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五章 来自莱索托的朋友
    萧鹏提高音量:“重点来了,大国说了,我们国家是热爱和平的,是关心自然环境的,所以准备在安哥拉做野生动物保护,钱这些我们来投资,今后还可以给安哥拉发展旅游产业,让安哥拉有更好的收入进项。”

    “安哥拉自然拒绝了,毕竟这所谓保护区边上就是你们的矿产,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但是他们还真拒绝不了,最后又只能含泪答应了。”

    “拒绝都不行?”杨猛瞪大眼睛。

    萧鹏耸耸肩:“当然不行,如果拒绝,什么慈善款、无息贷款和之前的借款全部还钱,而且还会给各个反-hng-fu武装组织出售武器,他们能拒绝么?”

    “现在为什么非洲对咱们国家关系好?因为华夏做事场面,我吃肉你喝汤,我带走我的利益的同时,也提高了这些国家的国民生活水准。比那些贪婪到了极点的西方国家强太多了!人家黑哥哥也不傻,比较一番后,同样都是找大腿,不如跟着咱们国家喝肉汤了。”

    杨猛还在一旁啧啧感叹,凯文却走了过来:“喂,萧,杨,你们过分了啊,我们在那里忙得不可开交,你们在这里吃喝消遣?咦,这是什么牌子的酒?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行了,你想喝就来喝呗,不过凯文,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一下-----你身后的那几个女人是谁?”

    凯文不是一个人来的,身后还跟着几个黑人,一男四女,四个女孩看起来年龄都不大。几个人推着自行车走了过来。

    “这是你新招聘的员工么?”萧鹏不解问道。

    凯文笑着摆了摆手:“胡说什么呢,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是来自莱索托的朋友,要去斯威士兰参加芦苇节。”

    “莱索托?斯威士兰?‘芦苇节’?”萧鹏一头雾水。

    莱索托和斯威士兰他倒是知道,是两个完全由黑人组成的国家。准确的说,这两个国家都是曾经鹰国殖民非南的时候,把黑人‘刺头’驱逐过来的建成的国家。

    莱索托是一个地球上最大的‘国中国’,所有的领土都被非南包围着。

    地球上只有三个这样的‘国中国’,一个是梵蒂冈,一个是圣马力诺,另外一个就是莱索托,不过这三个国家的命运可截然不同。

    梵蒂冈那就不用提了,肥得流油;圣马力诺每年光靠着卖邮票就能赚大笔外汇,可是莱索托就比较悲惨了,得到了联合国权威认证------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

    其实莱索托不该没钱,毕竟作为非南的国中国,它们和南非一样,有钻石矿存在。

    可是当非南人早就靠着钻石发家致富的时候,莱索托却后知后觉,直到最近几年,他们的钻石开采业才有所发展,成为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真是让人既疑惑又气愤------之前那几十年莱索托人到底在干什么?抱着宝贝睡大觉么?

    不过就算现在,莱索托的钻石采矿业虽然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但是也不能挽回他的贫穷之势,毕竟采矿业属于产业链底层,利润成本远不及那些珠宝商得到的多。

    你看看现在中东那些土豪国,现在还有几个靠卖石油赚钱的?像迪拜早就转型第三产业了!

    再说了,莱索托大多数钻石矿都属于鹰国和袋鼠国的企业,他们政府所占股份并不多。所以现在的莱索托,0%的国民还是要靠农业的。

    不过莱索托所在地方土地贫瘠,水土流失严重,所以就算莱索托人相对于雨林地带的黑人勤劳的多,但是依然日子不好过。

    话说现在的莱索托生活倒比原来好太多了啦!原因?很简单啊,华夏加入了援助莱索托的队伍。面对农业种植是‘种族天赋’的‘基建狂魔’,莱索托人的生活已经和原来相比,取得了巨大的改善------没看到这些人都骑着自行车来的么?

