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九章 上门道歉
    平心而论,现在斯威士兰政-局并不太稳定,经常闹个示威什么的。

    但是这艾祖尔维尼毕竟是人家皇宫的所在地,这里的治安还是相当的好的。

    毕竟国王好他们的生活才好不是?而且又来到了每年一度的芦苇节,所以这里的气氛那是相当的好!

    但是即使这样,萧鹏几个人还是在房间里憋着没出去。毕竟这气候属于旱季的尾巴,虽说温度已经好很多了。但是还是让人难以忍受,起码萧鹏和杨猛就受不了这温度,

    而且说实话,就算出去也没地方玩,这里除了荒野就是荒野。皇宫周围的建筑物数量,算上平房在内不超过一百------人家这里可是皇宫所在地,要和老百姓保持距离的。所以这里看上去是异常荒凉。

    他们正好三个人,憋在房间里斗-地-主呢。三个人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叼着雪茄,凯文现在绝对是一幅华夏老爷们的形象。

    “凯文,你是农民啊!你要打地主啊!你打我干什么?”

    “猛子,可是我这牌正好能打你啊!”

    “靠,那你也要看明白了再打,你看看咱俩的脸,都成了什么样了!”

    现在杨猛和凯文的脸上贴满了纸条,萧鹏脸上则空空荡荡,倒不是萧鹏打得好,实在是凯文太笨了。。。。。。而杨猛的运气忒差,没把和凯文一起。结果就变成这样了。

    正在这时,门外有人敲门。

    “谁啊?你们谁叫客房服务了么?”杨猛输的一脸纸,脾气自然不太好。跳下床去开门。

    凯文却一脸玩味的看着杨猛:“猛子,你这大白天叫‘外卖’么?”

    杨猛幽幽的看着凯文:“凯文,你学坏了。”

    说完直接过去打开了房间门,这一开门,他也愣了,门外的人也愣了。

    杨猛愣住是因为敲门的人是努曼,就是机场那个警察,身后还跟着那个把他们叫进办公室的‘黄马甲’。

    而努曼和黄马甲发愣是则是因为杨猛这一脸纸条,啥意思?不光我们非洲人有在脸上做文章的的习惯?你们华夏人也这样?我们脸上是画上去的,你们脸上是贴上去的?

    凯文一看是努曼,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努曼,你怎么来了?”

    努曼看到凯文的脸上也是一脸纸条,疑惑问道:“凯文,你这是。。。。。。”

    凯文一愣,这才回过神来,把脸上的纸条一把扯掉:“快进来快进来,我们在玩牌呢。”

    努曼一听玩牌,倒是两眼一亮:“玩牌?玩什么?德扑还是黑杰克?”

    萧鹏在一旁听得无语,这斯威士兰赌博业发达,这真是深入人心了啊。

    凯文赶紧解释道:“跟这两个大富豪玩牌?我可没那么多的本钱。我们贴纸玩呢。你快进来,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努曼道:“哦,这里是斯威士兰,很小的地方,找你们的下落不难的。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处么。”

    努曼走了进来,杨猛却一指那个‘黄马甲’,对萧鹏说道:“这家伙也放进来?”

    萧鹏白了他一眼:“行了,别闹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不是么?”

    杨猛撇撇嘴:“这也算是朋友?”不过他还是把那家伙放进房间。

    努曼看到这一幕,赶紧说道:“萧先生,杨先生,我今天是来为你们那天的遭遇表示最诚挚的歉意的。”

    萧鹏倒不奇怪他能知道两人名字,毕竟都能找到自己住的地方,不过为什么又来道歉呢?

    “努曼先生,那天不是已经表示了歉意了么?还用得着专程再跑一次?”萧鹏不解问道。

    杨猛耸耸肩:“那天当着咱们的面把这家伙开除了,你没听他们说么?那是他侄子,这是事情后悔了,过来为了他侄子求情来的吧?”

    努曼听了却急忙摇头:“不不不不,萧先生,你们误会我的来意了。我不是来为了他的工作来的。而是来表达我们最诚挚的歉意的。”

    “那天你们已经道歉了不是?用得着再跑一次了?”萧鹏不解。

    “不不不,萧先生,杨先生,我们必须要亲自再跑一趟,你放心好了,这个愚蠢的家伙不会让他再去机场那边工作了,发生这样的事情太影响我们国家的形象了!我们会依法处理他,但是在他接受法庭的宣判前,必须要先来向你们表示歉意。”努曼一脸真诚。

    这倒把萧鹏给搞糊涂了!啥意思?你要把你侄子送到监狱去?萧鹏干咳一声:“我觉得事情不用搞那么大吧?他已经接受了他的惩罚了吧。”

    “不不不,这完全不够!”努曼说完一巴掌拍在‘黄马甲’的肩膀上:“还不跟两位道歉?”

