟’,各类犯罪在这里滋生。现在虽说有公司要着手重建庞特城,赶走非法居民,重修大楼里的公寓进行招租。但是效果却极差,导致里面的犯罪案件更多了。你说这样的大环境,你让这些白人做什么?想要做生意?就拿亨里奇来说吧,他修车的水平可是一流的,如果他建立一个修车厂,那生意肯定很好。可是他为什么不建?那是给自己招来风险!没钱的时候顶多有人揍他一顿,如果有钱了,随时都要小心有人来要他小命了!”

    “你这么说就夸张了吧?怎么可能呢?”萧鹏不解。

    “怎么不可能?这新非南的建立是在一次次抗议斗争中换来的,‘抗议’仿佛已经进入了每一个非南人的心底。在这里可谓是一言不合就抗议,这里的抗议可不是星条国的那种游行,举着标语拿着三明治跟秋游一般。这里的抗议可都是冲突抗议。伴随着流血冲突的那一种。”凯文说到这里,长叹一口气。

    “对约堡我的感情很复杂,这里蓝天白云,绿树成荫,蔬菜瓜果丰富,生活便利,可是这里治安恶化,经济萎靡,艾滋横行,社会整体退步了几十年。当然,这些是我无法更改的,我只能保证能尽最大能力帮助我能帮到的人。”

    凯文说完这番话,心情变得低落起来。萧鹏拍了拍他的肩膀:“凯文,可是你想过么?如果你改变不了大环境,没有当局方面的支持,就算你把这里搞得再好,也帮不了几个人,而且徒增你自己经济压力。”

    凯文长叹一口气:“我当然知道了,可是。。。。。。唉。不这么做我良心不安,他们都是因为我的原因才失业的。”

    “你的动物保护区里有森林么?”

    “动物保护区东部,靠近克留格尔国家公园那里,有大片的雨林。面积超过四万公顷。但是那里和克留格尔国家公园太近了,所以自然也就麻烦许多。”

    “那你听说过我们华夏的的华南虎野化项目么?”

    “你说的是当年橘黄河老虎谷的那个女人全莉搞的事情么?”

    萧鹏打了个响指:“ng,就是那个项目!”

    凯文眉头紧皱:“那不就是一个闹剧么?你跟我说这个事情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