    而斯威士兰,算是半个国中国。它三面被巴西包围,其余的那一面,则和莫桑比克接邻。是非洲最后一个君主制国家。也是非洲大陆gdp较高的国家。

    华夏人不了解这个国家也是有原因的,因为那里是地球上为数不多的和台岛‘建交’的国家之一。而且由于人均gdp在整个非洲都排的上号,所以平时整天牛逼哄哄的。

    不过对这个国家说实话,压根就不用在意,因为这个国家可能再过一些年份,就会从地球上消失了。

    这么说还真不是夸张!造成这个局面的原因是艾滋病!整个国家只有20万人口,却有五十万艾滋病患者,是全世界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

    斯威士兰的国王为了减少艾滋病,曾经下令五年内不许,但是对于性观念极其开放的黑人国家来说,简直难如登天。所以斯威士兰的艾滋病患者数量每年都在递增,按照这个趋势下去,斯威士兰会是世界上第一个‘艾滋病国’。

    萧鹏还是觉得有点智商不够用,一群莱索托人,骑着自行车前往斯威士兰参加什么‘芦苇节’?这‘芦苇节’是干什么的?值得这些人骑着自行车骑行几百公里去参加?这么远的距离,开车去都能累死人啊!可是这倒好,骑着自行车就来了?

    凯文看着萧鹏迷茫的表情,笑着解释道:“芦苇节是斯威士兰王室每年举办一次的活动,会邀请各地各部落的未婚女孩,到斯威士兰王室的故土ludidini村参加一个持续两天的庆典,所有的费用由斯威士兰政府承担,一些位置偏僻的部落还可以要求政府派车来接送自己部落的姑娘。这所谓的‘芦苇节’你可以认为是一场女性的成人礼。女孩参加这次节日,在那里学习和人沟通的技巧,使她们可以在将来的婚姻生活中更加顺利的解决夫妻间的冲突,不过因为国王可以在芦苇节上选择一个姑娘娶入后宫,所以很多媒体都称这个节日为‘选妃节’。但是没有法律规定国王必须要在节日上选妃,是误解了这个节日。”

    “而且其实这个‘芦苇节’还有另外一个目的,你也知道,斯威士兰的艾滋病现象太可怕了,整个斯威士兰40%的人口感染艾滋病毒,所以‘芦苇节’还有另外一层社会意义,那就是让少女向王室展示自己的贞操,毕竟只有hu女才能参加‘芦苇节’,所以这也是变相鼓励少女们杜绝婚前性-行为,减少艾滋病的传播。”

    萧鹏一副不解之色:“那你怎么把他们带过来了?”

    哪知道回答他的话的并不是凯文,而是里面那个男人:“泥嚎!华夏盆友。”

    呃,这中文虽说糙点了,但是确实是在说汉语!

    萧鹏急忙点头道:“你也好你也好。”

    黑男人会说的中文看来就那么几句,但是英文还不错,在自我介绍道:“我叫科菲,这是我的女儿们,阿芭、阿柏尼、阿碧芭和阿西撒。”

    杨猛听后不禁在一旁吐槽起来:“我靠,都是阿字辈的?”

    科菲听不懂杨猛的吐槽,继续说道:“我是博孔最好的泥匠,正要带领孩子们去参加‘芦苇节’,听说这里有华夏朋友在,所以就要求朋友带我来拜访一下。”

    这话说的就太客气了,萧鹏笑着问道:“你们吃饭了么?如果不嫌弃的话一起吃点?”

    科菲倒也不会客气:“好啊,正好我们也没吃饭。”

    萧鹏早知道这个回答,示意杨猛多烤一些食物。非洲人说他们淳朴也好,说他们单纯也好,他们是一般不知道什么叫做客气的。

    凯文倒是一脸坏笑:“萧,你不问问他们的真名是什么?”

    萧鹏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我可没有那么傻。叫‘科菲’就挺好!”

    众所周知,非洲是一片神奇又神秘的大陆,在这里,有无数未知的动物,也有很多从未听过的种族,还有很多令人瞠目结舌的习俗,但是最让人抓狂的,当属非洲人那神奇的名字!