    ‘黄马甲’接下来干的事情让萧鹏等人吓了一跳,只见‘黄马甲’直接跪了下来,给两人磕了个响头。

    我勒个去,萧鹏赶紧站了起来把‘黄马甲’从地上扶了起来:“哥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努曼却道:“来时我们特意了解过你们华夏的风俗,知道这是你们最大表示歉意的礼节。”

    杨猛忍不住插嘴了:“哥们,你从哪里了解的这风俗?”

    “电视剧!叫《甄嬛传》!现在在我们这里很火的!”努曼一脸得意。

    萧鹏捂脸了,这尼玛都说外国人不了解华夏,都是从这样的电视剧出口到外国,外国能熟悉华夏才怪了!

    “哥们,你们这理解是一个世纪以前的了,我们现在讲‘男人膝下有黄金’,这跪天跪地跪父母,别的时候是谁也不能跪的!”萧鹏解释道。

    “行了努曼,你们纠结了,这个事情我已经不追究了。”萧鹏还能说什么?人家跪都跪了,头都磕了,本来也没什么大事,至于么?

    送走了千恩万谢的两个人,萧鹏等人在屋子里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意思?本来也没什么大事,搞得这么隆重干什么?

    别说萧鹏等人不解了,就连跟在努曼后面的‘黄马甲’也是一头雾水,刚出了萧鹏的房间,就忍不住问努曼道:“叔叔,你让我做的事情我都做了,你现在该告诉我为什么了吧?”

    努曼瞪了‘黄马甲’一眼:“我是你叔叔,我能害你?让你做你就跟着做就是了!”

    ‘黄马甲’撇嘴道:“你都要把我送监狱去了,还不是害我?”

    努曼气的停下了脚步:“不是你这小子不长眼搞出这样的事情,现在我能这么被动?这事情如果处理不好,别说你了,咱们全家都要完蛋!”

    ‘黄马甲’听了努曼的话吓了一跳:“不就是个华夏人么?又不是台岛人,我们怕什么?至于这么小题大做么?”

    斯威士兰可没有和华夏建交,每年他们可是从台岛那里拿到不少真金白银的。对他们而言,台岛可是比华夏地位要高------给钱的就是爷么。

    “小题大做?”努曼提高了音量:“你没看到他身边是谁?凯文-理查德森!这次来斯威士兰如果国王知道了,能不接见他?”

    “可是他已经答应你不把这事情说出去了,你为什么还要带我来这里再次道歉?”‘黄马甲’不理解问道。

    努曼气的直接一巴掌打在‘黄马甲’脸上:“我是怕他把事情说出去么?你知道跟他们一起的那个女孩是谁?”

    打完了之后努曼也觉得自己做的不对:“算了,你就别管这事情了,你放心好了,我已经找好关系了,只是走走过场!不会让你进监狱的,顶多交点罚款。”

    “罚款?”‘黄马甲’还是有点不情愿。

    努曼两眼一蹬:“你还心疼钱?我就告诉你一句话,你给我听好了------如果我今天不这么做,恐怕我们整个家族都会因为这件事进监狱!你懂了么?”

    ‘黄马甲’再不服,也明白事情闹大了!自己这叔叔可是一直很心疼自己的,不然也不会让自己去那么有油水的地方工作。这次叔叔都把话说到这里了,他赶紧点头:“叔叔,我知道了,这事是我搞出来的,我承担这责任。”

    努曼叹口气:“但愿还来得及吧。。。。。。”

    而此时房间里,萧鹏也是一头雾水:“凯文,这斯威士兰我们不了解,难道这里的人都这么善良?这么知错能改?还这么大的礼节来道歉?”

    杨猛听后却在一旁不屑道:“什么礼节?来道歉还空着手来?一看就没有诚意好吧!”

    萧鹏白了他一眼:“你以为所有地方都是华夏,礼仪之邦?”

    凯文却也猛摇头:“不对啊,斯威士兰我来过不少次,但是这里的人真不是这样,他们和大多数非洲人一样,奉行‘无所谓’原则,根本不会为了这样的小事专门的跑一趟的!”

    “奇了怪了”萧鹏几人研究了半天,也搞不明白个因为所以然,最后决定------干脆不管了,继续打牌。

    “咦?”杨猛刚把扑克牌拿起来,却看到窗外:“我靠,谁说非洲兄弟办事不效率了吧?这尼玛也忒效率了吧?”

    萧鹏一看窗外,好家伙,几人酒店的窗外原来是一片黄沙,现在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竖起了一座座的帐篷,虽说不高,但是大啊!一个帐篷上百米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农村种地的大棚呢!

    凯文倒是比较熟悉:“哦,这是‘芦苇节’开始的象征。那就是女孩们的住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