    在非洲,千万不要随便问别人的名字,要不然当非洲人用土语介绍自己名字的时候,那说的人也累,听的人也懵逼。

    在非洲,长名字是司空见惯,因为非洲人取名字的习惯跟咱们华夏人可不一样。

    华夏人取名字比较含蓄,一般就是两三个字,而非洲人就不一样了,很多非洲人的名字由多个字母组成,他们觉得名字就是要反映人生的经历的,只要你愿意,啥玩意都可以往名字里面塞。

    有人给孩子起名喜欢在名字里记录孩子出生时的环境记录,比如说‘科菲’这个名字,就有‘星期五’的意思。

    有的人干脆起名表示父母一方的性格、品性。比如说人叫做‘难吃死了’,就是因为他妈妈做饭难吃死了。。。。。。

    如果只是父母喜欢给孩子取奇奇怪怪的名字那还好说,关键是很多人在长大后,会将自己一部分经历之类的加到自己的名字里去。岁数越大,名字就可能越长。

    所以,如果在非洲听到有朋友介绍自己的全名是类似于:亚迪斯阿芭芭-星期五-超级帅哥-独木舟-轻摩托-香蕉树-咖啡园-中士-我还得再穷一阵-饥饿的流浪狗-乌瓦鲁。。。。。。千万别惊讶,这在他们看起来很正常。

    现在的很多非洲人,尤其是生活在城市里的,一般都有英/法文的名字,所以如果有人问他们名字,一般会告诉你这样的名字,就像科菲这样。不过这时候可千万别问人家的原名叫什么。如果人家叽里咕噜说出一大串名字,这连听都听不懂,那就各种尴尬了。

    科菲等人对杨猛的烧烤手艺是赞不绝口,萧鹏倒也好奇起来,跟科菲闲聊了起来:“你们这跑这么远去参加‘芦苇节’是为什么啊?”..

    “参加过芦苇节的女孩,更容易找到好的婆家。”科菲回答道。

    萧鹏问道:“没有儿子么?”

    “当然有儿子了,不过他现在正在家里帮我工作呢。”科菲说道。

    “对了,你说你是泥匠?那是什么意思?制作手工艺品么?”萧鹏不解问道。

    科菲摇了摇头:“我不是制造手工艺品,而是制作房屋的。”

    萧鹏恍然大悟,非洲很多地方的房屋都是用泥土来制作的,而这些房子就是出自泥匠之手,没有建筑师,没有工程师,也没有模具,有的只是延续数个世纪的眼力、手艺和经验。

    他们把泥土和干草料按照精确的比例混合,这样的泥土干后会变得十分结实!一个熟练的泥匠用大约三四个月的时间,才能盖好一座房子。一个好的泥匠在当地可是很受人推崇的。

    科菲一脸自豪的说道:“我可是我们那里最好的泥匠,我的父亲、我父亲的父亲,都是泥匠。”

    萧鹏想了想,问道:“你认为这种传统会延续下去么?据我所知,这种泥房子是需要不停的修缮,每年雨季都会对房屋有很大的损伤。”

    科菲耸耸肩:“房子总是要修的,现在有些人开始用混凝土建房子了。他们说这样更方便,对他们的观点我只能表示遗憾了。我们是非洲人,我们喜欢泥土,这种传统会延续下去的,当然,我也不能否认,混凝土房子建设起来又快又结实,你们华夏人到我们那里就帮我们盖了很多房子,但是不管怎么说,也不该扔下我们的传统不是么?”

    萧鹏点点头,科菲继续说道:“当然,尽管你们华夏人带来了混凝土房子让我们的传统受到了冲击,但是我还是发自内心的感谢你们的。毕竟你们带来了先进的农业技术,让我们的生活水平获得了极大的提高。而且那么多物美价廉的华夏产品涌入了我们的生活。你看看我们现在,我和我的女儿们都有了自行车,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

    萧鹏这才看到几个人的自行车,好家伙,竟然是‘凤凰’自行车!这玩意可有年头没见过这玩意了,没想到在非洲竟然看到了这玩意!

    话说回来,你说这自行车时一脸骄傲是几个意思?

    萧鹏彻底糊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